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人物

马宾、魏巍2007年关于时局的一次深入谈话

2018-04-02 07:54:48  来源:微信“邓力群往事”  作者:咏慷
点击:   评论: (查看)

  纪念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马宾

  2007年夏天的北戴河,我有幸见到了马宾老人和魏巍的一次会面,特记录如下:

  马老来北戴河之后,住在老百姓家里,每天下午去海边坐在沙滩上晒太阳,冲海水。魏巍得知情况后,于2007年8月3号上午赶到了马老所住的村子丁庄。

  马老解放初被国家派到苏联学习钢铁专业,回国之后到鞍钢,因制定鞍钢宪法,受到毛主席赞赏而闻名。马老是最坚定的马列主义者, 他是未沾染一丝一毫尘俗的学者型革命家。他曾经位居冶金工业部副部长,退休前是国家进出口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但是他生活极其简朴,他说自己要做真正的无产者。他家的客厅没有沙发,四周一圈木椅,中间是一张从鞍钢15元买的桌面已经裂了大缝隙旧桌子。室内没有进行过任何装修,并且拒绝购买国家廉价分配给自己的住房。客人去他家从不大肆铺张,渴了就自己倒开水。

  马老和魏巍的耳朵都不好,两个老人见面,彼此紧握对方的手,互称“老战友”,这种称呼真可以说是名副其实。

  魏巍先问马老为什么住在这里?马老说:“住这里才能真正联系群众,便于给群众做工作。”这几年夏天,他都是在丁庄这个村子度夏。所以和这里的农民朋友和这里的干部群众都很熟悉。

  魏巍又问:“住这里是不是花很多钱?是不是单位没给你安排招待所?”

  马老说:“单位的人对我很照顾,也给我安排了住处,单位也给了几千元的疗养费……但我觉得住老百姓这里更好,更便于了解民情。”

  之后,他们交谈了很多。

  1、对于ZY领导,马老认为,从目前看,A是比较倒向左派一边的,另外A对美帝的态度与*也不一样,*对美国是投怀送抱。

  接着马老拿出几张A与小布什在一起的照片给魏巍看,马老说:“从A的表情看,他和*是不一样的。”

  魏巍说,现在某些左派的观点是:举M拥D批*挺A。魏巍认为目前还在大卖国企,攻坚改制一点没有收敛,说明他们仍然走的是D*路线。

  马老说,从A的历史上看,他开始去甘肃那边工厂做团的工作,后来宋X对他印象不错。以后去西藏,与李XX(亲贵族,亲奴隶主)的观点做派相反,A对农奴出身的干部热地很亲近,干部路线是倒向农奴一边的,因为身体不好,冬天回到内地……宋X向胡XX推荐了A,胡XX又向D推荐他,之后D把他调到ZY,表明对他信任。

  其中马老又讲了一个笑话:*接见外宾时向他们介绍A,为显示自己的英语,就用英语介绍,他想说,A是我们ZY最年轻的人,但是说成了A是我们中最年轻的women(妇女),引起了哄堂大笑。

  马老又谈到,他建议全体ZY成员去西柏坡学习,ZY成员去西柏坡时,当地大摆宴席。马老见A独自一人买了一份25元的饭菜在一边吃。后来A在去西柏坡之后的讲话,别人都说好。A问马老的看法,马老说:不好。马老说:“如果你只讲不做,不如不讲。”别人得知马宾这样对A说话,大吃一惊,说:“你还敢这样说!”但A认为马老说的对,记者对此事作了报道。马老说,从他接触A的情况看,A这个人还是可以的,D留给他的权位,他的地位也可以说是比较稳固的,尽管他的观点与左派不完全相同,但你现在是拥护他,是反对他,还是打倒他?还是应该现实一些,采取办法促进他向左走,他目前还是有一些反腐败动作。

  魏巍不同意马老的观点,然后说,反腐败是好的,连Zichan阶级Z府也在反腐败,我国腐败排名已名列世界前几位,再不反腐败,党的地位都保不住了。

  马老又提到刘XX教授。马老说,他与鞍钢联系,叫刘XX去那里做报告,事先马老对刘说:“你不要吃请宴席,不要收钱”,结果刘一下火车,鞍钢就大摆宴席请他。鞍钢的宴席不得了,简直堪比国宴,象拿破仑请宾客一样。马老坚决拒绝去吃,他们都去吃了。后来刘XX做完报告,鞍钢又给他们钱(不知给多少),他们也收了。马老说:“现在很多精英,本身就是地主资本家出身,或者自己已经先富了,很富有。所以现在我和别人谈话,先问他出身是什么,否则根本没法谈到一起。”

  魏巍说自己是真正的贫民出身,马老才接着又说下去。马老说北戴河二炮疗养院对面有一个毛泽东公园,里边有一尊毛主席塑像,整个被垃圾堆包围了。马老看到后良心不安,感到自己对不起毛主席。后来又有人想把毛主席塑像拆除,被当地老百姓自发保护起来。马老就上了毛泽东旗帜网呼吁,得到了强烈反响。后来北戴河党委、秦皇岛市委派人把垃圾搬走,最后还是把毛主席塑像搬到了一个敬老院。

  马老又拿出一些文章让魏巍看,说:“你看过后要还给我,我还可以拿给其他人传阅。”

  魏巍又称赞马老写的“新八荣八耻”,敬佩他的大无畏精神。魏巍说:“现在敢于这样呐喊的勇士,在老一辈中,象马老这样的人,屈指可数了。”

  马老说:“千里马有,伯乐不常有,中国这样的革命者还是有很多的,只是咱们没见到,只是不在咱们的视野之内。”

  当时,马老虽已90多岁高龄,还在不停地战斗着,头脑清醒,斗志昂扬。两个老人尽管观点不完全一致,分别时双手紧握,互道珍重。

  魏老逝世,在八宝山告别会定于上午9九点,马老双腿骨折十余年了,但是那天早上7点就坐着轮椅到了八宝山。他说:“我就是要早早来,我们纪念魏巍,主要是起到教育群众的作用。和魏巍临终告别,我们去那么多人,比Y行S威还有作用,这样,也告慰了魏巍的灵魂。让魏巍的精神,他的行动,他的态度,教育后代,教育人民。”

  一次我受人委托,想让马老在一份向ZY建议的联名信签字,我去马老家里把这封信交给他,并且大致向他汇报和解释了联名信。他表示基本同意联名信内容,然后说:“现在我视力不行了,不能一字一句看了,不能完全辨别有没有不严谨的说辞,所以这是我最后一次签字。” 然后,他郑重地在联名信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后来在马老病重期间,我去看望马老,马老对我说:“我要去见魏巍了。”

  最后,让我们以马宾99岁高龄书写在国务院大院布告栏上的新八荣八耻作为结语:

  以维护公有制为荣,以鼓吹私有制为耻2.

  以依靠群众为荣,以依赖“精英”为耻

  以信仰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荣,以迷信帝修反为耻

  以劳动神圣为荣,以剥削压迫为耻

  以集体主义为荣,以自私自利为耻

  以忠诚革命为荣,以忘本变节为耻

  以造反有理为荣,以甘当奴才为耻

  以自力更生为荣,以卖国投降为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