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人物

美国共产党联合主席乔·西姆斯:纪念列宁诞辰150周年

2020-05-08 21:28:13  来源: WorldCommunistParties   作者:CCNUMPFC
点击:    评论: (查看)

美国共产党联合主席乔·西姆斯:纪念列宁诞辰150周年

  图片来自美国共产党官网

  2020年4月22日,美共官网推出美国共产党联合主席乔·西姆斯关于纪念列宁诞辰150周年的文章。内容如下:

  世界因列宁而更美好。作为20世纪杰出的工人阶级领袖和革命家,他改变了历史。1917年,列宁领导的十月革命打开了通向新时代的大门。

  十月革命带来的影响依然存在,世界革命进程仍在继续:有时断断续续、有时停滞不前,然后又会以一种社会飓风的力量迅速而猛烈地爆发。

  这仍然是一个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进行革命性转变的时代——尽管有挫折、畏惧和倒退。列宁曾说过,社会主义革命不是单独的行动,而是整个历史时期的一系列行动。

  如果没有十月革命,工人阶级统治的概念,即普通工人能够创造一个新的公正世界的想法,将仍然是一个遥远的梦想。如果没有十月革命,亚洲可能永远不会觉醒;束缚非洲的殖民统治锁链可能永远不会被打破;而欧洲可能仍会宣称整个拉丁美洲是它的特别领地。是的,反殖民主义、反种族主义、反帝国主义的斗争开始了,在被压迫和痛苦之中进行的斗争开始了。

  在美国的煤田、钢铁城镇和制衣工厂,人们也感受到了这种影响。逃离第一次世界大战战场的非裔美国士兵、波兰人、俄罗斯人、爱尔兰人、意大利人和犹太人,涌进埃利斯岛的大门,他们都听到了冬宫倒塌时响亮的声音。

  根据“社会主义生活方式”倡导者保罗·罗伯逊(Paul Robeson)的说法,正是在那个时候,一条“社会主义道路”出现了。后来成为罗伯逊密友的杜波依斯( W. E. B. Du Bois),在访问苏联后说到,

  【“我可能被误导了,如果我看到的是布尔什维克主义,那我就是一个布尔什维克。”】

  事实上,正是列宁的理论想象力、战略眼光和战术智慧给同样杰出的杜波依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杜波依斯的非洲战争根源反映了列宁关于帝国主义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根源的看法。

  列宁在现代共产主义运动诞生过程中发挥的作用比其他任何人都要大。

  年轻时候的列宁很早就掌握了恩格斯和马克思发展起来的科学社会主义。这是一种理解和改变世界的方式。列宁是马克思主义世界观的坚定捍卫者和辩护者,他创造性地丰富和发展了共产主义的观点。

  列宁一再主张工人阶级必须领导民主斗争

  列宁在《社会民主党在民主革命中的两种策略》中就已经强调了“统一战线”概念,即工人阶级领导广泛战线以战胜反动势力的绝对必要性。在这里,列宁一再主张工人阶级必须领导民主斗争。

  针对俄国工人阶级革命运动的特殊情况,他的著作《怎么办》提出以工人领导和指挥的新型政党概念,在思想、政治和阶级斗争等领域进行多方面的斗争。

  列宁思想是继马克思恩格斯关于工人阶级独立和领导作用的论述之后的新思想,在政治和思想上由工人领导的政党,将把整个社会引向一种新的文明形式。列宁在《怎么办》一书中强调,政党在争取改革的同时也要主张社会主义。他认为,如果不这样做,所有的斗争,不管有没有工会参与,都只会导致改革。在他看来,社会主义的实现需要一个额外的因素,即马克思主义的发展。

  他的政党概念并没有随着时间发展而停滞不前:针对俄国独特情况提出的干部概念后来被寻求工人阶级多数支持以实现其目标的“群众党”所取代。工人阶级报刊作为组织者、动员者和宣传者随着其作为中央组织工具的应用而深化。换言之,新闻媒体必须围绕党的建设,而党本身也必须围绕新闻媒体建设,这一概念与当今的互联网、社交媒体、社交网络和大数据尤其相关。

  在列宁看来,马克思主义是一个活生生的学说,它的各个方面都根据工人阶级斗争的情况来调整和变化。他对片面、狭隘和宗派主义的做法提出了异议,同时也谴责了那些声称社会主义目标是彻底的乌托邦主义的,把“马克思变成普通自由主义者”的人。

  对于研究科学的列宁来说,一切都取决于对具体情况的具体分析

  列宁认识到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科学观点本质上带有很强的党派色彩,只能从辨证的角度去理解,因此他的理论贡献总是被用来为马克思主义辩护。他质疑那些试图对早已被否定的内容进行“新”包装以“发展”马克思的人。同时,他广泛阅读和研究,摆脱教条主义,钻研科学,用新发现来检验他的唯物主义观点,摒弃被证明是错误的东西,并吸收新的东西。

  列宁并不拘泥于任何特定形式的斗争。一切都取决于对具体情况的具体分析。1917年夏天,他反复思考着国家政权实现和平过渡的可能性。然而,那个喧嚣的“七月”改变了他的想法,八月列宁躲在谷仓里写了《国家与革命》。

  列宁在1916年写的《帝国主义论》将由大银行主导的资本主义的新阶段理论化,同时提出了“最薄弱环节”理论和脱离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可能性。在追踪以资本输出为特征的帝国主义经济轮廓的同时,他侧重关注民主问题。他在政治上把帝国主义定义为“全线反应”,指出它的金融、生产和贸易周期及其不可避免的影响,一次次把人民和民族团结在一起而又把他们分开,实行统一和分离,这是一个存在对立的客观过程。关于“两者之间,哪个是主要的?”,他明确而毫不含糊的回答是“团结”。

