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人物

魏巍之女魏欣:悼念优秀的共产党人李成瑞

2017-03-07 15:28:5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魏欣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在李老亲自主持的东方红社科网站工作了3年,能够亲耳聆听李老的教诲,是我终生的荣幸。我会将这一切,永远珍藏在心中。

  我不代表任何人也不代表任何网站,只想和大家说一些自己的真实所见及感受。因为本人水平有限,可能有记忆不清楚或理解不准确的地方,请同志们予以指正。

李成瑞生前遗照

  李老在我心目中高山仰止。我最初和李老的接触,是因为B事件。在改开年代,B是体制内唯一的一个公开主张回归毛泽东社会主义、手中握有实权、并且能够把自己的政治主张付诸社会实践的省部级官员。他接替W主管重庆后,办的第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是查封了群众深恶痛绝的洋人街。单说洋人街的厕所,男士用的小便池外形是女人型体,便池底部竟然是印有毛主席像的百元大钞图像。后来开展的唱红打黑、横扫黄赌毒恶势力、改善民生、干部下乡、学生学工学农等等举措,引发全国热烈反响。我参加了乌有之乡组织的去重庆考察活动,直接感受到重庆广大群众对B的拥护。如果他为了升官发财谋取私利,他完全可以继续W的线路往上爬呀!没想到,后来会被抓捕。让我不能理解的是,他都被打入18层地狱了,东方红网又踏上一只脚,还在批他是改良主义。

  带着这个疑问,我拨通了李老的电话,李老同意我去他家交谈。这是我第一次去李老的家。

  李老回答了我十余个问题。首先他告诉我,这篇批判文章是年初就开始写了,写完之后发布在4月份文萃。没有想到,正好赶上3月的两会,他被抓捕。两件事在时间上冲撞在一起。

  我印象比较深的是李老关于农村农民问题的解释。李老说,在资本主义国家,也允许农民自发组织合作社。重庆的办法是资本下乡解决农业问题,让资本家下乡收购农民土地,这就会形成新的庄园主,也就是地主,制造的是农业无产者,其结果是剥削的产生和两极分化。重庆让农民组织家庭合作社,并不违反现行政策,可是重庆没有这样做。

  他被当成文革余孽抓捕,而以腐败受贿被判无期徒刑。我询问李老对这个判决有什么看法,李老说:“审了半天,审出一个大清官。”李老虽然坚持认为他的“重庆经验”是改良主义,“他在‘特色’领导集团中是一个搞改良主义的当权派。”不认为他是“回归毛泽东主义”和“回归社会主义”,但他对当局逮捕法办他的做法持有异议。因此他与其他同志多达数百人联名上书全国人大,对于“罢免他人大代表资格”、“移送司法机关处理”提出质疑。所以,我的感觉,李老对待事情的看法,不是针对某一个人,他没有个人恩怨,完全是运用马克思主义原理分析对待每一个事件、每一种思潮。

  后来孙老师介绍我参加了东方红网站工作。开始是刘日新老师负责编辑文萃,因为对一篇稿子观点上发生分歧的一点矛盾,刘老师离开网站,文萃编辑等具体工作落到李老身上。李老说:我真想把我一生的著作整理出来。现在看来,这只是李老的遗愿了。

  从此东方红文萃就一直由李老亲自主持。李老对文萃的编审极其认真严谨,真是呕心沥血,有时工作到凌晨3、4点钟。每一篇文章,一句话一个字都严格把关。我们按照他改动的地方校对之后,重新打印样本必须再交给他,李老要一页一页翻看,检查我们是不是把他改动的地方修正过来了。我说:“李老,您不用太叫真了。一篇文章大方向好,一句话半句话不合适,就不用管了。”李老说:那可不行。我们的杂志宣传我们的主张、我们的观点,对每一句话都要负责任,千万不能敷衍。群众可能会因为某一句话,就误解了你的立场观点。我们的立场、 我们的主张要旗帜鲜明,理论原则性问题,一句话一个字都不能妥协让步,这才能起到我们刊物的理论上的指导作用。”另外李老强调,鲁迅说,辱骂恐吓绝不是战斗。我们的刊物是严肃的,要杜绝低俗的语言。

  下面谈一下外界对东方红网站的一些议论。

  有人说东方红网站“太左”,打横炮搞内斗;认为乌有之乡搞红色演讲,组织声讨汉奸卖国贼,阻断反毛小丑袁腾飞演讲等等多种活动,办了很多实事。为什么还要说他们是“只反贪官、反汉奸、不反皇帝”,“反帝不反修”,还要批他们是改良主义呢?

