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第三世界 > 亚洲

缅北观察︱2017,如果昂山素季披上战袍

2017-02-20 21:58:12  来源: 果敢资讯网   作者:张锅
点击:    评论: (查看)

  缅甸联邦共和国,东南亚国家,三面陆地一面靠海,面积67万平方公里,总人口5千3百万,由七省七邦组成,七省为缅族省,七邦为民族邦。缅甸与我国西南边陲接壤,面积略等于云南和广西二省(区),人口略同于广西自治区。

昂山素季(昂山素姬),缅甸最知名政治家,没有之一,73岁高龄,全民盟总书记。一直倡导民主政治,被缅甸军政府软禁长达21年之久,曾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其父昂山将军,与英人谈判寻求独立,建国前夕被族人刺杀,时年32岁,深受人民敬仰。2015年11月8日,昂山素季领导全民盟缅甸大选中第二次取得压倒性胜利。2016年3月30日,新政府宣誓就职,全民盟主席昂山素季同时担任4个部门部长职务,目前以缅甸联邦政府国务资政身份,实际领导缅甸联邦政府。

  48年1月4日凌晨4时20分缅甸独立建国,近70年来,枪炮声从未平息,缅甸内战是全世界内战最久的国家,政权数度更迭,国人生灵涂炭,民生极度凋弊,缅甸为目前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之一。国内战事也屡屡殃及邻国,造成边境动荡不宁,边民出现死伤。当昂山素季戴着民主耀眼光环走上政治台面,缅甸主体缅族与众多少数民族、邻国及其他世界各国无不对之抱以莫大期许,以为从此和平得以降临这个东南亚国家。

  然而让人跌破眼睛的是,纵观已过去的整个2016年度,缅新政府上台后,缅军却突然加大了马力,在战争的道路上开始狂飙,非但没有任何和平的迹像,战事比以往变得更加频繁,新型及举国重装武器陆续调往少数民族地区,战争烈度明显加大,双方伤亡人数急剧大幅度攀升。

  缅甸国地不大,人不多,国不强,缅政府军为何对少数民族执意穷兵黩武,为何全民盟新政府上台拴不住缅军这架战争马车,一方面昂山素季高举和平大旗,另一面敏昂来却大炮开进,缅政府和缅军队唱的是哪出戏?其实这与缅甸近代建国历史息息相关,与缅甸军人干政传统有关。

缅甸48年建国以来政权发展史,基本上就是一部缅军干政或主政连续剧,是一部缅族人矫诏【彬龙协议】精神软硬两手诱骗欺压少数民族的不光彩历史。

  在英治缅甸时期,曾经在缅族本土⑴上存在一个赫赫有名的缅民族主义组织,正式名称为【我缅人协会】,所有成员名字前都要冠以‘德钦’字样,缅语意思就是‘主人’,其基本信条就是:缅甸是我们的国家,缅语是我们的语言,爱我们的国家,尊重我们的语言。该协会由缅族上层精英分子组成,昂山将军、奈温、吴努⑵,德钦丹东⑶等都曾进入【我缅人协会】,后来此批人陆续成为缅甸政府和各党派领导人。这批缅族精英无不渴望恢复缅甸王朝昔日的辉煌,希望摆脱英人的统治。

  当二战结束,日寇战败,英人回到缅甸恢复总督治理时,全球反殖民主义运动开始风起云涌,各个地区向衰落的老牌殖民主义国家开始说不,一大批新兴国家因此产生。此时【我缅人协会】(后重组为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以昂山将军为代表的缅人也相机发起了争取独立运动,要求彻底摆脱英人统治,重建缅甸国家。

  但是这个时期的英治缅甸,是两部份的缅甸,即缅甸本区和以掸族、克钦族、钦族、克伦族及其他少数民族为主的边境前线地区。在独立的问题上,二者的想法完全不同。英人治缅,主要以总督管治形式,初期镇压拓疆,后期怀柔居多,除国家外交及军事层面,边境地区都是采取头人自治,边境区人民一年也见不到英官两次,掸族及其他各族头人精英已习惯英式管理。并且掸族等边境地区历史上长期反复遭受过缅人的侵略及统治压迫,在传统上对缅人历来是极不信任的,掸邦头领对英人总督,甚至是尊重和爱戴。当【我缅人协会】的一些领袖宣布“缅甸是缅人的国家”,大缅主义迹象开始抬头时,边境地区的头领感到疑虑,惊讶和非常担心。

