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旅游

沿着父辈足迹重走长征路,自驾行46天全纪录第16天

2021-07-03 17:22:4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茶杯
点击:    评论: (查看)

  2015年9月27日 第16天 昆明-禄劝-皎西-皎平渡-会理

  今天是中秋佳节,天气晴好,阳光灿烂,云南的空气显得格外透明,天也显得格外地蓝。早饭时大家商议今天的行程,有家人提出,既然已经到了昆明,何不去昆明周边的风景点走走,比如云南石林等,因为平时自己也不会跑这么远的路来看这些个。家人中有人去过石林,说景色还不错,有点特色的。但因记忆错误,认为石林景区就在昆明周边20—30公里,走一趟还是比较容易,我们上午去,下午就可以回来继续新的行程,当晚赶到禄劝县住下就行。

  谁知向酒店服务员一打听,石林离昆明有百多公里,往返一趟回来,当天可能又得在昆明住下了。我们此次自驾长征路的日程安排得很紧凑,按预算,就这样每天都走一个新地方,加上一两次休整,或临时变动等特殊情况,全程走下来少说也得将近45天。大家七嘴八舌地说,我们前面的行程中路过越城岭(老山界)、黄果树、龙胜梯田等5A级风景区时,为了赶路,我们也都没有停留,今后也不敢遇景就随意停留,如果那样,行程时间就会拖的更长了,天气也会越来越冷。最后大家一致意见是今天上午就出发继续向新的目的地前进。

  昆明的朋友刘卫民和罗萍萍想得很周到,考虑到今天是中秋节,他们特地为我们准备了云南特产石榴,云南鲜花饼和云南曲靖月饼在路上享用,这些东西看起来都挺让人垂涎欲滴的,为我们的行程增添了不少中秋佳节的气氛。

  当年(1935年4月),中央红军离黔入滇,先后攻占马龙、寻甸、嵩明,为了迷惑敌人,隐蔽向金沙江进军的意图,红军前锋直逼昆明,造成准备攻打昆明的假象,而云南大部滇军已调往贵阳“保驾”,昆明城内及周边兵力非常空虚,“云南王”龙云大惊失色,一面电催滇军速回昆明,一面调集滇北各地和金沙江南岸的地方民团回守昆明城,削弱了金沙江一线的防御力量,为红军巧渡金沙江、北上川西创造了有利条件。

  红军主力分三路抢占金沙江渡口,红一军团一师(即父亲所在的师)从昆明城边的富民一穿而过,于1935年5月3日经武定、元谋,抢占了金沙江边的龙街渡,并在龙街渡修建工事,收集竹子、木板、抢架浮桥,大造声势,摆出红军大部队要在龙街渡抢渡金沙江的架式,诱使敌人的追兵向元谋一带集结。同时,红三军团则隐蔽抢占了禄劝洪门渡,中央军委纵队干部团则从中路直插禄劝皎平渡,夺得六只小船。中央纵队从5月4日开始渡江,红一师在完成诱敌任务后,于5月6日沿龙街至皎平的崎岖小路星夜兼程赶到皎平渡口,随后三军团(在洪门渡未渡成)、五军团也赶至皎平渡,利用六只小船,三万红军昼夜不停地摆渡了七天七夜,于5月9日全部从皎平渡安全渡过金沙江。红九军团在乌江北岸完成牵制敌人的任务后,也在东川树桔渡过金沙江。

  至此,红军胜利地巧渡金沙江,甩脱了几十万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圈,实现了自己北上川西的战略意图。

  我们原设想沿着父亲所在的红一师的行军路线,从昆明到武定,再到元谋龙街渡,再从龙街渡插小路直接去皎平渡,但经网上查找,从元谋的龙街渡沿江边根本没有什么像样的路可直通皎平渡,当年红军走的都是崎岖的山间小路,所以我们自驾也不敢贸然闯进去。

  最后我们放弃了去龙街渡的设想,从昆明出发后,上高速,走富明到武定后向东转,拐向禄劝直接前往皎平渡。

  从昆明到禄劝约85公里左右,路况比较好,除了昆明至武定的高速外,武定至禄劝的108国道也很宽阔,路边上不时可以看到色彩鲜艳的野花,加上适逢中秋,在路过街镇时,卖云南特产水果石榴、柚子的摊子也随处可见。

  好季节,好天气,外加适逢中秋佳节的好心情,使得乘车人尤其是女性同胞赏景、购物、拍照的情趣大增,我们在行程中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停车来满足她们的愿望。因为在禄劝县我们没有寻访计划,所以在路过禄劝县城时,我们只是驱车一穿而过,随手拍了些街景。前一段行程也常常是因为这些原因,我们每日出行虽说并不太晚,但总是重蹈前松后紧的覆辙,“屡教不改”,每每都是到末了赶夜路,磨到上灯时分才开始找住宿之地。

