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人物

坚持初衷,继续革命——纪念魏巍同志诞辰100周年

2020-03-11 16:40:22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赵剑斌
点击:    评论: (查看)

  在魏巍同志诞辰90周年的时候,我写过一篇文章:《铭记魏巍老的教诲,坚持创作新世纪的工人阶级文学》。当时在黑龙江我们召开了纪念魏巍同志诞辰90周年座谈会,我主持并发言,许多同志那热情洋溢发言的情景,在脑海中犹如昨天不时显现。时光荏苒,现已过去十年了。

  今年3月6日,是魏老诞辰100周年。因为防治新型冠状病毒时期不能集会,但是很多同志写了纪念文章,积极评价魏老的著作等身,文学创作取得巨大成绩,积极评价他为了坚持无产阶级革命立场,高举马列毛主义旗帜,撰写大量评论时政的文章意义重大,从而积极评价魏巍不仅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作家、而且可以堪称当代鲁迅。

  在我看来,还应该评价魏巍同志在历史巨变,社会转型中的卓越表现和做出的杰出贡献,应该称他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社会活动家,是红色大潮中的领军人物。他的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立场,党性原则,崇高的人品修养,道德风范,都值得我们学习,值得我们颂扬。

  一、成果丰硕的军旅作家

  魏巍出身于贫寒的工人家庭,他1937年17岁参加八路军投身于抗日战争。他的革命创作生涯在延安起步,接着投身到晋察冀敌后,参加过大大小小无数次的战斗。他一手拿枪,一手拿笔,在革命战争年代,创作了大量文学作品,代表作是长诗《黄河行》、《黎明风景》。

  解放战争时期,魏巍参加了解放大西北的行动,并作为骑兵团政委,亲自指挥剿匪作战。1950年,美帝侵朝战争爆发。魏巍于1950年、1952年、1958年三次赴朝前线采访。创作的代表作就是脍炙人口蜚声国内外的散文《谁是最可爱的人》。这篇散文得到了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推崇,毛主席阅后批示“印发全军”。

  魏巍是文学创作的多面手,不仅能写诗歌,写散文,他还是文学大师级的大手笔,在文学艺术的许多方面,在许多领域获得了巨大的成绩。他创作了分别描写抗美援朝、红军长征和抗日战争三部曲的三部长篇小说:《东方》、《地球的红飘带》、《火凤凰》。《东方》荣获茅盾文学奖、首届人民文学奖、首届中国人民解放军文学奖。《地球的红飘带》获得了人生的路标奖和人民文学奖。

  上个世纪90年以来,魏巍与林默涵共同主编《中流》刊物,他自己也写了不少时政评论、杂文,反击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逆流,坚持社会主义和马列毛主义。

  魏巍的作品,永远是滚烫的,永远是充满热血的,对人民和祖国永远是饱含着深情的,也永远为广大人民群众所喜爱和欢迎。

  魏巍不仅是革命作家,他首先是一位坚定的共产主义者。他从青年时代就接受了马列毛主义的教育,逐渐形成了共产党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在他60多年的文学创作和革命生涯中,始终忠诚于共产主义的理想和信念。

  魏巍通过他的文学作品,他写的时政评论、散文、杂文,显示出他的心是同人民群众紧紧相连的。他的文学创作,始终源于现实生活,反映人民群众心声。他时刻关注大多数人民群众的疾苦和命运,关注社会底层弱势群体。他永远为广大人民群众,为工人农民鼓与呼。

  魏巍勤于笔耕,他除了按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深入工农,深入现实生活,勤奋刻苦学习马列毛主义经典著作,改造世界观,提高思想境界,同时抓紧时间不顾疲劳和身体疾病,辛勤写作。他的作品有正式出版的《魏巍文集》十卷、《魏巍文集》续一二卷等,还有多卷本的散文集、诗歌集。他的著作等身,战绩辉煌,成果丰硕。

  二、反腐败反潮流的晚年辉煌

  有不少参加革命比较早,立过战功的老军人、老领导、老干部,到了改革开放时期就坐享其成,颐养天年,含饴弄孙,无所事事。为了保持离休干部的特殊待遇,他们认为没必要做些费力不讨好的工作,不再做政治风浪中的弄潮儿。即便对改革开放中的政治转向,历史转折,社会转型,人民重新遭受苦难,也可以不再过问,不再干涉。

  可是魏巍不是这样的人。

  当面对帝国主义和买办势力的文化侵略,他活跃在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战斗前线。

  他担任过解放军团政委、总政治部创作室主任、北京军区文化部部长,是一位将军,担任过中国作家协会理事和书记处书记、中国解放区文学研究会会长及名誉会长。到了晚年,他不吃老本,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他就与几个战友联手,先创办《时代的报告》期刊。这个刊物着重提醒广大读者,注意霸权主义者的扩张侵略和颠覆阴谋,剖析当前国际紧张局势继续加剧的根源。因为这样高的警惕性,这种提法,跟当时某些政要提倡的和平与发展主题相悖。于是这样的提法,这样的刊物,被认为是依然奉行文革时代注重阶级与阶级斗争的思维方式,势必引起某些大人物的注意和不满。于是刊物被迫改名为《报告文学》,魏巍也被迫下课。他重新寻找机会,企图东山再起。

