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人物

孙瑞林:共产党人的真正楷模——纪念为革命贡献一生的老干部许均开同志

2020-12-16 08:17:2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孙瑞林
点击:    评论: (查看)

  6月29日,许均开同志的女儿徐建平告诉我,许均开同志于今年2月26日病逝,享年96岁。她女儿说,因为新冠疫情的关系,她父亲去世的消息就没有告知父亲的亲朋好友。

  许老是我多年的好朋友,他的离去,使我失去一位心心相印的挚友和志同道合的同志,他的音容笑貌已深深地刻在我的记忆中。

  许老是一位抗战时期参加革命的老干部、老党员,建国后,曾担任过河北省饶阳县县委宣传部长、专区土改工作队副书记、甘肃省基本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冶金部中国稀土公司党委书记。退休后,定居在河北石家庄市。

  许老的晚年是退而不休,曾先后担任过中流杂志社(中宣部主办)河北发行站站长、东方红网站顾问等。由于工作关系,我与许老相识、相处、交往已有21年。

  古人有“善恶在我,毁誉由人,盖棺定论”之说,许老已经“盖棺”了,对他的96年人生之路应该怎样“定论”?作为他的知心朋友和同志,这正是我这篇悼念他的文章所要述说的。

  许老出生在河北省饶阳县寺冈村一户贫苦农民家庭,“九•一八”事变后,他的父亲和伯夫被日本鬼子抓劳工,惨死在东北。在抗日战争的烽火中,许老13岁就参加了革命,17岁加入中国共产党,到他逝世,整整79年的党龄。

  许老参加革命后从基层做起,一步步的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成长起来。他先后担任村、乡、县、省(机关部门)的领导工作。他经历过战争年代血与火的生死考验,经历过和平建设时期艰苦奋斗的岁月磨炼,经历过文化大革命反修防修群众运动的洗礼,经历过毛主席逝世后继续革命、坚韧不拔的斗争。

  在他的一生中,讀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高举毛主席的旗帜,牢记党的宗旨,严格要求自己,坚持和发扬党的优良传统,艰苦朴素,克己奉公,始终扎根于群众,从不搞特殊化。他无愧是一位革命到底不回头的彻底革命者,无愧是永葆党的阶级性和劳动人民本色的好干部,无愧于共产党员的光荣称号,是共产党人的真正楷模和表率。

  在将近一个世纪的漫长革命生涯中,许老在他经历的各个历史阶段,都表现得非常出色。

  许老经历的第一个阶段是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在毛主席的领导下,我们党历时28年艰苦卓绝地斗争,最终取得了革命的胜利,建立了新中国。这 28年中,有22年是武装斗争,是枪杆子打出的政权。

  许老从1937年参加革命到建国时的12年,是在战争中度过的,他参加了反抗外敌侵略的抗日战争和打倒蒋介石反动派的解放战争。

  在抗日战争时期,他是共产党领导的饶阳县义勇军的交通员,这支抗日武装力量的军长许佩坚(在战争中牺牲),与许老是同村人,是许老参加革命的引路人。许老担负的任务是为义勇军传达作战命令,传递情报。在执行任务中许老表现得非常勇敢,而且胆大心细,经常穿越在战火中,巧妙地与敌人周旋,每一次都能出色完成任务,被战友们称为“神鬼战士”。

  后来义勇军被编入河北游击军,开赴到南线作战,许老留下来转入根据地的地方政府工作,但主要任务还是与侵略者作斗争。

  解放战争时期,许老参加了地方的“支前”和土地改革工作,曾任冀中专区土改工作队副书记。

  在战争年代,他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重要的贡献,是共和国的不朽功臣。

  许老经历的第二个阶段,是新中国成立到毛主席逝世的27年。

  中国共产党夺取政权后,要医治战争带来的创伤,百废待举,百业待兴,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和党的领导干部,许老转战在我国华北、东北和西北地区,兢兢业业,殚精竭虑,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立了新功。

