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人物

我国近代科学技术的先驱者——詹天佑

2018-04-26 10:44:01  来源:微信“泾渭评论”  作者:泾渭评论
点击:   评论: (查看)

  詹天佑是我国近代科学技术的先驱者之一,是伟大的爱国主义者,是杰出的铁路工程技术专家,中国近代工程之父,中国铁路之父。他发愤图强、艰苦奋斗的精神激励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奋发向上、为国争光。

  

  詹天佑生于1861年4月26日,于1919年4月24日去世。汉族,祖籍徽州婺源,生于广州。

  

  12岁出国留学美国,考取清政府选派首批赴美留学,随容闳出洋。后考入耶鲁大学土木工程系,专业铁路工程,是中国首位铁路总工程师。

  

  在中国铁路公司担任工程师期间主持修建了唐山铁路,这是中国第一条国际标准轨距的铁路。

  

  主持修建了京津铁路,这是中国最早的一条复线铁路

  

  主持修建了中国自主设计的建造的第一条铁路——京张铁路,创设的“人”字形线路和“竖井开凿法”震惊中外。京张铁路最具代表性的人字形线路上的转折点车站——青龙桥站。

  詹天佑统一了铁路技术标准。在他之前,中国的铁路宽窄不一,有“万国铁路”之称。1917年,詹天佑设立铁路技术委员会并亲自主持工作,制定了一系列技术标准,并将铁路轨距确定为1435毫米。有了这些标准,各地建设的铁路才能连接、兼容,铁路网线才成为可能。

  小学课文里是这样描述詹天佑的——

  詹天佑是我国杰出的爱国工程师。从北京到张家口这一段铁路,最早是在他的主持下修筑成功的。这是第一条完全由我国的工程技术人员设计施工的铁路干线。

  从北京到张家口的铁路长200千米,是联结华北和西北的交通要道。当时,清政府刚提出修筑计划,一些帝国主义国家就出来阻挠,他们都要争夺这条铁路的修筑权,想进一步控制我国的北部。帝国主义者谁也不肯让谁,事情争持了好久也得不到解决。他们最后提出一个条件:清政府如果用本国的工程师来修筑铁路,他们就不再过问。他们以为这样一要挟,铁路就没法子动工,最后还得求助于他们。帝国主义者完全想错了,中国那时候已经有了自己的工程师,詹天佑就是其中一位。

  1905年,清政府任命詹天佑为总工程师,修筑京张铁路。消息一传出来,全国轰动,大家说这一回咱们可争了一口气。帝国主义者却认为这是个笑话。有一家外国报纸轻蔑地说:“能在南口以北修筑铁路的中国工程师还没有出世呢。”原来从南口往北过居庸关到八达岭,一路都是高山深涧,悬崖峭壁。他们认为,这样艰巨的工程,外国著名的工程师也不敢尝试,至于中国人,无论如何也完成不了的。

  詹天佑不怕困难,也不怕嘲笑,毅然接受了任务,马上开始勘测线路。哪里要开山,哪里要架桥,哪里要把陡坡铲平,哪里要把弯度改小,都要经过勘测,进行周密计算。詹天佑经常勉励工作人员,说:“我们的工作首先要精密,不能有一点儿马虎,‘大概’,‘差不多’,这类说法不应该出自工程人员之口。”他亲自带着学生和工人,扛着标杆,背着经纬仪,在峭壁上定点、测绘。塞外常常狂风怒号,黄沙满天,一不小心还有坠入深谷的危险。不管条件怎样恶劣,詹天佑始终坚持在野外工作。白天,他攀山越岭,勘测线路;晚上,他就在油灯下绘图、计算。为了寻找一条合适的线路,他常常请教当地的农民。遇到困难,他总是想:这是中国人自己修筑的第一条铁路,一定要把它修好;否则,不但惹那些外国人讥笑,还会使中国的工程师失掉信心。

