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投稿区

请问莫言:你与毛主席有何深仇大恨?

2019-02-12 14:23:19  来源:原创  作者:刘同尘
点击:   评论: (查看)

 请问莫言:你与毛主席有何深仇大恨?

——评莫言《读鲁迅杂感》之十六

 

莫言在《读鲁迅杂感》中,破口大骂毛主席,这种流氓行为,在国内外的反共分子中,是第一个!蒋介石对毛主席都没有这样辱骂过!

莫言在《猫事荟萃》中说:“数月来日夜攻读鲁迅先生的著作——这是一个双目炯炯匪气十足的朋友敦促的结果。当时他对我说:‘你一定要读鲁迅。’我不以为然地说:‘读过了呀。’他说:‘读过了还要读!要下死功夫!’”

这是不指名的侮辱毛主席!

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要求:“鲁迅的两句诗,‘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应该成为我们的座右铭。‘千夫’在这里就是说敌人,对于无论什么凶恶的敌人我们决不屈服。‘孺子’在这里就是说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一切共产党员,一切革命家,一切革命的文艺工作者,都应该学鲁迅的榜样,做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的‘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只有毛主席要求一切共产党员,一切革命家,一切革命的文艺工作者向鲁迅先生学习。

有个莫言的同类,网名叫齐鸣声,在天涯论坛发表《生死疲劳》读后感说:

“莫言在写到毛泽东逝世的重大事情时,通过西门猪这样说:‘毛主席的去世,不仅仅是人的损失,也是我们猪的损失。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没有新中国就没有西门屯大队杏园养猪场,没有西门屯大队杏园养猪场也就没有我猪十六。’毛泽东逝世后,引发了西门猪的思考:‘我站在圈门口思索了片刻,作出了一生中最大的决定:毛主席已死,人的世界必将发生巨大变革,而在这时候,我又成了一头负有血债的杀人凶猪,如果呆在猪场,等待我的,必是屠刀和汤锅。我仿佛听到一个遥远的声音在召唤:‘兄弟们,反了吧!’可怜的西门猪最终决定驮着它的同伴小花,‘追逐着月亮追逐着毛泽东’结束了它猪的转生。”

革命烈士子弟、离休老干部李程碑同志披露——

众所周知,不久前有一位名叫毕福剑的大名人,明目张胆地辱骂毛泽东,激起了全国广大人民群众的无比愤慨。其实在这方面,你莫言二十多年前就已打了头阵,叫嚷着要打倒毛泽东这个人间的神。你还在《丰》书中特意描绘了一位女大学生胸前戴着一枚毛泽东头像的纪念章,说这位女大学生的乳房像死面饽饽一样坚硬,可以砸破狗头。你所谓的“狗头”,一般读者是不会加以琢磨和留意的,你莫言却是蓄意而写,指向明确,痛快地报了你当年跪在毛泽东像前请罪的深仇大恨。

你在另一部自称是“巨大的寓言”式的小说《檀香刑》中,还借古讽今,将清朝末年“首席刽子手”赵甲,与新中国的第一号人物毛泽东联系在一起,比喻毛泽东也杀人不眨眼,杀人取乐;又写到赵甲的儿子赵小甲为了看清人的本相(隐喻阶级分析和阶级斗争),就四处寻找什么神奇的“虎须”(隐喻马克思主义),后来终于找到了一根“虎须”,赵小甲就把这根“虎须”含在嘴里,于是就观察到了人的各种面目。为此,你自夸说,这是你首先发出的独特的声音。

——人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莫言:破口大骂、一再侮辱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主席,请问你与毛主席有何深仇大恨???

 

201929日星期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