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资讯

历时两天过草地!日干乔绝美、花灯会同乐、班佑碑热泪横流!

2019-10-16 15:47:37  来源:星火旅游  作者:星火旅游
点击:    评论: (查看)

  第五季重走长征路,过了湘江,四渡赤水,巧渡金沙江,飞夺泸定桥,翻过雪山,于9.29日上午来到了草地的南缘。接下来,我们历时两天走过草地,然后到达甘肃的迭部去。

  牦牛在公路上漫游,听到我们的汽车喇叭声,它不仅不避让,反而在我们车前穿行。

  阿坝县位于青藏高原东南线和川西北高原西北边,昆仑山脉东端,横断山脉北端和大巴山脉西端,正处于 长江 、 黄河 支流河流分水岭地带。县境内正好有一条山脉,由西北部边界分水岭处一直向东南贯穿整个阿坝县境, 长江黄河分水岭风景区 成为一条长江黄河分水岭。

  在长江黄河分水岭的旁边,还有未融化的积雪。远望过去,那边的山谷中的水系已经是长江水系!

  中午,我们在红原县吃饭。红原,是曾经周总理命名的县城。意思是红军经过的草原!从今天开始,我们经过了长江黄河分水岭后,地势开始平缓了很多。开始进入大草原啦!

  进入日干桥大沼泽! 位于四川省 阿坝州 北部,为 西倾山 、 岷山 、 巴颜喀拉山 之间的山原,纵横六百里,海拔3500米以上,河道迂回摆荡,水流滞缓,叉河、 曲流 横生,形成大片沼泽,水草盘根错节,结络而成片片草甸,覆于 沼泽 之上,气候变换无常,人迹罕至。

  目前松潘草地经排水疏干,多垦为农田,草地和沼泽面积已大为缩小,已发展成少数民族的农耕区。

  草地上盛开的蓝色龙胆花

  1934年6月红军制定了松潘战役计划,准备迅速、机动、坚决地消灭松潘守军 胡宗南 部,后由于 红四方面军 的领导人 张国焘 的动摇,失去了战机,最后不得不放弃攻打松潘的作战计划。当时国民党军准备调集军队阻止红军北进,围困和消灭红军于 岷江 以西、 懋功 以北的雪山草地之间。一面是大敌当前,一面是渺无人烟,没有道路,几乎是生命禁区的草地,红军当时处于生死一线极其危险的境地。但英勇无畏的红军右路军在当地向导的协助下,用了十几天的时间通过了大草地,创造了亘古未有的人间奇迹。

  红军正在手拉手,肩并肩,顽强的朝着胜利的目标前进!

  红军队伍中的广东老表

  朝着希望前进!

  当年红军在边区长征,离不开各民族老乡的带路向导

  如今的草原,到处都是丰美的草甸,时不时可以看到蓝色的小花,十分漂亮。

  草地的情景,令人怵目惊心,举目望去,是茫茫无边的草原,在草丛上面笼罩着阴森迷蒙的浓雾,很难辨别方向。草丛里河沟交错,积水泛滥,水呈淤黑色,散发着腐臭的气味,在这广阔无边的千里沼泽中,根本找不到道路,一不留神就会陷入泥潭中拔不出腿。红军指战员们踩着草墩一步一步地探索前进。越是往草地中心走,困难就越严重。时风时雨,忽而漫天大雪,忽而冰雹骤下。衣服被雨雪打湿了,只能靠体温暖干。夜晚露营时,更是寒冷难忍,大家只得挤在一起,背靠背取暖。草地里没有清水,只能喝带草味的苦水。经过几天的行军后,粮食吃光了,战士们只好沿路找野菜充饥,有时甚至嚼草根,吃牛皮。但是,红军个个都是英雄汉,他们忍受着寒冷、饥饿的折磨,以坚强的革命意志,坚持每天按计划的路程前进。

  经过七天的艰苦努力,右路军在毛泽东等的领导下,战胜了严寒饥饿,历尽千辛万苦,终于走出了人迹罕至、气候变化异常的茫茫草地,于8月27日到达草地尽头的班佑地区,左路军也同时到达阿坝地区。两天后右路军发起 包座战斗 ,歼灭了企图堵截红军的胡宗南部第49师,攻占了包座,打开了通向陕西、甘肃的大门,为实现党中央北上的战略方针创造了有利条件。

  气势磅礴的红军长征纪念碑碑园,由主碑、大型花岗岩石雕群、红军长征纪念馆三大部分组成,具体包括黎明火种、断壁浮雕、三军铜像、英雄群雕、红军长征团结胜利纪念总碑和火矩碑文。碑园是一个把雪山草地的自然风貌,同现代雕塑和建筑艺术巧妙地融汇为一个整体的纪念性艺术杰作。

  碑园以大量文字、图片讲解及实物,向人们展示伟大的长征,使每位参观者无不受到心灵的震撼和奋进的鼓舞。

  主碑背靠雪山,面向草地,气势恢宏,当夕阳西下时,金光四射,尤为壮观,被誉为“中华第一金碑”

  千古江山,英雄辈出,唯万里长征,举世无双。中国工农红军,不畏远征艰险,受命于危难之际,转战于生死之间。

  当我们有幸享受如今的幸福生活,我们有什么理由去忘记这些为了新中国成立奉献出生命的伟大战士,我们又有何理由不去缅怀他们、传承他们的伟大精神呢?