  当时英治文件《辛姆拉白皮书》曾有条文规定:在边境前线区人民,与缅族本土区人民,其处境和地位,都在同等基础之上,他们有权选择继续留在英帝国之下或加入缅人。昂山从伦敦商讨建国事宜⑷回来后,即开始运用担任英治缅甸行政委员会副主席的官职背景,利用个人魅力,极力说服边境地区众多少数民族头领们,承诺各民族仍然享有自治权利,大家共同来组建缅甸联邦,并可以选择10年后是否继续留在联邦⑸。这就是缅甸彬龙协议召开的历史大背景,实际上讨论边境本民族命运及如何参与未来联邦安排的彬龙会议开了两次。

以1947年2月12日在掸邦小镇彬龙召开的第二次彬龙会议决议为基础,缅甸本区和边境前线区人民将共同组建缅甸国家。9月24日首部制定的《缅甸联邦宪法》规定,独立后的缅甸采取多党议会民主政治体制,联邦议会为联邦最高立法机关,总统为名义上国家元首,联邦政府为国家最高行政机关,政府总理由议会多数党领袖出任。首部宪法也明确规定,少数民族邦秉持英治时期享有内部自治权,其中掸邦和其他民族邦可在组建国家10年后有权决定是否留在联邦内。

  但是未等建国,缅人领神昂山被缅族内部派别刺杀,建国后彬龙会议有关各族人民平等共组联邦、及共同治理建设联邦精神迅速被缅族精英们曲解、遗忘,不再提起沦为一纸空文。掸邦土司们先是在金钱诱惑和政治欺骗下放弃了职位,并在62年缅军事政变后基本被全数拘捕;缅甸首任总统掸族苏瑞泰,第三任总统克伦族吴温貌,此人任期内被时任国防部长奈温军事政变推翻,此后缅甸政权也再无出现过少数族裔总统;至于缅甸政府总理,建国至今从无少数族裔担任。彬龙协议至此被彻底抛弃丢进了缅族人的垃圾桶。

  因为缅甸存在复杂的缅内部政治斗争和民族矛盾,建国后随即发生绵延至今的战争。这种战争性质实质上可归为两部份,一部份为缅人的内部斗争,另一部份为缅政府军和少数民族武装的斗争。前者的核心是由政府和军人由谁来主导缅甸。无论是62年的奈温军事政权,中止宪法,还是88年的缅军再次接管国家政权,中止宪法,90年缅军推翻全国大选结果,04年主导缅东北和平的钦钮将军被免,15年全民盟再次取得大选胜利结果并被缅军政府承认,实际上都是缅甸本族上层精英对国家层面由谁试图掌控的具体表现。以上历史进程表明,缅军一直都坚定认为自已是能保持国家和平与稳定的最强力组织,缅军不会也不甘退出权力舞台,缅人为绝对主导的军队会力图在适合的任意时候证明自已对国家政治层面的操控权,即便缅军手上沾满了包含缅本族及少数各民族的鲜血,无论国内举行多少次真实有效的民意选举,也无论国际社会对缅军及前缅军政府有多少指责制裁。

昂山素季给在果敢战死的缅军献花

  缅政府军和少数民族武装的斗争,则更加惨烈血腥。缅甸建国前起草的首部《缅甸联邦宪法》虽然名义上保障少数民族的权益,但因制度上的设计缺陷,及掌控中央政府的缅族精英们的大缅主义思想,原边境前线区人民利益得不到任何保证。缅甸首届联邦议院由上下议院所组成,上议院即民族院,由掸邦、克钦邦、钦邦、克伦尼以及其他地区代表共160人组成,它能提出关于国家管理及发展建议,不具立法权。每个民族邦都有相应的邦议院,民族邦的具体事务,是由本邦议院商议,但每一个民族邦的首脑,不是选举产生,而是由联邦总理任免,而联邦总理历史以来又是由缅人担任。联邦下议院即人民院则拥有立法权利,而下议员是按建国时人口比例选出来的。这样,议员席位缅人确保被占据多数,成了一个有利于缅人政策的一边倒的下议院。通过缅人掌控的各级政府及下议院,虚有其表的上议院,1958年吴努总理曾免去了克钦邦、克伦邦首脑的职务,原因是投票反对他所在的党。亦即通过完全掌控国家议会,国家军队,建国后的缅族精英们终于开始实现原【我缅人协会】的既定的终极目标。

