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人物

刘新:在朝鲜开城前线的日子里

2020-12-03 11:24:10  来源: 昆仑策网   作者:刘新
点击:    评论: (查看)

1.webp.jpg

  【作者刘新近照】

  刘新,河北省河间县人,1929年2月出生,1947年1月由县城小学教师参军入伍,1947年7月入党,1951年2月入朝参战时任65军组织科干事。参加过第五次战役和保卫开城斗争,获得抗美援朝纪念章、立过三等功,并获得朝鲜政府授予的“三级国旗勋章”。1953年10月归国,后从65军调至24军工作,在72师副政委岗位上离休。

  91岁抗美援朝老战士以亲身经历挥毫写史

  刘新:在朝鲜开城前线的日子里

  中国人民志愿军经过五次战役,使朝鲜战线稳定在三八线东西一线。我所供职的65军,入朝后即参加第五次战役。第五次战役结束后驻在新溪、大坪地区,进行整补和训练。先后补入山东、四川籍新兵5100余名。部队齐装满员,集中进行了一段训练,又总结接受了第五次战役以来的经验和教训,部队战斗力很快恢复,并有了新的提高。部队上下情绪高昂地准备迎接新的任务。

  从1951年7月开始,以美方为首的“联合国军”被迫同意与我方进行停战谈判。会址设在朝鲜西部三八线以南的开城。开城地区,原由47军、64军防守。根据新的形势,兵团命令65军结束大坪地区休整,接替兄弟部队担负开城保卫任务。从此,65军配合我方谈判代表团,与敌人展开了复杂、激烈的政治和军事斗争。直至1953年停战签字。共战斗了一年零十一个月。这期间的详细斗争过程已有大量文献介绍,我只是根据个人的亲身经历,记录下一些零星的回忆。

  (一)敌机狂轰滥炸的“中立区”

  虽然从1951年7月10日就开始了停战谈判,其实敌人不甘心失败,并无诚意的。不仅在谈判中想以“军事压力”来获得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还在谈判同时一刻也不停止军事行动。他们先后枪杀我中立区警卫人员姚庆祥排长,还多次轰炸中立区,甚至直接轰炸我代表团驻地。开城城区就多次遭到轰炸,街道房屋早已是一片狼籍,就像刚发生过大地震。不屈的朝鲜人民,在这堆废墟上搭起小棚子,陆续回来了一些人家。后来,竟然还有了两家小饭馆,就设在简易棚子里。还有一家小小照相馆,也偶尔有人光顾。

  那天天气较好,敌机暂时没来轰炸,我和机关几个同志来到开城大街上。说是街道,其实早已没有街道的影子了,只有一些在瓦砾中开辟的小小通道。我们是奔着小饭馆和照相馆来的,打算吃碗饺子照张像。

  饭馆的主人是从山东来朝鲜的华侨,是在1949年全国解放后,带着老婆和孩子来到这里的。我们进到屋里,首先看到炕上躺着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他眉清目秀,满身都是烧伤,双腿僵直绑满绷带,翻身都很困难,脸上布满痛苦。在孩子断续微弱的呻吟声中,我们透过小窗,看到屋外不远处还散落着汽油弹的大块弹皮。全家都笼罩在痛苦的氛围中。他母亲说:“这孩子是前几天被美国飞机炸的,投下的是凝固汽油弹,炸伤,又烧伤,很难治疗……”

  小饭馆虽然开着,可满屋没有一点生气,漫布着无尽的愁苦。我们本想忙里偷闲到开城中立区呼吸一点和平的空气,没想到中立区也没有和平。有的是满目疮痍,处处愁容。我们几个人在压抑的情绪中草草吃完饭,起身离开了小饭馆。刚要走时,有两位朝鲜人民军军官来光顾。饭馆主人以流利的朝鲜语接待着。

  沿着坑洼曲折的小路,我们找到了那家小小照相馆。在那里照了一张合影作纪念。照相馆主人是朝鲜人,但懂中文,在照片上为我们注明:抗美援朝,开城留念。如今看到这张照片,就会想起那痛苦的炸伤烧伤男孩。我们是中立区还被敌机狂轰滥炸的亲历见证者。

1.webp (1).jpg

  【1951年的板门店】

  (二)谈判地点从来凤庄到板门店

  1951年7月开始停战谈判。和谈地址开始定在开城的来凤庄,但美方一直破坏拖延,以致使谈判中断。直到9月17日,我方再次致信美方,建议恢复谈判,才又重新复会。可美方却无理要求我方让出开城地区,并要求改变谈判地点另选会址。

