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第三世界 > 拉美

西报:拉丁美洲成为世界上最不平等和暴力最多的地区

2019-10-19 08:00:14  来源: 环球视野  作者:萨拉·洛维拉 魏 文编译
点击:    评论: (查看)

  最贫穷的妇女在现在的条件下发展的机会更少,她们被照顾人的工作耗尽,没有自由,一生中多次被强奸。在拉丁美洲再次产生裂缝,成为阻止发展的紧迫的节点的组成部分。这样需要机制化和推动性别的、社会的和生产性劳动的政策,需要一种权利的文化,不需要有条件的转移,拉丁美洲是世界上暴力最多的地区。

  这是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的执行秘书阿利西亚·巴尔塞拉在

  10月1日举行的关于社会发展的第三次拉丁美洲地区会议的开幕式上提出来的。会议在墨西哥外交部国民宫举行,墨西哥总统洛佩斯·奥布拉多尔出席。

  巴尔塞拉对本地区社会发展的部长们说,拉美经委会统计在本地区每年有1900名妇女被暗杀,除了加勒比地区之外。她还谈到一个中心的问题:女学生的怀孕问题。因此她号召关闭性别的裂缝,增加健康与教育的支出的百分比。她强调在本地区有1.84亿人处于贫困状态;2002—2014年做到阻止穷人的增加,但是最近三年这受到鼓励,甚至穷人增加了。在这些数据中妇女、女孩子和女中学生的穷人更多,这是很大的挑战之一。

  巴尔塞拉建议一个文化变革的运动,因为针对妇女的暴力已经“自然化”。这样,统计数字的研究指出,15--49岁的妇女认为一个丈夫打他的妻子是有理由的,在被调查的人当中这种情况最多的达到25%。墨西哥出现在这个统计数字中。

  联合国发展计划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主任路易斯·费利佩·洛佩斯-卡尔瓦提出一项新的社会政策,指出中产阶级已经贫困化,此事引起一种危险的社会分化。他批评在聚焦的政策中间进行虚假的两分法,没有考虑到普遍性:这是工具聚焦的原则。

  根据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的最新数据,2017年在拉丁美洲处于贫困状态的穷人达到1.84亿人,相当于地区居民的30.2%,其中6200万人(居民的10.2%)处于极端贫困状态。2016年在拉丁美洲就业人员的41.7%收到的劳动收入低于国家的最低工资,在年轻的妇女当中这个比例特别高(60.3%)。

  这次会议是为了交流学到的教训和国家之间的合作,承认拉丁美洲是不平等的大陆,超过世界上其他任何地区。

  巴尔塞拉刚被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授予荣誉博士称号,她建议建立一个国家照顾的制度,以便“解放妇女”,不再照顾孩子、病人、残疾人,为她们提供选择的机会,有自由的意愿和选择为她们的生活做什么的权利。

  在介绍这次会议的中心文件时,这被称为“包容的社会发展关键的结点”,她指的是在最贫穷的妇女中间有印第安妇女和非洲裔妇女,在被分析的不平等的每个层面,处在最下层的是妇女和男女儿童。

  对于墨西哥她还强调三个重要的方面:没有机制化将不会减少贫困,生产性的劳动和社会保险政策的深刻变革。劳动是生产率的轴心,打击不平等是长期的事情。她选择教育作为不平等的象征,将其放在中心的位置,强调尽管这些年妇女受教育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从学习的结果来说,仍然存在明显的性别差异,此事影响妇女的经历。接受同样的教育,妇女收到的工资比男子少24个百分点。在阅读的测定中女孩子的效果更好,在数学和科学上男孩子的成绩更好一些,这影响到学习的领域和他们将来工作的历程。在教育与机遇之间存在密切的联系。

  不同形式的暴力持续存在

  文件指出,在本地区可以预感到一系列新出现的挑战,重要的挑战是不同形式的暴力持续存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是世界上暴力最多的地区,由于它的经济、政治和社会发展的水平,这是出人预料的事情。

  本地区谋杀的指数比世界的平均数高出五倍(每10万人分别发生22.1起和4.4起谋杀)。暴力的指数高不仅是因为谋杀多,而且因其他的表现如袭击和性暴力的事件多。

  暴力以它所有的表现威胁人们的现在和未来,特别是孩子、青年、妇女、印第安人、非洲人的后代、移民、同性恋女子、双性恋者、跨性别者和同性者等,限制他们的选择,使社会组织解体和削弱民主。