  李老说:改良和改良主义是不同的。我们完全支持群众争取自身利益的斗争。毛主席最早搞工人运动就是从提高工人工资的经济斗争开始的。改良主义反对从根本上推翻剥削制度,用微小改良和小恩小惠来欺骗麻痹人民,达到维护资本主义的目的。批改良主义,是因为改良主义曾经给国际工人运动造成很大危害。国际上改良主义就提出过:运动就是一切,最终目的算不了什么。改良主义的社会基础是工人贵族。经济地位决定政治态度。我们现在的待遇高,我们这个阶层,基本属于工人贵族。反对资本家入党发起签名的时候,我们这个大院(部长大院——编辑注),只有3个人签名······

  我曾经问李老,我们主张回归毛主席社会主义公有制,几乎找不到任何突破口。我们现在能做什么?李老说,我们现在就是做一个播火者,一块铺路石。

  关于团结联合问题。有人说东方红网“唯我独左”,不能团结大多数。记得因为网站之间观点不同,乌有之乡网站曾经直接到李老的家里“理论”。后来乌有之乡网站联合其他网站共同纪念毛主席诞辰的文艺晚会,邀请东方红网站参加。网站内部一些人不同意参加他们组织的活动,李老说,如果大家都不同意参加这个活动,我就以我个人的名义参加吧。后来,网站大多数人还是同意以网站名义参与晚会,李老亲自登台,朗诵一首毛主席诗词。

  另外,各红色网站举办的联合纪念毛主席、纪念革命前辈、纪念“七•一”、纪念“八•一”等等重大活动,李老都同意以东方红网站名义参加。凡是李老认为正确的行动,李老都积极参与,如李老与全国各地的同志一起多次联名上书:呼吁 “罢工自由”入宪、倡议重建公有制、反对《物权法(草案)》中的错误、呼吁制定《国家公职人员财产申报法》、反对转基因主粮、支持广大人民群众公诉茅于轼、辛子陵、袁腾飞等反毛、反共、反社的坏分子。

  关于东方红网站是否“唯我独左,孤立无援”。有人说,东方红网是“阳春白雪”,没有群众。通过这几年我的观察,东方红网代表的是最底层人民的利益。最支持东方红网观点的,不仅仅有许多非常坚定的老一代共产党员,还有许多底层的工农民众,包括下岗失业的原国企工人。比如通钢工人,一直与李老保持着联系。

  失去了主人翁地位的工人农民,尤其是千百万国企下岗的产业工人,青壮年时期的血汗积累起了国家财富、国有资产,40多岁被下岗买断,他们没有特殊的技艺,所谓“自谋生路”,不可能人人都去修车、修鞋、卖馒头吧!主流媒体很少反映他们的意愿,我们只能从层出不穷的群体事件中,听到他们的吼声。东方红文萃有一个专门的栏目,即工农之声,反映了大量底层民众的抗争。

  因为职业原因,我对马列毛主义的认识很肤浅,我觉得东方红文萃理论文章太艰深。我对李老说,我们文萃应该多一些通俗易懂的、平实一些的文章,像《资本论》这样的纯理论文章,连我都觉得理解困难,普通老百姓有几个能看懂?李老说:《资本论》是马克思主义最基础的理论,有了《资本论》的剩余价值学说,才有了劳动创造世界、一切归劳动者所有的结论。有了马克思的革命理论,才有了革命的运动……才有了巴黎公社,才有了十月革命,才有了接受了马列主义的毛泽东,才有了打土豪分田地的红军······我开始学《资本论》也觉得难,当我读完了《资本论》的时候,当我读懂了它的时候,我觉得它在我心中长成了一颗大树。

著名革命作家魏巍女儿魏欣(右)

  最后一次电话。

  李老病情发现太晚,骤然病倒,李老住进了医院,东方红文萃最后一期样本还放在李老的办公桌上。李老与网站集体讨论,东方红网站决定停止运行,东方红文萃停止发行。网站账号注销,不再接收捐款,从邮局直接汇款的汇款单,目前全部滞留在邮局,2个月之后汇款单将退还捐款人。在这里特别表示:感谢众多同志和朋友们多年来对东方红网站的热情支持和无私援助!一个网友来电话说:“我的捐款不要退回了,你们买成花送给李老吧,你告诉李老,一个老公安非常敬重他。”我把这个信息发给李老之后,李老立即给我打电话说:“你千万不要给我送花。钱留着以后宣传马列毛主义吧。”李老深感网站经济艰难,倾其所有捐助网站,不仅仅出版东方红文萃,还出版了大量宣传马列毛主义的丛书。李老晚年写出的大量文章,篇篇都是战斗檄文。

