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人物

伏牛石:由电视剧《淬火成钢》中朱德形象的塑造话说朱德

2017-01-10 11:21:0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伏牛石
点击:   评论: (查看)

  电视连续剧《淬火成钢》在央视一台刚刚播完,剧中涉及的主要人物上至国共双方最高层人员,下至普通士兵和普通群众,许多人物形象的塑造很有特色,给人留下了较深刻的印象。其中关于红军总司令朱德形象的塑造给人的印象几乎是耳目一新,较之以往此类题材影视剧里面朱德形象的塑造有较大突破,或者说,该剧换给了我们一个全新而真实的朱德。

  朱德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斗争中,无论从哪一个方面讲,其地位与贡献都举足轻重。和其他共产党的任何领袖人物相比,任你怎样权衡评说,也只有他可以好无愧色地紧随毛泽东之后,成为共产党人当之无愧的主要革命领袖。其他中共高层领袖包括周恩来刘少奇等人在,似乎都难出其右。

  朱德所走的道路并非一番坦途,起码在中共建党初期最高领导人陈独秀眼里,他只是一个标准的旧式军阀。惟其如此,当年朱德抛却滇军高官位置前往上海,向陈独秀提出自己加入共产党愿望的时候,陈独秀带着异样的眼光审视着他,似乎很不耐烦地就轻轻把他打发走了。那时候的朱德,为了追求新的救国道理,已经彻底摒除了身上旧军人的各种不良习惯,刚下死决心戒掉了已经上身的吸食鸦片癖好。可以说,在滇军将帅系列里,朱德始终保持着良好的生活作风与道德习尚。他不赌博,不纳妾,喜读书学习,唯一的缺点就是吸食鸦片。如果朱德在滇军里继续发展,或者后来接受四川军阀杨森的邀请,沉醉在军阀群体里,那他一生的富贵荣华就绝无堪忧之处。然而,朱德志存高远,他的心思绝不在一人一家一地,更不在偏安一隅追求自己的富贵升迁,他和较他小的毛泽东、周恩来一样,早就把自己的理想追求放在国家民族的至高境界,得势一方为非作歹作威作福的军阀生活是他极为鄙视与厌弃的。

  遭遇陈独秀冷遇的朱德,并为失去信心。他匆忙把妻儿安置在老家后,不顾不惑之年的年龄局限,依然和许多小他十几岁甚至二十几岁的志士青年们一起,漂洋过海前往欧洲,探寻他所向往的救国道路。在那里,他与旅欧共产党领导人,年龄上小他整整一轮的周恩来相识相知,并由周恩来介绍如愿以偿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自此,朱德的人生步入了苦难而辉煌的历程。

  蒋介石背叛革命后,大批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一时间命丧不测血染中华,从来就没有思虑国过拥有自己武装力量的中国共产党人,在血的教训面前一下子清醒了。著名的八一南昌起义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打响的,朱德虽然参与并部分领导了南昌起义,却不在起义的主要领导者行列。起义失败后,主力部队很快在南下途中遭遇敌人围攻而被打散。领导起义的几个主要领导人次第逃亡广州香港避难,其他人员非死即散。只有负责断后的朱德带领的一部分起义人员,冲破千难万险,一路辗转来到湘西。在利用自己与旧军队的关系获得暂时托身之处后,朱德没有忘记自己作为共产党员的职责与使命,他很快就与地方共产党的组织取得了联系,并相机发动了湘南暴动。在白色恐怖网络千重的艰难环境里,一支微小红色力量的生存与发展是极其艰难的。就在他和他的部队身陷困境不知指向何方的时候,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在井冈山建立根据地的消息传来了,朱德、陈毅立刻委派毛泽东的弟弟毛泽谭前去联系。而毛泽东在闻听朱德一行的情况后,早已委派何长工下山与他们取得联系。何长工历尽艰难,多方打听,终于转道而来,与朱德的部队取得了联系。就这样,毛泽东与朱德这两位在中国共产党人领导的伟大革命事业中不可或缺的历史巨人终于在井冈山会师了。朱毛红军从此威震中国外,成了中国红色革命当之无愧的号角与旗帜,把一个深陷半殖民地半封建泥沼之中的腐败旧中国燃烧得火光熊熊,红旗招展。

