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人物

忠诚与背叛——邓中夏与吴汝明

2019-06-16 14:19:0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冯资荣
点击:    评论: (查看)

  1925年1月17日,《中国青年》第62期出版了。在这一期的“文学革命”栏目里,刊载了8首短诗,题为《烈火集(上)》。时任中共中央委员、中央职工运动委员会主任的邓中夏亲自为之作序。序云:

  “《烈火集》分上下两卷,上卷是短诗,下卷是长诗,是我的朋友吴雨铭君在保定狱中作的。吴君于前年‘二七’之役入狱,于去年政变后出狱,屈指已是一年十个月,在先押在曹锟的陆军执法处,颈上系一条五斤重的锁链,冷天冰人,热天烫人,手铐脚镣,更不用说。后移押检察厅,算是将颈链去掉,能够偷偷的在短凳上读书写字。此集便是那时所作。兹将上卷先行发表在此,我们从这些诗中可以想见吴君虽在极困苦颠连的境况中,仍不稍减杀他平日奋斗的精神。中夏谨识”。

  此后,《中国青年》又连载二期。《烈火集》的作者,就是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特派员、京汉铁路二七大罢工的主要领导人之一的吴汝明。

  吴汝明(1899-1960),字慎恭,又名吴雨铭,湖南长沙人,曾先后用王玉升、吴志忠、吴执中、吴敏、吴汝敏、吴汝铭、吴禹铭、吴雨溟、潘慰民等化名从事地下工作。18岁那年,吴汝明在长沙长郡中学读书时,加入了“辅仁学社”,“以文会友,以友辅仁”,结交了罗章龙、李梅羹、周长宪等人。五四运动发生半个月后,他在长沙楚怡小学见到了从北京来的北京学联代表邓中夏,聆听了邓中夏介绍北京五四运动的情况。他为五四运动中北京学子“火烧赵家楼,痛殴章宗祥”的壮举叫好,决心到北京去求学。于是,他随邓中夏北上,并在邓中夏的帮助下,进入北大做了旁听生。不久他就加入了邓中夏发起组织的“曦园”。由于他在“曦园”重活脏活抢着干,追求新思想、热爱新文化,深得邓中夏的喜爱。

  翌年,吴汝明考入北京大学法科经济系,受《新青年》的影响和李大钊先生的指点,他与邓中夏筹备组织北大马克思主义学说研究会,为十九个发起人之一。但不知为何,当邓中夏组织的平民教育讲演团活动如火如荼的时候,他却在门外徘徊,直到1921年11月才加入。据《北京大学日刊》记载,他加入该团后,一共只讲演了两次,一次在1921年11月21日,讲演《什么是资本》,另一次是12月18日,讲演《阶级制度的破坏》。

  1921年1月,北京党组织创办的长辛店劳动补习学校即将开学,急需教师,邓中夏推荐了吴汝明。吴汝明欣然受命,不辞辛劳。他每周六晚坐车到长辛店,翌日到劳动补习学校上课,周一早乘车回北大听课。他的报酬是由京汉铁路局发给长期通行京、长路段的免费车票,另付生活费七点五元。在劳动补习学校,他白天为工人子弟上课,晚上为工人上课。后来因为工作需要,他自愿放弃北大的学业,做了住校的教师,不久就担任了长辛店劳动补习学校的校长。他给工人讲授国文、科学知识、社会常识。邓中夏有时也来这里讲课,向工人讲述马列主义的基本道理,启发他们朴素的的阶级觉悟。邓中夏教工人识字,就把“工人”两字迭在一起成为“天”,邓中夏对工人们说:“咱们工人连在一起,就是天。工人顶天立地,伟大的很,将来工人要坐天下”,形象地向工人讲解联合就是力量的浅显道理。吴汝明也学着邓中夏的讲法,用一张纸一戳就破,一叠纸就戳不破了;一根筷子一折就断,一把筷子就折不断了,用这些生动的比方,来说明工人阶级必须团结起来才有出头之日。有时晚了没车回北京了,吴汝明就把自己的铺让给邓中夏睡,自己睡在教室的板凳上。邓中夏不干,于是两人抵足而眠,聊马克思学说,聊工人的觉悟,聊新诗,聊家乡,有时会一直聊到天明,邓中夏才匆匆赶车回北大。

  在邓中夏的介绍下,吴汝明先后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和中国共产党,并担任了中共长辛店党小组长。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成立后,他担任总部干事,并负责《工人周报》的编辑与发行。后作为总部特派员,派驻京汉铁路,参与组织京汉铁路沿线工人俱乐部、工人夜校。1922年8月,他配合邓中夏、史文彬,参与领导了长辛店工人大罢工,罢工工人唱着邓中夏创作的歌谣,举行了盛大的游行示威活动,庆祝罢工斗争的胜利:

  如今世界太不平,重重压迫我劳工,

  一生一世作牛马,思想起来好苦情。

  北方吹来十月风,惊醒我们苦兄弟

  无产阶级快起来,拿起铁锤去进攻。

  红旗一举千里明,铁锤一举山河动。

  只要我们团结紧,冲破乌云满天红!

