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第三世界 > 亚洲

菲律宾共产党:武装革命将继续发展壮大

2021-08-13 15:24:48  来源: 国际红色通讯2nd   作者:I R N
点击:    评论: (查看)

  作者:何塞·马利亚·西松(菲律宾共产党创始主席)

  早在1968年至1972年,菲律宾共产党(Communist Party of the Philippines, CPP)和新人民军(the New People’s Army, NPA)尚且弱小时,马科斯(Marcos。译注:时任菲律宾总统)就曾夸大它们的规模和力量,从而把它们视作他横加给菲律宾人民的法西斯独裁的托辞。马科斯本计划把它们扼杀在萌芽状态,但恰恰相反,法西斯独裁成了武装革命获得力量和向全国发展的最大促进因素。

  马科斯政权的后继者们都自夸能通过军事镇压行动和圈套来消灭武装革命,但是所有类似尝试都可悲地失败了。现在,杜特尔特(Duterte)政权在竭力加强自马科斯法西斯独裁政权成立以来的国家恐怖主义和暴虐统治。但他摧毁武装革命的徒劳尝试只能遭遇更多失败,并继续驱使更多人民走上武装革命的道路。

  武装革命继续壮大

  只要武装革命的根本原因存在,只要它得以生长的土壤依然肥沃,那么反动政府和它的帝国主义主子摧毁武装革命的尝试就仍将遭遇失败。这个根本原因就是帝国主义、国内的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正是这些原因导致了严重的发展滞后、高失业率和大量的贫困。它们决定了统治制度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特征,造就了这个企图维持现状的残暴腐败的政府。

  人民及其革命力量决心为民族和社会的解放而战,他们将通过持久人民战争把人民民主革命继续下去,直到取得全面胜利。革命运动正是暴虐、卖国、杀人、掠夺、欺诈成性的杜特尔特政府的根本对立面。这个政府犯下的罪行驱使人民走上武装革命的道路。

  人民永远都不会接受不断恶化的政治体制的周期性危机以及压迫和剥削日益严酷的状况。武装革命运动已经历了数千场战斗的磨炼并在全国范围内传播。它已经深深地扎根于人民,特别是工人和农民之中。反动武装力量被迫承认,新人民军已消灭其1.3万人;与此对应地,反动力量1969年以来的盲目报复行为已经导致了超过4万名平民死亡。

  根据菲律宾共产党的出版物,当前的工作重点是把每个地区的游击前线区建设成革命根据地,促进战略防御的成熟,并在适当的时候转入战略相持的阶段。从战略防御阶段发展到战略相持阶段,新人民军频繁的连、排级战术进攻将被频繁的营、连级进攻取代。新人民军转入战略反攻阶段(以在全国范围的团、营级作战为特征)的时机也一定会到来。

  今天,在每一个游击前线区,共产党、新人民军、革命的群众组织、同盟者、民族民主阵线(National Democratic Front)和人民民主政府正在蓬勃发展。只要人民认清他们是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的工具,残酷腐败的杜特尔特政权及其武装仆从就不可能摧毁武装革命。

  在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主义这一革命无产阶级的普遍理论的指导下,菲律宾共产党正确地制定了通过持久人民战争的战略路线实现人民民主革命的纲领和总路线。这是从1960年12月26日开始的,当时只有大约80名党员和候补党员,以及1万名城市群众,他们是在以社会主义为前途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中接受了政治教育的工人和青年。而现在,党已经拥有数万名党员和数百万拥护它的群众。

  通过开展理论和政治教育,在不同阶级、阶层中开展群众工作,发展武装斗争,在地方及各种类型的组织中建立党支部和党小组,菲律宾共产党每天都在招募和发展大量的新成员和新干部。杜特尔特政权及其武装仆从根本不可能阻止菲律宾共产党的发展。他们的军事、警察和准军事人员是有限的,无力监视菲律宾共产党快速广泛地招募、教育和培训候补党员。

  实际上,特别是因为他们把人列入黑名单,任意逮捕、折磨和谋杀他人而不受惩罚,城市和乡村越来越多的群众活动家被驱使着加入了菲共和武装革命。这使人想到马科斯法西斯独裁时期,那时越来越多的群众活动家渴望加入新人民军。红色指战员正在力求发动更多战术进攻,以便为越来越多的新人民军新战士提供武器。