  朱德到井冈山后,坚定地和毛泽东一起,披肝沥胆,荣辱与共,携手前进,并行不悖。他们之间虽然在军事策略与具体战术上有过某些争议与分歧,可他们始终都怀着对革命事业高度负责的责任心坦然相处,最终达到完美的结合。朱毛,在一个时期,曾被许多不明真相的人看做是一个人。朱德为人大气宽厚,深具长者之风。他谦逊朴实,作风淳朴,在红军中享有崇高威望。就是在前往井冈山之前,他曾经在一次与当地民众见面的大会上登台发言,当与会民众看到闻名遐迩的红军军长竟是这般普通的装束与相貌时,无不瞪大了眼睛。紧接着,各行各业的人都纷纷议论,争抢着说朱红军军长是自己行业里的人。由此可见,朱德自身巨大的亲和力和凝聚力。

  红四军成立后,朱德和毛泽东便组合成了中国共产党军队内绝佳的军政搭配,一个担任政治委员,一个担任军长。再后来,红军力量逐步发展壮大,朱德成了众望所归的红军总司令,毛泽东成了红军总政委和前委书记。这两个军政绝配就这样虽历尽波折,却一直在继续与延伸,壮大与扩张。可以说,没有朱德,就没有南昌起义留下的那支队伍;即便暂时有,也可能在后来的转战途中被实力强大的敌人打败打散。这一点,连当时紧随朱德的陈毅元帅也坚信不疑。同样,在井冈山,朱德的加入,无异使毛泽东如虎添翼。两支同样力量薄弱的红色队伍,一旦握成一个拳头;两位同样才华出众的革命领袖并一旦肩作战,同心同德,就会产生翻江倒海的巨大力量。井冈山根据地的逐步兴旺发达,和随后机敏果决的转战闽西,正是这两支队伍结合和两位卓越领袖带领的结果。

  在长期革命实践中,朱德对毛泽东的认识与敬仰也在日趋成熟与完善。在实际的革命斗争生活中,在对中国革命宏伟愿景的规划设计中,朱德深深地敬佩毛泽东,并以实际行动坚决维护毛泽东的领导权威,甘心情愿地当配角。这一点,在电视剧《淬火成钢》中表现得尤为突出。

  说实话,既往有朱德出现的影视剧,无不把这位功高盖世一生淡薄名利的伟大革命领袖刻画得可有可无甚至毫无建树。这实在是对历史的极不负责,也是对深具谦逊厚道无私美德的朱德元帅的极大不尊重。当然,在伟大卓绝的毛泽东身边,朱德的出众军事才华与巨大贡献似乎在一定程度上被遮掩了,因为毛泽东的军政才华与人格魅力古今罕见,中外难求。朱德作为毛泽东军事上的主要助手,长期工作在最高统帅部里,很少去指挥一支部队和一场具体战役,当然也就不可能象其他将帅那样有具体可见的战绩。他被一些人误解,似乎也有一定道理。曾有人这样评价朱德,只配是一位战术家,而决不能称为战略家,这样的评价实在是对朱德的极大误判甚至极大的不公。在毛泽东身边,他甘愿默默无闻地配合毛泽东,尽己所能地为革命事业做着最大的贡献,甘之若饴,无怨无悔。他的高尚伟大,他的无私睿智,也就深刻地表现在这里。

  朱德革命生涯中最暗淡的日子莫过于随红四方面军遭遇张国焘裹胁南下的一年多,张国焘是共产党内犯山头主义门阀注意分裂主义错误最严重的主要领导人。一四方面军历尽千难万险终于会师四川后,按说对处于困窘之境的革命事业极为有利,可张国焘自恃自己手下人多枪多,就开始产生夺权的欲望。他屡次三番对抗中央要挟中央,毫无顾忌地伸手要权。在中央有限度满足他的部分愿望后,他依然出尔反尔,私自篡改红军北上陕甘的计划,竟然率领四方面军南下,并且密电陈昌浩监视中央领导人,阻止他们北上。并声言如若不行,就要开展党内斗争。张国焘的野心日益暴露甚至已经不加掩饰,朱德虽为红军总司令,可在四方面局内,也为张国焘多方限制,基本没有多少发言权。

  处处事事对革命事业绝对忠诚和对革命事业高度负责,是朱德最基本的品质。身处那样的境地,他一刻也没有放弃对张国焘的劝解与斗争,以自己独有的影响与人格魅力不失时机地做四方面军干部的工作,让他们认识到张国焘极力主张南下的错误,明白北上抗日的正确性和势在必行。张国焘曾一度失去理智,对朱德软硬兼施,甚至加以虐待。他不仅撤走了朱德身边的警卫人员,还一度停止了对他生活上的供应。好在随四方面军一同南下的还有中央红军的红五军和三十二军,军长罗炳辉和董振堂虽然不便于公开与张国焘斗争,但还是从自己军中为朱德抽派了警卫人员,送去必需的生活品。

  当利令智昏的张国焘在卓木碉自立中央并威逼朱德公开宣布与毛泽东分裂时,朱德坚持原则绝不退让。他把个人生死置之度外,义正词严地批评张国焘自立中央的严重错误,坦然表示自己的立场与态度,决然不会与毛泽东分道扬镳。他以声震国内外的朱毛红军之说驳斥张国焘:外国人都说朱毛是一个人,哪有朱反对毛的?