  铁路要经过很多高山,不得不开凿隧道,其中居庸关和八达岭两个隧道的工程最艰巨。居庸关山势高,岩层厚,詹天佑决定采用从两端同时向中间凿进的办法。山顶的泉水往下渗,隧道里满是泥浆。工地上没有抽水机,詹天佑就带头挑着水桶去排水。他常常跟工人们同吃同住,不离开工地。八达岭隧道长一千一百多米,有居庸关隧道的三倍长。他跟老工人一起商量,决定采用中部凿井法,先从山顶往下打一口竖井,再分别向两头开凿。外面两端也同时施工,把工期缩短了一半。

  铁路经过青龙桥附近,坡度特别大。火车怎样才能爬上这样的陡坡呢?詹天佑顺着山势,设计了一种“人”字形线路。北上的列车到了南口就用两个火车头,一个在前边拉,一个在后边推。过青龙桥,列车向东北前进,过了“人”字形线路的岔道口就倒过来,原先推的火车头拉,原先拉的火车头推,使列车折向西北前进。这样一来,火车上山就容易得多了。

  京张铁路不满四年就全线竣工了,比计划提早两年。这件事给了藐视中国的帝国主义者一个有力的回击。今天,我们乘火车去八达岭,过青龙桥车站,可以看到一座铜像,那就是詹天佑的塑像。

  

  1909年7月4日京张铁路铺轨至张家口,9月19日清邮传部组织高级技术官员验收全线至张家口,9月24日京张铁路全线开行列车,标志着京张铁路建成通车。验道专车从南口车站出发,詹天佑亲自安排在验道专列官员们乘坐的头等车厢后,加挂两节浅箱货车,让铁路工人乘坐,参加验收,以便工人们借此机会学习如何验收铁路。专列出发前,詹天佑组织拍摄了这幅照片。他不仅亲自确定机位,还亲自取景、对焦。这幅照片没有以官员们乘坐的头等车厢为背景,而是把焦点放在工人们身上。结果照片中包括詹天佑本人在内的邮传部高级技术官员们的影像是虚的,而工人们是实的。现在大家看到的这张照片就是当年亲手修建京张铁路的工人代表,他们每人手中都拿着笔和纸。

  

  

  八达岭隧道北口41号桥头,中国第一代巡道工和中国第一代铁路纪实摄影师谭锦堂。

  

  居庸关新添车站道岔施工。粗看这不过是一群工人正在简单的劳作,但仔细看会发现,照片里的铁路路轨扭扭曲曲、坑坑洼洼,正是铺轨作业技术含量要求最高阶段的开始。把铺在路基上扭扭曲曲的轨道调整成坡降精准,平整顺直,经得起火车长期重载通过的作业,技术与科技含量是很高的。詹天佑组织拍摄这幅照片的原因也在于此。

  中国人对詹天佑可谓耳熟能详,大多数人会自然把他和京张铁路联系在一起。然而,詹天佑认为自己最大的成就是为中国培养造就了第一代“有文化、掌握西方先进科学技术、恪守纪律与职责的世界一流铁路工人和管理人才队伍”。这支队伍的建成,标志着“可以和世界先进工业强国比肩的中国大产业工人群体的诞生”。

  1909年10月2日,京张铁路在南口火车站举行通车典礼,詹天佑以清廷二品大员、“京张铁路总办兼总工程师”的身份做了简短有力的演说。他在演说中特别强调:“非有体力魄力,心灵手敏之人,莫克竣工”,对中国铁路工人的创造力与优秀品质大加赞美。

  铁路绝不是一两个或几个优秀人才就能玩得转的。它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除了优秀工程师的设计,还必须有一批能胜任各项技术含量较高工作的优秀工人和管理人员精诚合作。要建造世界一流的铁路体系,必须培养造就世界一流的铁路工人队伍和管理人才队伍。在詹天佑生活的时代,要一边修筑京张铁路,一边培养人才,难度可想而知。然而,詹天佑做到了。同时,他还为后人留下了一批珍贵的影像资料,通过这些照片我们得以看到100多年前中国第一代产业工人的风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