  1988年,魏巍与林默涵合作,在光明日报社分得一块阵地,创办《中流》杂志。依然继续以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创刊宗旨,对改开以来的国内外大事、民生命运充满了焦虑,对冷战终结以后,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资本主义复辟,对跨国集团的资本扩张,对帝国主义灭亡中国之心不死的种种迹象,时时保持警惕。同时对dxp的不争论置之脑后,主动迎接一场又一场的意识形态和各种背离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舆论挑战,大力批判修正主义,坚定继续革命的理念。他亲自撰写文章,在《中流》杂志上发表了《警惕四化危险》、《女娲补天》、《在新世纪的门槛上》等一系列坚持马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反对修正主义的战斗檄文,迅速引起思想理论界的关注。

  其中的重要文章《在新世纪的门槛上》,明确地对现代修正主义的若干特征作了具体的描述,把它的嘴脸刻画得惟妙惟肖、淋漓尽致、入木三分,为我们识别和判断现在修正主义提供了最具体最翔实的依据。

  2001年7月,时任高层的政要发表七一讲话,竟然允许资本家入党。他与李尔重、林默涵等在内的一群共产党员,上书中央以很罕见的口吻质疑,并提出不能违反党章的基本原则和规定。在此之前,《中流》杂志就以私营企业家能否入党问题反复连续发表文章,从理论上加以剖析阐明了不能吸收资本家入党的理由。因而随后《中流》杂志被宣告停刊,81岁的魏巍竟然被变相软禁到医院三、四个月。

  杂志刊物不能办了,魏巍没有停止战斗,没有妥协投降,他将战场转移到网站。他在耄耋之年,写了大量网络文章,继续在网络上冲锋陷阵。生命不熄,战斗不止。他晚年出版的《新语丝》杂文集,篇篇文章犹如锐利的匕首。足以使敌人闻风丧胆,也足以擦亮人们的眼睛,认清修正主义的丑恶嘴脸。

  三、时刻关注社会底层民生

  作为当代中国大作家的魏巍,他早就已名满天下,德高望重。但是他接待下属,甚至接待底层工人农民,也总是平易近人,不摆架子。他经常告诫大家,自己也身体力行,苦读马列,深入工农,站在劳动人民一边,按照毛主席的教导,解决为什么人服务和如何服务的问题。当然他创作的作品,是为千千万万的劳动人民服务的,是为千千万万的劳动人民的解放而斗争的。他写的大量的政论杂文,是为指导21世纪新时代的青年,为千千万万普通群众提高革命觉悟,是为他们的被压迫被剥削处境,为他们下岗失业、被强拆房屋、强征土地、司法不公而申冤呼吁,鸣不平,反映他们强烈的诉求。

  他总是眼光向下关注底层社会的民生问题,毫不吝惜地用自己的名气为劳动人民发声。

  他曾经为农民工王斌余呼吁救命。那是在2005年。宁夏农民工王斌余给私人老板干活两年多,工资一直拖欠未给,王斌余的父亲生病住院,急需用钱,他找老板讨要工资。未果,他又找政府,法院。在劳动仲裁。和法院之间被踢皮球儿,来回白跑好多次,没有办法,情急之下他拿刀找老板去要。没有找到老板,遇到拦路不讲理的老板娘,在冲突中杀死了老板娘,然后他去公安部门自首。

  从媒体得知案情后,魏巍发表了《也谈农民工问题》的杂文,深度揭示农民工受剥削的情况,同情王斌余,呼吁刀下留人不要判其死刑。他写道:“由王斌余身上爆发的问题,绝不仅仅是一个孤立的事件,也不是个人的悲剧,而是社会的悲剧,时代的悲剧。在王斌余事件发生的前后,还不知道全国会有多少类似的事件。”接着,他列举了一些报刊媒体发的类似报道。

  他说:“事实的严峻性已向我们宣告:这个社会已经倾斜的太厉害了,一个被压迫阶级正在死亡线上挣扎呻吟,不能正常生活下去了。作为执政党再不改变这种阶级关系,已经不能继续下去了。近年来在珠江三角洲地区出现的民工荒就是一个警号。””如果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那就只有改变存在着压迫剥削的社会现状才有可能。”

  他反对判决王斌余死刑,认为老板拖欠工资,司法部门劳动仲裁不作为有罪。他写道:“我们的法,如果不能维护广大劳动者的利益,不能维护那些受剥削受压迫的弱者的利益,就失职了。”

  2007年,河北的一名退伍军人崔英杰。在国企改制时,下岗被迫来到北京,骑个三轮车以卖烤香肠谋生,遭到城管的强迫取缔驱赶。在追赶中,城管打他,他被迫还手,导致这位城管死亡,按惯例,崔英杰有被判死刑的可能。魏巍得知后,急忙发表网络文章,呼吁《不要杀他!我也为退伍兵崔英杰说情》,深入揭示事件悲剧发生的社会原因,他为此发出了正义的呐喊。

