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旅游

穿越西伯利亚的白桦之旅

2017-12-14 14:25:0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东海之韵
点击:   评论: (查看)

b1c5d2435e78f845c7013953d2ad0b97.jpg

 

  穿越西伯利亚的白桦之旅

  文/ 东海之韵

  

  (11)滴血教堂引出的滴血沧桑

  下了车,远远就看见蓝天下金光灿灿的一群洋葱顶,走到滴血大教堂前,方才看见教堂前立着一座高大的十字架,十字架呈褐色,和教堂白色的外墙形成强烈反差,十字架上有七尊雕塑。教堂正前方的广场上竖着两幅放大了的画像,画像上有身穿军装的中年男人以及一群人的合影,另一幅画像上是抱着小女孩的中年妇女和她身边穿着海军服的男孩。本打算进教堂参观,小王去问了一下,说是女性游客进教堂要戴头巾,我们就在外面照了相,没有进去。  

  由于没有提前做功课,新来乍到的我们并不了解眼前这些景物的含义,只是将滴血大教堂的外景拍了下来,留个影,到此一游而已。回国后,我上网查了一下,才知道这个滴血大教堂是为俄罗斯最后一任沙皇尼古拉二世修建的。

  俄罗斯境内有三座知名的“滴血教堂”,分别是:坐落于乌格利奇(位于莫斯科金环上的一个小镇)的纪念德米特里小王子(基辅罗斯留里克王朝最后的继承人)遇害的滴血教堂,位于圣彼得堡的纪念亚历山大二世(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的爷爷)遇害的滴血大教堂,和位于叶卡捷琳堡的这座纪念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全家遇害的滴血大教堂。

  叶卡捷琳堡的这座滴血大教堂,原址是商人伊帕季耶夫的寓所。该楼建于1880年末,1908年工程师伊帕季耶夫购买此楼,1918年沙皇尼古拉二世全家被关押在此。1918年7月17日夜,尼古拉二世一家被从楼上转移到这里的一间地下室里,看押他们的卫队长尤罗夫斯基宣布,乌拉尔地区苏维埃执行委员会决定枪毙他们。被处死的共有11人,包括:尼古拉二世夫妇,他们的四个女儿和一个未成年的儿子。此外还有博特金医生、两个仆人和一位厨师。

  1977年伊帕季耶夫宅邸被拆毁,1991年12月26日,苏联正式解体后,俄罗斯各地大大小小的教堂如雨后春笋般地修建起来。2000年在原址上建设滴血教堂,2003年7月建成启用,教堂高60米,面积3000平方米,有三个升座、五个圆顶,属俄罗斯拜占庭风格。教堂底层右侧有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一家被枪杀的象征地、沙皇及其妻子儿女的圣像和生辰年代介绍。教堂里至今还有一座小型博物馆,讲述“王室的最后几天”。1998年,教堂进行沙皇一家遗骨的安魂祈祷仪式后,遗骨被送到圣彼得堡的彼得罗巴甫洛夫教堂安葬。

  联想起矗立在滴血大教堂前十字架上的人物雕塑,我这才明白展示的是尼古拉二世一家走向地狱时的造型,教堂正前方广场上的画像表现的是尼古拉二世的一家。对于苏联布尔什维克枪决末代沙皇一家这一历史事件,我们中国国内网上多持谴责态度,认为布尔什维克这样做太残忍,连小孩也不放过,甚至有人斥之为“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政治谋杀”。

  果然如此吗?让我们重温一下历史。尼古拉二世,俄罗斯帝国末代皇帝,1894年至1917年在位,1918年尼古拉二世全家在叶卡捷琳堡被布尔什维克(苏共)处决,他是俄罗斯罗曼诺夫王朝最后一位沙皇。我们看看他在位期间对咱们中国做了些什么。

  二十世纪刚刚拉开历史序幕,帝国主义国家就磨刀霍霍,欲对华夏大开杀戒,1900年5月28日英、美、法、德、俄、日、奥、意等八国派遣的联合远征军,以镇压义和团之名行瓜分和掠夺中国之实,向中国发起战争。联军总人数前后约5万人,装备精良,声势浩荡。6月中旬,侵华帝国主义海军在沙俄海军将领指挥下,联合进攻大沽口炮台。

  俄国除积极参加八国联军之外,俄国侵略军制造的海兰泡惨案,早已被国人忘怀。1900年7月16日,居住在海兰泡的数千名中国人几乎全部被俄军惨杀,泅水逃生的不到百人。17-21日,俄国侵略军又先后将江东六十四屯居民万余人赶至黑龙江边枪杀或用斧头砍死,剩下的被赶入黑龙江淹死,只有极少人泅水得生。

