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人物

毛泽民

2015-07-02 08:01:10  来源:民族复兴网  作者:复兴网
点击:    评论: (查看)

8a3ed1f95e6cd7bd22db18edbab1b7de.jpg

d1f00c4de671f5b25be8282c7cb2cf6b.jpg

  

fbfcdbe19deb8cba66f1879ab6eeff58.jpg

  @环球时报:毛泽民!他是毛泽东的二弟。1921年,在哥哥影响下,他投身革命。1938年受党中央派遣,前往新疆担任财政厅、民政厅厅长等职。1942年9月,他被反动军阀盛世才出卖囚禁,面对酷刑,他始终坚贞不屈,最终于27日残忍被杀。他,是毛主席众多为革命、为新中国牺牲的家人中一员。纪念!缅怀!

  毛泽民烈士

  

15226de977c903792e66b49cbc15a897.jpg

  毛泽民烈士

 

  毛泽民(1896-1943) 革命烈士。字咏莲。长沙府湘潭人,毛泽东弟。1922年加入共产党,初任安源路矿工人消费合作社经理,1925年任中共中央出版发行部经理。大革命失败后,从事党的地下出版发行工作,1931年任中央苏区银行行长。参加长征,到陕北后,任中央工农民主政府国民经济部部长。抗日战争爆发后,派往新疆开展统战工作,以化名“周彬”先后任新疆省财政厅副厅长、代厅长和民政厅厅长等职。1942年被军阀盛世才逮捕,次年9月牺牲于乌鲁木齐。

  选自百年长沙老照片丛书之《长沙名人》

  毛泽民与儿子毛远新合影

  

575e1f7391ad166a47da82b72250feb1.jpg

  毛泽民与儿子毛远新合影

 

  解开毛泽民遇害之谜 死于特务的“无声杀人法”

  来源:共产党新闻网  作者:田迎五

  

0f8116180c821b771c73af1575c69078.jpg

  1946年7月11日,被军阀盛世才关押的129名党员及其家属,从新疆集体出狱,回到延安。遗憾的是,毛泽民、陈潭秋等党的优秀领导干部已被杀害。毛泽民等人是何时被害的,凶手是谁,遗骨又埋在何处?直到解放后,这个谜团才被解开。

  踏雪寻遗骨

  1949年秋天,西北野战军直逼新疆。当时的甘肃省武威市军管会主任刘护平,一到武威就迅速破获了一个潜伏特务网,其中有好几个人是从新疆派遣和流窜来的。他亲自审讯了这几名特务,为的是尽快搞清杀害毛泽民、陈潭秋等人的恶魔的去向,为死难的烈士报仇。“李英奇到哪里去了?”刘护平向特务严厉发问。李英奇是军阀盛世才手下的公安管理处处长和审判委员会副主任,盛世才杀人时,全由他来监斩执行。刘护平认为毛泽民的被害肯定与此人有关。“他们几个人都跟着盛世才跑到四川去了,听说在重庆混不出什么名堂,又都呈请辞职了。李英奇到津浦路上跑生意,富宝廉回到东北,张思信在河西走廊一带做皮货生意……”那几名特务就知道这样一点消息,刘护平却认真地根据线索布置查找事宜。与此同时,党中央有关部门为肃清新疆敌特一事,决定派刘护平去当中共中央新疆分局社会部部长。两个多月过后,新组建的新疆人民公安机关在刘护平领导下,破获了多起特务案件,特务登记自首工作也取得可喜的成绩,可刘护平关注的捉拿凶手和寻找烈士遗骨的工作,始终没有多大进展。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夜,社会部的黄秘书仔细翻阅着案头的一大叠敌伪档案卷宗,突然惊喜地高叫:“刘部长,审讯记录,毛泽民的!”“真的?让我看看!”刘护平惊喜地向桌前大步走去,一把拿起卷宗,瞪大眼睛全神贯注地看起来。卷宗上,毛笔书写的字很大,时间是1943年5月5日。问:你是不是参加国民党而为三民主义而努力?答:我相信国民党,亦相信共产党。问:你表明立场?答:我是共产党员。问:你放弃共产党员立场行否?答:我不能放弃共产主义立场,因为是个人思想问题,如蒋委员长信仰上帝一样。问:你究竟愿脱离共产党否?答:我不脱离共产党,因为共产党在国际国内都是合法的。问:共产党是不合乎国情的。答:我认为共产主义是合乎国情的。问:你叫毛泽民,以前为什么不承认呢?答:我本是毛泽民,请问督办,督办完全知道。问:共产党要有与国家民族不利的事,你脱离党否?答:绝对没有违背国家民族利益,因为我是共产党员,不会这样做。问:你可以考虑否?答:我讲的话已经都讲了,我对于国民党、共产党的信仰是一样的,因为共产主义不违背三民主义的,并是三民主义的好朋友……这一夜刘护平怎么也睡不着。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带着秘书、警卫员乘着吉普车冒雪到六道湾坟场去寻找烈士遗骨,结果一无所获。不久,公安机关从审问被捕特务中得到如下一些线索:李英奇潜伏在北京,有一辆汽车为他跑生意;富宝廉潜伏在辽宁抚顺;张思信在甘肃武威一带瞎混。刘护平立即给上述几个地方发电报,写明上述几犯的特征,请各地协助捉拿。

