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第三世界 > 非洲

尼罗河水源争夺战

2017-01-09 17:36:49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张帅
点击:   评论: (查看)

  水是万物生长的源泉,也是人类生存与发展必不可少的资源。在水资源短缺的地方,围绕水源分配而引发的冲突时常发生,中东受地理环境的影响,水资源有限,随着城市的发展和人口的增加,各国对水的需求也逐渐加大,都希望最大限度的占有有限的水源,因而冲突不断,其中尼罗河就是一条引发国家间水权争夺的河流。

  尼罗河

  尼罗河发源于非洲中部高原,全长6650千米,分青尼罗河和白尼罗河。其中青尼罗河埃塞俄比亚高原上的塔纳湖,受埃塞俄比亚高原的影响,青尼罗河河道蜿蜒曲折,水流湍急,为尼罗河提供了70%的泛滥洪水;白尼罗河发源于中非,水势和水量都不及青尼罗河。青、白尼罗河流过各自的流域最终在喀土穆汇合,被称为努比亚尼罗河。

  努比亚尼罗河在北纬22°附近流入埃及境内,常被称为尼罗河。流经埃及的尼罗河全长1350千米,由南向北贯穿埃及境内,在开罗以北形成巨大的尼罗河三角洲。由于尼罗河是埃及重要的用水来源,关系到埃及人民的生存与工、农业的发展,因而被誉为埃及的母亲河。

  尼罗河在每年的8到10月泛滥,在这一过程中,尼罗河水量为640.8亿立方米,占年径流量的76.28%,其中青尼罗河水占68%。在泛滥过程中,尼罗河不仅给下游两岸的地区提供了水源补给,同时也带去了肥沃的泥土,极大的促进了下游地区农业的发展,这也是尼罗河最突出的一大特点。

  作为一条国际河流,尼罗河流经布隆迪、卢旺达、刚果(金)、坦桑尼亚、乌干达、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苏丹、埃及等10个国家,流域面积303.1万平方公里。由于多个国家共用尼罗河,冲突也再所难免。

  殖民者之间的争夺

  英国作为老牌的帝国,为了维护在殖民地的利益,率先发起了尼罗河水权之争。由于青尼罗河发源于埃塞俄比亚高原,更突显了埃塞俄比亚的地缘价值。但埃塞俄比亚是意大利的殖民地,英意之间的水权争夺就无法避免。英国为了确保尼罗河流入埃及和苏丹的水量,于1891年4月15日,与意大利达成协定,使意大利承诺不修建影响埃及和苏丹水量的灌溉设施。1925年12月,英国与意大利以在罗马签订协议,意大利再次承诺不会修建任何明显影响尼罗河干流水量的水利设施,并同意帮助英国取得埃萨俄比亚政府对在塔纳湖修建水坝以供应枯水期的尼罗河的许可。但事与愿违,埃塞俄比亚政府坚决拒绝了英国无理的要求。

  而在白尼罗河流域,英国也面临着法国和比利时两国的威胁。法国为了实现在非洲的利益最大化,派出三支远征军,并约定在苏丹南部尼罗河上游会师。其中一支从法属刚果出发东进的远征队在1898年7月12日在苏丹南部白尼罗河上的法绍达村,占领尼罗河中游。由于白尼罗河流域属于英国殖民地,法国这一举动无疑影响了英国在苏丹的利益,尤其是尼罗河在苏丹境内的水量。

  英法矛盾激化,冲突爆发。英国凭借强大的实力迫使法国让步,两国就苏丹问题发表共同宣言,明确英国在苏丹南部和尼罗河流域的势力范围。同样,为了拥有白尼罗河流域水权,英国同比利时签订协议,确保英国对白尼罗河水域的最大使用权。至此,英国已经实现了对整个尼罗河的控制。尽管协议的签订符合英国殖民统治的利益,但协议中有关埃及可以优先使用尼罗河水源的规定为日后埃及同苏丹、埃萨俄比亚等国争夺水权提供了法律依据。

  殖民者和殖民地的争夺

  尼罗河不仅是埃及的生命线,同时也是英国在埃及发展纺织工业,推行农业经济专业化的重要保障。埃及作为英国的殖民地,长期以来受制于英国。随着埃及民族主义的发展和独立意识的增强,英埃两国对尼罗河的争夺越发激烈。

