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人物

摩罗:共产党员的绝命诗

2017-06-22 11:49:34  来源: 摩罗的博客   作者:摩罗
点击:    评论: (查看)

  临死之前,心中唯思“兴中国”!为什么?

  (向警予同志)

  从1928年至1929年,中国共产党在武汉的省、市级组织接连遭受了四次大破坏。其中1928年春的一次大破坏,牵连到党的省、市委和以下各级党组织、工会组织及全部团组织,牺牲在敌人屠刀下的党、团干部即达310余人。汉口济生堂广坪、余记里广坪、武昌文昌门外和震寰纱厂附近均成为国民党当局的杀人屠场。

  夏明翰、向警予、卓恺泽、何羽道、魏人镜、邓雅声、唐鉴等著名烈士就是1928年春在武汉遇难的。

  夏明翰曾担任全国农民协会秘书长,兼任毛泽东和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秘书,参与发动秋收起义,后来担任中共湖北省委常委。由于叛徒的出卖,不幸在武汉被敌人逮捕。临刑前挥笔写就了成为千古绝唱的就义诗:“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向警予是中共最早的女党员之一,被誉为中国“妇女运动的先驱”,在党的二大上,担任党中央第一任妇女部长,被捕时是中共湖北省委机关报《大江报》主笔。五一劳动节清晨,向警予慷慨赴死,一路高呼革命口号:“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表现了共产党人顽强的战斗精神和崇高的革命气节。

  (武汉九峰山革命烈士陵园)

  不少壮志未酬的烈士,在就义前留下了遗书,展示了革命者高尚的品德,圣洁的心灵,坚定的信念和视死如归的精神:

  共青团湖北省委书记卓恺泽在牺牲前4天给父母留下了绝笔书:人总不免一死。我生时因奔走各地,不克对我亲爱的父母有很好的物质与精神的安慰,但我想,明白的父母决不会责我恨我。“为公忘私”,“为国忘家”是古有名训的。

  在大革命失败后的白色恐怖中,由董必武介绍加入共产党的何羽道烈士,原系国民党湖北省党部常委。在敌人要他交待共产党组织名单的纸上,他写下了爱憎分明的遗言:“吾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为祖国为人民而牺牲,死固宜也。国民党反动派之大屠杀,不过逞一时之快耳。兴中国者,其唯共产党乎!”我最敬仰的就是四一二大屠杀之后入党的人。临死之前,心中所思,唯有“兴中国”!为什么?神啊神啊,请告诉我!

  (何羽道啊何羽道,我最敬仰的就是四一二大屠杀之后入党的人。临死之前,心中所思,唯有“兴中国”!为什么?神啊神啊,请告诉我!)

  曾任中共湖北省委委员兼武昌市临委书记的魏人镜烈士殉难后,亲属从他的衣装中寻到一张纸条,上面用铅笔写下了这样一首就义诗:夜台犹有钢筋骨,地下更加奋斗争。寄语党中诸勇士,砍头枪毙莫灰心。

  中共京汉路南段特委书记邓雅声就义时家中尚有“高堂老母、芳年弱妹,红闺少妇,黄口孤女”,然烈士在遗书中写道:“求仁得仁,抑又何怨?!”,“今日之死,是所甚愿”。

  共青团湖北省委书记唐鉴,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挥毫写下了“继续奋斗”四个大字赠给爱妻,从容走向刑场。​

  (杀不完啊,这些幸存者把革命干成了,气死刽子手)

  1921年冬,家住武昌粮道街的青年工人项英,在接受了《劳动周刊》等革命刊物思想启发后,寻访到武昌黄土坡,向武汉党组织负责人倾吐了自己的抱负,从此投身革命,逐步成长为我国早期工人运动的著名领袖。邓中夏在《中国职工运动简史》一书中曾写道:“以工业中心城市的罢工潮而论,当时应首推武汉”。​

  (项英同志)

  皖南事变中,项英不幸牺牲。为了革命事业,他跟自己的儿女,总共只陪伴过12天。​​一个革命家或革命烈士,不但个人牺牲很多,其家人也做出了巨大牺牲。​

  由于项英同志跟王明那样,主张一切服从统一战线,连军队都想交给老蒋指挥,我一直不喜欢他。皖南覆灭,跟他对国民党毫无防备颇有关系。可是,当我知道他是一位主动寻找共产党的普通工人,立时肃然起敬。这样的人必定了不起啊。​

  (革命不死,革命万岁)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