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旅游

福建永安市小陶镇建成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纪念公园

2021-06-23 11:59:3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管其乾
点击:    评论: (查看)

  据福建永安小陶镇消息:“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纪念公园”,将于2021年6月23日试开馆,并于6月29日,正式对外开放。该纪念公园培训研学基地,由原永安,二中建筑改建,欢迎大家前往参观学习。

  多年来,我一直在为各级党史专家和各方人士对红色小陶的研究成果呼吁、呐喊,现在我看到了自己的家乡福建永安小陶镇建成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纪念公园的喜讯,因此,写下以下心得,与各地红色旅游爱好者共享。

  一、省党史专家肯定: “(石峰村)是名副其实的‘北上抗日宣言公开发布地’(俗称北上抗日宣言第一村),也是红七军团与红九军团会师地之一”: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石仲泉为小陶镇石峰村题字“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

  许多细心的人们发现,2021年2月中旬,在永武高速公路小陶镇出站口,多了一块红色公益宣传牌,上书“悠古宁洋,红色小陶,北上抗日集结地、出发地、宣言发布地,南方三年游击战起点,永安第一个农村党支部诞生地,168党建机制发祥地”,关于小陶镇是北上抗日集结地、出发地、宣言发布地和“南方三年游击战起点,永安第一个农村党支部诞生地”的说法,源于2011年永安申苏期间的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林强等专家和各级领导深入现场调查研究,在申苏采风中,安孝义先生提出了“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及“永安是长征最早的出发地”的论题,2012年2月中旬,石峰村两委致信林强老师并向林强老师请教,2月26日下午,石峰村两委收到了林教授从福州以挂号的形式寄来的回信。林强在回信中说:“去年夏秋时节,我两度到贵村考察,所见所闻令人振奋,特别是你们对遗址遗迹的保护及红色文化发展的高度重视与敬业精神,让我深为感动!今天又收到贵村村委会、党支部寄来的《荣誉证书》及信函,授予我荣誉村民的称号,这是我从事党史工作30多年来所获得的数十种荣誉中最特别,也最有意义的一种,我将倍加珍惜,继续为此尽绵薄之力。值此,向你们并通过你们向广大村民表示衷心感谢。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尤其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石峰村先辈和广大群众为革命作出过重大贡献,也付出了巨大牺牲,是名副其实的‘北上抗日宣言公开发布地’(俗称北上抗日宣言第一村),也是红七军团与红九军团会师地之一。这已成为红军斗争史上英勇悲壮的一页,将永垂青史……希望永安申苏工作继续努力,要经得起时间和历史考验,祝愿石峰村明天更美好!”。

  2012年4月29日,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石仲泉先生莅临永安苏区考察,经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林强汇报,原永安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张丽华提议,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石仲泉为小陶镇石峰村题字“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

  二、安孝义先生的对方收集资料,延伸了省和中央党史研究室专家对石峰村的历史定位范围,夯实了永安小陶镇是“北上抗日集结地、出发地、宣言发布地”的历史事实

  在此前后,永安民间党史研究爱好者安孝义先生,进行了广泛的资料收集,并以其充分占有的资料写出了《永安是长征最早的出发地》、《再论永安是长征最早的出发地》和《三论永安是长征最早的出发地》等论文,先后在中国红色旅游网、永安之窗网站、《档案天地》、《党史博览》、《中国粮食经济》、《湘潮:理论版》等媒体上发表。

  笔者多次研读了安孝义先生的《永安是长征最早的出发地》、《再论永安是长征最早的出发地》和《三论永安是长征最早的出发地》等论文,并进行了大张旗鼓的宣传,也听到了不少的不同声音,综合论之,第一,安孝义先生找到的资料相当广泛、翔实,足以证明永武高速公路小陶镇出站口的红色公益宣传牌的宣传口号,即小陶镇是“北上抗日集结地、出发地、宣言发布地”有历史依据,但争议出现在“北上抗日集结地、出发地、宣言发布地”是否为“长征出发地”上,安孝义先生的主张认为“北上抗日先遣队拉开了长征的序幕”,并且认为“序幕就是开始”,持赞同意见者认为“长征就是北上抗日;北上抗日就是长征”;而不同意见则认为“长征序幕”和“长征出发地”有区别,“序幕是序幕,出发地是出发地,不能混同”。