  美方为何一定要改变谈判地址呢?一是美方从驻地到开城来凤庄,需乘车穿越我方战区20华里,嫌路远;更主要原因是按原协议规定,美方汽车在通过我方战区时,车上必须悬挂白旗。沿途人们看到,曾耻笑他们是打着白旗来投降的。我方为朝鲜早日和平,同意了美方改变会址的提议,而严厉拒绝了美方要我方让出开城的无理要求。

  最后,双方达成协议:谈判地址从开城来凤庄迁至开城以东十余华里的板门店。

  板门店处于敌我阵地的中间地带,同双方均无战区分隔。板门店被定为新会址后,修建了会议厅,双方各自建立了代表团驻地,各自派驻了警卫部队。才于当年10月25日又恢复了和谈,直至1957年7月停战谈判签字,再未改变会址。

  (三)保卫开城的英雄壮举

  65军担负着保卫开城的重担。大家心里清楚,没有稳固的开城战区,就没有顺利的停战谈判。本军上下,一致把保卫开城作为头等大事,中心的中心。志愿军各级领导也倾注大力帮助指导,举整体之力,齐心完成这项意义重大而又十分艰巨的任务。在保卫开城两年的斗争中,65军谱写了很多精彩篇章。

  首先是扫清残敌扩大阵地,使和平谈判有个坚强后盾。谈判刚开始时,还有不少小股敌人从汉江以北、临津江以西,窜到谈判地区进行骚扰破坏。敌方还经常派遣特务渗透进来搞情报活动。对方在谈判桌上甚至还无理提出,要我方撤出1500平方公里的阵地。

  我方明白,如果我方在开城的阵地局促地域狭小,很难建成宽阔稳定的战区。对于保卫开城极为不利,也在谈判桌上没有强有力的发言权。当时,19兵团司令员杨得志、政委李志民,亲自带领参谋人员和65军的干部,跑遍了开城百里战区,详细勘察、研究,集思广益, 规划出开城防区的范围,制定了周密的工事构筑蓝图。

  65军在一个多月内,连续进行了两次大的清除作战。把汉江以北、临津江西岸的十几个阵地的敌人,坚决挤了出去。使各部队的阵地向前推进了280多平方公里。开城稳立在一个方圆百里的大护卫圈里,我军阵地的空间和机动性较大增强,这也更加增强和巩固了部队保卫开城的信心。

  第二大任务是万人大军构筑钢铁防线。有了百里的大护卫圈,还必须构筑起坚固的钢铁阵地,才能胜利达成保卫开城的任务。这样,一场以打坑道为主的筑城作业在百里战区全面展开。

  这个期间,我曾在65军筑城办公室工作了几个月,对几万劳动大军艰辛奋战有着深切的感知。叮当的坑道作业声,伴合着嗡嗡的风钻尖叫声,持续响了一年多。在山间地下,不分昼夜,无论冬夏,我军官兵苦战了几百个日日夜夜,不仅付出了非凡的劳苦,还展现出极高的智慧和创造力。官兵们曾先后创造过:山顶木桩定位法、打水眼法、找石纹法、大石块爆破法,以及坑道的各种照明法等总计20多种。以如此强大的群众力量,日月奋战,终于在五百平方公里的战区,建成了四通八达的地下钢铁长城。

  为加大抗打击能力,坑道的最大厚度达30米以上。坑道与野战工事相结合,能防空、防炮、防毒;可屯兵、屯粮、屯武器弹药,并有生活设施,能独立作战,方便出击与配合。工程的总量更是惊人:各类坑道2090条,长达250多公里。挖掘土石方27万余方。在战区内,在一切必须防守的要隘,都布满了深挖的坑道和坚固的防御工事。

  施工期间,我常常想到一个词:“众志成城”。正是对地下钢铁长城出现的真实写照!这个地下钢铁长城,成为当年震惊世界的一个奇迹。杨得志司令员亲自组织指导写出“开城坑道作业总结”,上报给彭德怀总司令。彭总称赞:“这是一个创造”。随即在大各战区部队作了推广。

  志愿军的钢铁坑道工事在祖国也广为传播。那年,祖国赴朝慰问团来到开城中立区,在65军阵地慰问时,主动要求看看地下长城。一走进几十米深的地下坑道,置身于各种战斗设施、生活设备中,犹如幻境一般,都感到十分惊讶。得知如此浩大复杂的工程,又是在极端困难条件下完成的,更加赞佩不已。当听说在炸药奇缺时,他们竟冒着生命危险,想尽办法拆卸敌人的臭炮弹和敌机扔下未爆炸弹取炸药,来解决施工爆破之需,在场的人们不禁潸然泪下。