  同年,山西一家砖窑,通过以欺骗和拐卖手段,将一些残疾人和智障人,甚至儿童当作奴隶,囚禁在砖窑做苦力。得知此事。魏巍发表了《惊闻山西黑砖窑事件》的时评文章,有力地抨击这种丑恶现象。他说这就是“资本主义原始积累时期的残酷剥削的形式,说明如果不改变这种残酷的剥削,我国经济的持续发展是没有前途的”,呼吁“当前最紧迫的自然是坚决干脆果断地全部捣毁,将人一个不剩的全部解救出来,同时必须将丧尽天良的黑窑主、黑中介迅速捉拿归案,绳之以法”。

  作为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社会活动家,魏巍十分关注全国各地工人阶级状况,他听说大庆工人阶级为反对国企改制私有化举行集体维权的事情,2004年他不顾80多岁的高龄和体弱多病亲自去大庆调查采访。

  四、热情扶植工人阶级文学创作

  2003年5月,通过著名作家,曾经作为空军记者到抗美援朝前线采访,后来创作长篇小说《鹰击长空》《赵尚志》的王忠瑜老师介绍,我开始跟魏巍老师建立了通讯联系。

  我把已经出版的第一部长篇小说《父恩难辞》和第二部未出版的长篇小说《新潮旋风》打印稿邮寄给他,请他提意见,并帮助我联系出版社。他不吝惜自己的宝贵时间用了几天功夫审读我的小说,肯定我的文学创作。

  魏巍老既明确地指出发展无产阶级革命文学面临的困境,又鼓励我为工人阶级进行文学创作,他说:“看了有关材料。对你的概略情况及艰难处境已经初步了解。这种处境也许正孕育着积极和光明的东西。”“至于作品的出路,在当前只是慢慢地想办法吧!市场经济正在绞杀着一切,当然也在绞杀着文学,尤其是无产阶级革命文学。”“你是一个有希望的作家”,“预作品成功!”

  魏老师审阅我的长篇小说以后,多次为我联系出版社和杂志社为我写推荐信。虽然当时事情难以遂愿,但我还是衷心地感谢他老人家。

  我的第二部长篇小说《新潮旋风》在魏巍去世后半年,由北京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我把书给魏巍老的夫人邮寄过去。

  2010年,我去吉林省通化采访通钢工人阶级反抗国企私有化改制事件,随后创作了长篇小说《钢城》,在多家网站连载,反响强烈,获得好评,并在北京召开了一百来人的研讨会。如果魏巍老仍然在世,看到我文学创作的新成绩,该让他老人家多么高兴呀!

  据了解,魏巍老同样也积极地鼓励和支持被誉为工人阶级诗人的王学忠同志,为他的诗歌集和评论写序。其中一篇序言题目就是《一个工人阶级诗人的崛起》。他写道:“王学忠出现在我们的诗坛,实在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但是,一个王学忠毕竟太孤单了。我热烈地期望着更多的王学忠出现,随着他的脚步走来更多的诗人,如果能形成一支队伍,那我才高兴呢!”

  五、临终遗嘱:继续革命,永不投降

  由于多年的劳累。魏巍老身体不算很好,早就患有糖尿病心脏病多种疾病。2006年,他因心脏病问题,安放了一个心脏起搏器。2007年他又因高血压肝病等病症住院治疗,但他仍然闲不住,身体一旦稍好,他就频繁参加社会活动。2006年,他联合其他同志发起向抗战前线的中小学捐书和给延安等地的学生送书活动。2008年奥运圣火传递到珠穆朗玛峰时,他接受过央视采访,为奥运喝彩,并为上珠峰的圣火取火种题词“欢庆奥运圣火登上珠穆朗玛峰”。接着,他病重住院,在病榻上,当听说坚持社会主义集体经济道路的南街村遭到某些人恶意攻击时,他写了快板诗:《保卫南街村》。五一节,他写了纪念诗人田间的文章。5月20日,他为河南烈士陵园被毁事件向部队和政府进言疾呼。

  八月初他坚持观看奥运赛事,在病榻上,他一直关心着国家的命运。

  8月9日,他从昏睡中醒来,见到他的孙子在身旁。他觉得头有些昏沉,脑供血不足,就对孙子说:抱住我的头摇一摇。他想让自己清醒一些。孙子抱他的头轻轻摇着,他就提高了声音,对儿子对孙子郑重地嘱托说:“我交给你们的只有一句话:继续革命,永不投降!切记没有?”孙子说:“记住了,爷爷。”

  魏巍老让孙子提高嗓门说了三遍:“继续革命,永不投降!”

  8月24日,魏巍老去世了。

  魏巍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战斗,郭松民写过一篇文章《阵亡者魏巍》,我们认为郭老师说的非常准确。

  当然,魏巍交待给他孙子的“继续革命,永不投降”,这一句话不仅是交待给他孙子的,也应该是嘱托给我们所有无产阶级革命战士:一定要坚持高举马列毛主义旗帜,励志回归科学社会主义,一定要遵照魏巍老的嘱托,要坚持初衷,确保“继续革命,永不投降”!

  赵剑斌

  二O二O年三月六—八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