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人物

湘江滚滚追英风——纪念最早的工运领袖黄爱和庞人铨牺牲100周年

2022-04-29 17:53:1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李豫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在湖南长沙岳麓山穿石坡下,有一处墓地,墓冢及茔地均为花岗石砌筑。墓呈立体方形,方体圆顶,墓碑上刻着“黄爱庞人铨烈士之墓”九个字。

  黄爱和庞人铨二人合葬,但是他们不是夫妻,而是革命同志。他们同一年出生(1897年),在同一年同一月同一天牺牲(1922年1月17日)。

  他们还有着相同的身份,都是工人运动领袖,而且是中国最早的,也是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最早牺牲的团员,都是25岁。

  黄爱是湖南常德人,庞人铨是湖南湘潭人,两人都于1917年毕业于长沙湖南甲种工业学校。此后,黄爱又考入天津高等工业学校,并参加了五四爱国运动,在天津学联执行部工作,担任过周恩来主编的《天津学生联合会报》的编辑,还是周恩来组织的“觉悟社”社友。庞人铨毕业后到湘潭织布厂做工,和妻子组织家庭织造社,因遭受军阀张敬尧部队的洗劫破产后参加湘军,在第三旅司令部作副官。参加了毛泽东领导的在驱除阀张敬尧运动中,出力很多。驱张成功后,退出了军队。

  1920年9月,庞人铨和黄爱在长沙相遇,交谈时事,对社会问题主张一致,决定共同建立组织,为维护劳动者的利益而奋斗。11月23日,毛泽东、何叔衡等人的支持和帮助下,他们在长沙组织成立了一个劳工团体——湖南劳工会,黄爱为大会主席。劳工会有三大任务:一是维护劳工的利益,二是促成国家的统一,三是维护民族的尊严。黄爱立下了“我的生命,终必为劳动运动一死”的铮铮誓言。

  湖南劳工会成立初期,会员多数是工业学校的学生。后来,长沙华实纱厂、光华电灯厂、造币厂、黑铅厂、兵工厂、泥木、理发等多个行业的工人加入进来,劳工会建立了20个基层工会,成为一个庞大的工人团体。

  1921年春,湖南劳工会在黄爱、庞人铨领导下发起了反对省政府将纱厂租与私商华实公司经营的罢工运动。湖南学联准备联合湖南劳工会在“五一”国际劳动节组织一次大规模的游行示威。但是,由于黄爱、庞人铨受无政府主义的影响,只提出废除一切带有强制性的制度,平均财富,一切平等,主张极端自由,不要政府,不要纪律,而不搞政治。

  正在组织领导湖南工人运动的毛泽东决心争取湖南劳工会这个人数众多、比较庞大的工人团体,把它引导到正确的轨道上来,于是,他亲自去找黄爱和庞人铨,商谈五一节联合游行示威的事。

  为了缩小和二人的距离,毛泽东先不谈游行的事,而是有意谈到俄国革命,巧妙地把话题转到马克思主义胜过无政府主义,经济斗争必须同政治斗争相结合上。

  黄爱不同意毛泽东的说法,称劳工会只注意经济斗争,而不能带政治色彩,只需要工会,不需要政党。毛泽东看到黄爱的态度坚决,也不强求。

  4月28日,赵恒惕政府为湖南第一纱厂的事逮捕了黄爱,工人们准备营救,但不知该如何办。毛泽东趁机说服庞人铨,一方面组织劳工会和学联派代表准备和省政府谈判,开展请愿运动;另一方面准备组织游行示威。

  5月1日,毛泽东、庞人铨组织领导长沙各行业工人和各校学生1万多人,冒雨举行了浩浩荡荡的游行大示威。群众队伍里打着“劳工神圣”的旗帜,他们高呼“宁可不要命,不可不做人”的口号,沿途散发《劳动节略史》《告工人》和《社会革命》等传单,在街头进行演讲,在社会上引起巨大的反响,迫使赵恒惕不得不释放了黄爱。

  在毛泽东的影响和教育下,黄爱、庞人铨在1921年下半年开始脱离无政府主义的影响,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倾向中国共产党,并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

  1921年11月21日,湖南劳工会成立一周年之际,时任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湖南分部书记的毛泽东与黄爱、庞人铨商议劳工会改组事宜。毛泽东在《劳工周刊》的《湖南劳工会周年纪念特刊号》上发表了《所希望于劳工会》一文,对劳工会的改组提出三点意见:一是“劳动组合的目的,不仅在团结劳动者以罢工手段,赢得增加工资和缩短工时的时间,尤在养成阶级的自觉,以全阶级的大团结,谋全阶级的根本利益。”二是工会组织要有民主产生的全权办事机构,人员要精干。三是加强工人对工会的组织观念。

  劳工会把原来各工团的合议制改变为“书记制”,将过去的8个部改为书记、组织、宣传3个部,由3个部的委员组成执行委员会。黄爱任书记部委员,庞人铨任教育部委员,张理全任组织部委员。黄爱还邀请毛泽东助理会务,接受毛泽东“小组织、大联合”的主张,改组了基层组织。湖南劳工会从此纳入中共湖南省支部指导的工人团体之列,标志着湖南工人阶级由自在的阶级转为自为的阶级。黄爱十分钦佩毛泽东,曾向人称道:“润芝是将才!”