  当时最触动人心的是营长李有库拆弹取药事例。这位营长是刚从战场上下来转入施工的。他带领战士拆弹取药,为部队解决优质炸药数百斤。在一次拆卸敌机扔下的重磅炸弹时,不幸意外爆炸身亡。给人们留下无尽的痛惜。李有库在涟川东山作战中,刚刚与美军骑一师激战过,胜利地攻克了敌人阵地,歼敌250余名。他在多次战场冲杀中没有倒在凶恶的敌人面前,却牺牲在坑道作业的困难中。听了这段介绍后,人们顿时陷入沉思、悲痛和感叹。

  祖国赴朝慰问团临行前怀着十分崇敬的心情,将一面锦旗献给了修筑地下钢铁长城的英雄们。锦旗上写着:“保卫亚洲与世界和平”。这锦旗深刻反映了我军构筑工事的重大意义。

  (四)战场斗争与桌上谈判

  在开城保卫战中,“战争是政治的继续”这句名言得到充分诠释。停战谈判就是军事手段与政治斗争交替运用的生动实践。我军始终以军事战斗的胜利,作为政治谈判的坚强后盾,有力地配合谈判斗争。两条战线相得益彰,形成合力才取得最后胜利。

  1952年底,艾森豪威尔刚当上美国总统,就跑到朝鲜战场指挥部署,声言大举向北进攻,从东西两边海岸登陆,再次打到鸭绿江。美方代表团也紧跟着挥舞大棒,在谈判桌上狂叫:“让大炮在战场上去辩论吧”、“让飞机的炸弹去作结论吧”。随即,拂袖而去,蛮横而随意地中断谈判。

  敌人的恫吓是绝不能吓倒我们的。我军立即以“打大仗,打恶仗”的果断姿态,紧急动员,充分准备,严阵以待,使敌人不能越雷池一步。敌人觉得大举北犯并无胜算,被迫又回到谈判桌上。

  但,敌人的反动本质是不改的。在后来的一系列谈判中,敌人的讹诈伎俩仍不断地重复表演。以致形成了“谈谈打打,打后又谈”周而复始的怪圈。我方当谈判桌上的政治斗争无法进行时,就以强有力的军事斗争,作为它的后续手段,迫使和平谈判再生希望。

  记得有一次,我方代表团感到敌人在砂川河以东的几个阵地,直接干扰、威胁到谈判。而敌方代表竟强迫我军撤出开城战区,企图以武力使我方屈服。我65军立即动员,发出“积极战斗,创造保卫开城英雄部队”的号召。各部队连续展开反击和争夺作战,配合谈判桌上的斗争。

  65军的军首长亲率194和195师的各级指挥员,到现场勘察部署,指挥部队连续打下了西场里北山、六七高地、八六点九高地等6个敌人阵地。彻底解除了敌人对板门店谈判的干扰破坏。

  在整个谈判过程中,我65军积极战斗,配合谈判,先后组织“打小仗”350次,大的战术反击作战11次。在多次激烈的战斗中,各部队涌现出大批英模人物,激励了部队高昂的战斗士气。在英模中,有一人连续爆破敌人5个地堡,俘敌8名的“二级青年爆破英雄”,584团副班长郑定富;有掩护部队撤退,自己负伤7处,掉在敌阵地后方,坚持爬行五个昼夜终于冒雨返回连队的钢铁战士,580团班长钟绪钢等。在攻打“红山包”时,582团7连二排,以勇猛灵活的动作,摧毁敌人三道铁丝网,仅用45分钟就打掉敌人的指挥所,全歼敌人一个加强排。兵团批准给其记二等功,授予“保卫开城二级英雄排”称号……

  当时比较突出的英模还有580团5连共青团员梅怀清。在攻占开城以东163点3高地时,那年刚20岁的梅怀清先用手榴弹引爆敌阵地三个地雷,又手擎爆破筒冲向敌陡壁上的铁丝网。不料,爆破筒三次塞进,三次滑落。危急时刻,梅怀清毅然再次塞进,用右手紧紧托住,拉响导火索,高呼毛主席万岁,以自己的血肉之躯为部队开辟了道路,全歼守敌。