  从永武高速公路小陶镇出站口的红色公益宣传牌的宣传口号,即小陶镇是“北上抗日集结地、出发地、宣言发布地”所提出的口号来看,该镇经过兼听则明和广泛沟通、协调,采纳了“北上抗日集结地、出发地、宣言发布地”的基本事实。

  这样的定调,可见于2015年9月24日《三明日报》的《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发布81周年座谈会在永安召开》和9月23日人民网福建频道的《红军北上抗日宣言发布81周年:共产党是抗战的中流砥柱》一文,据人民网记者吴隆重报道:永安是红军北上抗日的起点。九·一八事变后,1934年7月15日,中国共产党为宣传抗日主张和推动抗日民族运动,由寻淮洲、乐少华、粟裕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与红九军团在永安小陶镇石峰村及洪砂一线集结,举起北上抗日的大旗,并发布了《为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北上抗日先遣队告农民书》、《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三个宣言书,标志着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的正式开始,从此拉开了长征的序幕。现遗存在永安境内革命遗址文物众多,其中红军标语、红军漫画等有1000多条(幅),永安抗战文化遗址群2013年被国务院公布为国家保护项目、2015年被中共中央、国务院公布为第二批100处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名录。

  《三明日报》的《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发布81周年座谈会在永安召开》和人民网福建频道的《红军北上抗日宣言发布81周年:共产党是抗战的中流砥柱》一文,确认了“1934年7月15日,中国共产党为宣传抗日主张和推动抗日民族运动,由寻淮洲、乐少华、粟裕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与红九军团在永安小陶镇石峰村及洪砂一线集结,举起北上抗日的大旗,并发布了《为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北上抗日先遣队告农民书》、《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三个宣言书,标志着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的正式开始,从此拉开了长征的序幕”,这一基本事实,但只提“永安是红军北上抗日的起点”,不提“永安是长征最早的出发地”,武高速公路小陶镇出站口的红色公益宣传牌的宣传口径与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发布81周年座谈会的定调一致。

  笔者认为,安孝义先生作为一名民间党史研究爱好者,经过广泛收集资料,从多个方面夯实了永安小陶镇是“北上抗日集结地、出发地、宣言发布地”的基本事实,功不可没。至于,他提出的“永安是长征最早的出发地”的论题是否偏离了“长征出发地”的公认准则等等,各位读者可以采纳,也可以不采纳。2016年9月11日,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石仲泉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长征出发地是多元的,不是一个地方。就中央红军而言,瑞金是中央首脑机关的出发地,于都是中央首脑机关和红军主力四个军团(中央红军一、三、五、八军团及中央第一、二纵队)的集结出发地。各部队接到中革军委命令时所撤离的地方,均可视为长征出发地。长征出发地不是唯一的,而是多元的。不过,石仲泉说:“瑞金和于都是主要的,但并不排他”——因此,永安石峰村,作为名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林强来信肯定的“是副其实的“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俗称北上抗日宣言第一村),也是‘红七军团与红九军团会师地之一’”。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发布81周年座谈会的定调和武高速公路小陶镇出站口的红色公益宣传牌的宣传口径都一致认为小陶镇是北上抗日集结地、出发地、宣言发布地,因此,安孝先生的资料和观点,大量都集中在这里,当然是功不可没;安孝义提出“永安是长征最早的出发地“的论题,也符合石仲泉先生的“长征出发地不是唯一的,而是多元的”和 “瑞金和于都是主要的,但并不排他”的原则,也是允许谈论的话题,而非禁区。因此,对于《永安是长征最早的出发地》这篇论文,是是非非,要分清,是就是,非就非,不能因为“长征出发地”的概念必须放在广义或狭义的前提下来谈论,就以偏概全,否全他论文中大量列举的基本事实论证和贡献,更不可把个人私仇,借着学术争议之际,对其泄私恨,甚至进行人生攻击。

  三、中央党史研究室历史纪录片《永远的长征》定调: “永安的长征最早的出发地““红七军团北上抗日先遣队,应该说是从更广义上讲,是长征的一部分”:央视《北上抗日 鼓舞民心》定调“北上抗日先遣队是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最早派出的一支担负抗日宣传重任的先头部队,在艰苦的长途转战中,这支部队通过布告、标语、歌曲积极进行抗战宣传,极大地鼓舞着人民的士气

