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投稿区

《毛泽东大传》之 第四卷 风流人物 第106章

2018-01-29 09:49:2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东方直心
点击:   评论: (查看)

  

  106

  “本会接受山陕两省人民的请求,命令我英勇的抗日主力

  红军即刻出发,打到山西去,打倒阎锡山好同日本直接开

  火,把日本帝国主义快些赶出中国去。”

  话说1936年1月19日,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副主席周恩来、彭德怀联名签署了《关于红军东进抗日及讨伐卖国贼阎锡山的命令》。为严守行动秘密,这项命令暂不公布。

  毛泽东提议周恩来在陕北做好东北军的工作。毛泽东、周恩来研究决定,派李克农为红军代表同张学良谈判,请高福源先回洛川,做好相互之间的电台联络。

  1月20日,张国焘给林育英发来一封电报,顽固坚持分裂立场。该电全文如下:

  育英兄:

  是否允许你来电自由?为何不将国际决议直告?我们一切都经党中央同意,假冒党中央或政府机关名义发表重要文件,此间有公开否认之权。为党的统一和一致对外,望告陕北同志,自动取消中央名义,党内争论请国际解决。盼立复。

  焘  1月20日

  1月22日,瓦窑堡政治局扩大会议通过了《中央关于张国焘同志成立第二“中央”的决定》,全文如下:

  张国焘同志自同中央决裂后,最近在4方面军中,公开的成立了他自已的“党的中央”“中央政府”“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与“团的中央”。张国焘同志这种成立第二党的倾向,无异于自绝于党,自绝于中国革命。党中央除去电命令张国焘同志立刻取消他的一切“中央”放弃一切反党的倾向外,特决定在中央委员会内公布1935年9月月12日中央政治局俄界决定。

  中央政治局

  1月 23日,朱德致电张闻天,提议说:

  “暂时此处以南方局、兄处以北方局名义行使职权,以国际代表团暂代中央职务,统一领导。”

  1月 24日,这天是农历正月初一,张闻天复电给朱德,说:

  “兄处仿东北局例,成立西南局,直属国际代表团,暂时与此间发生横的关系,弟等可以同意。”

  1月24日,林育英根据毛泽东的意见,致电张国焘和朱德,电文如下:

  国焘、朱德二同志:

  甲、共产国际完全同意于中国党中央的政治路线,并认为中国党在共产国际队伍中,除联共外是属于第一位。中国革命已成为世界革命伟大因素,中国红军在世界上有很高的地位,中央红军的万里长征是胜利了。

  乙、兄处可即成立西南局,直属代表团。兄等对中央的原则上争论可提交国际解决。

  林育英  24日

  林育英这封电报在南下红军中引起极大震动。徐向前后来回忆说:“张国焘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心里着慌。特别是张浩来电,传达共产国际的指示,肯定中央北进路线是正确的,高度评价中央红军的英勇长征,这对张国焘的分裂主义,无疑是当头一棒。这个时候,陈昌浩也转变了态度,表示服从共产国际的决定。孤家寡人的张国焘,被迫‘急谋党内统一’。朱总司令和大家趁机做他的工作。我们还是老主意:取消这边的‘中央’,其它分歧意见,待日后坐下来慢慢解决。”

  1月25日,彭德怀仍主张红1方面军向北而不是向东发展,毛泽东、张闻天致电彭德怀说:

  “常委考虑过你的意见,认为向北是没有出路的。”

  1月25日这一天,毛泽东为了促使张学良和东北军早日踏上联合抗日的道路,以他和周恩来、彭德怀、林彪、聂荣臻、叶剑英、徐海东、刘志丹等红军指挥员的名义,起草并用公开信的方式发出了《红军为愿意同东北军联合抗日致东北军全体将士书》,全文如下:

  张副司令于主席王军长何军长董军长万军长并转东北军各师团长及全体将士:

  从“九一八”之后,一直到现在已经有4年多了,在这4年中间,不但东3省3千万同胞变成了日本帝国主义强盗的刀下鬼与俎上肉;而且热河、察哈尔、河北等省亦相继被占,整个的华北,快要变成“满洲国”第二。蒋介石南京政府的“长期抵抗”,事实上证明只是永久的不抵抗,蒋介石是中国自古以来最大的汉奸卖国贼。他要把整个中国卖给日本帝国主义!

