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旅游

沿着父辈足迹重走长征路,自驾行46天全纪录第14天

2021-06-24 17:33:3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茶杯
点击:    评论: (查看)

  2015年9月25日第14天 鲁班场—苟坝—安顺市

  今天的行程是先去鲁班场,然后再去苟坝。这个行程是与红军在贵州的行进路线倒着来的。红军二渡赤水后是先到的苟坝,并在苟坝召开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会议,确定了红军的行动方向,然后才有下一步鲁班场的战斗。我们由于考虑路线顺道和寻访方便的因素,于是倒过来走。

  红军在二渡赤水遵义大捷后,为了避免事事都要经政治局讨论,造成在紧急的战况下贻误战机的局面,因而在指挥层次上设置了前敌司令部,朱德任前敌司令,毛泽东任前敌政委,并委以指挥红军作战行动的权力。遵义大捷后,敌人又从四面围向红军,红军多次力图诱敌在运动中加以消灭均未果,被迫向黔西茅台一线转移机动,并寻求新的攻击点,以便打破敌人的围困,跳出敌人的包围圈。苟坝会议上,中央政治局就是为选择打鼓新场还是鲁班场作为下一步攻击点的问题上发生了激烈的争执,甚至一度出现僵局。最后中央政治局同意了毛泽东同志提出的放弃攻击打鼓新场而攻击鲁班场的提议,于是才有了后来的鲁班场战斗,这其中的具体细节要等我们寻访过苟坝后再来一一细说了。

  鲁班场在1935年是一个只有100多户人家的小乡场,因上场口有一个小山洞名叫鲁班洞而得名,位于黔西仁怀县城南20公里处,路并不算远,但我们从仁怀出发后又赶上了当地修路,加上前几天刚下过雨,到处是拉建筑材料的大车和搅拌水泥的工程车,把路面辗得一塌糊涂,很难行走。反正大家都已有了心理准备,在贵州没有几条好走的路。早上9:00出仁怀县城,大概个把小时左右我们就到了鲁班镇(亦叫鲁班场)。

  当年,鲁班场驻有蒋介石嫡系部队国民党中央军周浑元纵队三个师,武器装备精良,又预修了防御工事,易守难攻。鲁班场扼守着茅台渡口,对红军三渡赤水向西机动形成了巨大威胁。只有打下鲁班场,才能保证红军安全通过茅台渡口。

  鲁班场战斗只打了一天,红军付出伤亡约2000人的代价,也没有拿下鲁班场,再次被迫撤出战斗,这是继土城战役失利后,再次失利。当然,这一仗也打怕了蒋介石和周浑元部,他们害怕红军是以假撤退而引诱守军出击,进而加以围歼。为此蒋介石急电周浑元部务必死守鲁班场不准出击,以免上当。红军虽然在鲁班场遭受重大损失,但成功地利用敌人的防范心理迷惑了敌人,换取了红军主力在茅台渡安全地三渡赤水,再次突围向黔西机动,寻找新的机遇。

  在鲁班场战斗旧址白家坳的小山上建有“红军鲁班场战斗纪念碑”和“红军长征鲁班场战斗指挥部”,在鲁班镇内建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鲁班红军烈士陵园”,以及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鲁班红军烈士墓”和碑文。

  因山路不熟和时间关系,我们没有去爬镇后面的小山寻访战斗纪念碑和战斗指挥部,主要寻访和祭奠了镇内的鲁班红军烈士陵园。

  鲁班场红军烈士陵园一共有两个守园人,前面与我们交谈的这位名叫郭德纲,据他说,他到这里工作已经有十六年了。

  另外还有一个守园人是位91岁的老人,名叫刘福昌,身体健康,思维敏捷,耳聪目明,口齿清晰。据刘福昌老人告诉我们说,他早年参加“国军”,曾作为远征军赴缅甸对日军作战,并随远征军撤退到印度,后来起义参加了人民解放军。今年9月3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时,政府还给他发放了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老人并把纪念章拿给我们看。老人不平凡的经历让我们深感钦佩。

  在得知我们一行来自福建和江西,老人告诉说,他参加解放军后也曾随三野南下到过江西的上饶和福建的建瓯,福清,平潭、厦门等地。老人还告诉说,他在鲁班场红军烈士墓守陵已经45年了,每天都住在这个陵园里,他见到过许多红军的后人来此寻访祭奠,林彪的女儿也曾来这里为烈士公墓献过花圈。

  我们邀请老人与我们一起合影留念,并向老人捐赠了500元表达我们的敬意。

  时近中午,我们告别守陵老人,匆匆赶往遵义县枫香镇苟坝村。我们自驾长征路原先的计划中并没有苟坝的行程,虽说以往多年学党史,也看过不少关于红军长征的资料,但对于苟坝这个地名却十分陌生,是第一次听到,遵义朋友米娜姐弟告诉我们,遵义会议只是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有了发言权,而毛泽东真正能够指挥红军是在苟坝会议之后,而且苟坝目前已成为贵州一个新的重要红色旅游景点。在米娜姐弟的热情推荐和建议下,我们决定要去看一下。