  1922年9月10日,京汉铁路高碑店工人俱乐部召开成立大会,邓中夏因筹备民权运动大同盟和裁兵运动,无暇分身,便委派吴雨铭以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特派员的身份赴会祝贺。吴汝明在会上发表演说:“大家工友们,须知我们前途远阔得很,今日进行的也就是连络正太、京绥、津浦、京奉各路的感情,将来还要全国各工业的联合,再进而为全世界无产而劳动者的联合,以祈全世界上底社会革命,全世界的黎胞早登大同”。

  1923年初,吴汝明受命担任京汉铁路总工会筹备委员会的副总干事、中共京汉铁路总工会的党团委员,参与领导筹备成立京汉铁路总工会的工作。二七惨案发生后,他与史文彬、康景星等工人领袖被捕入狱,关押在保定第二监狱中,遭受了非人的折磨,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他与史文彬等坚贞不屈,相互鼓励。狱中的环境十分糟糕,不过堂的时候,无所事事,只能思往事,盼明天。吴汝明利用这难得的清闲,忍住伤口的疼痛,悄悄地在短板凳上进行新诗创作。他把在狱中创作的几十首新诗命名为《烈火集》,期冀自己的诗作能以烈火般的热情,鼓舞革命者的斗志,焚烧万恶的旧社会,救工农大众于水深火热之中。他在狱中一共关押了22个月,经党组织营救出狱后,他于1925年1月20日写下《二七被囚记》一文,回顾被捕经过时,他是这样说的:“我被擒的时候,身着单衣裤,外罩大氅,跣足徒首,我以卧室内重要文件过多,恐其抄去,于自己和大众俱不便利,不复要求兵士让我进房中去穿衣着履,毅然就道。当腊尽冬残的时候,地结坚冰,有如利刃,凛冽的北风嗖嗖地吹来,好象钢针刺戮一样。但全身的神经系,却全为悲哀愤慨所占据,并不觉着怎样苦痛”。文章控诉了北洋军阀对工人运动的残酷镇压。此文后来收入全国铁路总工会编辑出版的《“二七”二周年纪念册》中。文章中附有他在狱中写的两首诗:

  你们也太小心了,

  你们也太害怕了。

  用大镣钉住我的双足,

  使小镣束住我的双手。

  长蛇般的铁链,

  锁住我的脖项,

  纵我有拔山超海之能,

  我还得跑了么?

  你们不必太小心了!

  你们不必太害怕了

  我的责任还没有完呢!

  自杀是卑邮的阿!

  你们都说我是相信共产主义的人,

  但是相信共产主义的我,

  宁可人来杀我,

  绝对不能自杀。

  唉!黑夜漫漫,

  我鼾乎乎地躺着,

  你们突兀兀地坐着,

  实在使我叹自已,

  又悲怜你们呢?

  我们为了打破世界上的铁锁

  却被人们将我的身躯锁着了

  看呀!

  长蛇般的链儿,

  沉甸甸的镣儿,

  细条条的铐儿,

  什么不是摧残我们的呢?

  这是军阀的厚德呵!

  帝国主义和资本家的恩惠呵!

  我们今幸出来了,

  显见得有形的镣儿,链儿,锁儿,都打破了,

  但是,全世界无产阶级的无形的束缚呢?

  不是一层层的束缚着锁铐着么?

  我们应当十二分的努力,大声疾呼的努力!

  打倒军是我们的责任呵!

  打倒帝国主义是我们的责任呵!

  铲除资本家是我们的贵任呵!

  亲爱的劳农兵哟

  起!起!起!

  树起我们显明的红色旗帜,

  决一场最后的胜负!