  可以说,如果没有朱德在四方面军的耐心说服与坚定态度,四方面军很难说最后在频遭失利后会再次北上。当然这里面的原因还有有很多,张浩从共产国际回来后带回的共产国际指令,二方面军贺龙任弼时的配合与劝说,中央在斗争策略上的机断灵活,四方面军将士们在血的教训面前的觉醒与呼吁等,都是促成四方面军最终北上的原因。

  剧中的朱德,一扫过去影视剧中的只显宽厚不见原则,只会附和没有主见,只能偶发脾气并无真知灼见的简单手法,让我们认识了这样一个在红军队伍里深孚众望的总司令或者红军之父形象:坚持原则不让步,是非面前态度鲜明,对张国焘错误行为既严肃批评又耐心劝导,对张国焘独断作风既巧妙阻拦又不失分寸,与张国焘说起话来既有长兄般亲切推心又有同志般真诚耐心。

  剧中,朱德在一次劝说张国焘要服从党中央领导、服从毛泽东作为党的主要领导人的历史选择时,无论是语调上还是谈话内容上,无不声情并茂,推心置腹。他拿自己和周恩来一次谈话时对毛泽东的定论来说服对方,劝说他要有自知之明,要必须放弃与中央的对立,自觉接受中央领导,坚定回归到党的组织路线上来。他说,我和恩来曾经交流过,这些意见恩来同样也和曾经的中央总负责博古交流过,毛泽东是我党领袖人物中难得的军政全才,他身上兼具着领袖人物所必需的综合能力与出众才华,这是党的其他领导人所不具备的。我们这些人只可以负责做好某一方面的具体工作,总揽全面不是我们的优长,我们也总揽不了。还是踏踏实实做好自己力所能及的本职工作,为党和革命事业做出我们各自应有的贡献。

  在张国焘一味固执己见,违背组织原则,反复跨越党的组织私自做出重大决定时,剧中的朱德一扫平日里和善宽厚的特性,一下子变得极度严肃甚至暴怒,他对张国焘的厉声指责一如黄钟大吕一般声激荡人心。该剧中,朱德的形象塑造得有血有肉,可圈可点。他有主见有谋略,坚持原则,决不让步。即便再受委屈,也从不抱怨,即便再受挟制也从不妥协。对张国焘,他既耐心劝导说服,又立场坚定地予以坚决斗争;既讲原则又不失灵活,使得张国焘在他面前几乎处处话语上被动,行为上尽显无可适从之态。朱德的睿智不仅表现在他的言语行动上,还表现在他身边其他领导人背地里对他的议论上。刘伯承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赫赫有名战功卓著的将帅,他那时候和朱德一样在四方面军中受到张国焘的打压与排挤。他曾对二方面军的几位领导说,总司令深具丰富的革命斗争经验,他每说出的话做出的事,无不蕴含着极其丰富的斗争经验与智慧,这是一般人无可比拟的,也是不易绝对察觉得到的。

  当张国焘担心自己北上后会受到中央报复时,朱德总是耐心劝说他,首先让他相信毛泽东作为雄才大略的革命领袖,从来都是对事不对人,对犯错误的同志一向宽大处理,主要看他是如何改正的,绝不会秋后算账。他拿博古等人的例子具体说明,令张国焘放下心来。生活中的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凡是自私心越强的人,总会把别人想得和他一样自私狭隘。张国焘就是这样,他以自己的八万多人马试图威胁中央,夺取最高领导权,一而再再而三地违背中央指示一意孤行,给党的事业带来了不可枯量的损失。以他自己的处事原则,这样的错误甚至是罪过是决不可饶恕的,因此他时刻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问题。直至到了陕北之后,他仍然顽固坚持这一观点,要到青海宁夏独立开创根据地,与中央继续做分庭抗礼之态。正是他的一错再错,给红军三大主力的会师以及整个革命事业带来了不尽的麻烦和巨大的损失,也使红军失去了许多转危为安的有利战机。尤其是由于张国焘到达陕北后的歧路徘徊和一心向西,造成二方面军渡渭河时,失去策应,险遭四面围攻的国民党部队将其全军围歼殆尽的危险。连跨域万水千山突破长征途中无数难关依然坦然如故的贺龙都止不住发出惊叹:此役是长征以来最危险的一次!

