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旅游

沿着父辈足迹重走长征路,自驾行46天全纪录第9天

2021-06-21 17:09:3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茶杯
点击:    评论: (查看)

  2015年9月20日第九天(晴)--寻访红军抢渡乌江战斗遗址

  今天是家人自驾长征路出行的第九天,是出行以来收获最丰盛的一天,但同时也是路途行程中最劳累,最辛苦的一天。这一天我们主要是沿着中央红军强渡乌江的足迹前行。“橫断山,路难行”。今天路途行程两百余公里,主要是绕着黔北乌江两岸无数高山峻岭和数不尽的急弯陡坡来回穿行。我们自驾车开着空调尚觉疲惫辛劳,可以想见当年红军徒步跋山涉水翻山越岭之艰辛。

  为了自驾出行的方便,没有参与出行的家人,为我们准备了两个无线对讲机,出行的两辆车在1—2公里之间可以实时通话,这给我们路途上两车之间的联络带来了极大的方便。

  另外,此次自驾行要走完长征路全程一万二千多公里(不少路程为路况不好的县道、乡道),为了防止疲劳,保证安全,我们每辆车都配有两个驾驶员,四人轮换驾行。担任驾驶工作的家人,路上自然就要辛苦些。

  乌江自古是贵州对外交通的重要河流,也是川黔交通必须要跨过的一道天险。通道、黎平会议后,红军确定转兵贵州,那就必须要渡过乌江。

  1934年12月29日,红一方面军一军团一师和九军团,在一军团政委聂荣臻和九军团军团长罗炳辉率领下,从余庆进抵乌江回龙场渡口,拉开了红军突破乌江战役的序幕。回龙场渡口两岸峭壁凌云,江面白浪翻滚,漩涡四起。当地有俗语称:“走遍天下路,难过回龙渡”。

  先遣队红一团在团长杨得志带领下进占回龙场南岸后,组织7名红军战士与当地船工乘夜从江中潜到对岸,抢回三只渔船,同时收集竹子、木材制作竹筏。1935年1月1日夜,红一团前卫营挑选十多名熟悉水性的战士乘竹筏偷渡乌江成功。次日,红一师在回龙渡口向贵州军阀守敌发起进攻时,前一夜偷渡成功的红军战士也乘敌不备在北岸突然向敌发起突然攻击,配合强渡部队一举夺下敌人阵地,占领了乌江北岸渡口,打开了渡江的通道。其后,红军主力及中央机关在回龙场、茶山关、江界河三个渡口分别渡过乌江,粉碎了国民党反动派妄图凭借乌江天险消灭红军的黄粱美梦,摆脱了被敌人前堵后追的被动局面。1961年,八一电影制片厂把红军突破乌江战役的故事搬上银幕,再现红军突破乌江战斗之英勇顽强,成为全国人民心中永远的红色记忆。

  我们沿着父亲所在的一军团一师抢渡乌江的路线,从余庆出发后,沿204省道前往乌江回龙场寻访。我们行前先打听了一下,以前的回龙场,现在改称叫大乌江镇,距余庆县城不算远,大约有二十多公里,开车不到一小时即可到达。

  我们向当地居民打听到,我们当前所在位置不过是镇中心所在,而当年红军强渡乌江回龙场的渡口还要继续前行几公里钻进另一个山谷。在寻找途中遇到路对面开来的一辆SUV车,当我们问起渡口及路况时,被告知他们也是去寻找渡口的,但找了一大圈也没找着,于是就回头了,并告诉我们前面的道路更窄,更难行驶。听他们这样说,我们心里不免也打上了嘀咕。但我们商议后决心还是继续向前走,走到实在没路了再说,总不能半途而废吧!实际上前面的路虽说窄了一点,而且路也比较陡,但小心一点,通行还是没有问题,继续走一段就发现对面大山中有数十面红旗隐约飘扬,我们猜想,那里应该就是渡口所在处了,不然哪会有红旗,这应该是红色旅游的标志物。跨过两山间的谷底,钻到山对面,果然见到一条比较整齐规范的水泥路通向山里,路两边红旗猎猎随风飘舞。到了路尽头是一建筑物,细看原来是“中央红军强渡乌江回龙场陈列馆”。

  回龙场陈列馆的管理员告诉我们,从陈列馆到当年红军强渡的回龙场渡口还要顺着馆旁边的一条小道下到山底,往返要步行个把小时,现因乌江搞水利建设修水库,原来的回龙渡口已经被水淹没了。原来下山的小道因多年无人行走长满了深草,已经荒废不能通行。我们本想去看看原来的老渡口,看来也只能作罢了。

