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旅游

沿着父辈足迹重走长征路,自驾行46天全纪录第7天

2021-06-21 17:04:4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茶杯
点击:    评论: (查看)

  2015年9月18日第七天--寻访“通道转兵”旧址

  根据以往出行时想吃稀饭时却没地方买的历史经验,我们这次出行时,特地自己带了电饭煲和大米、小米出来。今天早上,我们就在龙胜“碧莲大酒店”自己煮上了稀饭,加上自带的面包、榨菜、香菜心、肉松等,不出房间就解决了早餐问题,而且大家有说有笑,吃得“热火朝天”,这横竖也是出行的一个小花絮,值得行程结束后一提。

  我们昨天停留的龙胜各族自治县,隶属于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位于桂东北部,地处越城岭山脉西南麓的湘桂边陲,我们昨天走的国道321线从龙胜境内通过,龙胜是著名风景区,有“天下一绝”的国家4A级景点龙脊梯田景观,景点门票100元。有家人提出,既然走到了景区边,不如去看一看。但由于今天是个阴天,光线比较暗,估计拍摄效果也不是很好,加上我们又急于赶路到通道,于是行程领队说服了大家,决定不在龙胜停留。

  当年红军也是经龙胜到通道,我们追寻当年红军的足迹,一路风尘仆仆经广西龙胜县奔赴湖南怀化市通道侗族自治县西北部的县溪镇寻访“通道转兵”旧址和通道会议纪念馆(2015年5月新馆建成)。

  县溪镇1958年前一直为通道自治县府所在地,1958年后县政府迁驻双江,而当年红军到达的通道县即现在的县溪镇所在地,所以我们没有进入现在的通道县城而直奔县溪镇。

  中央红军血战湘江突破第四道封锁线之后,从长征出发时的八万六千多人锐减到三万多人。遭受如此惨痛的损失,临时中央政治局负责人博古自知犯下大错,心灰意冷,曾企图拔枪自杀,被周恩来及时喝止。红军从上级指挥员到基层广大指战员无不痛心疾首,对左倾机会主义者从第五次反围剿以来的瞎指挥极为不滿,要求换帅的呼声达到了顶点!这为毛泽东重新回到军委领导岗位提供了契机。

  湘江战役后,蒋介石猜到中央红军仍欲北上湘西与红二、六军团会合,于是重新调集五六倍于中央红军的兵力,部署在通道以北的绥宁、靖州、芷江一带严防死守,同时电令湘、桂、黔地方军阀尾追合围。

  以李德、博古为代表的左倾机会主义、教条主义者不思悔改,不接受教训,明知蒋介石已在红军北上湘西的路上摆好了“口袋阵”,仍执意坚持去湘西与二、六军团会合,往敌人已布置好的“口袋”里钻,甚至提出不占通道,把通道让给敌人,直接北上去湘西的荒唐主张。红军又一次面临险境。红军该向何处去才能脱离险境?

  红军自长征出发以来连月血战,未经休整,部队建制已混乱不堪,粮弹缺乏,战斗力衰减,急需占领一个县城进行补充休整。为此,毛泽东在行军期间强烈呼吁先占领通道,赢得补充地域和休整时间,待后再就进军方向具体商议。经周恩来做工作,李德、博古等人才勉强同意先占通道。1934年12月11日中央红军攻占湖南通道县城,这是长征出发以来中央红军占领的第一个县城。

  在翻越老山界到通道的行军期间,毛泽东写下了著名的【十六字令】三首:“山,快马加鞭未下鞍。惊回首,离天三尺三。山,倒海翻江卷巨澜。奔腾急,万马战犹酣。山,刺破青天锷未残。天欲堕,赖以拄其间。”既反映了中央红军一路征战的艰辛,也表达了毛泽东在遭遇挫折和困难的时候对革命必胜的信念。

