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第三世界 > 朝鲜

24岁脱北者惹事!这次是向朝鲜传播新冠病毒

2020-07-27 08:25:14  来源: 霍霍的半岛故事   作者: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脱北者的气球气得朝鲜刚把开城工业园区的大楼给炸了。朝鲜官方媒体26日报道劳动党中央政治局25日召开紧急扩大会议消息,向外界公布了又一个与开城有关的炸弹:新冠病毒侵入朝鲜!

  根据朝鲜官方公布的信息,首例新冠肺炎疑似病例出现在朝韩边境地区的开城市。 报道中说,这名疑似患者已经做多次上呼吸道样本核酸检测和血液抗体检测,但官方仍然把他称为“疑似病例”,而不是“确诊病例”。 可以看出,朝鲜虽然研究防疫措施已经有半年时间,但是并没有明确的诊断流程。( 这都是后话,毕竟遇到第一例,谁都会慌,也需要谨慎。)

  不过,朝鲜的防疫措施并没有怠慢。朝鲜中央政府在24日下午接到当地报告疑似病例之后,已经全面封锁开城市(这是全球因为新冠疫情封锁的第几个城市?不过应该是封闭最严格和彻底的城市吧),正在寻找过去5天曾经到过开城市的人采取隔离措施。同时,把防疫级别提升到最高级的“最大紧急体制”。

  朝鲜判断这次疫情风险是“有可能导致严重毁灭性大灾殃”。确实,朝鲜的医疗体系虽然都是免费的,但是药物、检测设备基本全缺。日常的感冒、肠胃药都基本靠黑市购买。更不用说应对大规模的疫情。

  朝鲜1号男患者:24岁游泳高手

  朝鲜的第一例新冠疑似病例,准确是一例输入病例,来自韩国。根据朝鲜公开的信息,此疑似患者3年前脱北到韩国,而7月19日突然非法越境返回朝鲜(在韩国称为越北)。

  这一下,韩国紧张了!两国关系正紧张的时候,又有一个脱北者从韩国跑回朝鲜,带去病毒。绝对大事!

  26日中午前后,韩国方面透露了一些初步调查的结果。朝鲜的第一位疑似患者,应为1996年生的金某,在开城完成高中学业之后,2017年游泳抵达韩国西部的江华岛脱北,常住韩国京畿道金浦市。

  金某因为今年6月中旬在家中性侵一名熟悉的脱北女性,正在接受警方的调查。金某在调查中否认有强奸行为。7月中,案件审理过程中,警方一直联系不到金某。韩国警方和军方初步调查,在江华岛附近的监控画面中发现金某曾经到过现场,应该是为返回朝鲜做前期准备。依此判断,此次金某应该也是游泳返回朝鲜。

  综合脱北时间以及失去联系时间,韩国基本判定朝鲜公布的首宗新冠肺炎病例就是在韩国失联的金某。

  26日下午,我收到了一些脱北团体发来的金某照片,目前还无法得到官方确认,但是多个脱北团体都确认此人资料与官方公布的信息吻合。也有脱北者说,金某离开韩国时还向附近的人借了大概3000万韩元(约合17.5万人民币)。

  脱北热门路线

  江华岛位于朝鲜半岛西侧的汉江入海口位置,是韩国的第四大岛屿,附近水流相对比较缓慢。江华岛与朝鲜开城之间只有一条汉江之隔,这里也成为脱北者直接进入韩国的主要路线之一。朝鲜开城有发展捕捞业,有的脱北者是借着外出打鱼脱逃。渔民水性比较好,也有人是游泳过江。

  因为与江华岛相对的开城区域,部分地方属于军民共同活动区域,并不是DMZ非军事区内只有军方活动,该地区的社会情况也更加复杂,管理并不容易,相对较松散。

  有看过韩剧《爱的迫降》的人应该还记得,女主第一次尝试离开朝鲜的时候,就选择从开城西部坐船航行到公海换乘国际渔船返回韩国。电视剧中的路线也是一些脱北者多次实践过的成熟路线。