  禄劝县撒营盘镇是昆明北通四川的要塞,距禄劝县城80公里,这里居住汉、彝、苗、傈僳族等多个民族,是滇西北经济比较繁华的重镇,也是通往金沙江皎平渡口的必经之路,当年红军抢渡金沙江也曾途经此地。

  从撒营盘到皎平渡口要途经皎西镇,禄劝到皎西有一条新修的85公里的二级公路禄大公路。本来顺着这条路一直走,很快就可到皎西,又舒服、又省时间,但偏偏是我们领头的车的GPS导航不争气,虽说出行前做了更新,但或许是因为更新的版本有误,带着我们在行程中时常走老道、错道。出禄劝不久,GPS导航竟然引我们拐进了老“撒皎线”,刚开始一段看着路况还不错,走着走着就发现这是一条经山村乡间的窄小沙石路,越走越糟糕,除了拖拉机和机动三轮小货车,几乎没有其他车走。这下可害苦了我们,路况泥泞颠簸不说,还盘山,因为已走了一段路,我们也实在不想再倒回头耽误时间,只好硬着头皮一点一点往前磨蹭吧。

  磨蹭颠簸了一个多小时,总算路遇一辆机动三轮小货车,我们停车问货车司机,这条路可否到皎西? 司机满口云南口音笑着说“做啥子不走新路走老路?”我们还被告知,在前面不远有一个小村庄,过了这个小村庄就可以拐入新修的禄大公路了。我们总算松了一口气。到了小村庄,大家都说要停下来喘口气,去去晦气再走。这个小村庄不大,沿路边大概有十来户人家,路边的许多梨树上都结满了黄澄澄的梨子。

  我们走进路边一家农舍,询问主人这些梨树是谁家的,我们想买些梨。主人说,家门口那些梨树都是她家的,让我们随便摘,爱摘多少摘多少。主人还把竹竿借给我们,让我们自己去树上打。这种梨是当地的土梨,我们叫不上名字,个头不大,但水分很足,也十分甜,只是靠近地面的梨子都已被摘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都在树干的中部以上,采摘起来还得费点功夫。家人们纷纷上手,连打带采,兴致极高,不一会就采了一大塑料袋。大家都说,我们今天虽然走错了路,但也因祸得福,下车活动一下,增加点行程的花絮和野趣,还外带点收获,并走访了农家,挺值!

  从农舍出来,我们不敢再过多停留,直奔金沙江皎平渡而去。到皎平渡要路过皎西乡,因路不顺,我们没有拐进乡里去,从乡外面远远看去,这是一个新建成的乡镇,有许多新建筑,规模还不小。禄大公路到皎西就走到了头,再向北去到皎平渡口,就要换走1988年修建的42公里的县级公路。这条盘山公路因年久失修,路况不是一般的差,除偶遇拉建筑材料的大车外,绝少有小型汽车来往,加上山里人烟稀少,显得比较荒凉,沿途是崇山峻岭,悬崖峭壁,路边不时有“小心山体塌方,谨防碎石飞落”的道路提醒指示牌,让我们在行车中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除驾车人外,乘车人还要不时地探头向道路前方和山顶上张望,以防万一。果不然,在我们行车途中,一块拳头般大小的碎石突然从我们车的前风挡玻璃前面飞落而下,掉进山谷,着实把我们吓了一大跳,看来路牌的提醒还真不是危言耸听!

  盘山公路沿着山谷一直下行,路况不好,加上为防碎石滑落,我们不得不放缓了速度,在路上左扭右拐的,又开始了每小时十多公里的颠簸。在崇山峻岭之中,风景倒是好的,在峡谷这一端路上,一眼就可以看到峡谷对面山上也有同样的盘山公路,像一条条白色的细带,婉延盘绕在绿色的山腰之中。途中路过一个小村子,竟然有一个小教堂,不时看到有当地的百姓正骑着摩托车往那赶,大家正纳闷,忽然想起今天虽是中秋节,但也是星期日,是基督教徒做礼拜的日子。

  四十多公里的山路,我们用了两个多小时才走完,顺着路下到谷底,即到了金沙江边的皎平渡。皎平渡原来只是个村,隶属于皎西乡,不知何时改为了皎平渡镇,可能是因为这里曾是红军渡江的历史旧址的缘故。