  1900年8月14日北京城彻底沦陷,八国联军所到之处,杀人放火、奸淫抢掠。八国联军攻占北京后继续派兵四处攻城略地,扩大征伐。8月28日,俄国军队占领齐齐哈尔,9月,俄军在攻占秦皇岛、山海关同时,集中庞大兵力,分五路对东北地区实行军事占领。9月22日,占领吉林,28日,占领辽阳;10月1日,进入盛京(沈阳)。俄军所到之处,烧杀掳掠,无恶不作。俄军利用军事占领的机会,大肆掠夺中国东北的金矿、煤矿和森林资源。

  八国联军的强盗们从紫禁城、中南海、颐和园中偷窃和抢掠的珍宝更是不计其数!“圆明园”继英法联军之后再遭劫掠,终成废墟。《永乐大典》共22870卷被八国联军大肆损毁丢弃,甚至将《永乐大典》书册用于修建工事之用。《四库全书》共79309卷,被八国联军毁册数万,抢掠糟蹋一空。直到现在,伦敦、巴黎的博物馆里还有《永乐大典》等许多当年被抢掠去的图书和文史典籍。

  1900年12月,在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威逼之下,清政府被迫和西方十一国签定了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此条约迫使清政府向各国共赔款4.5亿两银子,以关税、盐税和常关税作担保,分39年还清,年息4厘,本息共9.8亿两,这就是对华夏敲骨吸髓、痛彻心扉的“庚子赔款”。于是,西方列强在中国领土上划租界、拆炮台、强驻军,长驱直入,趾高气扬。

  《辛丑条约》签订后的中国,用“红楼梦”中的一句话来比喻,好比是“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庚子赔款”如同插入华夏大动脉的一根吸血管,中国人几千年积累的财富被这根罪恶的吸血管洗劫一空,使得中国经济由此跌入低谷,经济发展极度落后,人民生活极度贫困,经济实力长期翻不了身。至此,中国完全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清政府变成了“洋人的朝廷”。庚子赔款是我中华民族积贫积弱,一穷二白的重要历史原因。

  在现今的中国网络上,在介绍叶卡捷琳堡的滴血大教堂时,我们看到了非常令人费解的舆论,谴责苏共布尔什维克枪杀了末代沙皇一家,鼓吹游人一定要去看看那个埋葬了沙皇一家尸首的废矿井。为此,我翻开了尘封的史料,革命导师列宁在1900年12月24日“中国的战争”一文中,开篇就写道:“俄国正在结束对中国的战争:动员了好些军区,耗费了数亿卢布,派遣了几万名士兵到中国去,打了许多仗,取得了一连串的胜利,——的确,这些胜利与其说是战胜了敌人的正规军,不如说是战胜了中国的起义者,更不如说是战胜了手无寸铁的中国人。淹死和屠杀他们,不惜残杀妇孺,更不用说抢劫皇宫、住宅和商店了。”列宁又写道:“如果直言不讳,就应当说:欧洲各国政府(最先恐怕是俄国政府)已经开始瓜分中国了。不过它们在开始时不是公开瓜分的,而是象贼那样偷偷摸摸进行的。它们盗窃中国,就像盗窃死人的财物一样,一旦这个假死人试图反抗,它们就像野兽一样猛扑到他身上。它们杀人放火,把村庄烧光,把老百姓驱入黑龙江中活活淹死,枪杀和刺死手无寸铁的居民和他们的妻子儿女。”

  列宁在文中谴责沙皇对中国的侵略,非常同情水深火热之中的中国人民。他指出:“中国人民从来也没有压迫过俄国人民,中国人民也遭到俄国人民所遭到的那种苦难,他们遭受到向饥饿农民横征暴敛和武力压制自由愿望的亚洲式政府的压迫,遭受到侵入中国的资本的压迫。”1917年十月革命胜利之后,1920年苏联政府宣布放弃俄国方面的庚子赔款余额。重温历史不难看出沙皇尼古拉二世是侵略我国、强行赔款的大盗,而列宁领导下的布尔什维克则是打倒沙皇,同情、帮助中国的友人,我们怎么可以阉割历史、混淆是非、敌友不分?

  现时当有些人喋喋不休地落数五六十年代如何穷困时(其实之前的几十年中国就已经一贫如洗),可曾想过中国是怎样积贫积弱的?可曾了解“辛丑条约”“庚子赔款”这些屈辱的历史?如果对历史还有一点敬畏之心,就不会把贫穷的责任推给毛主席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如果还有一点民族自尊心,就不会去同情俄国末代沙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