  毛泽民死于“无声杀人法”

  寒冬过后的一天,武威发来的一封电报让刘护平兴奋不已:重要案犯张思信落网了!他是特务头子李英奇手下的执法队长,抓住他一审,很多悬案就会迎刃而解。几天后,在审讯室里,刘护平审讯张思信。“人是我们几个人杀的。”在刘护平的严厉追问和铁的证据面前,张思信终于低头认罪。1943年9月27日,盛世才为了向蒋介石表示他与中共彻底决裂的忠心,下达了杀害陈潭秋、毛泽民等人的手令。这天深夜,李英奇和富宝廉来到南门外的特别监狱。“又要干了,几个?”站在门口的张思信问。“你自己看吧。”李英奇把手令递给了他。张思信眯着眼扫了一下打着红叉的名单,目光忽然在上面定住了。他并不为陈、毛等中共代表的被杀感到意外,可对盛世才要拿亲弟媳陈秀英和家庭女教师邱毓松来为中共要员陪葬,以显示“阴谋暴动案”的真实性,就太出乎这个职业刽子手的意外了。“你犯傻了?还不快去带人!”李英奇阴沉地呵斥道。“是!”张思信将手令交给李英奇,但又追问了一句,“老法子?”他问的是杀人的方法。李英奇一撇嘴,冷冷地“哼”了一声,走进了办公室。一会儿,张思信叫来四五个手执木棍和绳索的杀手进入办公室内,分站门口两边。这时,几个狱吏从监号里带出几名头上蒙着黑布头套的犯人,陆陆续续来到办公室门前。李英奇站在门口,借着昏暗的灯光,挨个掀开头套看了看,算是“验明正身”,然后就谎称督办要问话,即将人推入室内。一进门,刽子手就照犯人头上打一闷棍,然后就用绳索紧勒脖子。这就是盛世才所惯用的“无声杀人法”。“他们被埋在什么地方,你记得吗?”刘护平两眼冒火,盯着张思信问。“记得,记得。那地方我带着人又去过一次。那是盛世才到了重庆后来电报说,军统要看照片,我就带人去扒开坟,补拍了照片寄去……“那是几月份的事?”“10月份,哪天记不清了。”“李英奇现在哪里?”“我不知道。”“别耍花招!”“听说在北京做买卖,住在啥地方我真的不知道。”