  为配合停战谈判,我军将“用战争消灭战争”演绎到了极致。各部队积极捕捉战机,主动进行各种形式的战斗,争取杀敌立功。真是“遍地开花,各显神通”。

  578团9连在汉江痛击美军船只。他们用巧妙的办法,把偷渡汉江的美军第五海兵队后路截断,突然开火,激战十分钟,就把敌人的汽船、木船击沉于江中,把侵入滩头的敌人就地消灭。共击毙敌人50余名,俘敌2人。我部队仅轻伤1人。

  579团侦察分队夜袭敌人桃夜洞。他们深入敌后30余里,一举捣毁敌军指挥所。在敌巢里大显身手,烧毁敌帐篷40多顶,击毁敌人大小汽车几十辆,当场毙伤美军骑兵一师官兵40余名,俘虏其警卫兵一名。自己无一伤亡,胜利返回。

  还有更为广泛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活动,不断给敌人以杀伤,限制敌人的自由。狙击手的神奇枪法,使敌人惊魂不定,不敢在战壕露头;炮兵的冷炮轰击,更使敌人防不胜防。193师仅在1952年下半年打冷炮127次,毙伤敌700余名,击毁敌坦克3辆。

  我方谈判代表团,对部队涌现出的英模人物和生动事迹,以及各次战斗的胜利,都十分重视。及时地给予祝贺、鼓励。1952年9月,当代表团闻讯我军砂川河大捷时,首席代表李克农同志,亲自打电话,向参战部队的军、师首长王道邦、赵文进等祝贺、致谢。还与军师领导干部一起到582团参战的各连队慰问、致谢。当场对部队赞扬说:“你们的重大胜利,支持了我们在谈判桌上的正义立场,打击了美方代表哈利逊的气焰和无耻行径!”又说:“在斗争中,我们政治、军事两条线是一个目的。都是为了共同的胜利,大家一起努力!”在场的人们听后,既受到极大鼓舞,又提高了思想认识。更加坚定了保卫开城、保卫和平谈判的决心和信心。

  (五)王成式英雄与作家巴金

  一部《英雄儿女》电影,把王成式英雄形象传颂至今。说起王成式英雄的原型,很多入朝参战部队都争着说出名字。可被电影原著作者题名为“王成式英雄”的只有65军的副指导员赵先友。

1.webp (2).jpg

  【“王成式的英雄”赵先友(巴金用名)即赵先有(实名)烈士】

  582团6连副指导员赵先友,在开城以东的六七高地防御作战中,五次负伤后仍让通讯员扶着他指挥作战。当敌人集团冲锋上来时,他果断地拿起报话机,向团长高喊:“向我们这里开炮,敌人上来了!”按照他以自己的身躯指示的射击目标,我方炮火很快猛烈袭来,打垮了敌人,巩固了阵地。赵先友同志与敌人混战在一起同时身亡。志愿军政治部给他追记特等功。

  从1951年第一批祖国赴朝慰问团开始,巴金同志就到了朝鲜。那时,他是慰问总团的副团长。到达志愿军总部时,曾代表慰问团写出了热情生动的访问记《我们会见了彭德怀司令员》。各大报刊都予以登载。

  不久,巴金同志到了开城谈判中立区。当时,我们同住在开城西部的松岳山。这里是秀丽的风景区,有一处名叫“图书亭”的景点,其附近有几户居民,我们住在居民家中,向山下走一里多路,就是来凤庄。来凤庄是开始双方谈判地,谈判地址移至板门店后,成了65军司令部所在地。巴金同志和几位同行的作家就住在“图书亭”旁的一个较好的房子,在此地算是最高级的住处了。我们相互的住处只距三、四十米,出门入户时常常碰面。

  我们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见到巴金,但早就知道他的大名。之后,在一起相处了十几天,觉得这位大作家平易近人,工作认真。见到人时,他总是微笑着点头致意。不论是谁请他签字从不拒绝。巴金同志待人非常随和。有一次和大家在一起聊天,聊到高兴时,他拿出他与女儿的合影给大家传看。他一边笑着,一边把照片送到大家面前。在场的人边看边称好。那时,巴金同志40多岁,女儿看样子10岁左右,柔稚中透着秀气,亲昵地依偎在爸爸身旁,充满温馨。

  每天清晨,人们在山坡间散散步,呼吸新鲜空气。一天早上,我们几个人散步时无意中溜达到巴金同志的院外。只见他正在同几位作家围坐在炕桌旁一边讨论一边写字。看样子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了。有的急着说什么,有的在修改什么。只见几篇稿纸翻来覆去,总在犹豫不决。最后,还是巴金同志一锤定音,说了声“不行”,就把眼前的几张稿纸用笔狠狠勾掉,又用力撕碎,随手扔到了一旁……