  其一,他是我国西北工业的创业者和奠基者。1954年,苏联援建新中国的156个项目,党中央、国务院决定从军队和地方党政抽调一批干部充实到工业战线上来,时任河北定县地委机关党委书记(正县级)的许均开同志名列其中。先是他被安排到大连补习文化,学习两年化工专业。1956年,许均开被分配到国家化工部驻兰州的第一机械安装公司任副经理、党委副书记。1961年,许均开调任甘肃省基本建设委员会副主任,1963年调冶金部白银金属公司,任党委副书记兼政治部主任、民兵师政委。这期间,苏联援建项目中有56项落户甘肃,其整个布局和基建都是他亲自参与并主持胜利完成的,特别是在苏联撤走专家的情况下,许老领导工人们发扬自力更生、奋发图强的艰苦奋斗精神,硬是在大漠孤烟的沙土地上将这些项目一一建成,受到毛主席、党中央的表扬。

  其二,他为我国稀土工业的创建和发展功不可没。稀土是一种重要的战略资源,也是世界上的稀有资源。稀土是很多高精尖产业如信息技术、生物技术、能源技术等高技术领域和国防建设的重要基础材料,素有“工业维生素”的美称,尤其在军事方面稀土有工业“黄金”之称。我国是稀土资源大国,占有世界90%的稀土资源。1973年8月以后,许老先后担任冶金部903厂和中国稀土公司党委书记,在稀土工业战线上奋斗了10多年,直到离休。

  据该厂史料记载,一次,为保证卫星上天的需要,周恩来总理指示他领导的903厂必须在120天内拿出五种不同类型的高精尖稀土。时间紧,任务重,他发动科技人员、干部和工人奋勇拼搏,只用109天就出色完成任务。中国稀土工业在许老这样一代建设者的手中一步步走向辉煌。毛主席、周总理曾亲切接见了许均开同志,对这一代的建设者们给予充分的肯定和褒奖。

  其三是,在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10年中,许均开同志一方面经受了反修防修和群众运动的考验,提高了政治觉悟,得到了群众的拥护,另一方面,他遵照毛主席“抓革命,促生产”的战略部署,和广大工人群众一起,用实际行动,为我国的工业生产做出了应有的贡献,他所在的单位,在文化大革命中,革命和生产两不误,都得到了大发展。事实证明,某些人攻击文化大革命是所谓“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纯粹是睁眼说瞎话,是别有用心的无稽之谈。

  许老所经历的第四个阶段,是最为重要的一个阶段,即毛主席逝世后的44年。这个阶段占许老一生的将近一半的时间。

  毛主席逝世后,我国发生了剧烈变化。一是发生了华国锋等叛徒搞的十六政变,背叛了毛主席生前一再强调的“三要三不要”的重要原则,搞阴谋诡计,搞分裂。二是被文革打倒的邓小平等翻文革的案,否定毛主席以阶级斗争为纲和继续革命理论,实行私有化趋向的经济体制改革,从思想路线、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上搞所谓的“拨乱反正”和“伟大的历史转折”,全面背叛毛主席、毛泽东思想、毛主席革命路线和无产阶级专政。三是在邓小平的操纵下,搞出个《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全面地否定文革,推行去毛化、非毛化、反毛化。

  对于这44年,广大群众看得最清楚,他们说:“辛辛苦苦30年,一夜回到解放前。”连“总设计师”邓小平也不得不说:“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两极分化,我们就失败了。”“如果产生了百万富翁,产生了什么新的资产阶级,那我们就真是走了邪路了。”而活生生的事实是,我国早已不是邓小平所说的“如果”了,由于私有化和资本主义,百万富翁已不新鲜,百亿千亿的富翁都是三位数、四位数了,中国的亿万富翁已经超越全世界99%的资本主义国家,仅次于美国,位居世界第二了,至于两极分化和权力腐败更是登峰造极。

  常言道,疾风知劲草,烈火见真金。在长达44年的“疾风”和“烈火”面前,对每一个共产党员、每一个革命者、每一个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来说,都是难以回避的考验。在这个考验面前,我敢说,许均开同志是一棵没有被这个资本主义复辟“疾风”吹倒的“劲草”;是一块没有被资本主义复辟的“烈火”熔化的“真金”。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热情帮助和大力支持左派刊物和网站宣传马列毛主义,批判修正主义。

  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社会剧变,阶级分化时期,站在哪一边这个政治立场问题就突出起来。