  该剧中,朱德作为德高望重的红军总司令的身份与地位也得到很好展示。二四方面军会师时,他登台讲话,充满激情,饱含激励,激奋人心;三大主力会师后,他再次登台讲话,语句铿锵,信心饱满,豪情四溢。作为三军总司令的浩然正气和红军领袖的的风采,得到了完美的表现。使人从内心里不由自主发出感慨:这才是真实的朱德!这才是红军、八路军、人民解放军的总司令!坚毅豪迈,威武刚毅,气势如虎,远见卓识。

  朱德的高尚品质和非凡魅力,使他在共产党革命的队伍中拥有极高的威望。全军将帅无不对他极度尊重与敬仰,他的朴实蕴含着伟大,他的淡定蕴含着智慧,他的无私蕴含着高尚,他的坚定革命信仰贯穿一生。

  战争年代,朱德和战士们打成一片,从来就没有可望不可即的高邈之感,更无任何故作高深的凡俗之状。他可以和普通战士活跃在篮球场上来回奔跑,他可以和普通战士一起亲临第一线冲锋陷阵奋勇杀敌,他可以在红军处于极度危难时期不顾毛泽东劝阻只身冲到万分危急的火线上挽回败局,他可以面对着国民党高层军事将领谈笑自如用事实教育他们八路军坚守的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是多么的现实与可行,他可以把自己唯一的儿子在建国后送去当火车司机也不愿为其谋取任何在别人看来尊贵而闲适的工作,他可以在鲐背之年依然宝刀不老亲自书写革命到底的字幅以示继续革命的壮志豪情,他可以把史沫特莱临终前遗留给他的关于他的传记《伟大的道路》一书的几十万稿费还有一生仅有的两万积蓄全部交了党费也不愿留丝毫给自己的儿女们,他可以在晚年不顾老迈之躯继续为党和国家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为毛主席周总理分担忧愁也不愿待在家里颐养天年。

  朱德的伟大与高尚完全是浑圆的璞玉,不用任何人为的虚饰与雕琢;朱德的伟大与高尚完全是一汪平静深邃的大海,不用谁去人为的做出喷泉模样渲染出所谓的飞湍瀑流;朱德的伟大与高尚完全是一种没有任何私心没有任何利欲的至尊至圣品格,完全用不着谁去刻意的拔高与炒作;朱德的伟大与高尚完全是一种对崇高革命信仰和伟大卓越领袖的自觉追随与维护,用不着谁去无谓地加以动员与劝说。

  众多有朱德出现的影视剧都难免有一种缺憾,作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事业中地位仅次于毛泽东的总司令朱德,其各方面的表现简直不如他麾下的任何一个人。这几年,周恩来的高大全形象早已深入人心,固然,周恩来在中国共产党内,其地位与贡献,其人格魅力与高尚品质 也同样有口皆碑。但朱德的地位与贡献,除了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他是完全可以与周恩来相比美的。其他如彭德怀、刘伯承、粟裕等人,皆有大量的影视剧讴歌他们的不凡经历与特殊贡献,即便在同一部影视剧里,地位。作用、贡献远高于他们的朱德却表现得无足轻重甚至可有可无。这实在有点太慢待我们德高望重的总司令了,也实在与真实的历史有较大的出入。

  抗战时期,美军援华最高司令史迪威因与蒋介石发生难以调和的矛盾被传唤回国,他对中国的记忆尤以共产党人最深为深刻,而在他接触的共产党领袖中,尤以对朱德的印象最好。他在给友人的信中曾说道:我多想回到那边,在朱德身边,扛一支枪,和他一起战斗!

  朱德的宽厚与朴实,毛泽东的特别出众与卓越,世俗的跟风与势利,都可能是朱德元帅较之共产党内其他第一代领导人声名不彰的原因。但历史必定是历史,事实必定是事实,既然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朱德是和毛泽东并列一起的中国革命领袖被国际社会所接受,更为全党全军所接受,那他的革命功勋与历史地位就应该名至实归。

  我觉得,电视剧《淬火成钢》就开了个好头,希望以后有关朱德的影视剧能够给我们带来一个真实完整的朱德,使他的历史地位与卓越贡献得到公平美好的展示。

  2017.1.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