  看到如此情景,我们都有些吃惊:太认真了,这么大的作家,真不容易啊。几十年过去了,巴金同志严肃认真的作风有时还浮现在我脑际。

1.webp (3).jpg

  【两次赴朝鲜前线的巴金和小说《团圆》】

  1952年9月上旬,65军在开城召开英模大会,巴金同志参加了全过程。他还在大会上讲话祝贺。他的上海口音虽听不太清,但人们还是静静地听着,最后全场报以热烈的掌声。

  几天的会议中,他最关注的是功臣英模的事迹。他多次找功臣、英雄们座谈、访问,看样子收获还可以,见他总是笑嘻嘻的。那天,他正与陈超、曹邦国、刘保英等人座谈,我正好赶上,就旁听了一会儿。当时, 580团1连战士陈超正在发言,他在坚守国赐峰阵地时,曾与美军29师的几个连反复激战。全班只剩下他和班长时,仍顽强战斗。后来班长也牺牲了,他一个人独守阵地。为迷惑敌人,就与敌人打起了“麻雀战”。东边打几枪,再到西边打几枪,还把自己和伤员的帽子放在战壕边沿,使敌人不敢冒进。他用班长留下的冲锋枪,用从阵地上收集来的手榴弹,独自一人打退敌人两次冲锋,坚持到最后胜利。在上级传来撤退命令时才离开阵地。他被志愿军政治部批准记一等功,授予“一级战士荣誉勋章”,参加了归国观礼代表团,受到了毛主席的接见。

  我记得,当时陈超讲到东一个西一个摆放帽子时,巴金同志听得笑了起来。不久,巴金同志根据大会的感受,以及到英雄部队采访的见闻,写出了《生活在英雄们中间》的通讯,传向全军及全国各地。

  在后来的日子里,巴金同志又多次来朝鲜采访。来到65军后,便一头扎到部队,亲密接触战士,抓紧时间写作。一天,巴金同志听说,在轰炸中,有一位叫赵杰仁的战士,在废墟里埋了三天,才被救出来。当快接近他被埋之处时,听到他正在唱《东方红》呢。在被埋的三昼夜里他几次喝自己的尿坚持活了下来。他说:“我相信部队会来救我的,我不着急。我还要活着出来杀敌报仇立功哩。”不久,他果然战斗勇敢立了功。巴金同志听后,非常感动,很快写成特写发往各新闻单位。

  巴金同志非常关注赵先友烈士的事迹,他以赵先友烈士为原型,当然也有陈超等英模的影子,除了写出大量新闻报道外,还在战地抓紧创作了小说《团圆》,歌颂了英雄王成兄妹的感人事迹,广受好评。后来又改编成电影《英雄儿女》,使王成“向我开炮”英雄形象更为高大丰满地树立起来。

1.webp (4).jpg

  【巴金为赵先友烈士题字】

  我们与巴金同志在多日的相见中,逐渐熟悉起来。他那平易近人的作风给我们以及广大指战员留下了良好的印象。就在胜利归国20多年后,巴金同志已年逾七旬,仍然热心地为我部特等功臣赵先友烈士的墓碑题字:“王成式的英雄赵先友烈士”。

  (六)胜利归国

  1953年7月27日,在我中朝两军战场上的连连胜利中,凶恶的敌人终于在谈判桌前低下了高昂的头,被迫签字停战。时任联合国军总司令的克拉克哀叹着:“我是第一个在没有取得胜利的停战书上签字的指挥官”。至此,我们近两年保卫开城的任务圆满完成。我65军先后组织战斗380余次,歼敌14300余名,击落击伤敌机290多架;击毁击伤敌坦克30余辆。

  在归国前的送别大会上,志愿军政治部副主任杜平给予65军高度赞扬与评价。然后说:“我还要代表我方谈判代表团的李队长和乔指导员,向部队深深地致敬、致谢。感谢部队的大力支持,密切配合,共同奋斗,取得最后的胜利!”那时,我方代表团的领导人对外统称:李克农队长、乔冠华指导员。

  杜平副主任最后给部队赠送锦旗。锦旗上写着“和平卫士,人民开城”。这,是对我们保卫开城的65军全体指战员的最高奖赏和最大鼓励!

1.webp (5).jpg

  【刘新参加抗美援朝的奖章和纪念章】

1.webp (6).jpg

  【刘新参加抗美援朝期间用过的老物件】

  (作者系唐山第一干休所离休干部、原24军72师副政委,本文由原72师政治部副主任张宝现根据作者原稿摘编;来源:昆仑策网【原创】)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