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投稿区

李旭之:论汉奸作了金兀术的群众说

2018-02-11 10:08:0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李旭之
点击:   评论: (查看)

u=1298987622,2284289303&fm=27&gp=0.jpg

  几天前听H省广播电台,有个节目讲了一件宋金的历史故事,韩世忠梁红玉大战金兀朮,金兀朮的金军被困黄天荡,但最终金军还是逃走了。讲述人说这是金兀朮“发动群众”,从几个宋人的帮助下清开一个旧河道逃走了。讲述人口气不是在调侃历史,感到他对金兀朮是很敬佩的。告密出卖河道的宋人,从他这儿变成了是金兀朮“发动群众”团结过来的几个“民拥军”的“群众”,完全美化了几个宋人的汉奸嘴脸。

  后人乐于用后人的观点去看再早的历史,也不算今天人们的发明,但如今天的某些人用今天的观点如此去评论历史,恐前人不曾有过。典型一例还有,说岳飞抗金是破坏“民族团结”,所以岳飞早从当代中小学历史课本中删除了,不再称他是民族英雄,理由是唯恐惹女真后裔们不高兴。而怕惹女真后裔不高兴之举,倒是在女真后裔建立的大清朝也没有忌讳抗金的岳飞是民族英雄,终清一朝,秦桧还是跪着的。南宋以来,岳飞民族英雄的称号从没有被颠覆,可是当今的某些人却反历史之道而逆行,打着所谓民族团结的旗号,颠倒历史是非,混淆民族正义,歪解历史事件了。

  岳飞到底是不是民族英雄?宋金之间,是金国侵掠宋朝,还是宋朝侵掠金国?有点历史常识的人都是知道的。受到侵掠的一方,奋起抵抗,收复失地,算不算是正义的?抵抗侵略中涌现的英雄人物是不是民族英雄?所谓的宋金“兄弟阋墙,家里打架”,是用现代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观点将古代民族政权和民族战争放到当代来打,是严重昏聩的时空错乱。

  岳飞虽然是汉族的英雄,但是岳飞所体现的精神,是任何一个民族都应具有的不屈的抵抗外来侵略的精神,是维护国家和民族安全的大义之举,相对的金兀术是怎样的呢?他是一个侵略者的头子,是掠夺杀害宋朝群众的刽子手,即便对于金国人来说,他也是金宋和平的破坏者。

  纪念民族英雄,并不是刻意强调当时反抗了哪个民族的侵略,不是要以此记恨对哪个民族的后人。相反,民族英雄身上的民族精神与气节,是超越民族的,是所有民族共同推崇的共同价值观,正是“奸臣贼子人人恨,英雄孝子人人敬”,英雄所凝聚出来的不屈的民族精神,即使敌手,也是敬仰的,如忽必烈之于文天祥,乾隆之于史可法,抗日战争中,日本侵略者对杨靖宇也不得不承认他“虽为敌人,睹其壮烈亦为之感叹,大大的英雄!”。可见,今天某些人的英雄观,不仅不及古人,连日本鬼子也不及。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在版图范围内,真正实现了历史上第一次各民族间的团结和友好,平等地成为了新中国的主人。马列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是我们新的历史观。前三十年不曾用民族团结的旗号否定岳飞是民族英雄,为秦桧翻案。不论历史进展到何个先进阶段,历史正义是永远不会被颠覆的,是永恒不变的价值追求。因为有了岳飞等民族英雄的激励,中国在近代以来的民族独立和解放战争中,不断涌现了无数的革命仁人志士,前赴后继,忠贞不屈,以死报国。

  古代的民族政权和狭隘的民族观已成历史,但是历朝所褒扬的民族英雄的精神永远不会成为历史,即使进入了政党政权阶段,不同民族间不再有民族政权间的冲突,但是借口今天的民族团结而抹杀一个民族历史上的民族英雄而去讨好今天的另一个民族,不仅错乱了时空,而且是否定历史上的侵略和反侵略的历史事实,为历史上的非正义张目,也在替将来有可能的入侵者们先做好了“汉奸有理,抵抗有罪”的注脚。

  所谓金兀术发动群众找到逃跑水道,一是在用今天的政治概念为历史上的汉奸做美化,二掩盖的是历史的是非,三是混乱的是中国的历史主脉。

  顺沿着唐宋元明清而来的今天的中国人,如果把做汉奸的宋人当成是金兀术的“人民群众”,那么抵抗金兀术的宋人无疑则是“人民群众”的敌人,延续到现在的仍站在宋朝一边上的“靖康耻”之谓,也该改称站在金国一边的什么“攻灭汴京”、“俘获宋首”、“灭宋大捷”了,金兀术的“搜山捡海捉赵构”也该是“乘勇荡寇抓赵构”了,金国则将是中国历史上的主脉政权,而北宋南宋则必将是阻碍大金国的“割据政权”,“反动政权”,“匪类政权”了,以此推之,唐以来的历史该是辽金元明清了,再以此而推之唐以前的历史,如何个混乱也可想而知了,也许今天的中国人该戴个“匈奴子孙”的帽子吧。

  这些年兴起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除了否认岳飞是民族英雄,为秦桧翻案,美化金兀术外,更有一些人在民族问题上无视或者否认汉族在中国历史和现实中的主体地位,甚至在对中华民族的历史贡献上也搞民族上的平等化,在具体问题上有意或无意地淡化、矮化以至丑化汉族和汉族人,这里既有某些汉族人,更有某些少数民族人,难道这些人的这些做法是在维护各民族的团结友好吗?多年历史虚无主义的积重下,已经形成了汉族在事实上的弱势地位,稍一突出一下汉族,便甩出“大汉族主义”的帽子来,仅服装一例,少数民族可以随便穿戴,而汉服一出现就受到各方面的压制。在计划生育政策上,不是就有某些少数民族人士说“控制人口就是要减排汉族”吗?这哪里又是维护各民族的团结和友好呢?

  历史上形成的大汉族主义欺压少数民族的状况经过新中国几十年的民族政策已经不复存在了,但是又随着主体民族与少数民族之间关系的新变化,所出现的虚无汉族等过枉言行,必须引起五十六个民族共同的高度警惕,轻者造成国家和民族失去一个核心凝聚力,重者将埋伏下带给中国可能再次四分五裂的极端危险性。还是这一句话,我们要反对大汉族主义,也要反对大少数民族主义,必须要用马列主义处理好民族间的一切历史和现实问题。

  今天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不过是一股逆起的潮流,终归要落潮,其猖獗的阶段,在中国历史的长河里它是否曾翻起过一个浪花也许都不会被记忆,而永远不会忘记的,岳飞是民族的英雄,秦桧是再跪下去直到永远的第一大汉奸卖国贼,而金兀术也还仅是一个金兀术而已。

  2018年2月8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