  东北军在蒋介石南京政府不抵抗的命令之下放弃了你们自己的家乡与你们自己的土地财产,让你们自己的父母妻子兄弟姐妹们为日本帝国主义强盗们所蹂躏压迫奸淫残杀。想起这些,好不伤心,好不可恨!日本帝国主义强盗和卖国贼头子蒋介石是你们东北军不共戴天之仇,你们应该誓死为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与卖国头子蒋介石,收复我们的东3省以及整个华北而奋斗!因为东北军的将士们绝大多数都是愿意打日本帝国主义,同日本帝国主义拼命的。所以日本帝国主义强盗们和卖国头子蒋介石是不喜欢东北军的。自东北军退出东3省后,蒋介石总是不给东北军一个休息整理的地方与时间。他不要东北军打日本帝国主义,却要东北军打红军。因为红军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反对蒋介石国民党卖国。他把东北军今天调到豫鄂皖边去打红军,明天又调到甘肃陕西来打红军。他要中国人与中国人自相残杀,他要愿意抗日的东北军同决心要抗日的红军打仗,教日本人欢喜,教东北军受牺牲受损失。你们想蒋介石卖国贼的毒计可恨不可恨?!

  蒋介石不但要东北军打红军,而且处处压迫东北军。他不给东北军一块好地方,把东北军调到最穷苦的陕甘两省。就是这两省比较富庶的地方,如甘南陕南他也是不肯给东北军的。对东北军官兵的待遇是极不平等的。东北军官兵的薪饷,哪里及得上蒋介石嫡系军队的一半?东北军官兵的生活,真是痛苦得很,赡家养子更是说不上。蒋介石的毒计还不止此,他把他自己法西斯蒂的党羽派到东北军内,监视东北军官兵的行动,到处挑拨离间,威逼利诱,破坏东北军内部的团结,以瓦解东北军。人员的补充,武器弹药的补充,东北军从蒋介石那里是得不到的。总之,蒋介石是要消灭东北军,使东北军官兵流离失散,冻死病死打死,好教日本帝国主义少一个敌人,好教蒋介石少一个对头。你们想东北军的前途危险不危险呢?东北军现在是在彷徨歧路上面,东北军现在是在困难的中间。东北军内部现在没有一个共同奋斗的目标,因此军心涣散,上下不团结。东北军长此下去,好不危险!

  试想,东北军的出路在哪里呢!打红军是东北军的出路吗?进攻苏区是东北军的出路吗?不是的。这不但不是你们的出路,而且是你们的绝路。不要认错了你们的冤家对头,不要把你们的朋友认作了你们的仇人。一错不能再错,一误岂堪再误?东北军的敌人是日本帝国主义强盗,是卖国头子蒋介石。所以抗日反蒋才是东北军唯一的出路。东北军中间哪一个爱国的军人,说起打日本帝国主义,打卖国贼,不摩拳擦掌,挺身而出,愿意为中国民族争一口气呢?哪一个东北人,不愿意为了收复东三省,收复华北各省而去赴汤蹈火呢?只要东北军揭起抗日反卖国贼的义旗,那在东北军内部就可以军心团结,上下一致,使东北军成为中国人民的革命军。那时,哪一个中国人,不愿意拥护东北军爱戴东北军,在精神上物质上援助东北军。哪一个有热血的爱国男儿不愿意投效东北军,共同杀贼,为中华民族伸义愤,争光荣!哪一个东北军将士,不将成为全中国的民族英雄,闻名全中国全世界,试问大丈夫立功救国,不当如是耶?

  东北军在过去是有过抗日的光荣历史的。长城各口之战,声震华夏。使当日以东北军的全力,与全中国人民的拥护而抗战到底,那东3省是早已收复了的,日本帝国主义是不会如此猖獗的。但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我们现在要重整旗鼓,发扬当时抗日精神,为中华民族的独立解放而奋斗到底。誓死不作亡国奴,是全中国人民对日本帝国主义强盗侵掠的响亮的回答,也是东北军抗日的鲜明的口号。

