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第三世界 > 亚洲

六个月来的印度农民运动

2021-07-30 11:21:55  来源: 国际红色通讯2nd   作者:IRN
点击:    评论: (查看)

(2021年6月6日)

  印度独立以来持续时间最长、规模最大、最团结的农民和平抗争一直在不断升级。尽管面临着从严寒到倾盆大雨和灼热等多种困难,愤怒的农民仍然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团结、决心和力量。因为压迫农民的莫迪政府不允许他们来到首都,所以无数农民在德里的5个边郊城镇——辛胡(Singhu)、提克里(Tikri)、加济布尔(Gazipur)、帕尔瓦尔(Palwal)和沙贾汉布尔(Shajahanpur)——和平静坐。旁遮普邦的农民在这场运动中发挥了历史性作用,来自哈里亚纳邦(Haryana)、北方邦(Uttar Pradesh)、北阿坎德邦(Uttarakhand)、拉贾斯坦邦(Rajasthan)和中央邦(Madhya Pradesh)的农民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尽管由于新冠疫情的原因,交通受限,但仍有许多农民从印度其他地区赶来加入。到目前为止,运动中约有480名农民丧生,但领导者表示,尽管政府冷漠对待、残酷镇压,尽管有各种自然灾害和苦难,直到他们所要求废除的3项农业市场法、电力修正法案和反农民的环境条例被废除之前,他们都不会结束运动。

  政府对运动进行了打击,并试图以不同的方式对其进行诽谤。一开始,残酷的镇压是通过警棍、催泪瓦斯、水炮、阻断全国高速公路等方式展开的。他们断电、断水、不清洁卫生设施、专门派人制造麻烦,给不同静坐抗议地点的抗议者制造了许多困难。政府和国民志愿服务团(Sangh Parivar。译注:印度人民党的下属组织)使用 “恶意诽谤的媒体”(“godi” media。译注:是一个贬义词,由新德里电视台记者拉维什·库马尔(Ravish Kumar)创造并推广,用于指代耸人听闻和有偏见的印度报纸和电视新闻媒体)发动了一场针对该运动的恶意打击。它散布谎言,指责农民是卡利斯坦分裂分子、毛主义分子、巴基斯坦特务、中国特务、阻断军队补给的叛徒。在共和国日发生了一个运用特务进行挑衅的险恶阴谋,而红堡(Red Fort)的不幸事件被用来指责农民领导人,并把他们牵连在虚假的案件中。但所有这些努力只是暴露了莫迪沙阿(Modi-Shah)政权的反农民政策和行动。

  纪律严明、和平且有组织的农民运动得到了全国不同阶层人民的支持和赞扬。我们得到了在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工作的印度人的支持。甚至善意的民主世界的舆论和国际媒体也对我们的斗争表示同情和支持。最重要的支持来自印度工人阶级。从第一天起,印度工会中心(CITU。译注:印共(马)领导下的全国工会组织)和各中央工会组织就积极声援我们的斗争,工人与农民并肩前进。10个全国工会(译注:印度各党派特别是左翼党派,一般都建立了本党领导下的全国工会组织)的中央机构都支持农民运动,并参加了我们设置路障(rasta roko)、封锁铁路(rail roko)、罢工罢课(Bharat Bandh)和集会的斗争。许多工会甚至向本次运动提供了资金援助。工人本身也正遭受着莫迪政府的残酷打压。所有的劳动法都被取代了,还通过了4项劳动法则,使工人成为公司/跨国公司的奴隶。农民和工会的领导者——联合农民阵线(Samyukt Kisan Morcha)和各全国工会举行了联席会议,决定共同反对莫迪政府的反农民、反工人政策。这次行动开辟了工农团结的新局面,必将加强我们的民主运动。

