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人物

宪之:沧海横流,坚守初心——深切怀念魏巍同志

2020-03-13 14:23:44  来源:乌有之乡  作者:宪之
点击:    评论: (查看)

  每一时代,都有展示时代精神的流行话语。“告别革命”大潮中,风行用“黑色眼睛”看红色岁月。时代精神在变,在全民抗疫中,“还是社会主义好”、“公有制”、“核心力量”、“人民战争”等淡出多年的“陈旧”话语,猝不及防的复活起来。纪念魏巍同志百年诞辰,不由想起郭沫若的名句:“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是的,我想没有比这更贴切的现成话语论定这位坚守初心的老战士了。

  怀念魏老,百感交集,千言万语不吐不快,却又欲说还休——难得一“吐”,“快”又何易!

  魏老生前身后,从“沧海横流”,到“初心”萌醒,置于四十年的时代风云曲折变幻中,方能读出这位共产主义老战士“坚守”的意义。

  “不忘初心”,已成表达时代诉求的一个口号,令人欣慰。然而,“初心”为何,理解各异。追本溯源,还是《共产党宣言》讲得最经典:“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

  然而,在魏巍艰难呐喊的年代,在主流经济学“跟着美国的都富了”的设计下,公有制成了 “大锅饭铁饭碗”的同义语,资本富豪华丽转身成无产阶级先锋队的一部分和先进生产力的代表,“消灭私有制”已经为“人间正道私有化”所取代,公有制的“完善”深化为“产权明晰”,由“一包就灵”、“一股就灵”、MBO到“快卖卖光”。经历冠状病毒劫难,国人高唱凯歌之际也有后怕:回视多年如火如荼医疗改革,如果连医院幼儿园中小学都“快卖卖光”,如果那些扶摇直上的政治明星继续“断腕”,如果医疗卫生果真成为莆田系的一统天下,不真的“不改革死路一条”了吗!

  就是在这样的社会氛围中,魏巍与他的战友们创办了《中流》和《真理与追求》,为坚守初心发出呐喊。 从引人关注的社会现象,到深入的理论思考,都勇于说出真话。自然,在强势喧嚣中,这微弱呼喊不过如鲁迅说的:“这是东方的微光,是林中的响箭,是冬末的萌芽,是进军的第一步,是对于前驱者的爱的大纛,也是对于摧残者的憎的丰碑。”然虽然弱势,因为背后站着日益觉醒的大众,所以影响愈来愈大,终于无疾而终。他个人,也尝到了“言论自由”的滋味。

  在社会急剧的“转型接轨”中,魏巍成了绊脚石,真是千夫所指,“最可爱的人”,成了“最可恨的人”。

  “转型接轨”的时代大潮中,中国文学应如何定位?

  文学家的魏巍,必须置于这一坐标中审视。

  “文化专制”、“解冻”、“春天”、“自由”、“人性解放”、等等等等,充斥文坛令人眼花缭乱。正如鲁迅当年所体会的,还是马克思主义的方法透彻,一碰到这面照妖镜,华丽炫目泡沫立即破灭无非是什么上层建筑为什么经济基础服务颠覆旧基础建设新基础,最当红的作家和最权威的经济学家说得明白无误“补课”,“人间正道私有化”,从开拓造势到论证巩固,始终离不开它自己的文学艺术——历史使命不过如此。

  “重写文学史”云云,实质上就是“终结”文学史的革命叙述,它反映着“历史终结”世界性诉求,转型接轨,融入世界

  他嘴上高标“去政治化”,实际上比谁都更“突出政治”,以美国的“政治正确”为是非标准。

  在社会的转型接轨中,中国作家和知识阶层,经历一次历史性的华丽大转身。“不破不立,破中有立”,“伤痕文学”将革命年代控诉得的遍体鳞伤,连“三反”都是“专制”。大师们热衷于“往事”忏悔与“牛棚”控诉,以告别“初心”作为皈依的投名状,以实现被革命扭曲的“自我”回归。一两年甚至几个月的“五七干校”下层体验,控诉三四十年没完没了,至今仍是颠覆“旧社会将人变成鬼,新社会将鬼变成人”的论证武器。重写与颠覆的矛头所向披靡,开始是十年上溯到十七年,到二十八年,到孙中山、谭嗣同,到义和团、洪秀全、李自成,不是“极左”就是“过激”或“民粹”。拨乱反正的结果,蒋公、袁大总统、李中堂、老佛爷、汪精卫、张爱玲、民国范儿、才是正统和“人间正道”。

  《白毛女》和《太阳照在桑干河上》,让位于《白鹿原》和《软埋》,杨白劳“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喜儿嫁给黄世仁才是“脱贫”正途。朱老忠、梁生宝们退出文学舞台,让位于《大宅门》和各式晋商、徽商、盐商、酒商、瓷商。高老太爷、鲁四老爷和冯友兰们一个华丽转身,变成“新乡绅”,成为新农村建设的支柱。帝王将相才子佳人高调重返后铺天盖地,品格每况愈下愈演愈烈。资本主导荧屏打造的明星文化,成为塑造国民精神的主流,范BB和赵W们是亿万青年的青春偶像,“国家精神塑造者”的桂冠名至实归。旷日持久的张爱玲热,标志着买办文艺突破了最后的民族底线,催生着精日精美群的招摇过市。

  旗帜随着生态改变。“鲁郭茅巴老曹”,鲁迅,作淡化或无害化处理,让他们与“海派文化之母”张爱玲并列吧。郭沫若,“跟得最紧”,这面左翼旗帜得污名化,是小人;蔑视政治拒认马列、高标“独立之人格,自由之精神”,陈寅恪才是我们的旗帜。茅盾,还算高抬贵手,不过《子夜》太政治化得重新解读,“黄金十年”作突出贡献的民营企业家吴荪甫,对外招商引资的先驱赵伯滔,必须拨乱反正。“巴老曹”,转型了的可以继续大师,但他们多受过“左”的浸润,无论如何不能跟张爱玲、徐志摩、梁实秋、沈从文、莫言们比肩。现代文学与文化学术的旗帜,非胡适先生莫属,胡博士应当之无愧地供奉神坛,当年跟风批胡的老先生,也都痛心疾首忏悔不迭。

  沧海横流能不改本色,如浩然、陈涌、林默涵、刘白羽者为数不多,历尽坎坷九死不惑如丁玲,温柔敦厚“清醒”坚守如贺敬之,从容淡定不改本色如李希凡,随着他们所代表的大众日益觉醒,必将彪炳文学史册。而魏巍,在举世披靡中傲然挺立,正是突出的代表。

  文学是阶级的喉舌,时代的晴雨表,它敏感地反映着阶级的的诉求,映照着时代的风雨变幻。文学家的抑扬,也折射着不同社会力量的消长,哪里就“历史终结”了呢!魏老当日为共产党的初心呐喊,几乎是千夫所指,不过二十年,“不忘初心”已经成为社会口号和多数共识。对这位“最可爱的人” ,理解的人一定会越来越多。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