  中国苏维埃政府与红军对于有抗日光荣历史的东北军是极端爱护的,对于它的发展的前途,是非常关心的。因此,我们不揣冒昧,敢为东北军的领导者与将士们贡献一点意见。中国苏维埃政府与工农红军是愿意与任何抗日的武装队伍联合起来,组织国防政府与抗日联军,去同日本帝国主义直接作战的。我们愿意首先同东北军来共同实现这一主张,为全中国人民抗日的先锋。素闻东北军将士,均是深明大义的爱国志士,定能抛开过去的一切疑虑误会,来首先响应红军与苏维埃政府的抗日号召。在4万万同胞中,甘心作日本帝国主义的孝子贤孙,甘心做亡国奴的,除了极少数汉奸卖国贼外是没有的。只要我们来登高一呼,我们相信响应我们的不是十万百万的中国人,而是几千万几万万中国人。拿4万万中国同胞的人力、财力、武力、智力,是一定会战胜日本帝国主义的!“中国无力抗日”,是蒋介石辈汉奸卖国贼欺骗中国人民投降日本帝国主义强盗们的口号,而不是我们有数千年历史的黄帝子孙的口号。我们是中国人,要为中国的独立解放奋斗到底!救中国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责任!

  关于组织国防政府与抗日联军的具体办法,请互派代表共同协商。一切愿意抗日的个人或代表,都是苏维埃红军的朋友,我们都欢迎他们到苏区来,并愿意竭诚招待。同时苏维埃制度的是否适合于中国,亦请亲来考察,加以判断。

  书不尽意,敬布腹心,望公等熟思之。顺致

  民族革命敬礼!

  毛泽东 周恩来 彭德怀 林  彪 叶剑英

  杨尚昆 聂荣臻 朱  瑞 程子华 徐海东

  张云逸 郭述申 刘志丹 陈  光 刘亚楼

  彭雪枫 萧  华 杨  森 高  岗 阎红彦等同启

  1月26日,毛泽东离开瓦窑堡,踏上东征之路。

  1月27日,张国焘针对1月16日张闻天以中央秘书处名义告知他12月25日瓦窑堡政治局会议决议的电报,在发给林育英和张闻天的电文中说:

  “此处对兄处12月25日决议,详细讨论结果,在原则上完全同意。但一致认为兄等不将党的策略路线的改变预先电商我们,不将国际的决议讨论经过和育英所知告知我们,不但表示负气,而且没有以革命利益为前提。”

  由此可以看出,张国焘虽然态度还很勉强,而且带有埋怨的语气,但实际上他搞分裂的立场已经发生了动摇。

  1月28日,毛泽东到达延长县城。彭德怀在无定河以北的大相村考察已经忙了一个多月,他向毛泽东等人汇报了各项准备工作的情况。毛泽东很高兴,批准了彭德怀的渡河计划。

  毛泽东在延长县古峪村主持召开东征部队团以上干部会议。他在东征形势与任务的动员报告中明确提出了东征的任务是:

  “1、到外线打击卖国贼阎锡山,调动他在陕北的4个旅的兵力,借以粉碎敌人对苏区新的‘围剿’。2、配合北平‘一二九’学生抗日爱国运动和全国反内战高潮。3、壮大自己的力量,促进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实现。”

  会议宣布:东征军命名为:“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队”,领导成员有:前敌总指挥彭德怀,政委毛泽东,参谋长叶剑英,政治部主任杨尚昆,组织部长黄克诚,宣传部长陆定一,后勤部长杨立三,敌军部长李涛,民主部长刘晓。

  参加东征的红军主力部队是:

  红1军团:军团长林彪,政委聂荣臻。辖红1师,师长陈赓,政委杨成武;红2师,师长刘亚楼,政委萧华;红4师,师长陈光,政委彭雪枫。

  红15军团:军团长徐海东,政委程子华,副军团长兼参谋长刘志丹。下辖红75、78、81师。

  参加东征的还有红28军(1935年12月由陕北地方武装合编而成):军长刘志丹(兼),政委宋任穷,副军长杨森、政治部主任伍晋南,参谋长唐延杰。下辖3个团,1200多人,步枪670支,轻机枪5挺。

  黄河游击师(由陕北红军独立团和几个县独立营合编而成):由阎红彦任司令,蔡树藩任政委,下辖数百人,其任务是发动群众解决东征的渡船问题。

  东征军总兵力共约20000余人。

  会议部署了兵力,确定统一渡河时间为2月20日20时,还确定了东征路线。

  会议结束后,红1军团渡河先锋师师长刘亚楼,向彭德怀提出红1军团渡河时间问题,他说:

  “司令员,统一时间这很重要,可是我们师部的几块表总走不到一起,其他几个团长的表也快慢不一。我们常常为确定一个人是否准时,发生争执。”

  刘亚楼一句话点出了一个被大家忽视的大问题。因为此时部队负责人所戴的表,都是缴获的旧表,没有几个走时准确的。彭德怀深知这一点,所以,他也一时无法表态。彭德怀将此事告诉了毛泽东,毛泽东和他一商量,就向红1军团发出一个特别命令:“渡河时间不可参差,一律从20日20时开始,以聂荣臻的表为准。”命令一传达,部队里立时流传出一个笑话,说是:“谁的官大,谁的表准”。因为林彪不戴表,在红1军团除了林彪,那就是聂荣臻政委官最大,他那只忽快忽慢的旧表居然成了掌握渡河时间的标准表。

  1月28日下午,“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队”在临镇举行东征誓师大会。会后各部从政治思想到战术技术、组织编制,进行整顿训练。

  1月29日,法国巴黎出版的《救国时报》刊登了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政府主席毛泽东、人民外交委员王稼祥对《红色中华》社、即后来的新华社记者所发表的谈话。谈话称:

  “中国苏维埃政府对于蒋介石的态度非常率直明白,倘蒋能真正抗日,中国苏维埃政府当然可以在抗日战线上和他携手。”

  1936年2月3日,毛泽东率领东征总部机关,从延长向清涧进发。他身穿青色棉布大衣,拄着一根树棍,走在队伍前面。马夫牵着一匹枣红马,跟在他后面。

  在一个小山沟休息时,毛泽东召集随行秘书、机要人员、警卫班和电台工作人员开会,他说:

  “今天我向你们讲两件事,第一,要注意保密。第二,大家要搞好群众关系,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多了解群众情况,多向群众宣传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方针。”

  2月5日,这一天是农历正月十三,毛泽东翻山越岭,从川口过无定河,行程30多公里,到达清涧县袁家沟,住在白育才家的5孔窑洞里。随后东征军总部100多人也先后到达。

  是日晚,大雪从天而降,毛泽东好不欢喜。

  2月6日一大早,毛泽东等人冒着风雪到毗邻黄河的高家洼察看地形。他站在白雪皑皑的黄土高原上,极目远望,雪花纷飞的北国风光一片苍茫,不由得诗兴大发,回到袁家沟住的窑洞里,在一张小方桌上,挥笔写下了气势磅礴雄浑豪放的千古绝唱:《沁园春.雪》: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原弛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2月12日,毛泽东为保证红军主力东渡后渡口的巩固,与彭德怀联名致电周恩来,拟调红28军第1团由刘志丹、宋任穷二人中一人指挥,由河东向军渡、柳林、中阳行动;以阎红彦、蔡树藩所部黄河游击师巩固东岸沿河地区,以便集中主力向正东并在以后转到东南方向作战。

  2月14日,在毛泽东、彭德怀指挥下,红1军团和红15军团,分两路集结于黄河西岸。

  2月18日,毛泽东、彭德怀在黄河西岸的袁家沟下达了东征作战的命令,规定第一步作战任务为:

  “东渡黄河,以坚决手段消灭东岸地区之敌,占领吕梁山脉各县,首先占领石楼、中阳、永和等县,粉碎沿河堡垒线,控制渡船于我手中,在东岸造成临时作战根据地。”

  2月19日,毛泽东、彭德怀致电东北军将领王以哲并转张学良说:

  “日本灭亡中国之一切行动,均得南京政府、蒋介石之赞助与拥护,希望其抗日实无异于与虎谋皮。”“我方代表李克农等4人,于2月21日由瓦窑堡启程,25日可达洛川,望妥为接待,并保证安全。”

  2月20日,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正式公布在1月19日签署的讨伐令。这是毛泽东用近似于1920年为文化书社售书起草广告那种特有的极通俗的笔调书写的一篇文告。敬录全文如下,供读者诸君欣赏:

  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东进抗日及讨伐卖国贼阎锡山的命令:

  一、英勇的抗日红军同志们,英勇的抗日游击队、赤卫军、少先队同志们,英勇的抗日民众,你们知道现在是什么日子吗?现在是中华亡国灭种的日子了,万恶的日本帝国主义已把北京及华北占去,他还要占全中国,要把4万万人都当亡国奴。亡国灭种的大祸压在我们头上了,危机情形到了极点了。

  二、4万万同胞都不肯当亡国奴,偏有一班汉奸卖国贼丧尽天良,帮助日本帝国主义来灭自己的中国。没有这班汉奸卖国贼,我们中国的地方是不会亡到日本手里的,不打倒这班汉奸卖国贼,是不能保护中国地方的。汉奸卖国贼的头子是蒋介石,还有阎锡山、宋哲元一班子,他们都是日本帝国主义的走狗,他们都是中国人民的公敌。

  三、阎锡山同蒋介石、宋哲元搭伙,出卖华北给日本帝国主义。他在山西、绥远卖了24年地皮,害得两省人民怨天恨地,他养了许多兵不去打日本,单来打同胞。他指挥孙楚、李生达等拼命进攻抗日根据地的陕北苏区,害得陕北人民妻离子散。最近得到惊人的消息:阎锡山接了日本皇帝的命令,秘密把山西卖去,又在太原开会,要趁着黄河结冰,要大举进攻陕西省。因此,黄河两岸人民纷纷告急,纷纷请求本会,出兵讨伐卖国贼阎锡山,救山西救陕西。

  四、本会接受山陕两省人民的请求,命令我英勇的抗日主力红军即刻出发,打到山西去,打倒这个万恶的阎锡山,打倒阎锡山救山西,打倒阎锡山救陕西,打倒阎锡山救华北,打倒阎锡山救东3省,打倒阎锡山剪除蒋介石的爪牙,打倒阎锡山响应抗日运动,打倒阎锡山好同日本直接开火,把日本帝国主义快些赶出中国去。

  军 委 主 席:毛泽东

  副主席 周恩来 彭德怀

  这一天,毛泽东为红1军团的指挥员们送行,他随口吟出一句诗:“涉远祁连外,来从晋地游。”众人不知毛泽东所云何意,面面相觑。有一个指挥员询问毛泽东,毛泽东笑而不答。邓华略思片刻,说:

  “主席是改用李白《渡荆门送别》诗的前两句,为我们送行呢。”

  说罢便背诵道:“渡远荆门外,来从楚国游。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仍冷放乡水,万里送行舟。”

  邓华,1910年出生于湖南省郴县一个3代书香世家,原名多华,字秋实。邓华幼好古学,博览群书,与他人儿戏时,常持扁担作长矛,口称:“吾乃常山赵子龙也。”1928年初春,邓华随工农革命军第7师2团进郴县做宣传工作,已经初显其文才。他书写标语曰:“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新社会建设灿烂光明”、“如今世界太不公,富的富来穷的穷。富人高楼饮美酒,穷人赤膊喝北风。”邓华在长征途中,率部突破西安至兰州的公路,歼敌一部,缴获南洋兄弟烟草公司出品的白金龙牌香烟5箱。上个月28日那一天,邓华到陕北延长县临真镇参加一个团以上干部会议。毛泽东见到邓华,问:

  “你那个‘白金龙’还有没有?”

  邓华从军衣右上口袋里摸出一支,递给毛泽东。他见聂荣臻、朱瑞也站在一旁,就又摸出了两支。毛泽东笑着说:

  “邓华同志,财不露白呢。”

  邓华说:

  “否也,是细水长流嘛!”

  2月20日晚8时,毛泽东、彭德怀、张闻天率领早已集结在黄河西岸的红1、红15军团指战员,从北起绥德的沟口,南到清涧县的河口,沿黄河西岸50余公里的各个渡口,用小船、羊皮筏子同时渡河。

  红15军团渡河先头部队从河口一带渡河,在河东登岸后,用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便一举将河边守军歼灭。阎锡山在义牒的守军望风而逃。

  红1军团从沟口下面的牛锦钵渡河,由红2师第5团的24名勇士组成突击队,在三交镇的坪上村首先登岸。次日拂晓时分,5团进占三交镇,全歼阎锡山军1个营,乘胜进占留誉镇。

  2月21日凌晨,毛泽东随红15军团一部出发,赶往渡口。他在7时、8时20分、12时、20时先后对前线部队发出电示:

  “截敌追敌”;“乘胜向石楼急进,相机占领该地”;“下决心速进,夺取中阳”等。

  在毛泽东指挥下,东征军兵分3路,一路沿黄河北上,袭击军渡,围攻柳林;一路进逼中阳,继续东进;一路进占义牒,猛攻石楼。

  2月23日,毛泽东致电彭德怀等人说:

  “不论中阳、石楼等城能否攻克,不论阎锡山向我进攻之力量与时机如何,方面军目前基本的方针是:用极大努力,在中阳、石楼、永和、隰县等纵横200里地带建立作战根据地,为赤化山西全省之起点,为迎接阎锡山向我进攻之战场,全部工作的中心放在迎接更大战斗的基础上。”

  2月23日这一天,东征军全部控制了辛关至三交镇之间的各个渡口,毛泽东随刘志丹、徐海东的15军团到石楼,彭德怀随1军团到留誉镇。

  此时,东征军已经占领了包括三交、留誉、义牒各镇在内的横宽50余公里、纵深35公里的地区。

  东征军突然渡河东进,令阎锡山恐慌不已,他一面急令孙楚迅速率军由陕北返回河东、东柳林、离石、中阳、石楼一带,与东征军作战;一面电令中阳、石楼守军固守待援。

  2月24日,毛泽东与彭德怀为打破晋军的封堵,建立作战根据地,又决定:除以一部兵力继续围攻石楼以外,主力迅速进占柳林、离石、中阳、孝义、隰县、永和这一弧线以内的有利阵地,并大力开展群众工作,争取群众的支持;然后集中兵力消灭晋军一路至两路,取得在山西发展抗日根据地的有利条件,作为东征第二步任务。

  2月27日,红1军团发起总攻。阎锡山调派增援中阳的晋军,是被他称为“满天飞”的王牌之一的独2旅,一色的外国装备。当独2旅行至中阳县的关上村、刘家坪一带时,被红1军团层层包围,成了瓮中之鳖。独2旅旅部、两个团及其炮兵连全部被歼。红1军团俘敌400多人,缴获步枪2000余支,山炮3门。

  此时,还有3个消息令毛泽东非常高兴。第一个是中共中央联络局局长李克农与苏区政府贸易总局局长钱之光于2月25日抵达洛川,与67军军长王以哲举行了会谈,双方达成了合作抗日的口头协定:1、互不侵犯;2、建立交通和通商;3、供应第67军所需粮秣。

  毛泽东听到这一消息,与彭德怀联名致电李克农,通报了东征军战果。电文中说:

  “我方所组织抗日东征军,连日突破东岸200里封锁线,消灭与击溃杨耀芳、杨澄源、李生达等部队共3个旅,占领石楼、中阳、孝义、永和等县广大地区。”

  第二个让毛泽东高兴的消息是,董健吾作为南京的密使于2月27日到达了瓦窑堡。

  原来,蒋介石打算打通与共产党的联系,他找到宋子文,要宋子文找一合适人选为密使,传递国民党要求与共产党谈判的信息。宋子文又去找宋庆龄,宋庆龄就推荐了董健吾。

  董健吾的公开身份是牧师,实际上他不仅是共产党的秘密党员,而且还是中共中央机关特科的成员。此人既与蒋介石有交情,也与毛泽东有交往,还与宋子文是上海圣约翰大学的同学,交情颇深,又与宋庆龄有着密切的联系。就这样,他这位中共中央机关特科成员,竟然成了国民党政府的密使。

  国共双方在协商派遣董健吾为密使一事上特别慎重,所以双方各自的出面人员,都自认为是绝对可靠的。国民党派出的大都是CC系,如陈立夫、张冲等人,共产党派出的大都是特科的人,如李克农、刘鼎等。

  董健吾出发前,蒋介石专门接见了他,提出了与共产党谈判的条件:甲、不进攻红军;乙、一致抗日;丙、释放政治犯;丁、武装民众。宋庆龄则交给董健吾一大包云南白药,她听说红军缺乏止血药,就托董健吾将此药带给中共中央,还要董健吾将关于国共合作的一封重要信件,当面交给毛泽东。