  出狱伊始,他马不停蹄,四处奔波。1925年2月,他出席中华全国铁路总工会第二次代表大会,在会上当选为总工会常务执行委员。孙中山病逝时,他含泪作《哭孙中山先生》,发表在4月8日出版的上海《民国日报.觉悟副刊》上。4月底,他前往青岛指导日本纱厂内外棉、隆兴、大康、三纱厂的工人罢工,在四方机车厂的树林里主持召开了青岛第一个“五一”国际劳动节纪念大会,并在会上报告了“五一”节的来历。5月在《中国工人》杂志发表《五一纪念略史》,5月4日,在《向导》112期发表《青岛纱厂工人罢工始末》。6月,他又调回上海参加五卅运动,筹备成立上海总工会。他担任了总工会组织科主任,参与领导建立各行业工会,发展扩大工会会员,组织工人坚持罢工斗争。

  1926年2月,他来到中共北方局工作,并在天津筹备全国铁路总工会第三次代表大会,在这个大会上,他当选为全国铁路总工会常务执行委员、组织部主任,参与领导全国铁路工人运动,支援国民革命军北伐进军。1927年1月他调任中共汉口地委书记。4月底,在党的五大上,他与邓中夏一同当选,邓中夏为中央委员,他为候补中央委员。6月下旬,在武汉召开的第四次全国劳动大会上,他又与邓中夏一同当选,邓中夏为中华全国总工会常务执行委员,他为候补执行委员。邓中夏在大会上介绍新当选的候补执行委员的简历时,还特意重点介绍了他。会后他与邓中夏先后调赴上海工作。邓中夏为江苏省委书记,他为临时省委委员。因工作需要,邓中夏报请中央批准,派他赴南京浦口等地,重建党的地下组织,并任中共南京市委书记。

  1928年夏天,吴汝明又一次被捕入狱,宁死不屈的他在狱中秘密组织党支部,领导难友开展秘密斗争。9月底经组织营救获释出狱后,他担任了中华全国总工会秘书长。后作为全总特派员,赴顺直领导河北工人运动。1929年5月,任中共顺直省委常委兼工委书记,1930年2月中央调整顺直省委班子,他专任职工运动委员会书记。是年5月,他在天津河东组织工人罢工,再次被捕入狱,数月后获释。

  1931年1月,吴汝明担任中华全国总工会党团成员、中华全国总工会秘书长。中共六届四中全会后,他因参加罗章龙等人分裂党的活动,成为“非常委员会”骨干成员,被开除党籍,从此告别了他为之奋斗十年的中共组织,受聘天津光华中学任教务主任。

  不久,吴雨铭第四次被捕入狱。他以为这次入狱肯定在劫难逃了,他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谁知他却意外遇见了曾经的同事李渤海。李曾参加过吴雨铭与史文彬领导的长辛店铁路工人大罢工,并与吴汝明同在《工人周刊》共过事。1927年3月,李渤海被捕入狱,因遭受不了酷刑拷打而叛变,供出李大钊“藏匿在东交民巷苏联使馆之情报及其他共产党人名单”,李大钊牺牲后,李渤海接替李大钊任中共中共北京市委书记。此后他化名黎天才,投靠了奉系军阀,深得张学良的器重。张学良委派他主办共产党人案件,他在案卷中看到了吴汝明的材料,于是他利用这个机会,说服了吴汝明,把他拉拢在自己身边。1934年,游欧返国的张学良为谋求岀路,开始了解和研究共产主乂。但他不满足于纯理论的讲法,希望听人讲解中国工人运动史。黎天才把工运经验丰富的吴汝明推荐到张学良身边,吴汝明向张学良详细介绍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情况和马克思主义理论在中国的实践及国内工农革命的进程与近况,介绍中不乏对中国共产党的指责。吴汝明对于张学良思想的转变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张学良对吴汝明非常器重,委之以“中校秘书”的军衔,并把他当作自己的智囊团成员之一。1936年12月12日,吴汝明成为西安事变的目击者,他亲眼目睹蒋介石被押上囚车远去的全部过程。

  1937年,吴汝明出任国民党政府湖北省粮食管理专员。1940年春加入中国国民党,并担任了国民党江西省党部特派员,出任省党部社会服务部主任。他在南昌组织黄色工会,破坏工人运动,镇压共产党人。并多次发表文章,恶意辱骂中国共产党。1945年,吴汝明出任江西第五行政区专员公署秘书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隐姓埋名的吴汝明惶惶不可终日,被迫向景德镇公安局投案自首。1950年12月,吴汝明被判处无期徒刑,关押在江西第一监狱。1957年11月改判有期徒刑20年。1960年12月28日病逝狱中。

  背叛,是变节者的可耻通行证;忠诚,是革命者的崇高墓志铭!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