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人物

缅怀国企卫士吴敬堂同志

2019-04-01 12:06:5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陶冶
点击:   评论: (查看)

  2007年7月24日我在乌有之乡举办的一次讲座结束时,主讲人讲话后的听众5分自由发言中,痛批了吉林省推行的“国退民进”导致我家乡私有化的新政给我老家的造成的恶果,激愤中喊出了马宾老的主张“该正式批D了”,震惊了全场。于是听见一句“你们通化出事儿了!”。等我坐下后就有人告诉我“上网查查吧,通钢工人暴动了”。回家后我就上网看了,这话是真的。于是我写了《石破惊天的好消息——通钢工人暴动了》发在网上。之后就接到了乡长的委托,陪同网站的小同志一起去通钢采访。乡长比我最小的孩子还小,但是因为他能与几位同志创办了红色网站给革命派提供了发声的平台,我要维护这个网站,就要支持网站的工作,对于乡长的招呼和安排我是无条件接受的。我的居住地离燕郊火车站比去北京站近多了,我跟同去的小同志说了,我从燕郊上车,车上见。可是燕郊车站不提示旅客进站上车,等我追问时,回通化的客车已经出站了。我跟车站交涉,他们承认失误,但是无法补救,我就去北京站退票,但是超过时效车票作废了。我就到八王坟长途汽车站上了北京去通化的客车。到通化长途客运站下车后,儿子开车接我去通化火车站,北京到通化的车还未到站,我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没让那个同来的小同志作难。等车到达了,我接到了那个小同志,便安排住宿。可是安排完后就要去二道江到通钢找熟人时,那小同志接到乡长电话,让他立刻返回。啥原因我也不便问,反正出现变故了。我让他上了我来时坐的大客车回北京,我怎么办?能白来吗?我决定独自去通钢看看,就是遇到阻力和麻烦我也认可了。于是让儿子开车送我去二道江。

  到通钢后,我就打开电话号本,查找在通钢工作的老熟人。找到了几位都联系不上了,座机号废了,手机号不知道,总算联系上两位,把他俩请到市里一个饭店里,他俩才肯说实情,当时市公安局正在追查呢。因为我的人格他俩是了解的,尽管谨慎也跟我说了一些。他俩还向我介绍了一位钟姓女记者给我联系电话号。之后我还真跟这个女记者联系上了,她把所有掌握的书面记载都给我发来了。并且警告我不能扩散,也不要在通化久留了。于是我赶回北京,向乡长汇报了我的工作收获,但是并没询问为啥把我的同行人调回来。显然他是听说了通钢当时情况的险恶。有句话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现在就该我深入虎穴的时候了,我想再次去通钢,寻找亲历者,最好是当事人,以便写出一部像样的有价值的东西。乡长可能出于爱护的心里未明确表态,只是把我作废的车票和往返车票给报销了。

  不久中国工人网张耀祖就把通钢的工人领袖吴敬堂邀到北京了,我也得到机会见了吴敬堂。因为工人网已经下了功夫要大力宣传通钢精神,我就没有抓紧。很快工人网编写的《通钢事件与国有情结》就印出来了,反响很好。到第二年毛主席诞辰106年纪念活动时我又见到了吴敬堂,怀有十分崇敬的心情和他与他的同伴儿王春和合了影,并且告诉他俩我要以通化人的身份写出一部具有历史意义的纪实作品。因为这是我们通化人的光荣事迹,是我们通化人的闪光点。他俩当然十分高兴。

  

  在纪念毛主席诞辰116周年时我跟吴敬堂和王春和留影

  但是又过一段时间,黑龙江省的工人作家赵建斌竟然把《钢城改制变局》自印本摆到乌有之乡的书社了。我太佩服赵剑斌,可谓人如其名,确实是把文武俱能的利剑。因为第一次看见他在乌有书社摆卖的《父恩难辞》和《新潮旋风》两部著作时,我儿子就买了两套,并且开始结交了这位黑龙江省的工人领袖,从此跟赵剑斌结下了“同志加兄弟”的友谊。后来他来北京参加乌有之乡在燕郊举办两宿三天的具有轰动效应的“挺B”活动后,因为离我家近了,就到我家住了,从此我家就是他来北京后的第二个站脚地(第一个是乌有之乡)。2017年我去黑龙江时也要到哈尔滨看看他,自然也到他家里住一宿,我老伴儿和他妻子也结下了姊妹情。赵剑斌的家是早年分配的只有40多平米的住房,生活相当简朴,因此我们格外的近密。能与赵剑斌相处,都是因为通钢事件引发和铸就的。因为我家乡是个县级市,我原本对外只说是吉林人,从此我就说是通化人了,因为我以通钢工人兄弟维护国有资产而暴动为荣,以通钢工人的革命精神和战斗英姿做底气,我就说是通化人了。正好我又住在北京通州,我就说我是“双通人”。

