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第三世界 > 亚洲

尼共陷入实质分裂

2021-02-05 17:59:15  来源: 世界知识   作者:张树彬
点击:    评论: (查看)

  2020年12月20日上午,尼泊尔总理奥利紧急召开政府内阁会议,决定向总统班达里提议解散众议院,提前进行众议院选举。同日下午,班达里签字批准内阁的提议,并宣布将于2021年4月30日和5月10日举行众议院选举。尼泊尔政局的这一变动是当前执政的尼泊尔共产党两位共同主席奥利与普拉昌达间矛盾激化的结果。在美国和印度深入推进“印太”战略和中印边境对峙的背景下,尼泊尔政局变动再次引发人们的关注。  

1.jpg

  2020年12月29日,尼共普拉昌达派系的支持者在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发起大规模游行示威,抗议尼众议院提前解散。图为出席活动的尼共主席普拉昌达(中)等尼共领导人。

  尼泊尔政局陷入动荡

  当前统一的尼泊尔共产党由奥利领导的尼共(联合马列)和前总理普拉昌达领导的尼共(毛主义中心)于2018年5月17日宣布合并而成。其时,尼泊尔媒体热烈欢呼,认为两党合并为尼泊尔实现稳定发展带来希望。然而,良好局面未能持续多久,尼共就因派系利益和分权不均而陷入无休止的内斗。

  尼共合并后不久就在中央书记处形成奥利和普拉昌达两位党主席主导的对立派系。两派的主要矛盾在于:第一,指导思想分歧阻碍尼共实现真正的团结。联合马列和毛主义中心之前有不同的指导思想,统一后的尼共确定马列主义为指导思想,但事实上两派在这方面的分歧并未消弭。第二,派系斗争和党内元老之间的历史恩怨影响尼共的团结。一方面,奥利作为党主席兼总理,不愿被普拉昌达等捆绑住手脚,另一方面,普拉昌达则不甘心于做没有实权的党主席。而中央书记处的其他成员比如前总理尼帕尔,也因为历史恩怨等在两派之间各自站位。第三,两派在涉及尼泊尔如何处理对美国和印度等方面关系上存在尖锐分歧。

  2019年1月,在九名成员组成的尼共中央书记处内,普拉昌达、尼帕尔等五人组成反奥利联盟,不断对奥利发出责难。5月29日奥利在新德里出席印度总理莫迪的第二任期就职仪式当天,普拉昌达公开了奥利与他轮流担任总理的“君子协定”。为了缓和两派矛盾,11月20日,在总统班达里见证下,奥利与普拉昌达达成协议:奥利领导政府完成五年总理任期,普拉昌达作为党的执行主席负责党务。然而进入2020年,内斗却进一步升级,5月开始,普拉昌达—尼帕尔派系在一系列场合要求奥利辞去总理和党主席职务。为解决两派分歧,8月14日,中央书记处会议决定组建由奥利派系、普拉昌达派系、尼帕尔派系各出两名代表组成的特别工作小组。9月11日,尼共中央常委会会议宣布党的分歧得到解决,并根据特别工作小组的建议决定于2021年4月7日至12日举行全国代表大会,以完成尼共的实质性合并。

  然而2020年10月1日,奥利未经书记处磋商,任命尼泊尔驻美国、英国和南非三国大使,普拉昌达一派对此表示反对。10月21日印度情报机构调查分析局局长萨曼特·戈尔访问尼泊尔,奥利独自与其会面,此举遭到党内外的猛烈批评。11月13日,普拉昌达向中央书记处提交一份长达19页的文件,指控奥利执政失败,并要求其辞职以维护党的团结。在强大党内压力之下,12月20日奥利采取了建议解散议会众议院的举动。12月22日,奥利派系和普拉昌达—尼帕尔派系分别举行各自派系的尼共中央委员会第三次会议,标志着尼共还没有真正完成合并就已经实质性分裂。

  奥利解散众议院后,尼泊尔政局再次陷入动荡,多个政党均组织了大规模示威活动。议会众议院能否恢复?如果最高法院判决认可奥利解散议会,又能否如期举行中期选举?这些都处于不确定之中。

  美印插手尼泊尔政局

  2018年以来,虽然尼泊尔政局持续变动,中尼关系还是实现了长足发展。2019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尼泊尔总统班达里成功实现互访,将中尼关系提升至面向发展与繁荣的世代友好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这也是中国国家主席时隔23年再次访问尼泊尔。班达里访华系尼泊尔总统首次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其间中尼签署过境运输协定议定书,中方同意尼方使用天津、深圳、连云港、湛江四个海港和兰州、拉萨、日喀则三个陆港进行第三国贸易,有效降低了尼泊尔与日本、韩国以及其他东北亚国家的货物联通成本与时间,为中尼跨境合作带来了新机遇。2020年8月1日,习近平同班达里互致贺电,热烈庆祝两国建交65周年。在许多场合,中国都表示将助力尼泊尔从“陆锁国”变为“陆联国”,加快提升联通水平,积极考虑升级改造跨境公路,启动跨境铁路可行性研究,加快构建跨喜马拉雅立体互联互通网络。这些新动向不仅为两国关系未来发展指明了方向,也赋予中尼关系更重要的地区影响。2020年12月8日,中国还与尼泊尔共同宣布了珠穆朗玛峰最新高度。就此,习主席同班达里互致信函。

  然而,美国和印度大力推进“印太”战略,对中尼关系发展和尼泊尔政局稳定产生了消极影响。美国方面,除了不断针对中国与尼泊尔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合作发出噪音外,还试图通过“千禧年挑战公司”(MCC)计划向尼泊尔赠款五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建设。2019年5月16日,负责南亚事务的代理副助理国务卿戴维·兰茨访问尼泊尔,明确提出MCC是“印太”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国务院“印太”战略报告则明确将尼泊尔列为“印太战略伙伴国”。尼共党内奥利派系支持MCC协议在议会批准,普拉昌达—尼帕尔派系认为该协议有损尼泊尔主权,也会对中尼关系造成伤害,要求必须经过修改才可以在议会审核批准。这也使得MCC成为两派矛盾焦点之一。

  印度则不愿意看到一个强大团结的尼泊尔共产党政府长期执政并奉行对华友好政策。尼共高层无休止的斗争给印度提供了操控空间,但也使尼印关系经历了一些波折。2020年5月发生的尼印地图之争使两国关系一度跌至低谷。1962年以来,印军长期控制尼泊尔主张拥有主权的卡拉帕尼、里普列克和林比亚杜拉三块领土。2020年5月8日,印度国防部长拉杰纳特·辛格宣布开通途径卡拉帕尼连接里普列克山口的道路。消息一出,尼泊尔群情激奋,要求政府采取政策进行反制。奥利顺势而为,对印度做出强硬表态,并在新公布的政治地图中将三块领土划入尼泊尔。尼印地图之争也使奥利在党内斗争中得到喘息之机。不过仍在国内面临巨大压力的现实,使得奥利逐步回调了对印政策。2020年8月15日,奥利向莫迪打电话祝贺印度独立日,此后尼印关系逐步回暖。10月以来,印度高官接连、密集到访尼泊尔,尼共内斗也随之不断加剧。

  在南亚地缘政治深刻复杂变化的背景下,尼泊尔的战略意义快速上升,地位日益凸显。当前,尼共的分裂及其导致的尼政局动荡,无疑是希望尼泊尔实现稳定发展的各方都不愿意看到的。如何保持内部团结并避免本国成为外部力量争斗的牺牲品,将持续考验尼泊尔领导人的政治智慧。

  (作者为河北经贸大学尼泊尔研究中心教授、主任)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