  菲共对新人民军拥有绝对的领导权。它确立了持久人民战争的战略路线,即从农村包围城市,积累力量,直到夺取城市的条件成熟。从只有60名红色战士、9支自动步枪和26支劣质火器的部队开始,新人民军已通过战术进攻自力更生地发展到拥有近1万名战士、数万人民民兵和数十万群众自卫组织成员的规模。

  由于武装革命斗争与土地革命的密切联系,与组成了人民民主政府的群众组织和地方政权机关进行的群众基础建设的密切联系,菲律宾共产党得以在农村领导数百万人民。在17个地区和73个省的农村地区,现在存在着110多个游击前线区。在农村发展起来的人民民主政府,始终以在未来的战略反攻阶段推翻反动政府为己任。

  菲共决心解决保守主义的问题,让新人民军的三分之二的兵力从事群众工作,三分之一的兵力开展短促间隙的武装战术进攻。红色指战员轮流开展群众工作和武装战术进攻。但整个新人民军时刻警惕着采取正确的防御和反击措施。即使是优势情况,新人民军也不会冒险牺牲任何一个游击前线区来开展决定性交战,而是尽可能集中力量于一个游击前线区,以便对敌人开展一系列有计划的战术进攻。

  只有通过了解敌我之强项弱项,以及对新人民军兵力的集中、分散、转移来拖垮和击败敌人,流动性的人民战争所必需的灵活战术才成为可能。新人民军和人民对敌人的不断监视,使他们了解不同规模敌人的力量和能力的极限,并使菲共和新人民军能够主动发起战术进攻。敌人的力量和能力不是无限的。事实上,过去52年间在全国范围内发展的革命运动已经把他们变得极其有限。

  当敌人以优势兵力进攻时,新人民军撤退以使其丧失目标,并且以足量的地雷、狙击火力甚至是快速伏击对付敌方的孤立部队。当新人民军和人民从游击前线区撤退下来时,他们为尽快转入战术反攻而观察敌方的弱点。在其他情况下,新人民军部队可以采取充分主动的行动,对敌人最脆弱的地方发动战术进攻,其中包括军事据点、警察局、准军事部队单位以及种植园、伐木场和矿场的警卫。

  菲共的领导机关和新人民军的指挥部,都清楚地知道美国对杜特尔特暴政的持续军事支持,以及反动武装部队、警察和准军事部队的总兵力和部署。他们决心避免使任何游击前线区的全部力量受到威胁的决定性交战。但他们决心抓住主动权,对敌人最薄弱的地方发动反攻。在克服和挫败各种规模的敌方行动(情报战、心理战和实战)以及敌方无人机和轰炸行动的过程中,新人民军获得了经验和教训。

  反动武装在南他加禄、南棉兰老、东米沙鄢、北中棉兰老、比科尔、东北棉兰老、内格罗斯、远南棉兰老(Southern Tagalog, Southern Mindanao, Eastern Visayas, North Central Mindanao, Bicol, Northeast Mindanao, Negros and Far South Mindanao)等8个重要地区部署了大约40个旅124个营。另有大约23个营被分散部署于西棉兰老、卡加延河谷、伊罗戈斯-科迪勒拉、中央吕宋、班乃、中米沙鄢(Western Mindanao, Cagayan Valley, Ilocos-Cordillera, Central Luzon,Panay and Central Visayas)等地。尽管法西斯分子未能摧毁武装革命,但他们却把公共资金浪费在内战的军事超支上来谋取私利,在内战中自取灭亡。2020年军事预算已经超过了2000亿菲律宾比索(约256亿人民币),远超其他重要社会服务,特别是教育、卫生、公共住房、救灾等事务的预算。

  革命统一战线主要是在菲律宾民族民主阵线及其旗下18个同盟组织的广泛基础上发展而来的。这是武装斗争的统一阵线。同时,还存在着联合底层劳苦大众、中间社会阶层和不参与武装斗争的保守反对派的合法民主力量的广泛统一战线。保守反对派日趋衰弱,因为传统的反动政客倾向于加入新总统的阵营,直到他任期届满为止。所以保守反对派变得愈加孤立和软弱。

  杜特尔特政权疯狂开展反共猎巫行动,把作为革命统一战线的菲律宾民族民主阵线以及底层劳苦大众、中间阶层和保守反对派的合法民主力量的广泛统一战线,与菲律宾共产党划等号。任何个人、组织或机构都可能被指控为“共产党”,从而被指控为“恐怖分子”。