  当少数民族深深感觉受了欺骗,原来协商好的民族自决,民族平等,各民族区域自已管理都成了泡影时,为了自身民族权益,建国第二年克伦族即率先揭竿而起打响武装斗争第一枪【史泰龙主演的第一滴血Ⅳ即是真实反映克伦族抗缅情景】,此后各边境前线区少数民族相继成立了武装。在缅北掸邦,当奈温发动军事政变,果敢人诉求的自治呼声被粗暴压制,族人领袖退位土司杨振材被关押,绝望的果敢人在杨振声的带领下,也抬起了反对缅族中央政府的枪。反对缅人欺骗,反对大缅主义,反对民族压迫,争取民族权益,这是少数民族奋起浴血斗争至今的根本由来。

  直至今天,一个国家,一支军队,一个民族,仍然是前军政府、现昂山素季政府和缅政府军孜孜以求的共同目标。对缅族精英来讲,国内经济民生,少数民族生死从来不会是考量重点,外界对缅甸的投资无论多少,缅人都不看重,对外界单方面无条件的施舍嗤之以鼻,甚至认为居心不良,幻想通过经济上的恩恵或施舍改变他们的想法和军事讨伐异族的做法是不现实的;民主也只是缅人内部的诉求,打出和解和平口号只是缅人让少数民族暂时忘却痛苦的麻醉剂,重建缅历史荣光,征服边远民族,树立缅文化至上,建立缅人对其他民族的绝对统治,从昂山将军推动建国始,直至现在昂山素季领政,至未来恒定仍会是缅族上层军人及政治家精英的终极梦想。

  针对2016年急剧升温的军事行动,昂山素季作为国内民主力量的代表人物,作为新政府实际最高首脑,没有对缅政府军公开表示出任何疑问、发出停战指令或有过只言片语谴责。相反,昂山素季屡屡与缅军总司令一道看望战死或战伤缅军及其家属,未对战争造成的少数民族民众的死伤表现出怜悯和同情。美国也曾有惨烈的国内战争-南北战争,但无论战事失败或胜利者,都会对敌对方逝去的生命表示同等追思缅怀。2016年11日23日针对缅北四家民族武装的联合军事行动,昂山素季说‘掸邦东北部地区在国防军的努力下一定会获得和平’,之后缅军对勐古地区展开高强度无差别血腥空中轰炸,导致大量民房被毁及民众伤亡。2017年2月12日彬龙会议纪念日,昂山素季发表讲话,呼吁各民族武装签署全国和平协议NCA。在这里,本锅不得不认为,在缅军早已下定心消灭各个民地武大前提下,NCA【全国停火协议】只不过是缅族精英们为少数民族精心编织随时套上的新时代巨大绞索。

  2017缅甸局势将何去何从?彬龙协议签署已整整70年,我们仍然殷切期许缅甸本族和少数民族能够走向和平,能真正实行民族平等,自由发展,也能够让中国边境恢复和平。然而在果敢汉民族最为隆重的新春佳节,果敢红岩地区也是炮声隆隆,缅军调兵遣将,大有在所谓的21世纪新彬龙会议第二次召开前一决雌雄拿下同盟军最后的根据地之势。如果在新的一年昂山素季完全扯下和平的伪装,披上战争的外袍,和缅政府军明暗合流,少数民族和邻国将如何应对?

  深圳张锅作于2017/2/18第二次新世纪彬龙会议前

  附⑴:英治缅甸当时分为两部份管理,即缅甸本区和少数民族边境山区,二者分而治之,缅甸本区直接管理,边区间接治理。

  附⑵:英治时期及建国后曾三任担任总理。

  附⑶:曾为缅甸共产党总书记。

  附⑷:在伦敦昂山和英国首相艾德礼会谈,签有【昂山-艾德礼协定】,承认缅甸有最终独立的权利,承认边区少数民族在‘自由同意’基础上可以与缅甸本部统一。

  附⑸:英治时期,缅族人和克伦人存在较深隔阖,严重不信任,因此克伦族没有参与昂山推动召开的彬龙会议。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