  就因为有不同的声音认为“永安的长征最早的出发地”,说过头了,因此,在笔者的多方求证和反映下,2016年6月3日,中央党史研究室和中央电视台联合采访组来到石峰村实地采访,并于10月23日晚播出了《永远的长征》第四集《坚忍不拔》,该节目在介绍了石峰村红军抗日标语,并确定“后来,经过党史专家细心比对发现,石峰正是红七军团作为北上抗日先遣队从瑞金出发后开始发布《红军北上抗日宣言》的地方”之后,播音员说“据村民们说,这些歌是红军伤员留在当地养伤时传下来的,他虽然没有留下名字,却给后人留下了长征的精神”(注意,这里出现了“长征精神”),在出现了红军歌曲之后,播音员说“1934年7月6日,红七军从瑞金出发的时候,正值盛夏季节,当时根据地内的人们还没有意识到,中央红军主力就要撤离苏区”(表明红七军团最早出征),紧接着在由村民和荣誉村民共同演唱《红军抗日歌》之后,中国中共党史研究会副会长、双宁先生点评说“红七军团北上抗日先遣队,应该说是从更广义上讲,是长征的一部分”。笔者认为,《永远的长征》由中央党史研究室出品,各省党史研究室协助拍摄,因此,经过中央党史研究室严格审片的双宁先生点评就是中央党史研究室针对我将各方意见辗转上报,请求中央党史研究室给予定论的“回应”。

  如何理解、双宁先生的点评?唐双宁是中国中共党史研究会副会长,他在《红旗文摘》媒体等发布的《从完整意义上认识中国工农红军的长征》一文中把北上抗日先遣队作为第一支以北上抗日为目标的长征队伍来介绍;安孝义也称北上抗日先遣队是长征第一军。但是,背景和前提都应该是在“从更广义上讲”。

  安孝义先生的《永安的长征最早的出发地》一文在《永安之窗》发布后,双方为什么争议?很多人漠视了“1934年7月15日,中国共产党为宣传抗日主张和推动抗日民族运动,由寻淮洲、乐少华、粟裕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与红九军团在永安小陶镇石峰村及洪砂一线集结,举起北上抗日的大旗,并发布了《为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北上抗日先遣队告农民书》、《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三个宣言书”,这一基本事实,一些人因为没有看到安孝义先生广泛收集的史料,或者缺少综合分析判断能力,把无知当真理。这是部分人。现在,省党史专家回信肯定 “(石峰村)是名副其实的‘北上抗日宣言公开发布地’(俗称北上抗日宣言第一村),也是红七军团与红九军团会师地之一”: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石仲泉为小陶镇石峰村题字“北上抗日宣言发布地石峰”;2015年9月23日,在永安召开的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发布81周年座谈会会议新闻;央视《永远的长征》第四集和央视《北上抗日 鼓舞民心》,以及永武高速公路小陶镇出站口的红色公益宣传牌的宣传口号都确定:小陶镇是“北上抗日集结地、出发地、宣言发布地”,而且据永安小陶镇消息:“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纪念公园”也建成了,2021年6月23日日试开放,29日日正式对外开放。这下,这些人,应该没话说了吧。

  安孝义先生的《永安的长征最早的出发地》一文在《永安之窗》发布后,引起双方争议的原因之二是,唐双宁和安孝义都称“北上抗日先遣队是长征第一军”,没错,但是,背景和前提是在“从更广义上讲”;因此,要说《永安是长征最早的出发地》,应该把前提放在“从更广义上讲”,所以,我建议提“广义长征最早的出发地”和“长征的重要前奏地”,除了唐双宁先生代表中央党史研究室的点评外,习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是这样表述的“从1934年10月至1936年10月,红军第一、第二、第四方面军和第二十五军进行了伟大的长征”,其中,不包括之前的北上抗日先遣队,这也就是通常所说的长征概念,有人将其称之为“狭义上的长征”,我们向中外游客讲历史,首先要界定是狭义概念还是广义概念,把狭义和广义两个时间概念说清楚了,脉络就清晰了,向游客做宣传,向上级有关部门争取项目,都不会引起歧义。请安孝义先生谅解,唐双宁先生的这句点评,丝毫不会抹杀您的论文所陈述的历史事实清楚,主题正确,也不会抹杀您对党史和家乡的贡献,而且有助于避免引起误会。