  12月12日,中革军委在通道的“恭城书院”召开临时紧急会议,着重讨论红军战略转移的前进方向问题,毛泽东作为特别代表列席了会议(无表决权)。在会议上,李德、博古等人仍执意坚持从通道北进去湘西与二、六军团会合。毛泽东同志则提出,蒋介石早已在通道以北布下重兵,张网以待,湘江之战的教训还不够惨痛吗?应放弃北进湘西与二,六军团会合的做法,避实就虚,改向敌人防守薄弱的贵州进军,“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嘛!”在去通道的行军途中,毛泽东做通了中央政治局常委张闻天和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王稼祥的思想工作,他们在会议上也支持毛泽东提出的建议,朱德也支持毛泽东的意见,会议争吵激烈,毛泽东与李德在会议上都拍了桌子。李德恼怒之下拂袖而去,会议不欢而散,没有做出决议。

  当晚,毛泽东心情沉重,夜不能寐。他又去找洛甫(张闻天)和王稼祥同志做工作,张、王建议要去找周恩来同志谈谈。当夜,毛泽东又去找周恩来,恰遇周恩来也来听取毛泽东的意见。周恩来仔细听取了毛泽东同志的意见后,赞同毛泽东转兵进军贵州的意见,并连夜去找李德、博古二人做工作,讲明道理。在形势的逼迫下,李德和博古勉强同意了毛泽东进军贵州的建议,但保留进入贵州后找机会继续北上湘西的意见。当夜,中革军委下达了西入黔境,进军贵州的“万万火急”电令。12月13日,红军转道向贵州方向前进,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通道转兵”。

  通道会议是中央红军在面临危机的关键时刻召开的一次紧急会议,从危机中挽救了3万多中央红军。正如刘伯承同志在《回顾长征》一书中指出的:“当时,如果不是毛主席坚决主张改变方针,还剩下的3万红军的前途只有毁灭。”

  尽管通道会议只研究了红军的进军方向问题,没有就战略方针的转变问题取得一致意见,但通道转兵促进了这个问题的解决,为尔后的黎平会议决策红军战略计划转变作了必要的准备。没有通道会议,就没有通道转兵,没有通道转兵,也就没有贵州的黎平会议及其后的猴场会议,也就不会有具有战略意义伟大转折的遵义会议。因此,通道会议“实际上开始了毛泽东在军事上的领导”,是中央红军从失败走向胜利的起点。

  自驾长征路出发以来,通道转兵纪念馆是我们到过的整体规划较好和旧址地保护得较好的红色景点之一,馆藏展品(如图片和音像)也比较丰富和齐全,因为是新建的馆,馆里各种设施也比较新,比较现代,让人有一种崇敬之感,过去我们对通道转兵这段历史了解得很少,通过这次到通道寻访,从历史资料的获取以及对纪念馆规模和馆区管理等方面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离开时还真有点依依不舍的情感。

  我们离开通道县溪,沿着当年红军“通道转兵”的足迹西进,向贵州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的黎平前进。通道隶属湖南,黎平隶属贵州,两县间是湘黔交界之地、二者在道路、民风和建筑风格上都有较大的区别。从县溪到黎平分别穿行湖南的209省道和贵州的202省道。湖南的209省道路面平坦,走起来挺爽,即使有山道弯弯,驾车绕行起来也蛮惬意,但一过了湖南界进入贵州界的202省道,路面立马变了脸,坑坑洼洼凹凸不平,让我们这次出行的两辆普通型家用轿车吃尽了苦头,每小时只能行走十来公里,稍想开快一点就会把车里的东西都颠翻得乱七八糟,家人在朋友圈里发图抱怨“一界之隔,轮下两重天”。对于贵州,古人曾有话云: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难道如今仍是如此?

  贵州界内路况虽令人扫兴,但黔南州的民俗建筑风情却令人赏心悦目,“堤外损失堤内补”,甘蔗没有两头甜,好景无好路,好路无好景,自驾长征路上也处处都体现着生活的辩证哲理。

  县溪镇到黎平县88公里山路,我们开车足足走了四个小时,天又下起了小雨,道路泥泞不堪,越靠近黎平县城路越难行,因为天黑看不清路,加上一路上修路,许多路段都是脱离原主道而改走临时道路行驶,弄得我们心神不定,几度都以为是走错了道,只好不停地下车问路,很折腾人。直折腾到晚上八点多钟,我们总算是挪进了黎平县城,住进黎平维多利亚时尚酒店。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