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人物

毛岸英英俊的岳父:英勇不屈的革命烈士【视频与图】

2019-03-12 17:10:35  来源:济学  作者:李克勤
点击:   评论: (查看)

  济学:我记得以前曾经看过电视上面一段张文秋老人的生动讲述,她说当年在武昌农民运动讲习所毛主席家里,看着毛岸英毛岸青两个小男孩,还和毛主席杨开慧开玩笑,将来做儿女亲家。

  结果,后来她还真成了毛岸英和毛岸青两人的岳母。

  张文秋的第一位丈夫,也就是刘思齐的服父亲刘谦初同志,牺牲的比较早。他是一位英俊的共产党员,曾经是毛主席的亲密战友。

  刘谦初同志1931年牺牲之后,张文秋1937年与老红军陈振亚结婚,第二年生下女儿邵华。1960年邵华与毛主席的二儿子毛岸英结婚。

  毛主席一家真是名副其实的革命英烈之家。

  

打不开?点这里>>>

  毛岸英英俊的岳父:英勇不屈的共产党员

  2014-08-25 12:54   jixuie

  

打不开?点这里>>>

  毛岸英的妻子刘思齐深情讲述父亲英雄就义的往事,催人泪下

  李克勤(jixuie)题记:我们都知道毛主席的大儿子毛岸英,对毛岸英的妻子刘思齐也很了解。但是说起刘思齐的父亲,毛岸英的岳父,知道的人不多。毛岸英的岳父刘谦初同志是我党早期的一位优秀干部,他是一位不仅长得英俊潇洒,而且还是一位英勇不屈的革命烈士。

  

  英俊的刘谦初,原名刘德元,1897年出生于山东省平度县。中学读书时参加了讨伐卖国贼袁世凯的义勇军。

  1918年考入山东齐鲁大学预科。五四运动爆发后,因积极宣传爱国思想被反动当局勒令退学。1922年考入北京燕京大学,与李大钊领导的学生组织建立了秘密联系,接受中共地下党组织的领导。1925年五卅惨案发生后,首倡成立“燕大沪案后援会”,被选为燕大学生运动负责人之一。

  1926年12月15日,刘谦初抵达革命中心武昌,参加了国民革命军第十一军,被委任宣传科社会股股长。他在加强社会宣传、组织发动群众支援军队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发挥了重要作用,深得军部器重,被推选为第十一军接待新闻记者委员。1927年1月25日,经王海萍介绍,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7年春某日,时任北伐军第十一军政治部宣传科社会股长的刘谦初,带着恋人张文秋去武昌都府堤41号毛泽东的住处,拜访毛泽东。毛泽东当时主持设在武汉的国民党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的工作。刘谦初和张文秋向毛泽东请教了有关国内形势和农民问题,彼此谈得很投机。

  刚产下第三个儿子的杨开慧,听说有客来访,便在保姆搀扶下从产房来到客厅,端出花生和栗子招待客人。听说这对正处在热恋中的男女即将举行婚礼,风趣的毛泽东便对他们说:“别人会祝你们早生贵子,我则希望你们早生、多生千金,我们两家好对亲家,我有3个儿子呐!

  张文秋羞涩地逗着依偎在她身旁的5岁的毛岸英、4岁的毛岸青玩。她压根儿没有想到,几十年后她竟然真的先后成了这两个孩子的丈母娘。

  大革命失败后,白色恐怖笼罩全国。刘谦初根据党的指示,先到江苏省委工作,后经上海去福建。1928年9月,在福建省第一次党代会上,他被选为中共福建省委书记。

  1928年山东党组织因叛徒破坏,省委书记、党的一大代表邓恩铭等大批同志被捕,处境十分险恶。为了尽快恢复山东省委的工作,1929年2月中央将刘谦初调往山东任省委书记。

  3月下旬抵达济南后,遂化名黄伯襄,以齐鲁大学代课教员身份为掩护开展工作,很快于4月初成立了新的山东省委,刘谦初任省委书记兼宣传部长,刘小甫任秘书长,王进仁任组织部长,张文秋(化名陈孟君)任妇女部长兼机要秘书,武胡景任农工部长。

  省委建立后,刘谦初带领省委成员积极从事党组织的恢复工作。

  6月初,党中央指示山东省委沿胶济铁路线发动总同盟罢工。刘谦初立即往来于淄博、潍县、青岛与济南间,部署反帝同盟大罢工,使陷入低潮的工运、农运、学运和兵运又重新活跃起来。

  7月21日,他领导了震惊中外的青岛工人反帝同盟大罢工,被称为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民国十八年大罢工”。

  7月底,刘谦初返回济南。当他刚踏进省委机关大门时,房东李大嫂一面机警地告诉他“陈先生(张文秋)外出多日没有回来”,一面示意北屋有情况。刘谦初料到情况有变,遂借词退出,转去齐鲁大学广智院(博物馆)一位地下工作同志处隐蔽。

  原来,在此前由于叛徒告密,顺贡街省委秘书机关被敌人破坏,负责省委秘书工作的刘小甫夫妇和前来取文件的张文秋同时被捕,党组织受到严重破坏。刘谦初为了迅速向党中央汇报这突变的情况,决定立即离济赴沪,不幸于8月6日在明水火车站,被敌人用照片对出,落入敌人的魔掌。

  在国民党济南警备司令部监狱里,敌人用尽了各种威逼利诱的办法,对刘谦初施以坐铁笼、上压杠、灌辣椒水等种种酷刑,打得他血肉模糊、遍体鳞伤,但丝毫动摇不了他的意志。

  刘谦初被捕后,备受酷刑,坚贞不屈,严守党的机密,表现出一个共产党人大无畏的英雄气概。

  1929年8月中旬,张文秋见到了戴着手铐脚镣的丈夫,心如刀戳,泪如雨下。刘谦初鼓励她说:“不要哭。在敌人面前,我们只能流血,不能流泪!”