  在这个意义上必不可少的是承认安全和没有一切形式的暴力的生活是不可避免的权利,进行一场在和平、容忍和评估所有不同形式人的生活的基础上的一种文化的变革。

  此外,将这种现象展现为一种在行为和日常共处中的力量“自然化”的暴力特别对儿童、学生和妇女有强烈的影响。这样,可以观察到在本地区的一些国家(比如玻利维亚、海地、洪都拉斯、尼加拉瓜和苏里南)15至49岁的女性10%至15%认为丈夫打他的妻子是有理由的。这种观念在农村地区更多,如果与城市地区的居民相比的话。针对妇女最极端的暴力的表现是谋杀。根据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拉美和加勒比性别观察机构收集的官方数字,2014年在15个拉丁美洲国家和3个加勒比国家有1903名妇女䘣杀害。很多情况是因为性别的暴力和歧视造成的。

  媒体推动和指出反对妇女的暴力继续普遍存在。需要改革和关于通信的新技术有新的视角。

  女中学生的怀孕问题

  巴尔塞拉提供的文件指出女中学生怀孕和生孩子是对没有通过教育、医疗、儿童和青年的政策做出适当回答的挑战。在拉丁美洲女学生的生殖力高于预期,这是由于整体的生殖力水平低,本地区中等收入的条件,城市化和妇女进入学习系统的程度。

  女学生的生殖力在社会经济阶层之间是特别不同的,处在贫困状态的女中学生生殖率比其他的居民高出很多。同样的情况发生在农村的居民与城市的居民之间,印第安人和非洲裔后代的妇女与其他的居民之间。掌握的信息表明非洲裔后代的女中学生的生育指数比非洲裔后代的居民高出1.4倍。

  性别的裂缝

  性别的裂缝表现在妇女参加工作时面对深刻的障碍,面对工作性别区分的不平等,在这种场合她们接受大部分家务劳动和没有报酬的看护。2017年妇女参加工作的指数(50.2%)继续远低于男子(74.4%)。同样可以看到当劳工市场的条件不利的时候,妇女们受到的影响多于男子。2014至2017年妇女失业的指数增加了3.1个百分点,达到10.4%,与此同时男子失业的指数同期增加了2.3%,达到7.6%。

  另一方面,不同的分析表明在拉丁美洲失业更多地影响到印第安人和非洲裔的后代,特别是影响妇女,这再次表明在社会不平等主体的轴心之间的相互作用。这反映了每个小时劳动收入的裂缝,可以看到非洲裔后代的妇女和印第安妇女与她们的男性比较的裂缝,以及与非印第安人和不是非洲裔后代的妇女和特别是男子收入的差距。

  这种差别甚至表现在同样的教育水平上,在那些学习12年或更多年份的人们之间差别更大。参加工作15年以上的非洲裔后代的妇女每小时的平均收入2014年在本地区的四个国家是6.5美元,而非洲裔男子每小时收入8.3美元,不是非洲裔后代和非印第安男子每小时收入11.4美元。每月的平均收入表明了类似的趋势。

  在拉丁美洲没有学习也没有工作的年轻妇女的比例达到31.2%,“在其他的事情中怀孕打断女青年的生活”,上述比例是是男性青年的三倍(11.5%),在农村失业青年占24.9%,高于城市地区的20%。

  这个指数的非洲裔后代的妇女中间达到34%,高于不是印第安人和非洲裔后代的26%和非洲裔男子的15%,和非印第安人和不是非洲裔后代的男子的13%。

  在拉丁美洲现在有1050万男女儿童和中学生做童工。童工是不平等的链条的产物和起源,这种状况影响他们的教育经历和未来的工作,对于他们的全面发展和要得到的服务和基本权利设置障碍,限制他们全面参与的选择和在社会生活的不同领域条件的平等。

  在儿童的群体中童工的指数是很高的,他们受到其他的排斥的影响:在农村地区和在印第安居民和非洲裔的后代中比例更高,这再次表明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社会不平等的结构性轴心的相互交叉。

  照顾的制度

  本地区的国家在建立和加强照顾制度上需要取得进展,以便保护和提供更高水平的儿童福利、成年人的福利、慢性病病人和残疾人的福利,以及对负责照顾他们的人的福利,在它的设计中超越强调权利和性别。

  妇女是在家庭没有报酬的照顾的劳动主要的提供者,在本地区的多数国家公共政策存在弱点,加上现在存在有报酬和没有报酬的劳动的性别分工,对于她们全面进入劳工市场和实现她们的生活计划是一个障碍。这依靠一种更加公平的在家庭里男女之间工作的分配才可能克服。

  这些政策应当考虑到需要照顾的人们和照顾他们的人的情况,以及整体上相对的提供的时间、经济资源、服务和与照顾有关系的调控。这些政策的进展在本地区仍然受到限制,要求社会保险系统优先关注它。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年10月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