  杜特尔特政权盲目地把人列入黑名单,实行诽谤、敲诈、任意逮捕、酷刑和谋杀。所有这些都是为了根据所谓的《反恐法》实行国家恐怖主义和法西斯独裁。但他们严重地侵犯了人民,迫使他们进行各种形式的斗争,并迫使受威胁最深的年轻战士加入新人民军。

  敌人拒绝了和平谈判

  使社会活动家、和平呼吁者、人权斗士和最广大群众反感的是,自2017年起,杜特尔特政权终止了菲律宾共和国政府和菲律宾民族民主阵线之间的和平谈判,并将菲共和新人民军确定为恐怖组织。它无视了所有已有的协议,对菲律宾民族民主阵线的顾问们和菲共及新人民军开展了狂暴而残忍的谋杀,这些行为的明确目的是,一劳永逸地结束和平谈判并使杜特尔特成为法西斯独裁者。

  从那时起,杜特尔特政权就开展了“地区性和谈”,通过情报战、心理战对付疑似革命者的近亲和朋友。这迫使反动政府的地方组织对菲共和新人民军发布了“不受欢迎”的公告,设计假投降仪式,将对革命者的法外处决伪装成遭遇战,并发布给投降者赏金的虚假消息和虚假的社区建设计划。但事实上,公共资金正在被光明正大地装进腐败军官的腰包。

  杜特尔特同样使退役和现役军人和警官蒙羞,他公开宣布,他们之所以保持对自己的忠诚,是因为他真的给他们提供了金钱。为了讨好他们,杜特尔特实施了前所未有的军事开支超支政策,使他的内阁逐渐军人化并且纵容在职军警人员在获取国内外补给的过程中以及所谓的反毒品战争和反暴乱计划中大搞贪腐。

  只要暴君杜特尔特和他最忠实的军警人员在反动政府和广大人民群众之间的内战的问题上继续执迷不悟,菲律宾民族民主阵线和菲律宾共和国政府之间就不可能有任何和谈。菲律宾共产党、新人民军和菲律宾民族民主阵线除了继续武装革命,行使人民抗击暴政和国家恐怖主义的主权权利以外别无选择。

  菲律宾共产党、新人民军和菲律宾民族民主阵线不是恐怖分子,因为他们遵守国际法关于内战期间人权和人道主义行为的准则,遵守《尊重人权与国际人道主义法的总协定》(Comprehensive Agreement on Respect for Human Rights and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他们始终愿意根据1992年的《海牙联合宣言》(Hague Joint Declaration)开展和平谈判。他们愿意与拒绝国家恐怖主义、寻求和谈的新政府谈判。

  只要人民清楚地认识到正是反动政府拒绝与菲律宾民族民主阵线开展和谈,那么在武装革命运动中深入推进反抗反动统治集团和政治体制的人民战争就是公正的、有利的。武装革命运动是在长期激烈的人民战争中发展起来的,这一点没有疑问,像是在1969年至1986年与马科斯政权长期无谈判期间,以及在与后马科斯政权的和平谈判长期破裂期间,党也没有为了和平谈判而暴露干部及其相关人士。

  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和菲律宾统治制度的危机正在迅速恶化,这对菲律宾人民的武装革命极为有利。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困扰世界的全球经济萧条,导致对菲律宾生产的原材料和半成品的需求减少,支付制成品进口的外汇收入减少,贸易和预算赤字增加,公共债务迅速增加。

  新冠疫情加剧了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和菲律宾统治制度的危机。隔离封锁使对菲律宾出口的原材料和半成品的需求以及对菲律宾廉价男女劳动力的需求急剧下降。数百万海外菲律宾工人已经回国,大大减少了用于支付进口消费品和偿还外债的国外汇款。

  最糟糕的是,杜特尔特政权利用疫情大搞贪腐、升级重点军事行动和颁布国家恐怖主义法。暴君杜特尔特利用紧急权力调整了今年和明年的预算。他承诺提供大规模核酸检测、充分的医疗服务,并向失去工作和其他谋生手段的人提供经济援助。

  但是超过590万亿比索本应用于此的资金却下落不明,被装进了杜特尔特及其强盗集团的腰包。他增加了用于镇压和实行国家恐怖主义的军警开支,以便甚至在修改宪法和宣布国家戒严法之前就实现他的法西斯独裁计划。

  杜特尔特政权的暴政盗窃行为,把菲律宾经济的破产和反动政府结合了起来。武装革命的条件比疫情封锁之前有利得多。广大人民憎恨这个政权,因为它带来愈加恶化的普遍贫困和苦难,并且可耻地将国家恐怖主义强加于人民,并将巨额公共资金浪费在军事超支上。

