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第三世界 > 非洲

非洲民主为何被称作《视觉民主》

2016-08-16 15:57:34  来源: 学习时报   作者: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

  在众多非洲国家,民主化浪潮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政治行为体的行为逻辑。庇护网络下权力的个人化与排他性的利益分配依旧是非洲政治的现实,非洲政治的实质依然深藏于其“非正式性”之中。

  2015年7月,布隆迪总统恩库伦齐扎推动修宪并“如愿”获得了第三个任期,国际社会一片哗然。事实上,通过修改宪法来延长任期早已是非洲众多民选总统的保留选项。在乌干达,虽然穆萨文尼总统积极推动了一党制向多党选举制度的转型。但是,通过修改宪法,他已经连续获得了四个任期并在可预见的未来将继续执政。在卢旺达,2015年的全民公决同意延长总统任期,这意味着2000年上任的卡加梅总统将有可能继续执政到2034年。在刚果(布),2015年10月的全民公决通过了宪法修正案,为恩格索总统寻求第三个任期扫清了最后的法律障碍。此外,赞比亚总统齐卢巴、马拉维总统穆卢齐、贝宁总统亚伊、尼日利亚总统奥巴桑乔以及刚果(金)总统小卡比拉都曾试图通过修宪延长任期,尽管最终均未能成功。事实上,如若不是面临来自西方国家的压力,他们均有可能实现第三个任期的梦想。对于众多非洲民选总统而言,交出权力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任期制是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为非洲国家带来的最为显见的政治成果之一。这既是对先前非洲一党制国家和军人政权独裁经历的反思结果,也是对非洲国家独立之初的民主实践的痛定思痛。作为“去殖民化运动”安排的主要内容,大多数非洲新生国家在独立之初均采取了从欧洲宗主国移植的议会民主制,而后者并没有任期方面的限制。然而,在大多数非洲国家,殖民者遗留下来的政治安排在短短几年内便土崩瓦解了,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便是缺乏任期方面的限制,这使得在任者得以通过合法和非法的方式实现对政治权力的垄断,并为日后的一党制政权和军人政权的兴起奠定了基础。然而,在民主化浪潮席卷非洲大陆20多年后,任期制仍未能抑制众多非洲执政者寻求第三个任期的冲动。这就迫使人们重新思考,民主化浪潮究竟为非洲大陆带来了怎样的政治变迁?

  非洲的民主化浪潮

  非洲的民主化浪潮出现在冷战终结的大背景之下。冷战的结束使得非洲的独裁者难以利用其战略地位在超级大国之间纵横捭阖。在这一大背景下,西方国家得以利用其优势地位迫使非洲国家做出政治改变。所谓的“援助条件性”正是在这一时期应运而生。1989年11月,世界银行在其非洲报告中要求非洲各国实现善治。一年半后,美国颁布了新的对外援助大纲,明确提出“对特定国家的援助将考虑其在民主方面的进步”。此后,其他西方国家纷纷效仿。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非洲的民主化浪潮更多是执政者对于当时国际压力所做出的反应,而非社会内生力量推动的结果——当然,这并不是说非洲的一党制和军人政权下不存在反抗力量,问题的关键是,这些反抗力量在多大程度上代表着民主的力量。这也是为何一些学者将一些非洲国家的民主称为“视觉民主”,即统治者为了继续得到西方国家的支持而进行的“自我形象改善”。

  定期上演的政治现象

  如是,则观察者们原本就不应对非洲的民主化浪潮抱有过高的期望。即便如此,民主化浪潮至少为非洲大陆带来了政治形式的巨大变化。很多非洲国家一夜之间涌现出数以百计的政党,多党竞争选举以及大规模的政治动员成为很多非洲国家定期上演的政治现象。保罗·科利尔将这种现象称为“民主狂躁症”,即无论是西方国家还是非洲各国统治者均急切地想为非洲国家带来民主政治的形式,却忽视了民主制度良好运转所必须满足的社会条件并且低估了民主制度构建的困难与风险。如科利尔所言,“我们很大程度上低估了推行民主的难度并过于关注民主的不恰当方面,即过分关注民主的形式而不是那些至关重要的基础条件。我认为,在那些不存在民主基础条件的地方,创建一个民主的假象很有可能挫败民主责任性而不是推进它”。

  被激化的社会问题

  对于很多非洲国家而言,民主形式的确立并不意味着深层次政治和社会问题就会迎刃而解。相反,在某些情况下,它甚至还会激化这些问题。例如,1994年发生在布伦迪和卢旺达的种族屠杀与两国仓促引入多党政治有着直接的联系——胡图族候选人赢得选举引发了人数占少数的图西族人的恐慌,选举政治与族群冲突的相互交织直接促成了战后最为惨痛的种族屠杀的发生。在几乎所有经历了民主化浪潮的非洲国家中,族群问题都直接或潜在地影响着政治过程。对于大多数非洲选民而言,选举并不意味着对于不同候选人政策主张的选择,相反,投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族群和地区的界限。常常的结果是,某一族群的候选人获得了该族群所有选民的选票。这也意味着,在这些地方,多党选举并未带来国家认同的提升——在公民中间培育起政治共同体感恰恰是民主制度有效运转的前提之一。

  从这个意义上讲,民主化浪潮给非洲政治带来的冲击远没有看起来的那么大。换言之,非洲政治的连续性可能要超出我们先前的想象。这种连续性既体现在根深蒂固的族群认同上,也表现在非洲政治中无所不在的庇护网络之中。在众多非洲国家,民主化浪潮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政治行为体的行为逻辑。庇护网络下权力的个人化与排他性的利益分配依旧是非洲政治的现实,非洲政治的实质依然深藏于其“非正式性”之中,即便现在有了更为民主的政治形式。这也就解释了为何民主转型并不能直接转换为非洲国家治理绩效的根本改善。根据2002年非洲联盟的一项研究,非洲大陆每年因腐败而导致的损失大约为1500亿美元,而根据经合组织的统计,西方国家2008年为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提供的援助总额为225亿美元,不到非洲腐败问题导致的损失的五分之一。

  因此,这些非洲国家存在着一些结构性问题,而在这些结构性问题得以解决之前,民主制度的正向效用便难以发挥出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