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第三世界 > 亚洲

埃尔多安的16年:资本的“复兴”和工人的贫困

2018-06-25 10:56:36  来源:国际红色通讯2nd  作者:IRN
点击:   评论: (查看)

  《左翼报》[土耳其],2018年5月7日

  土耳其将于6月24日举行总统和议会选举。在竞选宣言里和当政的16年中,埃尔多安一直高喊“复兴”(resurrection)口号。然而现实中的数据却与此相反。

  埃尔多安把下个月的大选描述为土耳其崛起之路上的“里程碑”;他发誓,“土耳其将登上全球大国的舞台”。但是,埃尔多安的路线却与他的许诺背道而驰,土耳其正变得富者愈富,贫者愈贫。

  正发党(AKP)和法西斯政党民族主义党(MHP)的联盟,将埃尔多安提名为候选人。他宣称:“我们将为我国的工业家、企业家、商界和出口行业提供更多的支持”。这句话印证了,他所在的党自从2002年上台后,就始终坚定地支持土耳其资本家。

  “尽管我们在过去16年的复兴道路上遇到重重难关,但我们总能应对看似不可能的挑战。”埃尔多安经常用“复兴”一词描绘新奥斯曼主义(neo-Ottomanism),号称要让土耳其跻身世界大国的行列。

  土耳其现代历史上最残酷的私有化进程

  在埃尔多安的正发党统治下,土耳其人民见证了在公共领域全然无视工人阶级而发动的残酷至极的私有化运动。政府疯狂鼓吹私有化运动的“成果”,然而国内外资本家们却在共同掠夺土耳其经济。从私有化运动中获得的750亿美元被用于偿还国内外债务。

  在正发党统治下,土耳其的港口、饮料和烟草公司TEKEL、铬矿公司、土耳其电信(Türk Telekom)、炼油厂Tüpraş和电力公司,以及很多其他的公共产业设施都被私有化了。

  共和时代兴建的土耳其国营SEKA纤维和造纸厂,在正发党执政的最初几年就被关闭。其资产也被出售,从而加剧了土耳其对进口纸张的依赖。

  为利润而出卖国营企业

  与埃尔多安的说法恰恰相反,如果没有关闭SEKA造纸厂,那么土耳其现在的账户赤字就能减少3%。政府出卖SEKA造纸厂的资产,只得到了8770万美元,而2016年土耳其的纸张进口总额就达到了23亿美元。

  占有土耳其最大储量铬矿的Eti Krom于2004年进行私有化改制,卖了5810万美元。专家表示,铬矿工厂的库存价值远高于它被出售时的价格。2004年至2008年物价上涨,铬价也水涨船高。由于钢铁产量的增加,中国对铬矿的需求逐步上升,铬厂私有化后赚得的年利润超过了其成交时的价格,国营经济遭受了损失。

  Yıldırımlar集团是土耳其国内的一个资本圈(capitalistcircle),它利用正发党统治下的私有化进程,极大地谋取私利。它于2008年收购了瑞典的一家铬矿公司,并在随后的几年里收购原苏联加盟国家的铬矿资源。该集团的交易额从1亿美元增长到了2016年的15亿美元。

  Tüpraş是土耳其唯一的炼油厂,其51%的股份被壳牌公司(Shell)和本国顶级资本圈里的Koç集团收购,Koç集团后来用41.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壳牌的股权。

  在2005年,Tüpraş的营业额为109亿美元,净利润为6.5亿美元。私有化之后,从2006年到2016年的11年间,其总营业额达到了2000亿美元,其净利润达到了80亿美元。专家认为,Koç集团利润增长的一半约15亿美元来自于Tüpraş。

  正发党统治下的工伤死亡:2万工人死亡

  根据工人健康和工作安全委员会(Workers’ Health and Work Safety Assembly)的统计,从2002年到2017年,工伤死亡的工人总数约为2万。如果加上因职业病死亡的工人,这一数字将达到14万。

  这一切要归咎于埃尔多安,他的“复兴”对工人们来说意味着死亡,工人们忍受着严酷的工作环境、漫长的工作时间、危险的生产条件和私有化导致的压榨。

  根据2015年的数据,在经合组织(OECD)中,土耳其是收入差距第三大的国家。土耳其统计研究所(Turkish Statistical Institute)的数据也表明,收入最高的20%人口获得了总收入的47.2%,而收入最低的20%人口仅获得了总收入的6.2%。

  此外,从2000年到2014年,最富有的1%的人所占有财富的比例从38%上升到了54%,最富有的10%的人所占有财富的比例从66%上升到了77%。

  与日俱增的债务和日益贫困的劳动人民

  总统埃尔多安在宣读正发党竞选宣言时强调,在2002年掌权后,他的政府还清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235亿美元的债务。然而,土耳其的公共外债从2002年的430亿,增加到了2017年底的1360亿美元。同期,土耳其的外债总额也从1300亿美元增加到了4530亿美元。

  随着土耳其私营部门债务的大幅增加,土耳其已经成为当今世界最脆弱的经济体之一。

  所有这些私有化进程、反工人行径、罢工禁令、收入的高度不平等、长时间和不安全的工作条件以及工伤死亡都说明,埃尔多安的“复兴”实际上是资本家的复兴和劳动人民的贫困、死亡。

  来源:左翼报[土耳其]

  译者:小路不会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