  鲁班镇到枫香镇有41公里,有高速可通,从枫香至苟坝的县道也修整得极好,路两旁房屋规划整洁,加上青山绿水,风景怡人,这段不长的行程倒是让人心情感到十分愉悦。

  苟坝会议景区建设得的确很漂亮,一进景区即可看到一座建筑风格独特、有一定规模的苟坝会议陈列馆,馆舍很新,好像是刚建成不久,馆藏物品、图片布置摆放也很得当。景区内除会议旧址仍修旧如旧外,周边环境就像江南城市里的小公园,草木林荫,小道幽静典雅,行走其间让人感到心情舒畅而惬意。会议旧址像北京老条弄里的四合院,古朴而有底蕴,亲临其境让人不由得会有时空差的遐想。沿花岗石铺成的“毛泽东小道”可以寻访到红军马灯馆,红军总政治部、军委二局、红九军团指挥部、中华苏维埃银行、国家政治保卫局的驻地等历史遗迹。

  红军到达苟坝后召开了中央政治局会议(史称苟坝会议),按时间顺序是在二渡赤水之后,打鲁班场战役之前。红军二渡赤水再占遵义并取得遵义大捷后,向西进军到达苟坝,在苟坝为确定下一步的进军和攻击方向,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发生了激烈的争执,朱德、林彪、彭德怀等军事指挥员提出攻打苟坝以西的打鼓新场(即今贵州毕节市的金沙县城),理由是打鼓新场是由实力相对薄弱的王家烈黔军四个团驻守,红军攻下打鼓新场取胜把握大,而且打鼓新场是黔西著名的粮仓,攻下打鼓新场可以使红军的粮食和资金得到补给。中央政治局绝大多数同志都赞成和支持朱、林、彭的意见,但毛泽东同志一个人反对,认为打鼓新场周边敌情比较复杂,敌人增援也来得快,一旦打不下,红军将处于进退两难的被动地位,他提出应攻击苟坝西北方向的鲁班场,但大多数人认为鲁班场驻有国民党中央军两个师,红军硬碰硬不行。会议进行了表决,结果大多数人的意见被通过,毛泽东的意见被否定。于是毛泽东在会上发了脾气,说:“要是这样,我这个前委司令部的政委就不干了!”说罢甩手就要撂挑子走人。众人七嘴八舌说:“不干就不干!”毛泽东离会后,政治局会议做出了撤销毛泽东前敌政委的决定,拟定由彭德怀接任前敌政委。

  毛泽东回去后,左思右想心里不痛快,觉得自己发脾气不对,还是得去找周恩来谈谈。当晚正下着小雨,毛泽东提着马灯,打着雨伞来到周恩来住地,详细谈了自己的想法,希望周恩来帮助做工作,改变进攻打鼓新场的计划。周恩来被毛泽东说动后,连夜又去做了张闻天等许多同志的工作,最后说服大家同意了毛泽东的意见,同时也恢复了毛泽东前敌政委的职务,从撤销到恢复,前后只有二十多个小时。在这次会议上,中央还同意成立由周恩来、毛泽东、王稼祥三人组成军事指挥小组,负责全盘指挥红军的军事行动。从此,毛泽东名正言顺地具有了指挥红军的权力,登上了历史的大舞台。苟坝陈列馆毛泽东提马灯的雕塑反映的就是这一段历史。

  鲁班场战斗失利,毛泽东指挥红军在茅台三渡赤水向黔西北机动引敌追兵向西运动后,突然掉转头急行军飞速前进,在太平渡、二郎滩向东四渡赤水,而后向南进兵,在息烽一线南渡乌江,兵逼贵阳,逼得坐镇贵阳的蒋介石急令驻守在黔滇边境的滇军孙渡等两个旅赶到贵阳“护驾”,让开了黔滇边界的大门,红军却急转兵锋,从龙里(距贵阳十公里)周边的敌军缝隙中一穿而过,渡过北盘江,一下子甩开了敌人,大踏步进入云南,真奔金沙江而去,实现了突破重围,渡江北上的战略意图。

  与苟坝村相毗邻的花茂村是全国精准扶贫试点村,经数年建设,如今实现了田园风光、红色文化、陶艺文化与产业发展有机融合,村政建设也面貌一新,经中国红色旅游产业发展年会评选,花茂村荣获2015全国“最美红村”殊荣。

  就在我们去寻访苟坝的前三个月,即2015年6月,习近平赴遵义考察期间,于6月16日专程前往花茂村和苟坝看望当地群众,视察精准扶贫情况,与村民们促膝谈心。中央电视台心连心艺术团也曾来到花茂村和苟坝进行慰问演出。

  参观完苟坝后,我们就在苟坝的“红军食堂”吃午饭。自遵义出来后,一路寻访红军四渡赤水之地,鞍马劳顿,没有吃过一次像样的午餐,家人们都说,今天可要好好改善一下。红军食堂的饭菜做得不错,清清爽爽的,色香味俱全。食堂的服务员都穿着红军服装,有个红色景点的样子。服务员说,她们的红军帽不好看,戴着感觉“趴趴”的,没有我们戴的红军帽好看,我们听后哈哈大笑。

  长征中,红军在贵州停留的时间最长(红军最初是准备在贵州建立新的根据地),因而我们在贵州寻访和停留的时间也较长,从到达黎平至离开苟坝,我们在贵州前后停留了七天。至此,我们在贵州的长征路寻访计划已全部完成,今天我们也将离开贵州,沿着红军的足迹,向着云南方向迈开大步前进!

  (本想当晚赶到云南境内住宿,但看看时间已来不及,不能老是走夜路,我们只好中途在贵州的安顺市停下来再住一晚,当晚下榻安顺市城市印象酒店。)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