  毛主席逝世后不久,许老就退休了。但他一刻也没有停下革命的脚步,全身心地投入到宣传马列毛主义、批判修正主义和资本主义复辟的斗争之中。

  在我们相处20多年,许老一直是《中流》、东方红网、毛泽东旗帜网等左派杂志和网站的热情读者和支持者。他用自己的行动,足以证明他是一个坚定的马列毛主义者,是修正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坚定反对者。

  上世纪末,《中流》杂志社为了扩大发行量和扩大宣传面,在全国各地建立起几十个群众性的义务发行站。在这些发行站工作的同志都没有报酬,而是无偿地做贡献。许老不顾自己年事已高,主动请缨在石家庄建立起《中流》驻河北发行站。许老的这个发行站,是最早建立起来的,也是工作做得最好的发行站之一。那几年,许老积极认真地投入到这项工作中。为扩大发行量,他采取集中邮寄,分散发送的办法,每当刊物一到,不管刮风下雨,他都与发行站的同志一起立即把刊物送到订户手中,他还自费购刊赠给省直机关一些同志和院校一些大学生。为了扩大宣传,他把《中流》发表的重要文章,如魏巍同志的《在新世纪的门槛上》,找播音员录好音在公园等公共场所播放。他不仅在老同志中积极推广、宣传《中流》的反修文章,而且走进校园,向大学生们宣传《中流》,使学生们受到很大的教育。由于许均开同志的执著和热情,感动了许多人,在他的感召下,河北省一批省、厅级老干部也加入进来,如时年89岁的老红军、省军区副司令员田同春同志就是被许均开同志所感动,主动担任发行站的顾问,给予许均开同志的发行和宣传工作以很大的帮助。一个正厅级的抗战老干部,一个副军级的老红军,能够俯下身子任劳任怨地做发行站这样具体而零碎的工作,由此可见,他们对毛主席、对革命事业的感情是多么深厚,他们的革命精神是多么强烈。

  当我把许老们的事迹汇报给魏巍同志后,魏巍同志也很感动,特意让我邀请许均开同志到他家里作客,魏巍同志代表《中流》全体同志,向许老表达衷心的感谢。两位老人畅谈很久,还合影留念。

  《中流》被停刊后,原国家统计局老局长李成瑞等同志创办了《东方红》网站和《东方红文粹》,许老又被我们聘为《东方红》网站的顾问,他继续为宣传革命理论、批判反动思潮,辛勤工作了7年之久。

  《东方红网站》和《东方红文粹》停办后,为了让一些读者继续了解国内外大事,一些同志又创办了一份资料性的电子杂志,继续开展宣传工作。许老同志此时虽已93岁高龄,仍然像对待《中流》、《东方红文粹》那样,担负起转发、学习、宣传的工作,直到他去年11月病危住院为止。

  像许老这般年龄的老人,许多人都把自己的健康长寿、颐养天年作为最后的追求,而许老则像曹操的《龟虽寿》的诗句那样“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他为共产党人的理想,公而忘私,继续革命,依然孜孜不倦地奋斗着、奉献着……,他如同唐代诗人李商隐《无题》诗中所言——“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燃尽泪使干”!我作为许老的朋友,深为许老的这种生命不熄、奋斗不止的革命精神所感动。

  二是,深入做群众工作,抵制各种非毛化反毛化的错误思潮。

  作为从战争年代一路走来的老党员,许老深知用马列毛主义宣传群众、武装群众、组织群众对于革命事业来说是何等的重要,尤其是修正主义和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泛滥的背景下,其现实意义更是自不待说。正是出于这个想法,许老把群众工作做得有声有色,可圈可点。例如:

  带头组织红歌歌唱队。开始的时候,他买了一个随身听,录上多首歌颂毛主席和共产党的革命歌曲背在身上,每天去公园锻炼,放给大家学唱,后来学唱的人多了,他就组织一个的老年歌唱队。这个老年歌唱队常年保持着三、四十人的规模,最多时达到150人,每逢重大节日,他们都要组织正式演出,而且经常受邀参加一些重要活动。许老说,大唱红色革命歌曲,能让我们这些革命者和广大群众不忘那些烽火涅槃的岁月,不忘毛主席的英明领导,保持我们的革命意志,有利于与人民群众的密切联系,树立革命正气。