  在迴龙场陈列馆,我们遇到了从贵州凯里(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首府)某单位组织来寻访红军长征路迴龙场渡口旧址的朋友,大家志同道合,一见如故,他们兴奋地提出来要在陈列馆门前与我们一起合影留念,我们欣然应允。

  回龙场陈列馆附近半山坡上有一个村庄叫岩门村,当年红军强渡乌江时住过这个村子,红一师师部兼渡江指挥部也设在村子里。如今,为纪念红军当年在这里渡过乌江,村子改名为“红渡村”。

  红军突破乌江战役之所以取得胜利,得益于猴场会议的召开。1934年12月31日,红军进占贵州瓮安猴场召开了中央政治局会议,会议重申了红军应在川黔边地区先以黔北遵义为中心,建立新的根据地的主张。并做出了红军立即抢渡乌江,攻占遵义的部署。猴场会议是通道会议、黎平会议的继续,它从思想上、组织上和政治上为遵义会议的召开进一步铺平了道路,被誉为“伟大转折”的前夜。

  猴场会议旧址位于瓮安以北20公里左右的草塘镇,从余庆去回龙场(大乌江镇)是走204省道,而去草塘镇则是走205省道,两地不是一个方向。我们只能从大乌江镇又返回余庆再走205省道到草塘镇,这期间GPS导航又不给力老走错路,七转八拐的,也耽误了不少时间,我们赶到草塘镇已是下午二三点钟了。猴场会议旧址很好找,就在草塘镇内205省道路边,会址建设得气势恢宏,纪念馆凭身份证免费领取参观券,馆藏物品也设计摆放得有品位。

  我们当天在参观猴场会议纪念馆时,忽然馆里工作人员拦住我们,说今天有中央领导也来参观,让我们稍等一下再看。问了好几个工作人员,都没弄清楚到底是中央的哪位领导来。但今天在纪念馆的对面有宣传猴场会议的公益演出,可能是为中央领导来参观营造点气氛,出动了许多警察维持秩序,但真正看公益演出的人很少。

  我们的车停在草塘镇政府的院子里,当我们看完纪念馆准备离开时,一辆牌号贵J-BD280的当地车硬生生地停在我们车头前,挡住我们出去的路,到处喊人也找不到车主,急得我们要命。因为我们下面的行程要去寻访乌江的江界河渡口,在乌江两岸都是崇山峻岭,没有适当的地方住宿,我们今晚必须要翻山越岭走夜路赶到遵义去住,时间挺紧的。迫不得已只好去找执勤交警,交警通过牌号查询发短信给这个车主,足足耽误了半个多小时车主才晃晃悠悠地来了,而且还一脸不高兴,人家是本地车当地人,我们惹不起,赶紧开了车就赶路吧!

  从草塘镇猴场会议会址出来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顺着205省道我们匆匆就往江界河大桥赶路。当年红一师和红九军团在回龙场强渡乌江后,打开了渡江的通道,回龙场上下游200里内的渡口均被红军控制,随后红三军团从茶山关渡口,中央军委纵队从江界河渡口渡过乌江天险,甩开了敌人的前堵后追,赢得了战略上的主动。

  江界河是乌江流经瓮安县境一段河流的称呼,属于乌江的中游。由于瓮安河(即瓮水)在此与乌江汇流,清浊分明,故称“江界河”。当年,江界河边有村,曰“江界河村”,因村里多犹姓,又名“犹家坝”;村旁有渡,曰“江界河渡口”,是瓮安北上通往遵义的要道关津。在江界河大桥1995年6月建成通车以前,要从南岸走10多里的陡峭山路下到江边渡口,过江后还得向上爬行10来里的小路,才能上至通往遵义的大道。由此,“江界河渡口”就成了勾连起这条江南北两岸的重要关隘津口。如今是一桥飞架,天堑变通途了。

  从草塘镇到江界河大桥只有二十来公里,205省道的路况也还好。只是当天GPS出了点问题,我们一路还得走走停停问问,到了江界河大桥已是下午五点多,一问才知道我们在半路上已越过了去往江界河渡口的岔路口直达大桥了。在家时虽做了功课但今天出行前未复习,所以总是走得不顺。大家心里不免又犯嘀咕,这次出来犯这样的错误已好几次了,在寻访第二道封锁线广东仁化水口镇时就错过了一回,已经走到近边上了,如果每次错过都放弃,那就会错过长征路的许多重要节点,实在太可惜。大家议定了一下,为了不留遗憾,能去的尽量去,不要怕麻烦,即使耗费点时间和精力走重复路、回头路也要走。