  当然,韩国官方不会公布具体有多少脱北者走这条路线抵达韩国,但是在一些脱北者团体收集的脱北故事中,这类个案并不少见。

  脱北者的韩国生活

  截止2019年底,有33523名朝鲜人脱北抵达韩国。他们有的人在韩国生活的很好。比如,今年刚刚当选国会议员的朝鲜前驻英国公使太勇浩、以及曾被特朗普在施政演说中公开介绍的失去腿脚坚强脱北的池成浩。两人目前也成为脱北者中的门面人物。脱北者团体在两位当选韩国国会议员之后,第一时间就把散发到朝鲜的传单改成宣传这两位的内容。

  还有一位比较出名的脱北者是《东亚日报》的朝鲜专题记者朱成夏(音译)。1970年出生的朱成夏,毕业于朝鲜金日成综合大学英文系,2002年脱北抵达韩国,2003年入读韩国延世大学研究生院,攻读国际关系专业。当年入职《东亚日报》,开始专攻朝鲜新闻,也写一些自己在韩国生活的感受。这些年,朱成夏还写了有近10本关于朝鲜的书籍,分析朝鲜时局,相当有真知灼见。

  太勇浩脱北抵达韩国之后,公开说自己是看了朱成夏记者写的文章,才更加坚定了脱北的信念。太勇浩在结束了韩国情报院的调查之后见的第一个人就是朱成夏记者。

  我也几次与朱成夏记者接触过,待人非常亲和。聊起朝鲜问题,有一套自己独特的判断体系。他确实有很多与朝鲜沟通的渠道,经常有一些非常准确的独家消息。

  虽然说脱北者抵达韩国之后,韩国政府会提供一次性的房屋援助或者购房补贴,抵达韩国最初两年时间还会提供每月的基本生活费,之后太困难也可以申请救助金。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顺利适应韩国生活。

  朝鲜现在的政府供给体系虽然已经崩溃,需要靠自给自足,但也不是标准的市场体系,是按照没有明文法规定的一套潜规则在运行。所以,让脱北者直接在资本主义的规则中生存还是非常困难。并且,脱北者在朝鲜掌握的技能在韩国基本是难以有用武之地,需要重新学习。

  其实,看似没有障碍的语言也存在一定障碍。韩国使用的韩国语是在传统用词的基础上,引入大量的外来语,也就是把英文、或者日文用韩语标示出来。尤其,所谓的现代主义的餐厅之类场所,基本都是外来语。连我一个学过英文、韩语好多年的人,点菜都经常遇到困难。

  脱北者尝试自杀比例超15%

  我之前曾经采访过一个脱北者,他抵达韩国最初的一两年时间,不敢随便进餐厅,因为怕自己不会点餐。他只去自己熟悉的几个餐厅,点自己看得懂的菜。他在韩国生活的十几年也非常有故事。

  他最开始是在建筑工地工作,当时他不到30岁,跟一帮中国朝鲜族大叔在一起,学会了中文。之后,拿着在建筑工地挣的钱到中国延吉开了一家炸鸡店,遇见了一名脱北到延吉的朝鲜女人。两人同居后,为了解决这名女脱北者的身份问题,卖掉延吉的炸鸡店,通过人贩子将这名女子送抵韩国。这名男子返回韩国后,在餐厅帮过厨,到洗衣店做过洗衣工,后来又去工地干活攒钱。2010年前后考取了韩国巴士司机驾照。希望开旅游巴能稳定下来,但是有了第二个儿子之后,旅游巴司机的工资已经不能养家糊口。他又在韩国开炸鸡店,由于竞争太激烈,没过多久就倒闭了。然后又开中国料理店。2018年底,我跟他聊的时候,他说中国料理店不太景气,又准备开一个新店,卖麻辣烫。

  他是2002年前后脱北抵达韩国,现在已经快50岁。他在朝鲜的时候,是政府部门的公务员,父母都是企业工人,还有一个哥哥是当地最好的企业的工人,一家能算上是中层人士。 他自己读过很多从外边传到朝鲜的书,认为外边的世界很好,被家人催着结婚的时候决定脱北。他自己说,前前后后已经干过六七个行业,开过七八个餐厅。

  他已经算是脱北者中比较成功的,每年还会通过一些途径向朝鲜的家人寄数千美金。 他自己说,其实自己无数次想过自杀,但是总是提醒自己,“我是冒着 生命危险才出来的,我要活出个样子”。 根据韩国2016年的一个统计资料,脱北者中尝试自杀(采取自杀行为的人)的比例达到15%,远远高于任何一个社会群体。