  列宁写了大量关于殖民主义的文章,拥护被压迫民族和人民的自决权。他认为,民族压迫本质上是一个民主问题,是一个民族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工人阶级运动必须把这个问题放在中心位置:

  【"不承认和拥护民族和语言的平等,不反对一切民族压迫或不平等,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甚至不是民主主义者。"】

  民主是列宁最关心的问题

  事实上,民主的内容是列宁最关心的问题,他认为民主的目的总是受到所走道路的影响。他写道:

  【“所有的‘民主’都在于宣告和实现‘权利’,在资本主义制度下,这些权利只能在很小的程度上相对实现。但是,如果不宣告这些权利,没有为争取这些权利的斗争,没有培养人民群众的这种斗争精神,社会主义就不可能实现。”】

  新工人阶级国家的建立和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规律的阐述,即使不是列宁的标志性贡献,也是列宁最重要的贡献之一。工人阶级领导的必要性、一种新的国家权力形式的出现、苏联人民、党和国家的关系、经济的内容、这些都引起了他的注意。面对苏联经济落后、“战时共产主义”以及经济转型的需要,列宁坚持的不是教条而是科学,提出了以无产阶级专政和“国家资本主义”为前提的新经济政策。他主张不同社会制度之间和平共处。

  在列宁晚年时期,对新成立的共产党的战略思考成为他主要关注的问题。列宁坚持与左右两派的政治错误作斗争。在共产国际中,强调争取大多数工人阶级的支持,而不是少数人夺取权力的企图。正是在这些争论中,统一战线作为一个战略概念被摆在共产党面前,反对托洛茨基的“永久革命”或贝拉·库恩的“进攻理论”等概念。

  这位苏共领导人的生平事迹,以及他的成功和失败,将在今后一段时间内得到研究。其中最主要的可能是列宁的论战风格、对分歧的处理以及对这一时期思想政治斗争的影响。就美国而言,把非裔美国人当作一个民族是错误的,就像把劳动贵族理论作为阶级和社会主义意识缓慢增长的唯一解释,即低估了种族主义的影响和杜波依斯所说的“白色的报偿”。

  这些问题虽然重要,但与列宁遗产所面临的挑战相比,就显得有些苍白:普列汉诺夫认为,俄国革命还为时过早,无法很好地推进。的确,俄国革命领袖们对可能的结果感到不安,希望西方的革命能够帮助正在挣扎的年轻的苏维埃共和国。列宁对此进行了预测,但欧洲的起义未能实现。

  尽管有这样的错误判断,这场革命在付出巨大的代价后还是幸存下来了。然而,74年来,苏联试图建立一种社会主义模式,取得了许多进步,提供了宝贵的经验教训——它的解体并非不可避免。

  古巴、中国和越南的经验证明了这一观点,这些国家找到了以工人阶级领导为前提的实现社会主义目标的新道路。他们可能还没有到达,但探索仍在进行中,并正在帮助改变我们的生活。

  在列宁对阶级斗争的理解中,始终处于核心地位的民主斗争现在变得更加尖锐

  当今世界在许多方面与列宁当时所处的那个世界大不相同。气候变化、全球流行病、工人阶级构成的变化、人工智能、社交网络等都影响着斗争的形式和条件。民主斗争在列宁对阶级斗争的理解中始终处于核心地位,现在变得更加尖锐。这里的关键是需要摆脱工人阶级权力的狭隘概念:强制游行、行政捷径和控制信息流动的企图。实现工人阶级统治的手段,将不可避免地决定其结局。这包括领导模式,坚持集体主义,定期增设集体机构。

  今天的社会主义事业不需要赢得工人阶级多数的支持吗?思想的斗争难道不应该与其他形式的斗争处于平等的地位吗?难道不应对制造武器进行攻击、侵占、抵制、大规模运动,乃至投票选举问题进行批评吗?

  今天的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同性恋歧视和民族主义仇恨,与其说是因为需要粉碎即将崛起的社会主义力量,倒不如说跨国资本越来越无力维持其利润率和解决内部矛盾。

  答案是民主,民主,更多的民主。是把一切权力交给工人和人民的先进民主。

  在美国,与特朗普白宫造成的法西斯危险进行广泛民主斗争的背景下,以及在冠状病毒引发经济危机的情况下,社会主义时刻正在到来。前线工人罢工,在居家条件下,人们正设法通过拒付房租、敲打东西、鸣笛抗议等方式来表达团结和斗争。此外,带有法西斯主义色彩的右翼组织反对特朗普本人鼓励的就地庇护限制,这使得不确定因素增多。

  不过,有一点是清楚的:成功的结果,除其他外,取决于争取工人阶级领导的民主之战。今天,这意味着把平等要求放在首位。团结必不可少。讽刺的是,特朗普将种族主义作为核心组织原则,并没有保证这一点。在列宁之后,共产党人一直认为种族主义是资本主义的致命弱点,十年前的次贷危机和经济大萧条都证明了这点。

  的确,特朗普的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将是他的祸根。在2018年中期选举导致了共和党在美国历史上最大失败的基础上,一场大规模的选举起义正在酝酿。亚裔、拉丁裔、妇女、同性恋者和对有色人种在新冠病毒COVID-19中死亡率严重而愤怒的年轻人,以及共和党利用流行病来禁止堕胎,允许企业污染环境的做法,将会挫败特朗普政治。在这方面,列宁遗产的普遍意义仍然存在。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