  董健吾是在1月份与一位22岁的小伙子张子华一同赴陕北的。到了西安,董健吾自称姓周,名继吾,是一位牧师,求见张学良。他见到张学良后,出示了一份由孔祥熙亲笔签署的“财政部调查员”的委任状。他对张学良说:“希望通过东北军防地,进入红军的防地进行调查。”

  张学良见此人来历不凡,当场没有答应他。送走董健吾后,张学良马上发密电到南京。南京方面证实,这位牧师确是政府派出的重要密使,前往中共中央方面进行联络。张学良又用电台跟瓦窑堡共产党方面联络,瓦窑堡回电说,知道此人,并请张学良提供方便,帮助他前往瓦窑堡。2月19日,董健吾与张子华2人乘坐一架“波鹰”飞机,从西安飞往延安。驻延安的东北军接到张学良的命令,派出1个骑兵连,护送董健吾2人前往瓦窑堡。红军边防司令李景林亲自迎接他们。

  2月27日这一天,林伯渠、李维汉、吴亮平、袁国平在窑洞设宴,为董健吾2人洗尘。董健吾急于要见毛泽东,可毛泽东正在山西前线指挥作战。周恩来和刘志丹也在瓦窑堡东面的折家坪,只有博古一人在瓦窑堡。

  当晚,董健吾2人由林伯渠陪同去见博古,将国民党愿意和共产党谈判的信息,告诉了博古。博古于深夜将南京来人及谈话结果,电告在山西前线的毛泽东、张闻天等人。他还介绍说:

  “董系上海特科人员,”“董左右有前特科一部约10余人。”

  毛泽东收到电报时,北方局情报部长王世英正在向他汇报和杨虎城密谈的情况。这就是令毛泽东高兴的第3个消息。

  王世英,1905年出生于山西省洪洞县,与林彪同期毕业于黄埔军校第4期。1925年他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在上海、南京、天津、北平从事地下工作,是资深情报工作负责人。

  前边已经说过,毛泽东派汪锋去做杨虎城的工作,王世英是由北方局南汉宸派往杨虎城部的。汪锋与王世英在2月一起回到了陕北苏区。毛泽东得知后,立即电召他到山西前线汇报与杨虎城会谈的情况。

  毛泽东听了王世英的汇报,完全同意他和汪锋与杨虎城商定的和17路军建立统战关系的各项原则:1、在共同抗日的原则下,红军愿与17路军签订抗日友好互不侵犯协定,双方各守原防,互不侵犯,必要时可以事先通知,放空枪,打假仗,以应付环境。2、双方可以互派代表,红军在杨虎城处建立电台,密切联系。3、17路军在适当地点建立交通站,帮助红军运输必要物资和掩护共产党方面人员的往来。4、双方同时做抗日准备工作,先从对部队进行抗日教育开始。

  毛泽东让王世英返回华北,要他在路过西安时将上述原则转告杨虎城,请杨虎城提前建立交通站,愈快愈好。毛泽东还特别指示王世英,要转告杨虎城,请他注意搞好同东北军的关系。

  这正是:覆巢无完卵,统战当为先。

  毛公识大义,群力着先鞭。

  欲知中国共产党与张、杨如何建立统一战线,请看后边详述。

  东方翁曰:毛泽东起草的《关于红军东进抗日及讨伐卖国贼阎锡山的命令》和《红军为愿意同东北军联合抗日致东北军全体将士书》,是两份风格迥异的文告。前者大众化,口语化,极通俗直白,显然是写给山西的普通老百姓和出身于平民阶层的晋军士官们的。这样的文告,自然也是东征军指战员们边战斗边宣传的极好材料。后者则是情理兼备,慷慨激昂,掷地有声,于褒奖之中寄予期望,无疑是一副促使东北军上层人物走上反蒋抗日道路的清醒剂。诸君读之,不可不细细体味毛公之深意。

  《毛泽东大传》第三版电子版已上传至毛泽东大传QQ群:327239730的文件夹里,请诸位网友下载,并广泛转发。

  《毛泽东大传》第三版实体书一套全十卷共六册,有需要的读者可复制淘宝店铺网址进店查看,店铺网址:shop70334099.taobao.com/, 也可淘宝搜索“毛泽东大传东方直心”,店铺号:87161787.请大家看后多提宝贵意见,作者东方直心电话/微信:13937776295,QQ:242575130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