  唐朝时,吐蕃首领松赞干布派使者前往长安求婚。使者路过松州,被州官扣押,松赞干布大怒,亲率大兵二十万人入侵,唐都督韩咸战败, 唐太宗 命吏部尚书统军抵达松州,经川主寺一役,唐军 大胜。 松赞干布 返藏后又遣使臣送黄金以求通婚和好,太宗晓以大义,将 文成公主 嫁与松赞干布,传为千古佳话。

  自古以来,松潘都是兵家必争之边陲重镇。如今,岷江河谷、 涪江 河谷沿岸大量的关隘、兵屯、靖墩和烽燧(烽火台)等 古战场 遗迹仍然随处可见。

  松州城内,一片古城气息,人间烟火顿时把人拉入古老社会的市井生活。

  我们是如此的凑巧,当天是九月三十日。第二天就是国庆节阅兵,举国同庆。松潘这里搞了一个万人花灯会。羌、蒙、汉、回等多个民族在这里一起跳花灯舞。我们入城的时候,到处都是各色民族特色的服装,全城都漂浮在花灯的花海当中。

  “红军”不论走到那里,都要同当地人打成一片,不论是回族,蒙古族、羌族还是汉族,大家都是同志。

  在多方交涉之后,我们终于进入列队进入会场,同松潘人民一起参加了万人花灯会。我们人手一面红旗,近距离的观看万人花灯舞,并摇旗呐喊,同唱我和我的祖国。

  同各族人民在一起合影,让我们的长征之行,更加丰富多彩,更接地气。

  焰火冲天,竖起高高的彩焰。节日的气氛如同这高高飘起的彩烟一般,把气氛烘托到了顶点。

  松州广场上,是花和红旗的海洋!红旗闪动,人心更激动!

  背靠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我们同刚刚散会出来的回族老乡一起合影。民族大团结万岁!

  700余名战士背靠背坐着牺牲了

  这处班佑河畔美丽的小村,红军越过毛尔盖大草地时,仅有几间简陋的小屋,牧民过着逐草而居的生活。

  不过与连日来在沼泽地里的艰难跋涉相比,小村的出现,却让红军看到了胜利的曙光——让无数战友牺牲的大草地终于有了尽头,有了人家。小村的路口草原边,矗立着一块中国工农红军班佑烈士纪念碑,纪念碑的主体是一座名为胜利曙光的雕塑,背后记载着发生在班佑河畔一段悲壮的故事:

  1935年8月,当红军长征穿越草地,来到班佑村时,不少红军战士缺乏食物,体力不支,在此等待后续部队。就在等待中,700多名红军战士,背靠着背坐着牺牲了。

  这一幕深深地印在了时任红三军11团政委王平将军的脑海里,班佑烈士纪念碑上,就镌刻着他的回忆:

  “走到河滩上,我用望远镜向河对岸观察,那边河滩上坐着至少有七八百人。我先带通讯员和侦察员涉水过去看看情况。一看,哎呀!他们都静静地背靠背坐着,一动不动,我逐个察看,全都没气了。我默默地看着这悲壮的场面,泪水夺眶而出。多好的同志啊,他们一步一摇地爬出了草地,却没能坚持走过班佑河,他们带走的是伤病和饥饿,留下的却是曙光和胜利……”。

  对于这段历史,王平将军无法忘怀,他生前曾嘱咐,要在这里树碑纪念,以缅怀那些英勇牺牲的战士。

  我们面向烈士们宣誓!致以我们最深沉真挚的缅怀!王导告诉我们,长征是一个正向淘汰的过程,最优秀的共产党员、红军战士,总是把死亡留给自己,把生的希望留给别人。不论是这一天里经过的金色鱼钩发生地中的老班长,还是拿出最后气根火柴倒在草地边缘的战士,都是这样义无反顾的牺牲自己,把希望的火种洒向人间。正是这样的精神培育出来的红军,才天下无敌,不惧这世间的一切反动势力!

  1935年8月底, 右路军 (中央红军)穿过茫茫草地到达班佑、巴西一带,等待与左路军会合。 但张国焘 率左路军到达阿坝后,违抗中央命令,拒不与右路军会合。 1935年9月9日上午,张国焘给陈昌浩来了份密电,参谋长叶剑英 首先看到此电,电报的大意是命陈昌浩率 右路军 立即南下,并提出“彻底开展党内斗争”,企图危害党中央。针对这种情况,中共中央于1935年9月2日至9日在班佑寺内连续召开政治局会议。

  如今的巴西会议会址,由于疏于保护,现在只剩下四周竖立的墙壁。

  会议决定采取果断措施,立即率红一、三军、军委纵队一部,组成临时北上先遣队,到阿西集合,继续北上,向甘南前进,并通知已到俄界的 林彪 、 聂荣臻 ,行动方针有变,要一军在原地等待。会议还决定以后右路军统归军委副主席 周恩来 指挥,并委托毛泽东起草《中共中央为执行北上方针告同志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