  由于阶级出身的原因,我的社会属性是改变不了的,我一定会跟工农的命运息息相关的,所以我很惦记通钢的吴敬堂老兄,总想到他家去看看他。2015年7月4号,我让儿子拉我去二道江走进了吴家。从街道上去的台阶都破损了,住宅楼当然是个老楼。数年前他原来的住地属于黄金地段建了新的高楼,他分得一套90平米的两室一厅住房,单价1300元/米,他觉得承受不起,就把房票让出去了,买了这个老楼不到60米的住房,没有客厅只有大小俩卧室。厨房不能站俩人,厕所只有蹲位。这是毛泽东时代的职工宿舍,在当时就很不错的,到现在就显得十分寒酸了。但是主人还是满足了,他不攀比不自卑,他有两千来元的月工资,经过他的努力找到省里,通钢家属工还每月能得到600元的补助,他老伴儿也有一份。这样,低水平生活他家还能维持的,所以接待我的时候还是笑容满面非常乐观的。

  那天家里只有他的弱智大女儿在家里,有一位同事或邻居伴陪他。聊起当年参加工作进入通钢,为共和国的工业打基础时那自豪感是相当充盈的。他是1957年到通钢参加工作的,属于通钢的创业人。我说我是1957年7月初中毕业回乡参加农业劳动的,没能幸运地到通钢成为工业战线的一兵为祖国的工业贡献力量,只好到水利工地修水库。我们互相都为共和国的工农业基础建设添上一砖一瓦而荣幸。那个幸福感是很少有人体验到的。我说我1972年到县文化馆工作,有机会参加通化地区文学活动也接触了几位来自通钢的文学同仁,对他们谈及通钢的兴旺和职工待遇都很羡慕。通钢是长春一汽和吉化公司后第三位吉林省支柱企业,在国家层面上也是有名的。他们能成为钢铁战线的一员职工也跟石油战线的职工能为祖国献石油一样自豪。“改开”之初一号大公子到处敛钱都不忘到通钢来伸手,如愿后通钢的一把手竟然调到省里成为省级领导了,足见通钢的地位之高了。到了“走进新时代”后,一个类似于咱们吉林省吉林市的江苏省省内二号市的一把手倚仗裙带关系竟然调到吉林省主政了,不久就成了省委书记。他大力推广他在老地方“国退民进”的招法,肆无忌惮地出卖国有企业,自然盯上了通钢这块肥肉,结果遭到了通钢工人的抵制。这就引起了具有历史意义的“7、24”暴动,打死了狂妄的资本家保住了通钢不被私企老板鲸吞,使通化市成了著名城市,这也成就了吴敬堂“工人领袖”的功名。一个人的能力有大小,但是能做一件对祖国,对人民有益的事情就没白活。尽管吴敬堂在通钢干到退休了,也还是个低级干部、普通员工,但是有这么一件事儿就让他声名远扬,不仅越过白山黑水,而且传到大江南北,他无悔无憾了。

  但是知道内情的人都很同情他。他在外边为了护厂,为了给通钢家属争得一点儿待遇,风风火火走南闯北,但是家里却不是平安无事的。他退休之后家里就遭遇许多变故。大女儿在四岁时出麻疹怎么也治不好就穿刺了,落下后遗症成为残疾;长大后嫁出去生了个男孩子,女婿在二十年前去世了,外孙也失业了,全家都得靠他的退休金维持生活。他年入古稀了,为了添补一下生活所需,一个老友给他一块在山上开的小片荒,种点儿小菜让老伴儿到街头卖了换点儿小钱补助家用。虽然这样他对眼下的生活状况一点儿也不悲观,他就跟小时候比。 他生于19388月出生在山东省黄县,适逢国破家亡之时,饱尝战乱之苦。山东半岛历经战争劫难,最真切的感受莫过于到建国后方才体会到做人的滋味。旧社会,做奴隶也要力气大吃饭少的。但是新社会就不一样了,1957年他有幸成为通钢建厂的首批工人,是工厂的主人啊,自然他就以通钢为家了。不仅自己献给了通钢,全家人都献给通钢了。通钢若垮掉了他们还有啥指望?可以说通钢就是他的命啊!只要能看见通钢还在,他就喜笑颜开了。自己家的穷富算个啥?不就是出点儿力气吃点儿苦嘛!所以他接待我时才能谈笑风生很有幸福感和成就感。我很羡慕他的豁达和乐观。我怀着欣赏的心情拍照了他的居住情况。因为主妇不在家,我就把他们挂在墙上的合影拍照下来了。