  杜特尔特的统治集团破坏了自己的经济政治地位,而且已经由于臭名昭著的劫掠和镇压自掘坟墓。广大群众已经准备走上街头,举行大规模示威,谴责和要求罢黜法西斯暴政。即使在反动的武装部队和警察内部,长期以来,也有越来越多的军官团体对杜特尔特向外国出卖海洋权益,以及偏袒从事各种犯罪和腐败行为的所谓达沃男孩(Davao boys)感到不满。

  甚至在反动武装部队和警察中间也已经流传着杜特尔特得了生理疾病和精神疾病的传闻,说他大部分时间都呆在达沃,每隔几天透析一次。但他仍然假装身体上和政治上足够强大,足以接管所有权力,成为法西斯独裁者,或者利用他的权力操纵司法部和选举委员会(COMLEC)的选票计数,就像他在2019年中期选举中那样获得对国会两院的压倒性控制那样。

  同时,众所周知的是,他购置了一架总统专机,以便随时逃到□□。他知道他的末日正在一个月接着一个月地逼近。他的六年任期只剩下一年零六个月,并且几个司法系统都在追查他。如果国际刑事法院不逮捕他,那么人民民主政府的人民法院将追捕他和他所有恶劣的、系统性的侵犯人权的主要同谋。

  我们清楚地知道,从1983年小贝尼格诺·阿基诺(BenignoAquino, Jr.)被暗杀到1986年2月马科斯垮台,反对法西斯独裁统治的势力范围很广。杜特尔特统治集团正在拼命操纵保守反对派中狂热的反共分子和军国主义分子,把合法的爱国和民主力量列入黑名单,诽谤他们已经担保杜特尔特成为总统并巩固他的总统位置,从而破坏广泛的反法西斯统一战线。

  实际上,杜特尔特最大的推动者一直是那些他上台就马上靠近他,并立刻把前执政党变成软弱无力的少数党的传统政客。尽管在促进和平谈判的基础上实行了短期停火,但武装革命运动从未停止。而合法的爱国和民主力量在杜特尔特政权于2017年终止和平谈判时,就开始声讨它。现在,政府正寻求通过将整个保守反对派与即将到来的巨大群众行动分离来保留权力。

  无论杜特尔特是成功延续其法西斯独裁到2022年以后,还是通过操纵2022年总统选举来挑选他的继任者,政治局势都在一天天变得火药味十足。广大人民群众和反对暴君杜特尔特的广泛统一战线,都将对他们公然违背国民意志的行为和社会经济和政治体制危机的迅速恶化感到出离愤怒。到目前为止,广大人民对迅速恶化的压迫和剥削状况只有愤怒这一种情感。

  为了确保在全国范围内发动推翻杜特尔特法西斯政权或其继任政权的大规模群众行动,必须动员广大劳苦的工人和农民群众、中间社会阶层(包括城市小资产阶级和中等资产阶级)以及保守反对派中的盟友,抗议迅速恶化的社会经济和政治条件以及难以忍受的愈演愈烈的压迫和剥削。

  他们必须抗议和谴责杜特尔特法西斯政权的傀儡行径、暴行和腐败,并要求尊重人民的主权权利,为侵犯人权行为的受害者伸张正义,归还被盗的公共资金,给所有失去工作和谋生手段的,以及所有在疫情和政治体制危机期间受损的人们以其应得的经济和社会援助。

  同时,武装革命还将继续。菲共将继续通过持久的人民战争来进行人民民主革命,并将致力于实现社会主义的光明未来。争取民族和社会解放的斗争,与全世界反帝民主斗争,与可以预见的世界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复兴是一致的。革命群众运动的推进,直接关系到在菲律宾实现公正和平的前景。

  这样一个让人联想起马科斯法西斯政权的无耻、残暴、腐败政权的再次出现,证明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政治体制的腐朽还在继续。它从未被杜特尔特法西斯政权之前的伪民主政权所根治。所以,武装革命的根源也并未消除。政治体制中最丑恶的一面再次以卖国、法西斯、种族灭绝和掠夺的杜特尔特政权的形式出现。这为加速推进持久人民战争、实现人民民主革命创造了机会和条件。

  来源:菲律宾共产党网站

  https://cpp.ph/statements/the-armed-revolution-will-continue-to-grow-in-strength/

  翻译:子辰

  校对:renown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