  我最敬重、最信服李老,不仅仅是他高深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修养、造诣,还因为他崇高的人品。如果一个人品质不好,品行恶劣,那不管他说得多好听,也就不好听了,谁听你的呀?我绝不会听信这种人讲经布道。李老是身体力行的高尚的革命者,其生活极为简朴,常常穿的是七八十年代的旧涤卡蓝外衣,家中陈设也非常简朴,吃饭桌子上的玻璃板已经裂缝多少年,就用胶布粘贴着。李老日常生活一切从简,倾其所有捐助网站、接济生活贫困人员,甘愿过着朴素的生活。

  李老心中长着一颗不可撼动的马列毛主义大树,这棵大树支撑着他不容摧毁的强大内心世界。李老高高举着共产主义革命理想的旗帜,为了捍卫马列毛主义呕心沥血,鞠躬尽瘁,战斗到生命最后一息!

  正如马克思在1835年8月12日特里尔中学毕业考试写的作文《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一文中所说:

  “在选择职业时,我们应该遵循的主要指针是人类的幸福和我们自身的完美。不应认为,这两种利益会彼此敌对、互相冲突,一种利益必定消灭另一种利益;相反,人的本性是这样的:人只有为同时代人的完美、为他们的幸福而工作,自己才能达到完美。如果一个人只为自己劳动,他也许能够成为著名的学者、伟大的哲人、卓越的诗人,然而他永远不能成为完美的、真正伟大的人物……

  历史把那些为共同目标工作因而自己变得高尚的人称为最伟大的人物……

  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而工作的职业,那么,重担就不能把我们压倒,因为这是为大家作出的牺牲;那时我们所享受的就不是可怜的、有限的、自私的乐趣,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我们的事业将悄然无声地存在下去,但是它会永远发挥作用,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6月第2版,第459—460页。)

  2017.3.2

  

  魏 欣——我国著名作家、 “谁是最可爱的人”一文作者、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和有“当代鲁迅”之誉的魏巍同志之女。——编者注

 

【相关专题】

专题:沉痛哀悼李成瑞同志

 

【怀念追思】

王学忠:痛心的懊悔与遗憾——深切怀念李成瑞

林伯野在李成瑞同志病重期间的慰问信

陈玉荣:不忘初心,精神永驻——沉痛悼念我最敬重的李成瑞伯伯 

 

《红色参考》执行主编陈洪涛:纪念李成瑞

 

蔡金安:回忆与李成瑞老接触往事 坚持斗争广获好评

追忆|90高龄的李成瑞忍着腰痛发表反对国企私有化宣言 

陈玉荣:心灵深处那抹熠熠生辉的晚霞——沉痛悼念李成瑞伯伯

 

【纪念活动】 

乌有之乡举办李成瑞追思会 在京离退休老干部、学者参加

 

旗帜中流网、《红色年华》编辑部举行座谈,纪念李成瑞同志

教育和社科领域的部分马克思主义学者沉痛悼念李成瑞同志

李成瑞同志逝世,江西红色读书会发唁电

 

【纪念文章】 

沉痛悼念李成瑞同志 

旗帜中流网特稿:纪念李成瑞同志,分清真假马克思主义 

郭松民:真正不忘初心的革命老英雄——沉痛悼念李成瑞同志!

 

邋遢道人:沉痛悼念李成瑞老(附纠正一个谣传)

【青年纪念李成瑞】同学们,担负起天下的兴亡!

 

【李成瑞文章精选】 

李成瑞:支持批驳“饿死三千万”谣言 为孙经先《还历史以真相》一书所作序言

 

李成瑞:开拓工人阶级维权文学的新篇章——赵剑斌长篇小说《新潮旋风》序言

李成瑞:依靠群众 力量无穷——一次难忘的农村调查

李成瑞在纪念鲁迅诞辰130周年暨长篇小说《钢城》座谈会上的讲

李成瑞:反把耻辱当光荣——批判《新阶层踊跃加入共产党》 

李成瑞:关于太原市“12·13”事件的强烈呼吁

 

李成瑞:违宪改变政权性质、复辟私有制是中国历史的大倒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