  四、感谢中央级各级有关部门领导、专家们长期以来对小陶革命斗争史的重视和关心;感谢永安市委和三明市委,为小陶镇配备了以林斌同志为书记,以涂应勇同志为镇长的领导班子;感谢本届小陶镇党委、政府的领头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终于让各方党史研究成果在小陶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前述,具体分析的多方面原因,加上个别一些人拿党史研究成果私相授受,公报私仇,长期以所谓的“争议”阻扰当地党委、政府领导下决心挖掘、保护和开发、利用小陶镇的党史资源,原本十分有利于永安和小陶经济振兴的各方党史研究成果,被望而却步,或被束之高阁,为此,我做了多方呼吁和反映,终于,就在我们差点一病不起,并决心忘掉此事时,我于2021年2月17日,在经过小陶镇时,拍摄到了永武高速公路小陶镇出站口的红色公益宣传牌的宣传牌;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还不到半年,永安小陶镇的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纪念公园就可以正式对外开放了,因此,我制作了19分钟和5分钟横版和竖版视频专题《福建永安市小陶建成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纪念公园》,分别发布在优酷视频、腾讯视频、西瓜视频、抖音、快手等视频网站,在抖音“辛金档案”、“古今传奇”等账号发布的同题作品中,我以评论的形式写道“感谢永安市小陶镇党委林书记、涂镇长等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好领导,让《永安是长征最早的出发地》成果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2021年6月23日凌晨,我在写作这篇《福建永安市小陶镇建成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纪念公园》文字稿时,我又重新拟定了感谢的措辞“感谢永安市小陶镇党委林书记、涂镇长等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好领导,让各方对永安小陶党史的研究成果落地生根,开花结果”,修改的重点,突出了“各方对永安小陶党史的研究成果”,“这个各方,包括了上世纪90年代起至今为止的各级党史研究室据实述史的专业同志和业余党史研究爱好者,其中,包括林洪通、赖承光、黄诚增、林强、张丽华、马勋义、石仲泉、唐双宁、安孝义等有名有姓的一大批党史专家和同志。

  当然,要说感谢的还有很多很多,比如,长期以来,默默无闻地保护着红军标语的老百姓,他们是保护者,也是守望者,我也仅仅是一名守望者,就“在其位,谋其政”而言,永安市小陶镇党委林书记、涂镇长等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好领导,促成了各方对永安小陶党史的研究成果落地生根,开花结果,这是关键之所在,这需要真正有“牢记使命”初心,更需要有排除万难的信心和决心,同时还需要有兼听则明,善于抓住要点,理清脉络,善于沟通和化解矛盾的智慧和能力。

  如果不是命大,在经济飞速发展的年代,让我遇上了生物制剂类阿达木单抗类的好药,可能今年的我已经化成骨灰。死过一回的人,能把什么都看淡,在宣传“各方对永安小陶党史的研究成果”的过程中,我被不少让骂过,也“以牙还牙”地骂过别人,请哪些骂过我的人谅解我,谅解我这个痴迷的“文字匠”经常在网络上指名道姓地“搬运”别人的研究成果(我们指名道姓是为了尊重别人的研究成果,避免抄袭之嫌);请那些被我“以牙还牙”地骂过的人,谅解我的火爆脾气,今年7月我将迎来60岁生日,剩下的时日有几多,要看老天爷了,因此,我发誓,从今以后,不骂人,有人骂我也不还嘴,但据史料、据事实回应,酌情考虑,尽量做到不伤和气。

  与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共所走过的100光辉历史相比,任何个人的恩恩怨怨都是微不足道。回首往事,回顾历史,我们看到,解放后,我们的祖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看到新中国日新月异,欣欣向荣,更加繁荣富强,我们更加充分地认识到“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因此,我在我制作的视频专题《福建永安市小陶建成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纪念公园》中,以如画的风展红旗为背景,播放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高昂、雄壮的乐曲,家和万事兴,让我们高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一起迎接更加美好的明天吧。(管其乾)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