  脱北母子饿死韩国公寓

  脱北者中最惨烈的案件是2019年8月的脱北母子饿死案。母亲姓韩,42岁;儿子姓金,6岁。

  2019年8月13日,因为公寓一直没有缴纳水费,水公司职员到公寓进行调查时闻到房间传出恶臭。公寓管理人员报警,强制进入房间发现母子两人已经死亡,尸体腐烂,已经死亡至少两个月。警方检查发现,现场并没有他杀或者自杀的痕迹,公寓内没有找到任何可食用的物品,尸检发现两人肠胃中没有任何遗留物。判定是饿死。

  (图说:时任统一部长官金炼铁吊唁饿死脱北母子)

  如此繁华的首尔,却有人活活饿死。这一事件在韩国引起轩然大波。这位脱北者不仅没有融入社会,连最基本的求助方式也并不掌握。韩国政府每年巨额的脱北者援助资金去向也成为疑问。

  穿梭南北的“电视红人”

  难以融入韩国,也有不少人想返回朝鲜。其实,返回朝鲜的人数并不是个位数或者十位数。没有官方统计资料,有民间机构的统计资料显示,脱北之后返回朝鲜的人可能累计接近千人。甚至有人是每年都往返于朝韩之间。

  最近几年返回朝鲜的脱北者中,最出名的是一位2014年脱北的女子,在韩国名叫任智贤(音译),在朝鲜名叫全惠圣(音译)。

  (图解:上图为朝鲜电视台画面截图;下图为韩国电视节目截图)

  2017年前后,他在韩国曾经参加多个讨论朝鲜社会问题的电视综艺节目,并且是常驻嘉宾。在韩国小有名气,有不少粉丝,还有自己的粉丝专页。2017年4月生日的时候,她还在粉丝专页留言感谢粉丝的宠爱,说自己度过了人生中最幸福的一个生日。

  2017年7月16日,忽然朝鲜对外宣传媒体《我们民族之间》公开一段她在朝鲜的忏悔视频。她说自己在2017年6月份的时候已经返回祖国的怀抱,自己是被反共和国势力利用,以任智贤的假名参加傀儡电视台的节目,说的话都是傀儡电视台安排的内容。还说自己在资本主义的南朝鲜,为了挣钱常常穿梭在不同的夜店之间,精神上、肉体上都极端痛苦。南朝鲜像地狱一样,想到家乡的父母,每天都是以泪洗面。

  这起“越北”(在韩国称非法从韩国去朝鲜为越北)事件在韩国也引起争论,到底是她自己主动返回朝鲜,还是被绑架回朝鲜。如果是自愿返回,韩国的辅助脱北者政策出了什么问题?如果是被绑架回朝鲜,情报机构是否掌握情况,是否找到实施绑架的间谍?不过,至今,这起案件仍然没有什么新的消息。

  朝鲜防疫大考真的来了!

  时隔3年,再次发生轰动世界的越北事件,还把新冠病毒带到朝鲜。韩国已经展开调查,最大问题是边境到底出现了什么漏洞,让人能够如此随意穿越进入朝鲜。

  同样,朝鲜也已经展开调查。金正恩在劳动党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就严厉批评越境逃犯事件案发地区部队的前沿警戒值勤情况非常糟糕。会上还决定,由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对事件进行调查,并提交报告,对责任人严重处罚。但似乎并不会到此结束。

  朝鲜现在执行着非常严格的入境人员管制措施,即使是本国人返回朝鲜要进行40天的集中隔离,没有任何症状才可以解除隔离。但是,非法入境是静悄悄地进入朝鲜,没有进行隔离就直接进入朝鲜社会与人接触。

  那么,官方怎么发现他染病?最大的可能就是金某已经出现了一定的新冠肺炎症状,才会被强制做检测。所以,病毒很大可能已经在开城当地进行传播。朝鲜也正在寻找7月19日到7月24日封城之前曾经到过开城的人进行隔离观察。

  在粮食供应紧张的当下,再把一批劳力集中隔离起来,真的是雪上加霜。肯定有一些人会以不会被发现的侥幸心理不报告自己到过开城,肯定有一些人是没有通行证的情况下非法到过开城,这都会成为防疫一个个漏洞。

  防疫官员工作不到位,又会是新一波的处罚。朝鲜面临的是一场疫情硬仗。 韩国等一些国家需要赶紧把检测试剂、防疫物资准备好。 甚至,也准备好援朝医疗队吧。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