  从江界河桥头回头至岔路口约6公里,岔路口再到江界河渡口旧址3公里左右,往返要近20公里,时间有点紧张了,因为当地六点半左右天就开始黑了。我们匆匆赶到江界河村,好在通往村里的路刚修了水泥路,几个盘旋大弯下去就到了江边。放眼望去,乌江平如镜面,波纹不起,高空迷蒙,远峰低垂,山脚江面瀚海烟波,不敢相信,这就是当年红军强渡的乌江了。据史料介绍,当年的江界河两岸山高崖绝,陡峭的山岩动辄高达数十丈,江面宽处多达200余米,最窄处也有数十米。水深流急,漩涡如沸,险滩重接,白浪翻腾。自古就有“横走天下路,难过乌江渡”的俗谚。现如今,因下游余庆修建构皮滩水电站,江水上涨,原江界河渡口遗址纪念碑“因碑体过大,石质较差,出现裂层,不便搬迁”,已被水淹没在水下100米处,现有的遗址纪念碑是按照原碑比例仿制的,安放在水线以上高处,仅是个具有象征意义的遗址了。

  我们在江界河渡口不敢久留,拍完照就匆匆又赶回江界河大桥,此时也已是傍晚六点多夕阳西下了。漫步在江界河大桥上眺望两侧的乌江,早已没有了当年汹涌澎湃的气势,当年红军渡乌江“浪遏飞舟”,如今一桥飞架,天堑变通途。暮色下的乌江更显得宁静恬美,楚楚动人。家人们忙不迭地在乌江大桥上摄影拍照,早已把时光忘在了脑后。

  出行的这些天来,为了仔细感受红军长征的每一段征途,我们天天都是朝发夕息,一到红色景点地总是左转右看磨磨蹭蹭不肯离开,一直寻访和拍照到黄昏天快暗下来才肯罢休。因此我们常常要赶夜路,尽管我们知道我们都这把年纪了,驾车走夜路不甚安全,但激情之下,往往是身不由己,欲罢不能。

  今天,当我们寻访完红军抢渡乌江战斗遗址,跨过江界河大桥,穿越过大桥隧道到达乌江对岸时,已是傍晚七、八点钟,天已黑了。从乌江边至遵义走205省道,有近120公里又高又陡的盘旋山路,白天正常驾车都需要近四个小时,我们估计,今晚要半夜十二点多能到遵义就算不错了。今天是从早到晚整整劳累了满满一天,寻访的路途和地点也比较多,当完成预定任务,大家一上车松弛下来,个个都迷迷糊糊直想打瞌睡。

  为了调动大伙的情绪,激发众人克服困难的信心,自驾行“总指挥”利用对讲机开始进行途中的宣传鼓动工作,号召大家学习红军长征精神,度过这一段艰难的行程。大家在车上唱起了“长征组歌”选段“战士双脚走天下,声东击西出奇兵,乌江天险重飞渡,兵临贵阳逼昆明……”,歌声驱散了大家的疲劳,两车互动,充满了乐观的情绪。

  爬不完的山头,绕不完的陡坡。四周黑漆漆的,只有我们两辆车的灯光在黔东北大山深处的盘旋山道上忽明忽暗地闪亮着。中午饭大家都是吃点月饼对付着,晚上爬山的路途上,没见到一个人,也没见到一辆车,也没有饭店,大家的肚了都饿得咕咕叫。大约在晚上九点,我们终于才开始绕行下山,但见在下坡拐弯稍宽阔地方有一明亮之处,驶近前一看却是一个路边餐馆,名曰“王虎鸿林饭店”,这“王虎鸿林”我们猜想可能是两人的名字,是两人合伙开的,要不就是夫妻两人的名字,我们不禁大喜。

  餐馆的夫妻两人本来都要打烊了,听说我们是从福建、江西远道而来,很热情招呼着我们,不多一会,鱼啊、肉啊,豆腐、青菜就热腾腾地摆上了桌,大家畅开肚皮大快朵颐了一番吃了个饱。大家都高兴地说,半夜在大山深处能吃上这样一顿饭菜真是很知足了,这也算是今天寻访乌江战斗遗址中一个值得回忆的行程花絮。

  肚子填饱了,大家的情绪也高了,剩下的一段路也没有困意了,家人一路说说笑笑。因我们随后走的是下山路,山坡路一下到底就到了遵义,但进遵义的这条路正赶上修路,让我们在进遵义时又走了不少弯路,吃了不少苦头,好在我们终于在夜里十二点多安全进到了遵义市,住进了“元盛·湘江酒店”。真是好辛苦的一天哦!困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