  

  接着我们边谈便拍照他居室记录了他的音容笑貌。

  

  他非常乐观,总是笑容满面。

  

  

  

  

  

  

  他就在这里在这个案头学习法律和法规,写上访维权的材料,有时写到那半夜。他要维护通钢职工和家属的正当利益,就得有根有据才能伸张正义取信于人,让人家听进去,跟你产生共鸣。对于上访人员当地公安机关也是非常警惕的,但是听了他的讲诉看了他的材料,多是同情没有反感,只是规劝。有的介入人还把他提供的材料珍藏了。因此不管维权结果如何,他只要尽力了就满足了。所以他总觉得自己是个胜利者,不管话费掉多少钱钱,耗费了多少心血也是值得的。刚开始他是背着家人的,出去之前也不跟老伴儿说的。后来渐渐的老伴儿也不阻拦他了,他回来后就主动干家务。做饭炒菜做不好也不用老伴儿干,洗衣服做杂活全自己动手,为的就是让老伴儿给他自由。一个立志为工人阶级兄弟做大事的人,连家里人的支持都得不到怎么能行?到底他把老伴儿征服了,老伴儿不反感了,就跟老伴儿交流。老伴儿逐渐对他也放心了。

  有一天我从电视上听说王珉被双规了,我乐坏了,就想打电话问他们通钢放鞭炮没?可是后来听清楚了,是王敏不是王珉。再后来我听见辽宁出现了贿选事件,就想到会牵扯到王珉的。这只老老虎培育出来的大老虎不揪出来天理不容。终于有一天他被押上审判台。不用我给他打电话了,他家也有电视机,肯定能听见的。我就没再给他打电话。

  2019年1月14日,我接到乡长电话,问我在北京还是在东北老家呢。我问他有啥事儿吗?他说吴敬堂老病危了,希望我去看看他。我说我已经买了2月1号的去通化的卧铺票,回去就去看他。放下电话我就给吴敬堂打了电话。听声音还很有力,也许他是听见我给他打电话高兴了。我告诉他2月2号我就去看他,让他等着我。他很有信心地答应了我。

  因为我儿子的一个同学在北京发展呢,他回家过年就把我捎回来了。这样就没能2月1号坐火车去通化,还等2月2号我去通化看他呢。一天我在网上看见了“2019年1月27日早晨7点半,三天前病逝的通钢老工人吴敬堂在吉林省通化市殡仪馆火化”的消息。我立即给乡长打电话,说我要去通化送别吴敬堂,问他有啥需要我代办的。他说他已经委托通化的康马驰给买了花圈,我可以协助康马驰写个纪实文章。

  1月26日晚上我赶到通化市,住在二女儿家。27号6点40就由二姑爷儿开车送到殡仪馆。见到了康马驰,做了自我介绍。当时也就十多个人,没有我认识的。家属还未到呢。等到快7点了,吴敬堂的儿子吴风松到了,我就说了曾经给他父亲打电话了,他说当时他就在父亲身边,听见这个北京打来的电话了。我问他妈呢?他说妈妈没来,妹妹来了,就把我介绍给他妹妹。他妹妹给大伙发小白花,给我也别上了一朵。

  因为我来得匆忙,是空手来的。我看有人在跪拜故人起身时,给回拜的吴风松钱了,我就也跪拜了吴敬堂,起身后也给吴风松两张票,表示慰问了。

  快到7点时,人就多了,能有5、60,有人提议把花圈拿到门口摆放后拍照。花圈是从屋内拿出来的,是伞型的,能支开,但是摆放不下,都占了两边别人间的门口。我没看见乌有之乡的花圈,到里屋看见了。