  12月中旬,共产国际代表马林经过长沙,毛泽东请他与黄爱、庞人铨等人见面,详细介绍了俄国十月革命的情况和建立工会的经验。

  12月25日,在毛泽东指导下,黄爱、庞人铨以劳工会的名义,在长沙召集各界群众1万多人,参加反对11月美、英、日、法在华盛顿召开的“共同支配中国”的太平洋会议的集会,向帝国主义瓜分中国表示严重抗议。黄爱、庞人铨走在游行队伍的最前面,他们亲自带领群众高呼口号,散发传单。

  这次活动在湖南省内外产生很大影响。陈独秀在总结这次活动时说,全国各地反对太平洋会议运动中,以“湖南工人最猛烈”。

  1922年1月,将近年关,第一纱厂的工人们盼望厂方给工人发“双薪”,以置办年货或作省亲路费。但这一合理要求遭到华实公司的无理拒绝。纱厂工人于1月13日宣布罢工,华实公司用5万元巨款贿赂湖南军阀赵恒惕派兵镇压。1月16日夜,大雪纷飞,寒风刺骨,黄爱、庞人铨跟华实公司老板在劳工会谈判时,一群士兵突然闯进来,不由分说逮捕了二人。

  第二天早晨4时,赵恒惕就命令将黄、庞二人绑赴到浏阳门外秘密杀害。庞人铨被刽子手用刀直接砍为两段,身首异处;黄爱被砍了3刀,牺牲之前用尽最后的力气喊道:“大牺牲,大成功!”

  他们的遇难震惊全国,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称他们是“中国第一次为无产阶级而死的先烈”。

  但是赵恒惕却以省政府的名义宣布黄爱、庞人铨的罪行是:“盛倡无政府主义,假劳工会名义煽惑人心,近复秘密收买枪支,勾结匪徒,乘冬防吃紧,希图扰乱治安。”随后,湖南劳工会被武力解散,《劳动周刊》被查封。

  黄爱、庞人铨惨遭杀害,社会各界人士愤怒了,众多工人停止了工作,到劳工会门前痛哭。大批工人自发冲进内务厅、财务厅等衙门,向赵恒惕政府表示抗议。

  毛泽东对黄爱、庞人铨被害极为悲愤,主持召开了追悼大会,发行了纪念特刊,规定每年1月17日为庞人铨、黄爱二烈士殉难纪念日。

  毛泽东亲笔题写挽联:“奋斗为众生,千古伤心是工运;取义拼一死,九泉含笑亦冤魂!”并在为黄庞烈士特制的纪念章亲笔题写“黄庞精神不死”。

  旅法的周恩来挥笔写下《生别死离》一诗,讴歌黄、庞是“为共产花开和赤色旗儿飞扬,把种子洒在人间;血儿流在地上。”含泪称赞二人为“中国的卢(卢森堡)、李(李卜克内西)”

  李达和夫人王会悟为悼念这两位中国工人运动最早的牺牲者,写下挽联:第一把交椅,两位抢先坐去了;最后的胜利,我们努力夺回来。

  纱厂工人写的挽联是:漫漫长夜,积雪犹新,看两颗头颅,鲜血淋漓增惨痛;滚滚湘江,英风尚在,愿各抒肝胆,齐心奋勇逐凶残。

  庞人铨、黄爱虽然牺牲了,但是一大批革命者擦干眼泪,继续战斗。正像后来邓中夏在《中国职工运动简史》中所说:“黄、庞被杀以后,职工运动遭一顿挫,所谓湖南劳工会分子皆逃亡在外,但共产党却并不跑,在白色恐怖之下做极其艰难的工作。”

  1922年2月23日,李大钊在给《黄庞流血记》一书写的序言中说:“以前的历史,几乎全是阶级的斗争史,最后的争战,在世界在中国均已开始了。黄、庞两先生,便是我们劳动阶级的先驱,先驱遇险,我们后队里的朋友们,仍然要奋勇上前,继续牺牲者愿做而未成的事业。”

  黄爱和庞人铨的精神是我们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中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是中国共产党的宝贵政治财富。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