  带头转发红色宣传材料。他把书籍、报刊、网络上宣传马列毛主义、社会主义和革命传统的好文章好作品复印下来,带到公园、干休所、学校去分发,有时还把好文章录了音,播放给大家收听,从而在群众中产生强烈共鸣。

  带头在毛主席的祭日和诞辰日开展纪念活动。在许老的带动下,当地每年都如期组织纪念活动。记得2006年9月16日,许老来北京看我,向我介绍了石家庄群众在9·9这天,纪念活动的盛况。他说,活动地点有6处,网上只报道一处。他说,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觉悟了,拥护毛主席,拥护文革,反对腐败,反对私有化,反对资本主义复辟。他所在的河北省第二干休所(他是党支部书记),连续开展了一个月的学习和纪念活动。

  带头抵制和批判各种非毛化、反毛化的反动思潮。非毛化、反毛化是从否定文革开始的。如何对待文革,是检验拥护毛主席还是反对毛主席,是真革命还是假革命的分水岭和试金石。在这个问题上,许老不仅自己立场坚定、旗帜鲜明,而且还经常以毛主席的著作、指示、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媒体上的好文章来教育和说服那些对文革有偏见的人,有时甚至与抹黑文革抹黑毛主席的人争论得面红耳赤。许老对我说:在这个大是大非问题上,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绝不听之任之,绝不随波逐流。

  魏巍同志为主编的《中流》杂志也被无理停刊。许老听说后,立即从石家庄赶到我们这里来打听情况,他对魏巍同志和《中流》的坚持原则、坚持斗争的做法表示支持,对魏巍同志和《中流》的遭遇表示同情。他告诉我,他们那里一些同志的态度与他一样,也有许多同志联名给中央写信,对迫害魏巍、停刊《中流》的错误做法提出批评。

  三是,艰苦朴素、艰苦奋斗,始终保持无产阶级的本性和劳动人民的本色。

  美国等西方国家利用我国改革开放的机会,对我国进行西化、私化、腐化、分化与和平演变政策,图谋从内部搞垮我国。经过几十年的演变,除了分化还没有得逞外,其他三化都已“化”得差不多了,可谓“成果”显著。就拿腐化来说,这些年随着私有化、市场化的深入,不仅产生了如本文前面所说的一批高居世界第二的富豪资本家队伍,而且也产生了一大批腐败的党员领导干部,上至国家高层下至工厂农村,许许多多的共产党员和领导干部被资产阶级的糖衣炮弹打中了,变质了。

  在这种腐败盛行的风气下,真正做到毛主席所说的“两个务必”,做到“一尘不染”,是很不容易的。正所谓“能吏寻常见,公廉第一难”。但许老做到了。

  腐败的对立面是廉洁。“不受曰廉,不污曰洁”,也就是说,不接受贿赂,不使自己的人品受到玷污,就是廉洁。

  作为正厅级抗战时期的老干部,许老的工资和生活待遇是不低的,但他从衣食住行等方方面面都自觉地过着低标准的、简朴的生活,他把节省下来的退休金用在宣传马列毛主义上,用在那些资金困难需要资助的左派刊物和网站上,用在困难群众的解困帮难上,在这些方面,许老是从不吝啬的。

  记得1999年8月25日,一个衣着像个老农民的老人走进我们《中流》杂志社,一次就捐给我们1万元。这是这位老人准备给老伴看病的钱。这个人就是许均开同志。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时,工资普遍都比较低,一个正厅级干部的月工资也就1000多元。当时的1万元可不是个小数目。我打电话报告给魏巍同志。魏巍同志听了也很是感慨。魏巍同志说:“他的心意我们领了,老同志家里还有困难,老伴还有病,就不要捐这么多钱了。”当我把魏巍同志的话转达给许均开同志时,他激动地说:“你们编写出那么多好文章,我们从内心里感谢你们!编写文章,宣传马列毛主席,就是战斗啊!你们在前方打仗,我们在后方支持你们!”我只好收下了他的这份厚重的心意。