  各界人士都站在这场历史性斗争的一边。妇女组织纷纷伸出援手,动员了大批妇女参加抗议活动。青年和学生支持并参与了运动。他们作为志愿者一直在帮助这场运动,他们在社交媒体上传播斗争信息和声援行动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农民之外的其他劳动人民、受压迫的阿迪瓦西人和达利特人(译注:被污名化为“贱民”的劳动人民)以及代表他们的各种组织都支持这一运动。知识分子、作家、艺术家、律师、科学家、记者等群体也站出来支持农民运动。这些支持行动增强了农民的士气,运动将继续发展。一部分媒体,尤其是印刷媒体,重点报道了这场斗争,批评了人民党政府顽固的反农民态度。

  在最初的100天里,人们开展了各种行动。在此期间组织了两次罢工罢市,大约有3000-3500万人参与了行动。封锁铁路的行动是有组织的,在印度各地的数百个地方,每个地点都有数千人拦下火车。此外,还实施了设置路障的行动,所有的国道都被农民和人民封锁了。在此期间,在村庄和街区层面组织了无数次抗议会议,在县和邦也组织了集会。

  政府对这些抗议不予理睬。因此,联合农民力量(Sanyukt Kisan Morcha,SKM,Joint Farmers' Force。译注:印度40多个农民组织于2020年10月组建的联盟)呼吁加强运动,并在第100天在坤德里-曼奈萨-帕尔瓦尔(Kundli-Manesar-Palwal,KMP)外环路组织了封锁。这是针对冷漠的政府的一次伟大的成功抵抗和抗议。在此阶段,政府与农民领导人举行了会议,并进行了11轮会谈,但政府仍试图推进他们修正法案某些部分的决定。联合农民力量断然拒绝了他们可笑的提议。这些法案完全是反农民的,仅仅表面上的变动不能改变根本状况。政府就此停止谈判,自1月以来就不再举行会谈。人民党政府只是在散播谎言。总理声称他与农民之间就是一个电话的事,但这个电话从未拨通。政府的真正目的是让运动陷入疲劳,挫败农民,迫使他们离开斗争前线。联合农民阵线认为只有真诚的对话才能解决问题,并为会谈做好了准备,但政府只是通过虚假宣传来欺骗人民。

  由于人民党政府的阴谋,运动延长了,联合农民阵线不得不组织几次运动来保持斗争的活力。如此漫长而团结的大规模运动是史无前例的。因此,我们必须改进策略以继续并有效地进行反抗。收获和播种的农业季节到了,在德里郊区宿营的农民不得不返回他们的村庄。这将影响周边的动员,媒体可能会高调宣传,声称运动正在失去动力。解决方法是确保这段时期学生、青年、工人、妇女和老年人的大量参与,在农季过后,大批农民将返回运动。人数上的一些变化并不是运动软弱的迹象,而是一种适应农民在农业生产方面需求的策略方法,目的是为农民的长期参与做好准备和促进。如此理解,有助于使运动不间断地进行并加强。

  全印度农民协会(All India Kisan Sabha,AIKS。译注:印共(马)领导下的农民组织)评估了现状并决定揭露莫迪政府的亲企业、反人民政策。全印度农民协会指出,团结的农民运动在全国民主联盟(NDA。译注:印度人民党领导下的政党联盟)发生了分裂,其中一些组成部分如Akali Dal党退出了联盟,而另一些则公开批评了政府的政策。全印度农民协会还指出,农民运动在民主、世俗的各个阶层中引起了极大的热情,并鼓舞了国内的民主运动。为了加强这一点,全印度农民协会决定加强工作,加强所有群众性的阶级组织的团结以及左翼的和民主的农民组织的团结,并将运动扩大为全国运动。联合农民阵线组织了一系列行动。3月8日是妇女节,成千上万的妇女动员起来支持这一运动。3月15日,联合农民阵线和各全国工会共同庆祝了反私有化、反企业日。为了向广大人民说明我们的诉求,在许多邦组织了一系列集会,有数十万人参加。在网上也举行一些会议。全印度农民协会组织了从马图拉(Mathura)到帕尔瓦尔(Palwal)、从汉西(Hansi)到提克里、从卡特卡·卡兰(Katkar Kalan)到辛胡(Singhu)的3场公开巡回演讲,成百上千的农民参与其中。3月24日至25日,各全国工会和联合农民阵线呼吁抗议4项劳动条例和3项农业法案,农民组织参与其中。3月26日,联合农民阵线和各全国工会再次联合发出了罢工罢市的通电。除了受选举约束的邦外,这在全国得到了广泛的响应。5月8日,全印度农民协会、印度工会中心和全印度农业工人联盟(AIAWU。译注:印共(马)领导下的农业工人组织)领导人召开了网络公开会议。尽管大规模封锁和新冠病毒在印度各地区的空前传播,我们还是在遵守防疫规则的前提下组织了如此多的行动。