  7点追悼会开始了,致悼词的是王国军,悼词写的很好,称吴敬堂是英雄。他几次哽咽,含泪读完了悼词。大伙围着吴敬堂遗体告别后,走出来。因为下一步就排号火化了,康马驰就让我跟着他的车去市里的饭店吃早餐。

  在现场我没看见通钢有领导在场,也没看见跟他一起上北京的王春和,只看见通化市总工会民主管理部的一位部长。吃完早饭后,我留下了王国军和康马驰的手机号,并且和同餐的几位合影留念。但是我还不知道他们都是啥单位干啥的。

  

  事后我跟王国军要他在告别会上致的悼词,他发给我的是这个消息,这样我就没必要再写纪实文章了,顺便附后:

  通钢的部分职工及家属代表们本来准备了一个简短的悼词,想以此送别他们心目中的老英雄。但令人遗憾的是,由于种种不便言说的原因,这个悼词未能致祭吴老灵前。吴老生前的众多同志和朋友们也未能按原计划参加他的追悼会,这其中包括从十年前“通钢事件”起,就与吴老结下深厚友谊的中国工人网主编张耀祖。中国工人网与红色参考编辑部共同向吴老敬献的“中国工人阶级反私有化英雄吴敬堂同志永垂不朽”的花圈也未能如愿送达追悼会现场。

  据现场参加送别的朋友透露,追悼会其实就是火化前在殡仪馆一间不到20平米的普通告别室里举行了一个简短的告别仪式。整个过程仅十几分钟,简单介绍了吴老的生平,其中并未涉及吴老生前最令人瞩目的“维权”“反私有化”等事迹。

  2019125557分,吴老因病医治无效,永远离开了我们,享年82岁。他的逝世,使妻子失去了朝夕相处的好老伴;使儿女失去了可亲可爱的好父亲;使孙子女失去了慈祥的好祖父;使通钢维权职工和家属失去了最忠诚于他们的代言人;使社会失去了一位德高望重,敢于担责的好公民;使中国工人阶级队伍失去了一位冲锋在前的好战士。哀乐渲染追悼场,悲泪垂洒灵柩前。我们要在此追忆他不平凡的一生,缅怀他的丰功伟绩。

  吴敬堂老人于1938年8月出生在山东省黄县。1957年参加工作,在通钢和建安公司当过工人和干部。在工作中他敬业勤业尽职尽责,多次被评为先进生产工作者,在家庭生活里他尊老爱幼,以身作则,为子女树立了优良家风。在社会上他更是堂堂正正做人,实实在在做事,赢得了大家的尊重。

  在维权上访中,他敢于坚持公平正义,义无反顾地担当起了维护通钢职工和家属应有权益的代表的责任,合理合法维权,起到了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作用。他忠于和践行毛泽东思想,在反腐败、反官僚主义等方面做了大量具体工作。在维护通钢五七家属革命化人员合法权益上,他将上千名五七家属工的合法诉求反映给中央和省委省政府,为大家争取到了每月近2000元的退休养老保障。在解决欠发职工取暖费、暖气不热、通钢企业公司职工本人已扣缴了社会保险费到年龄不能办退休等诸多问题上,他写诉求材料、跑前跑后,到处奔走呼吁,为大家争取权益。他还不顾年老体弱,奔波千里到北京和长春等地参加纪念毛主席的活动,代表工人做报告。他努力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继承毛主席继续革命的遗志,勇于发出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声音,为践行马列毛思想、追求社会公平正义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用自己的一生,实现了他学习向上、服务为民、奉献社会的崇高价值。是令我们高山仰止的人民英雄!

  吴敬堂同志不仅是毛泽东思想的忠诚践行者,是反私有化反腐败斗争的人民英雄,是通钢职工和社区群众维权的代言人,更是中国工人阶级在通钢的一面旗帜。

  他那种坚持真理,维护公平正义,永远站在大多数人立场上、代表大多数人利益,敢于担当尽责和无私奉献的高尚品质和革命精神激励着我们,值得我们永远铭记在心,永远学习!

  青山永在,英灵长存。让我们记住吴敬堂这个平凡而又闪光的名字。永远记住他在平凡岗位上做出的不平凡事迹,化悲痛为力量,继承他的遗志,将中国工人阶级这面伟大的旗帜扛起来、举下去!

  2019年3月31日整理以示祭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