  一到皎平渡,就给人一种落后和凄凉的感觉,老石板道路崎岖不平,满地泥水,沿街房屋老旧且破烂不堪。我们下车进到镇子里想找个人打听一些情况,但走了好久都没见到个人影,偶然遇到个把当地人,他们说的话我们也听不大懂,后来总算找到红军渡江纪念馆和纪念雕塑。听纪念馆的馆员告诉我们,皎平渡镇的位置太偏僻了,既无工业也没有什么农业,道路又很差,常年很少有什么人到这里来,经济也很难发展,所以镇里的年青人全都跑出去打工了,只剩下少数老人和孩子。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似乎改革的春风还没完全吹到皎平渡…。在我们前面所到过的红色景点中,金沙江皎平渡的景象是最为凄惨的一个。

  纪念馆的正对面不远,就是1991年建成的连接金沙江南北两岸的皎平渡大桥,“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从此永远结束了两岸群众来往靠行船摆渡的历史。1992年,在皎平渡大桥边修建了红军长征渡江大型铜像雕塑。2002年,又在大型铜像雕塑附近修建了“红军长征渡江纪念馆”。

  《红军渡江歌》唱道:“金沙江流水响叮当,我们红军要过江,不怕山高路又长,我们红军真顽强。渡过金沙江,打倒狗刘湘,消灭反动派,北上打东洋。”

  据说,为了开发水电清洁能源,在皎平渡渡口下游不远处,正在兴建世界第七大水电站“乌东德水电站”,2020年将蓄水发电。到那时,水位高涨,我们今天看到的这座大桥可能将永久沉入江底,一座新的大桥将取而代之。这个消息我们未去考证,不知确实否?如确实,那么皎平渡两岸眼下暂不进行大规模建设,也就是可以理解的了。

  跨过皎平渡大桥,桥头东侧有一座红军渡江遗址石碑和红军巧渡金沙江简介碑铭,碑铭为宋任穷题写,简要介绍了红军巧渡金沙江的经过。桥头西侧有一排山洞,当年红军总部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伯承等同志就住在金沙江边这排山洞里指挥红军几万人马渡江,直到全部红军都安全渡江后,他们才最后离开江边。据说,国民党蒋介石的追兵到达金沙江边后,但见红军已毁船扬长而去,只在江边捡到几只红军丢弃的烂草鞋,敌人只得望江兴叹,锤胸顿足,无可奈何。

  渡口边的老村民热情地指给我们看,说从渡江指挥部旧址这边远眺对面山峦顶上,可以看到“安详仰卧的毛泽东”。当地人民敬仰毛主席,崇敬红军,都把这山亲切地称为“毛公山”。在暮色中远远望去,山峦顶上果然呈现出伟人身躯的仰卧姿态,真挺像的。你能看出来吗?

  至此,我们今天寻访红军巧渡金沙江--皎平渡口旧址的行程已完成,时间又已到黄昏,我们得尽快出发赶路程去四川会理县城了。

  以金沙江为界,江南岸为云南禄劝县的皎平渡,江北岸则为四川会理县的通安镇(中武山村),位于会理县东南70余公里。当地百姓告诉说,这条路与我们从皎西到皎平渡的路况差不多,也不好,但那边是下山,这边是一路盘山向上,山体很松软,路上可能有塌方,要我们多加小心。皎平渡到会理走S213省道,又要夜行盘山路,我们定好GPS,要赶路了。

  当我们在山底江边时,似乎太阳已落山,但当我们的车爬到山的高处时,夕阳又再次露出脸来,温和地斜映着弯曲的山谷,余晖下,山峦间仿佛披上了一层金色的霞光,风景很是动人。

  但也正如当地百姓所说,过了金沙江后,盘山的路况险要且糟糕,塌方的痕迹无处不在,我们多次从曾发生塌方的地段穿越而过,庆幸只是有惊无险。尽管如此,家人的情绪还是很高涨,今天这一天虽然行程艰辛,但大家在车上畅谈今天的丰盛收获,彼此炫耀和交流自己拍的照片和录相,丝毫没有倦意。

  当我们在S213省道上磨叽了两个多小时,好不容易行驶了80多公里后,突然状况还是发生了,前面山体出现了大面积滑坡,从稍远处看,新塌方的土石把一百多米长的公路路面全部堵死,无法通行。此时但见塌方地段对面有一辆工程大货车也停在山体滑坡的拐弯路口处,不敢贸然前行。我们心想,这下坏了,在这大山深处,既没有村庄,更没有人烟,想找个人帮忙都找不到。如果倒回皎平渡口去,那又得花上两个多小时走回头夜路,而且今晚去哪住?皎平渡那好像连个像样的旅店都没有,而且到会理只此一条路,别无他路可走,我们明天还得再继续重走一次,可是明天即使又到了这,谁能保证这条路就能通了?中秋节后紧跟着就是国庆节七天假期,逢这么长的节假日,这么偏远之地,按常规的处置效率,哪能马上就有人来修路,难道我们要在这大山里等过完国庆七天假才能走出去不成?