  此后,他坚持每年都给我们捐款。许老捐款,也不止是《中流》一家,还有其它被群众称为“左派”的媒体。后来《中流》停刊,他又继续对东方红网站捐款多年。20多年来,许老究竟捐助了多少钱,已无从知晓,合计起来决不是个小数目,而他自己的生活却省吃俭用,非常简朴。

  许老为党工作是只求付出,不求索取的。既做一个坚定的革命者,又做一个坚定的无产者,这是许老一生,特别是晚年矢志不渝的信念。1985年,他所在的原单位改制成股份公司,当时的政策是管理层可以持股,没有钱,可用银行贷款,许老是可以分到一些股份的,但许老拒绝了。他说:“我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是党的,都是国家的,单位的资产是国有资产,我不能占为己有!”

  后来的事实证明,国有企业改制,凡是胆大者,持有大股的书记、厂长、经理们,空手套白狼,都发了大财,成为富翁,成为新的剥削者,但我们的许老,压根就不想占这个便宜,也不眼热,他看不起那些见利忘义,利用手中权力发财致富的共产党员和领导干部。

  再说住房,许老从外地退休回到石家庄,组织上在一栋5层楼的老式居民住宅楼里临时分给他一套约80多平米的旧房,没有电梯,没有像样的装修。后来,组织上曾多次要给他调整到面积大一点、条件好一点的楼房,可他一再拒绝。后来房改,国家干部的住房实行商品化,国家还给予一些优惠政策,只需要一两万元,就可以买下来,成为自己的私有财产。虽然他的住房很旧,也值个四五十万,但许老就是不买。当时他对组织说:“这房子也是国有资产,我属于国家,有国家养着,不需要私产,将来我走了,把这房子交给国家,让他永远都姓‘公’。”他女儿许建平对我说:“老人家离世之前3天,已经不能进食了,他觉得不好,就对我说:我一生艰苦奋斗,没有私产,没有私车,没有钱,也没有留下房产,我走后房子要交公。我是无产者。”许老的子女们尊重老人家生前遗愿,至今房子还空着,等待疫情过后,由单位接收。

  四是,与妻子并肩战斗,携手同行,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谈起许老,不能不谈及他的老伴张秀玲大姐。张大姐也是一个坚定的革命者。她也是很早就参加革命的老革命、老同志。张大姐是许老好助手,她很早就学会电脑打字,为许老做好宣传工作给予了很大的帮助。他们真是一对志同道合、相伴相随的革命夫妻。

  2005年农历正月十五,张大姐正在电脑上打印宣传材料,因劳累过度,突然发生脑溢血,猝死在电脑桌上。许老来我家告诉我这个噩耗时,他难过得哭了。张大姐小许老5岁,去世时76岁。

  我在《中流》工作期间,多次去石家庄,还在他们家住过,亲眼目睹了两位白发老人配合默契,共同工作的情景:每天张大姐把材料打印或复印出来,许老骑个陈旧的摩托车给众多朋友送到单位或家里……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

  20多年来,每逢新年、春节,我们都互寄贺年卡或贺年信,年年如此。在张大姐去世前,贺年卡、贺年信上都是署上他们两人的名字。

  张大姐走后,孩子们都在外地工作,指望不上,许老只好自己学会电脑、上网,一如既往地工作着。有朋友形容他:“90多岁不算老,骑着摩托到处跑。”就这样,又是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直到去年11月病危住院,不得不停下手里的工作。

  俗话说,善始容易,善终难。在我写完这篇纪念许老的文章时,我想起毛主席在无产阶级革命家、教育家吴玉章六十寿辰庆祝会上的讲话。毛主席说:“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一贯地有益于广大群众,一贯地有益于青年,一贯地有益于革命,艰苦奋斗几十年如一日,这才是最难最难的啊。”。

  许老就是毛主席所表扬的“三个一贯”、“几十年如一日”、“一辈子做好事”的那样的坚定马克思主义者,那样的无产阶级忠诚战士,那样的共产党人的楷模。纵观许老的一生,完全可以说,他是真正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无私奉献的一生。

  许均开同志走了,许均开同志的革命精神将永远激励我们大家继续革命,奋勇前行!

  2020年7月1日

发表前略有删改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