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旅游

沿着父辈足迹重走长征路,自驾行46天全纪录第10天

2021-06-22 11:33:41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茶杯
点击:    评论: (查看)

  2015年9月21日第十天--- 遵义休整

  昨天夜里十二点多匆匆赶到遵义,家人均感疲惫不堪,仓促入住“元盛-湘江酒店”。出行10天以来,每天换一个住宿地。按行程计划到达遵义后要进行休整了,因此今天的安排比较宽松,除了参观遵义会议会址以及会会老朋友外,不再安排其他的寻访活动。据父亲回忆录中说,当年红军在一年的长征途中,在贵州遵义休整了13天,过草地前在松潘毛儿盖休整了月余,其余时间每天都是在行军赶路。由此看来,我们到遵义进行适当休整,与红军当年的安排也相一致。当然,红军在遵义停下来休整,其主要目的还是为了有宽裕的时间召开遵义会议。

  对于遵义会议情况,由于长期的革命历史宣传,国人均已耳熟能详,许多人都到过这里,我们一行家人中也有几位曾到此参观过,因此就不需要再做更多的介绍,只是把我们看到的一些变化和感兴趣的内容重点提一下。

  遵义会议纪念馆相比以前略有一些变化,一是新建了遵义会议纪念馆。以前的纪念馆规模比较小,这次去看规模大了许多,馆藏的资料也比以前丰富了不少。其中我们比较留意的是增加了参加长征过遵义,建国后授少将以上人名的名单和照片。我们在其间找到了我们十分熟悉的原福建省军区司令员朱耀华将军、副司令员刘振球将军等人的照片。

  第二个变化是,遵义会议原址的二层楼会址,也就是大家在影视和书籍资料中经常看到的那座楼,我们以前来参观时是可以进去的,如今为了保护革命历史文物,已不让人进到楼里去,二楼更是不让上去,这样就看不到召开遵义会议的会议室了(记得以前是一张桌子,周围一圈椅子)。只能是在楼下外面转转,拍个照片。

  在遵义会议会址处见到有卖当地水果的,其中有一种八月瓜,我们都没有见到过,从外表上看挺吸引人,但当时忙于与遵义的朋友聊天及参观景点,竟也忘了买一些来尝尝究竟是什么味道。

  遵义市内凤凰山麓的小龙山上建有红军烈士陵园, 主要安放的是1935年初中央红军在二占遵义的战斗中牺牲的红军烈士,其中最重要的是在二占遵义时牺牲的红三军团参谋长邓萍同志,他是在长征途中牺牲的红军最高将领,年仅27岁。2009年9月14日,他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做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之一。

  邓萍同志是四川富顺人,第一次大革命时期加入中国共产党,黄埔军官学校早期毕业生。一九二七年大革命失败后与黄公略同志一起被党派到国民党第三十五军第一师第一团作兵运工作,该团在彭德怀同志领导下于一九二八年平江起义改编为工农红军。邓萍同志历任红五军参谋长、红三军团随营学校校长、红五军军长、红三军团参谋长等职。

  据时任红三军团4师11团政委张爱萍回忆,1935年2月27日,红军二渡赤水后再占遵义前,邓萍与张爱萍及11团参谋长蓝国清一同赴遵义城外抵近侦察,突然敌人一排子枪弹扫过来,邓萍一声未吭一头栽到在张爱萍的右臂悲壮地牺牲了。张爱萍事后回忆说:“那是九响棒棒(一种步枪,俗称九响枪),从他前额打进,后脑壳出来,血溅了我一身……”。当张爱萍在电话里向彭德怀报告邓萍牺牲的噩耗时,彭德怀悲痛欲绝,在电话里就骂开了“你们这些猪狗养的,都给我去死光好了!”

  红军二占遵义城后,张爱萍沉痛挥笔挽持一首:“长夜沉沉何时旦?黄埔习武求经典。北伐讨贼冒弹雨,平江起义助锋焰。“围剿”粉碎苦运筹,长征转战肩重担。遵义城下洒热血,三军征途哭奇男。”

  1957年,国防部长彭德怀致函贵州省委寻找邓萍的遗骸,经努力于1958年在遵义老城干田坝找到了邓萍遗骸和金属衣扣、裤扣、毛衣碎片、胶鞋底等遗物。同年,遵义市政府经上级批准兴建“遵义市红军烈士陵园”,1959年清明节时将邓萍同志遗骨迁入园内。

  上世纪60年代初,负责西南三线建设的彭德怀同志视察工作路过自贡市境内时,急令停车,看到眼前沱江蜿蜒流淌,丘陵起伏绵延。彭德怀感慨万千:“真是人杰地灵啊!30多年前,我有一位亲密战友,就是这里的人,可惜他早已在长征途中牺牲了。”语罢,沉默良久。彭德怀所说的“亲密战友”就是邓萍同志。

  我们原本计划当天下午去寻访遵义红军烈士陵园,但由于昨天的行程过于劳累,今天还未缓过气来,遵义的朋友中午又请我们聚会吃饭,连吃带聊,时间就拖得比较长了,大家都感到挺疲倦,加上晚上还有聚会活动,大家商议了一下,下午的寻访计划取消,改为休整和晚上会友。

  到遵义之前,家人中有一好友名叫米娜,孩提时代曾在军营里与我们一起长大,此后各奔前程,虽常有书信及电话往来,但45年未曾谋面。最近她因帮其弟在遵义做事,得知我们一行自驾长征路要路过遵义,特地赶来接待我们。在遵义相会,彼此见面格外亲热,有说不完的回忆,叙不完的往事。当日中午米娜盛情邀请我们在展馆附近吃自助海鲜。席间,听米娜说起其弟曾参加过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作战,九死一生,立过战功,令我们倍感钦佩和敬重。我们跟米娜约定,晚上一定要见一见她这位英雄的弟弟,听他讲讲对越自卫反击作战的经历。

  我们一行七人,四人在60岁以上,其他三人也近花甲,自从出行以来,“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中午都只能在车上靠个迷糊,很难有个完整的午休。午饭后,我们总算痛痛快快地睡了一个午睡,睡到快吃晚饭大家才爬起来。

  米娜姐弟俩为我们准备了丰盛的晚餐,席间还品尝了正宗的贵州茅台酒。米娜弟弟给我们叙说了他在对越自卫反击作战中许多真实感人的经历,不少内容是我们过去从未听说过的。作为老军人的后代,我们十分景仰和敬佩在和平年代参加过残酷战争的新一代军人,我们一个个听得聚精会神,啧啧称赞不已。

  今年(2015年)也是遵义会议召开80周年纪念,在餐后分别之际,米娜姐弟俩给我们每人赠送了一本“遵义会议召开80周年纪念邮册”,这可是收藏的上好佳品,很有纪念意义。此外,米娜姐弟俩还送了一箱当地正宗贵州茅台酒让我们带着路上解乏。他们还建议我们最好能去一下贵州“苟坝”这个地方,他们介绍说,“苟坝”是贵州新开辟的红色景点,习近平近年都去过。因为毛主席在长征中真正在红军中有了发言权是在苟坝会议之后,而不是在遵义。我们衷心感谢米娜姐弟俩给我们的热情帮助和指点。

  我们在遵义住了两个晚上,这是自出行以来第一次在同一地点住两晚。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