  看看天色就马上转黑了,况且今天还是中秋节,我们被堵在这大山之上进退不得,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中午大家也没吃饭,只吃了昆明朋友送的月饼和鲜花饼充饥。想想被堵后可能产生的严重后果,我们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上了,大家的心一下子都紧缩了起来,不知如何是好!

  家人们纷纷赶到塌方处去观看路面情况,走到近处一看,一面是高耸的碎石滑落的松散山体,一面是万丈深渊的绝壁悬崖,让人心惊肉跳。但令人高兴的是,家人们发现,塌方虽堵住了路面,但看样子前面已有人将路面清理出一条紧挨着悬崖边仅可容一辆车勉强通过的半倾斜的窄窄的路面,并且有车通过的痕迹。路面上大大小小的碎石横七竖八散了一地,大工程车通行估计勉强可行,我们这种低底盘的小车根本无法通过。现在我们是车到山前无退路了,没办法也得想办法。我们商量想让对面的大工程车先过来,先尝试做个通行的示范给我们看看,但大工程车就是不过,说是让我们先过。没办法了,我们大家全部上阵一起动手上路捡石块,把凡是大一点的石块捡开或推到一边,挪高填低,尽量为小车通过创造条件。

  看看差不多了,我们也不敢再耽搁,由两位男士驾车,北京现代悦动一马当先,东风日产颐达紧随其后,挂上自动挡位的爬坡一挡,硬着头皮强行开上塌方路面,任凭车底盘与石块硬撞击发出吭吭嗄嗄的骇人磨擦声响,全然不顾加着油门冲过去,那时一心只念叨着车子、车子啊,千万可别熄火,让我们冲过去就行。其他家人在一旁看着车辆闯关,个个提心吊胆,吓出一身冷汗。大家当时都有点懵了,没有一个人想起来要在当时拍下这段通过塌方区的惊险的珍贵画面。看着我们安全通过,大工程车司机笑了,也发动起车来,准备过塌方区了。

  过了塌方路段后,不知我们哪位家人回头随手拍下了这一幅塌方地段的照片,这才让我们这一惊心动魂的过程留下了现场唯一直观的图片资料。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侥幸中的侥幸,幸好塌方处有一勉强可通过的险路;幸好天还没有黑,如果天全黑了,即使有这样一条险路,黑灯瞎火的,敢过吗?

  家人们都为自己的好运而欢呼,为我们齐心协力闯过险关而沾沾自喜。我们终于又按原定计划踏上了前往会理的剩余行程,而此时,天真的已经黑下来了…..

  事后,家人们在朋友圈里发文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今天亲身经历,险境无处不在,山体滑坡塌方,乱石堵住去路,左边是悬崖峭壁,右边万丈深渊。进退两难,第一次面对此情况,心里发慌,再加上天色己渐晚,心急如焚”...

  也有家人发文说:“今日中秋佳节,是自驾行来最艰难,最辛苦的一日。从昆明到会理,经䘵劝彝族苗族自治县,攀行龙肘山,山崖遇飞石,塌方区,下车搬石块推车前行,一路惊心动魄,胆战心惊!亲们齐心协力互相鼓励终于顺利通过险区。这个中秋有特殊意义,永生难忘。”

  还有家人发文说:“面对困难,大家齐心协力,遇塌方处,大家下车铺垫洼地、用手清理土、石,力挽狂澜,终于走出重峦叠嶂的大山,平安到达目的地。”

  剩下的路程情况变得好多了,路况比前面好,闯过了险关,大家揪着的心放了下来,心情也开始好起来。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议论起前些天寻访乌江江界河渡口之行与这次寻访金沙江皎平渡口之行的感受,都说,凡是寻访渡口,必定两面山夹一江水,必定是翻山越岭走险道,都少不了夜行山道,当时的确心里是有点紧张和担忧的,但走完之后,却让人有成就感和回味感,会让人永生难忘。

  在家人兴高采烈的谈论中,但见车窗外一轮中秋明月高挂在山颠之上,浓浓的中秋团圆之情在大家心中萦绕,这也激发了家人临窗摄月的兴致,大家有说有笑,终于在晚上9:30左右到达了目的地会理县城。

  虽然时间已很晚了,但毕竟今天是中国人传统的中秋佳节,加上我们一路辛劳,午饭也没有吃,大家都说,再迟也得搞一餐慰劳慰劳自己吧!

  于是,我们进到会理钟鼓楼(又称凌宵楼)的夜市,找到一家尚未打烊的做本地菜小店,在离家万里之遥的会理度过了一个有特别意义的中秋佳节。

  饭后,我们入住会理县祥瑛宾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