  与此同时,人民党政府策划了新的阴谋,一些人民党领导人企图通过法庭来进行清场。印度人民党、国民志愿服务团的暴徒试图在郊区制造骚乱。北方邦的约吉(Yogi)政府计划在加济布尔边境进行大规模的警察行动。一些国民志愿服务团暴徒和人民党议员恐吓并强行驱逐农民。但农民们决心面对任何攻击。他们战斗着,愤怒的农民涌入加济布尔、辛胡和其他郊区城镇,进行大规模抵抗,迫使国民志愿服务团暴徒和警察撤退。这给运动带来了新的力量。

  新冠肺炎在全国的大规模传播造成了困难的局面。人民党政府未能就应对第二波新冠疫情做好充分准备,在村庄中造成了新的危险局面。数十万人成为受害者。没有进行大规模核酸检测,医院床位、重症监护室、氧气短缺导致死亡率飙升。疫苗接种对于遏制大流行最为重要,但由于人民党政府的态度冷漠,无法获得足够的疫苗,大多数邦的农村群众只能自力更生。第二波疫情对农村地区的影响很大,急需普遍的免费疫苗接种,急需发展医疗设施。由于大流行和大封锁,人们失去了工作和收入。联合农民阵线要求政府除了免费配给之外,要每月向每个家庭的所有非纳税者提供7500卢比,以便他们能够生存。

  到2021年5月26日,农民运动已经经历了6个月。因此,联合农民阵线呼吁在全国范围内关注“黑色日”。成千上万的印度人参加了这场由联合农民阵线和各全国工会发起的抗议活动,并得到了妇女组织、学生青年组织、不同的群众性阶级组织以及12个政党的支持。所有村庄、城镇和城市的房屋、办公室和车辆上都升起了黑旗,以抗议莫迪政府在生活各个领域的全面失败。莫迪被架在火上。大规模的群众运动组织起来反对人民党政府过去7年中实施的政策。

  这次联合农民运动给我们留下许多教训。这被描述为全球范围内、近代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规模最大的农民运动。它在印度独立后的历史上是独一无二的。大量的农民组织成功地建立了印度有史以来最广泛的统一战线,涉及500多个组织,创造了以议题为基础的前所未有的团结。全印度农民斗争协调委员会(AIKSCC,All India Kisan Sangharsh Coordination Committee)和联合农民阵线正在领导这一运动,不同组织之间在当前议题和运动中没有分歧。

  莫迪和人民党政府背叛了农民。在7年的暴政期间,他们采取了一系列反人民、反工人、反农民的行动,以促进企业牟取暴利。印度人民党和莫迪总理唯一关心的是如何不择手段地赢得选举,甚至包括制造族群和种姓的分裂。农民在刚刚结束的选举中证明,他们不仅是“反对者”,也是“投票者”,并通过投票反对这些政策表达了他们的愤怒。联合农民阵线呼吁农民投票反对人民党以惩罚他们,因为他们未能解决农民的问题。选举结果显示,大量农民投票反对人民党,确保了该党在三个邦的落败。这在北方邦的公开选举中也很明显。“击败反农民的人民党”的口号及其运动将在旁遮普邦、北方邦和北阿坎德邦举行的议会选举中继续进行。农民与劳动群众团结起来将确保人民党落败。这对于确保满足斗争的要求很重要。联合农民阵线决心继续斗争直到胜利。

  来源:《人民民主》[印度]

  https://peoplesdemocracy.in/2021/0606_pd/six-months-kisan-movement

  翻译:乐一

  校对:AS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