  英国人默多克·麦克唐纳所提出的发展尼罗河水源的计划受到了埃及的华夫脱党的抨击,因为根据计划的内容,主要的水利设施均受控于英国,埃及完全处于被动的地位。伴随埃及对英国统治的日益不满,埃及人试图从英国人手中夺回尼罗河的决心也愈发强烈。

  尼罗河流域内的国家间的争夺

  尼罗河是埃及全境内唯一的地表可再生的淡水资源的来源,供应埃及每年555亿立方米的淡水,埃及也因此成为了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如此依赖一条河流的国家,尼罗河对埃及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尼罗河流经的国家中,苏丹和埃萨俄比亚是与埃及争夺最为激烈的两个国家。

  苏丹是青、白尼罗河的汇水区,地表水资源丰富。由于其位于埃及上游,每年通过其边界向下游输送尼罗河水量的多少,直接关系到埃及的用水量。所以,埃及同苏丹之间的关系对埃及的用水量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从20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中期,埃及与苏丹相处融洽,1959年尼罗河水协定的签订就是两国友好交往的印证。但在1985年,受苏丹政权更迭的影响,加之在中东的一些重要事务如巴以冲突、海湾战争等,两国均持有不同的立场,导致两国关系由盛转衰。

尼罗河一.jpg

  1989年,苏丹单方面宣布废除两国签订的尼罗河水协定,计划建造庞大的水利工程项目,如此一来,苏丹将会耗用更多的尼罗河水源。该计划的公布遭到埃及政府的强烈指责,两国关系雪上加霜。凭借有利的地理位置,苏丹领导人宣布要切断尼罗河对埃及的供应,在时任埃及总统穆巴拉克的号召下,埃及人民将一起保卫他们的母亲河。

  埃塞俄比亚作为青尼罗河、阿特巴拉河和索巴特河等尼罗河水系的主要发源地,素有「东非水塔」之称。但埃及与苏丹于1959年签订的尼罗河水协议却将埃塞俄比亚排除在外,引发埃塞俄比亚的强烈不满。于是埃塞俄比亚公开反对埃及的新河谷工程等计划,并公开表明在没有任何国际协定的前提下,尼罗河流域的任何一个国家有权在自己的领土上开发水源。针对埃塞俄比亚的言论,埃及政府声明不惜动用武力捍卫埃及的水权利。

尼罗河.jpg

  埃及同尼罗河流域国家在围绕水权的争夺一直从未停歇。2010年5月14日,埃塞俄比亚、乌干达、卢旺达和坦桑尼亚就重新分配尼罗河水源签署了《尼罗河合作框架协议》,规定四国有权分享水源,并可以在不事先通知埃及和苏丹的前提下建设水利工程,肯尼亚也在19日正式加入此协议。协议一经公布,便受到了埃及极大的反对。2011年,埃及政府就埃塞俄比亚要在尼罗河修建「千年大坝」的计划发表声明,坚决反对埃塞俄比亚政府的计划,并声称将不惜一切代价开展斗争,维护埃及的生命线。

  水资源对埃及而言,是任何国家都不可逾越的红线。埃及前总统萨达特曾说:「为了尼罗河,埃及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付诸武力」。随着埃及人口的日益增加,水资源的重要性也愈发凸显。任何企图争夺水源的行为都会受到埃及抵制。关于尼罗河水源的分配仍未得到很好的解决。

  结语

  尼罗河水源之争凸显了各国不同的利益诉求。伴随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发展,国家对水的需求量也日益增加。每个国家都希望可以最大限度的使用水源,谋求更大的水权,遂造成了水源使用的无序化。尼罗河被誉为「非洲的母亲河」,对其流域内的每个国家都至关重要。

  但争夺与冲突根本无法彻底解决问题,反而会因此加剧各国在经济、政治、外交等领域的冲突。伴随区域一体化发展进程的加速,求同存异是当下解决水源问题最好的途径,流域内的国家应该共同合作,一起开发。埃及作为尼罗河流域内的大国,更应该积极彰显大国姿态,同苏丹、埃塞俄比亚等国达成用水协议,共同在域内修建公共设施,促使水源分配更加合理化。

  参考文献

  朱和海:《中东,为水而战》,世界知识出版社2007年版。

  雷钰,苏瑞林:《中东国家通史·埃及卷》,商务印书馆2007年版。

  曾尊固,龙国英:《尼罗河水资源与水冲突》,《世界地理研究》2002年第2期。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15690.html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