  张文秋擦干泪水说:“我也准备牺牲。”

  “对你,敌人尚无证据。”刘谦初郑重地说:“你腹中还怀着咱俩的爱情结晶,一定要活着出去!”

  张文秋默默地点点头。铁窗岁月,风刀霜剑。这年冬天,在山东省委多方营救下,张文秋作为“怀孕的嫌疑犯”获释出狱。离开监狱前,在她的一再要求下,典狱长答应让她和刘谦初见一面。

  刘谦初问妻子:“你出去后到哪儿去?”

  张文秋茫然地摇了摇头。刘谦初意味深长地说:“你还是回革上海‘娘家’吧。”张文秋当然明白丈夫所指的“娘家”是什么,会意地点了点头,接着说:“谦初,你给咱们未出世的孩子起个名吧。”

  刘谦初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脱口而出:“不管是男是女,就叫牢生吧!”

  “这算小名,你再给起个大号吧。”

  刘谦初沉思片刻,说:“思齐。思念齐鲁,思念父母……”

  出狱后,张文秋辗转来到上海从事党的秘密工作。这年冬天,她生下了女儿刘思齐。

  

  1949年10月15日毛岸英与刘思齐结婚

  12月刘谦初与刘小甫被国民党济南警备司令部军法执行处判处死刑,上报南京政府候复。

  1930年1月,党领导的“互济会”趁山东的国民党“改组派”因内部争斗而逃离山东之际,通知狱中刘谦初等立即“翻供”,上诉和控告“改组派”的陷害,并请律师李化南辩护,经国民党山东高等法院审理,结果将刘谦初改判为8年徒刑,转押到省高等法院监狱监押执行。在狱中,刘谦初成立了狱中党支部,亲任支部书记,领导狱中的党员和难友,开展了大量的秘密工作。

  1930年2月,张文秋刑满释放,行前经特许与刘谦初会面,刘谦初激动地说:“回到母亲(指党)身边后,要好好地照顾母亲,听母亲的话,要搞好家务(指为党工作)。”

  1930年9月,军阀韩复榘接任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一上台就疯狂地镇压革命运动,屠杀共产党人。刘谦初面对案情恶化的局势,镇定自若,下定为共产主义牺牲的决心。11月初,他在给党中央的信中写道:“事已如此,没有营救的可能,请不必进行营救工作。” “我心里很平静,正在加紧读《社会进化史》,争取时日,多懂一些真理。”

  1931年4月4日下午2时,国民党山东临时军法会审判委员会,作出了处决刘谦初、邓恩铭等22名共产党员的罪恶决定。

  5日凌晨,刘谦初从容地取出纸笔,写下了就义前给妻子的遗书,向党组织和同志们作最后的告别:

  珍妹:我在临死之际,谨向最亲爱的母亲和亲爱的兄弟们告别!并向你紧握告别之手!希望你不要为我悲伤。希望你紧紧记住我的话,无论在任何条件下,都要好好爱护母亲!孝敬母亲,听母亲的话……

  当时许多中央领导同志都在“苏准会”张文秋的办公处,读过刘谦初的来信,感慨万分,系言许之。

  任弼时边读边誉:“刘谦初雄辩滔滔,是一位搞政治宣传的人才。”

  周恩来深情地说:“谦初是党的好干部,他像猛虎关入囚笼,无法施展威力,这是党的损失,应当通知‘互济会’,继续想办法营救。”

  瞿秋白对张文秋说:“这真是铁窗风味啊!你把这些信编上号码,好好保存起来,将来我要写部小说教育后代。”

  1931年4月5日晨,刘谦初等22名优秀共产党员在济南纬八路刑场英勇就义。遗体运回平度故里,安葬在村前一片他曾劳动过的土地上。

  刘谦初是党的早期著名的革命活动家、理论家和宣传家,牺牲时年仅34岁。党中央对他的牺牲无限痛惜。

  1938年7月,毛主席在延安中央党校接见他的遗属张文秋时沉痛地说:“刘谦初我是知道的,他是一个好同志,可惜牺牲得太早了。”

  

  1960年3月,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决定,山东省委、省政府将忠骨迁葬在济南英雄山烈士陵园。

  让我们一起重温毛岸英烈士英俊的岳父,英勇就义前,向党——党员的母亲,向同志们发出的感人肺腑的诀别誓言——

  珍妹:我在临死之际,谨向最亲爱的母亲和亲爱的兄弟们告别!并向你紧握告别之手!希望你不要为我悲伤。希望你紧紧记住我的话,无论在任何条件下,都要好好爱护母亲!孝敬母亲,听母亲的话……

  

  2018年七一前夕,刘谦初烈士的家乡山东省平度市广播电视台台长苗爱萍和田庄镇党委书记张宗广一行,到北京看望了毛主席的大儿媳,刘谦初烈士的女儿刘思齐女士。

  当得知平度市计划对刘谦初故居进行改造提升,建设刘谦初红色文化园时,刘思齐女士非常激动,并提笔为平度刘谦初红色文化园题写园名!

  

  

  李克勤(jixuie)后记:学习一段毛主席语录——

  

  Thousands upon thousands of marturs have heroically laid down their lives for the people; let us hold their banner high and march ahead along the path crimson with their blood!

  ——On Coalition Government

  

  这是毛岸英的母亲杨开慧烈士

  

  毛岸英本人也成为一名革命烈士

  我们怎样对待烈士,才对得起我们自己的良心?

  我们才能想得通,才能把我们的所作所为向世界说得通?

  我们才能行得通,才能道器变通?

  这都是现实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