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人物

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周恩来! ——快跟着斯诺认识我们的周总理

2019-01-06 16:36:03  来源:搜狐网  作者:西湖语文
点击:   评论: (查看)

  面目英俊、身材苗条,像个姑娘?胡子又长又黑,不脱孩子气?羞怯?造反者?让埃德加·斯诺用他的纪实性作品《红星照耀中国》来告诉你他眼中的周恩来。

  1

  打破传言——温文尔雅的青年军官

  但是这时突然出现了一个清瘦的青年军官,他长着一脸黑色大胡子。他走上前来,用温和文雅的口气向我招呼:“哈啰,你想找什么人吗?”他是用英语讲的!

  他个子清瘦,中等身材,骨骼小而结实,尽管胡子又长又黑,外表上仍不脱孩子气,又大又深的眼睛富于热情。

  ——埃德加·斯诺《红星照耀中国》

  这段话,初读时并不起眼。但设想一下,此时斯诺这个“外国人”孤身一人,惴惴不安地进入当时谣传为“赤匪”的老巢,一路上无论是雇佣的骡夫对他的牛皮鞋子多次表示羡慕,还是红区那些醒目的黑字写的标语都让他感到异常不安、恐惧。更何况此时的斯诺撞见游击队正在操练,为游击队是否会把他当做“白党”处决而心绪难安。这时这个温和文雅的清秀青年的出现,可不是神兵天降?最让斯诺激动的,更莫过于这个青年用英语跟他打了招呼!在一个外界传说都是“无知土匪”、“强盗”的红区,竟然听到了相隔已久的英语!这打破了斯诺过去因他人传言对红军产生的印象,不得不重新重新观察这个温文尔雅的红军指挥员。

  2

  深度交流——简朴、周到、有涵养的司令

  在列宁儿童团一个团员的护送下,斯诺第二天再次见到了周恩来,这次又观察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让我们随着斯诺的文字再一起来看看吧。

  先看住处:司令部原来是一个不怕轰炸的小屋,四面围着许多同样的小屋,农民都若无其事地住在那里。在周恩来的司令部门前,只有一个哨兵。屋子里面很干净,陈设非常简单。土炕上挂的一顶蚊帐,是唯一可以看到的奢侈品。炕头放着两只铁制的文件箱,一张木制的小炕桌当作办公桌。

  再看交谈:“我接到报告,说你是一个可靠的新闻记者,对中国人民是友好的,并且说可以信任你会如实报道,”周恩来说。“我们知道这一些就够了。你不是共产主义者,这对于我们是没有关系的。任何一个新闻记者要来苏区访问,我们都欢迎。不许新闻记者到苏区来的,不是我们,是国民党。你见到什么,都可以报道,我们要给你一切帮助来考察苏区。”

  “这是我个人的建议,”他说,“但是你是否愿意遵照,那完全是你自己的事情。我认为,你会觉得这次旅行时非常有趣的。”

  ——埃德加·斯诺《红星照耀中国》

  一个东路红军司令,一个国民党重金悬赏的人物,一个掌管红军在各地的无线电信息的重要人物,可他的司令部竟然是村庄中一间普通甚至简陋的窑洞,略微有点区别的就是司令部门前有且唯一的一个哨兵。他屋子的陈设十分简单,蚊帐是唯一的奢侈品。从两个唯一中,我们看到了一个生活简朴的红军司令周恩来。

  再看周恩来的工作,斯诺见他时,他正伏案看一堆红军东线各地驻军的报告。斯诺前来,他也丝毫不避讳。这让见惯了怀疑和盘问的斯诺颇是惊奇。而后,他对斯诺前来的目的又有了这样一番信任“你不是共产主义者,这对于我们是没有关系的。任何一个新闻记者要来苏区访问,我们都欢迎。不许新闻记者到苏区来的,不是我们,是国民党。你见到什么,都可以报道,我们要给你一切帮助来考察苏区”。任何一个记者都欢迎来苏区访问,见到的任何事件都可以报道,这是何等的大度和自信。这似乎和斯诺来苏区之前大家所认为的没有人能够进了红区后活着回来的宣传截然不同。但这番真挚的诚意还不能打消斯诺的疑虑和担忧。

  紧接着,周恩来亲自动手替斯诺起草了一个为期92天的旅程,上面细致地写着旅程中的各个项目。相信和我一样做过旅行攻略的人看到这里都会由衷佩服周恩来。7天的旅行计划都让人苦不堪言,更何况周恩来一挥手便是92天的详尽计划,其思维的缜密、工作的高效率令人叹服。再来看一看,斯诺是谁?一个无政党观念的美国记者。周恩来是谁?一位东部战线的司令。周恩来替他安排在百家坪过夜,又为他写旅程计划,又安排他骑马去临时首都,又帮他打电报告知毛泽东和其他苏区干部。周恩来周到细致的接待可以说完全体现了大国之邦的礼仪,你要是斯诺还能在他身上见到一丝外界所传的“土匪”之气吗?

  除了如此周到的礼仪之外,周恩来还用相当谦虚的语气对斯诺说 “这是我个人的建议,”他说,“但是你是否愿意遵照,那完全是你自己的事情。我认为,你会觉得这次旅行时非常有趣的。”我们常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一种修养,从周恩来身上我们看到“己所欲,勿施于人”何尝不也是一种修养。

  就这样,斯诺笔下生活简朴,工作缜密、效率特高,待人接物周到、又不让人感到压抑充满修养的周恩来形象便出现在我们眼前。

  3

  挖掘“黑历史”——热爱生命的造反者

  显然我们的作者斯诺知道,“观其言、察其行、知其底,方识其人”的道理。所以,他又从周恩来的一位同学那里了解到了一些周恩来的“黑历史”,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斯诺称周恩来为“造反者”,从小就能“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周恩来也有造反的时候?让我们怀揣着这种疑惑看下去。

  他是大官僚家庭的儿子,祖父是清朝大官,父母知书达礼,自己有突出的文学天赋又上过大学,受过开明教育,竟然因组织学生运动,锒铛入狱一年。

  此后他先后留学法国、德国、英国,竟在国外学习期间组织建立了后来世界上人数最多的政党——中国共产党,回国后直接与国民党的缔造者孙中山汇合。

  他二十六岁时,尽管蒋介石并不喜欢这个年轻的共产党员,却不得不任命他为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

  他二十八岁时,在缺乏领导工人起义经验的情况下,组织了五万名工人纠察队,成立了上海工人唯一的武装队伍。

  在蒋介破坏了国共合作的协定,转向反革命后,他又组织领导了八一南昌起义,这一年他才三十岁。

  此后他辗转广州、江西、福建,九死一生,到达西北的红色根据地,在不知名的村庄里继续忠于革命。

  这可不是一个造反者么,一个忠于知识和信仰的造反者,一个不屈不挠不可战胜的造反者。也许你会和斯诺一起认为他一定是个狂热分子,但事实上,斯诺观察到:他谈吐缓慢安详,深思熟虑;他头脑冷静,善于分析推理,讲究实际经验。

  这样一位无私地忠于知识和信仰的知识分子,一位头脑冷静,思维缜密,见识宽广的司令员,一位生活简朴,待人宽厚的领袖对于蒋介石来说也许是一种威胁,但对于人民来说,绝对是一种幸运。

  当斯诺和周恩来一起安静地走在乡间田埂上时,他走得很轻松愉快,像他身边的“红小鬼”一样,对生命充满了热爱。也许正是因为周恩来这种对生命、对人民的热爱,才支撑他为人民、为民族而奋斗了一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