  杀人恶魔全部落网

  虽说已到了春天,可六道湾的荒山梁上还是残雪未消。张思信被押到坟地后,来到一处山坡下,指着一排坟包说,烈士们就埋在倒数第六排的坟包里。挖开坟包,裸露无棺的尸体经过六年多的时间已是一片模糊,无法辨清是谁。只有盛世才家庭女教师的尸体装在了一口红漆棺材中。张思信记得很清楚,棺材左边第一个是陈潭秋,第二个是毛泽民;右边第一个是林基路。刘护平等人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小心翼翼地将烈士遗骸放入棺中,重新掩埋,并在每位烈士坟前立下一块二尺高的木碑。然后,刘护平等人举行了简单的祭奠仪式。刘护平在烈士灵前带领众人庄严宣誓:一定要缉拿凶手,告慰烈士在天之灵!1950年8月的一天,一个当年入过狱的维吾尔族人向刘护平报告说,有人亲眼在北京西单商场看到一个长相很像李英奇的人在那儿摆烟摊。刘护平立即将此线索电告北京市公安局,请他们马上查清此事。树倒猢狲散。1944年9月,李英奇的靠山盛世才被蒋介石调到重庆任农林部长,李英奇一看不妙,就赶紧溜到了兰州。盛世才来电叫他去农林部当总务司长,李英奇找借口推辞了。到了1946年4月,他呆在兰州,一怕被仇人认出来,二怕坐吃山空,就与人合伙买了一辆汽车,跑到北平来做生意。北平和平解放后,李英奇混迹于小商贩中,在西单商场摆个烟摊混日子。他真没想到,有一天,一个维吾尔族汉子居然在他面前驻足盯视了很久。该不是被杀犯人的家属吧?他心里有鬼,赶紧收摊回家,第二天就溜到了南京。一个月后,他在南京接到了老婆的来信,说派出所的民警到家里来过,让他回来后到派出所去登记。“也许只是一般的例行登记?”他怀着侥幸心理返回北京,一到北京就被抓了起来。与此同时,富宝廉在辽宁抚顺被捕。李英奇、富宝廉等罪大恶极的反革命杀人恶魔被押至乌鲁木齐。经过多次审讯,这两个恶魔终于承认了大部分杀人罪行,毛泽民烈士被捕后受害的情况终于得以被党组织全面了解。李英奇在盛世才的指使下,妄图通过审讯逼迫毛泽民承认中共在新疆有“秘密活动”,要搞“阴谋暴动”,迫使他公开声明反苏和脱离中共。见毛泽民坚贞不屈,他们就施以酷刑。在常用的几种刑罚中,他们先对毛泽民实施了打手板。李英奇专门招募了一个施用此刑的打手,此人每打完一板子还要用板子在受刑者手上压一下,疼得毛泽民在受刑时咬破了下唇,又咬烂了衣领,鲜血淋漓的双手上裂出了深沟。打完40板子之后,他们将毛泽民送到另一个刑室“坐飞机”。毛泽民整天整夜被折磨着,偶一合眼,立刻就被烈性化学药水熏醒。三天过后,在反复恶性刺激下,他怎么也合不上眼了。在生命的最后七天七夜之中,他所受的最后一种刑罚是往胳膊上吊土块,也就是特务们所说的“挂炸弹”。1956年,毛泽民等三位烈士的灵柩被移至乌鲁木齐北郊的革命烈士陵园重新安葬。

 

  毛泽民后人:两代人辗转万里寻找先辈红色足迹

  来源:新华网

  新华网长沙4月3日电(记者 刘良恒)“从韶山开始,安源、井冈山、九江、抚州、南昌、福州、北京、新疆直至俄罗斯,沿着毛泽民当年的足迹,走访当事人,查找历史文献,拜谒革命旧址。经过20多年的寻踪,一个活生生的毛泽民逐渐清晰地出现在家人面前……”62岁的曹耘山是《寻踪毛泽民》一书的策划人,他在这本书的序言中这样概括过去20多年来他们一家两代人为了寻找先辈的红色足迹所做的努力。

  曹耘山是革命先烈毛泽民的亲外孙,他的母亲是毛泽民与第一任妻子王淑兰所生的女儿毛远志。“我母亲1922年生于湖南长沙,随后就跟姥姥回韶山生活。”曹耘山说,“因为外公1921年就已经离开韶山跟着毛泽东干革命,我母亲跟着姥姥吃了不少苦,被国民党反动派抓去蹲过监狱,讨过饭,然后又送给人家做童养媳。”

  “我母亲一生都很怀念我外公,虽然她只在1925年和1927年见过外公两面。”曹耘山告诉记者,毛远志1938年被组织接到了延安,在那里受到了伯伯毛泽东无微不至的关怀,但是依然没有机会与她日夜思念的父亲毛泽民一起生活,因为这个时候毛泽民已经被党组织派到新疆做统一战线工作。“直到外公牺牲两年多后,我母亲才从毛泽东口中得知父亲毛泽民已经不在了的消息,没有机会在外公跟前尽孝是我母亲一生的遗憾。”曹耘山说。

  1983年,毛远志从单位退休,在丈夫曹全夫的陪伴下,她开始走访父亲曾经工作和生活过的地方,跟父亲的老同事、老部下座谈,搜集整理和父亲相关的文献资料。“刚开始时可能还只是出于对亲人的怀念,后来慢慢地就变成对革命先烈崇高精神的追寻了。”

  曹耘山告诉记者,毛远志1990年因为癌症去世以后,他们兄妹4人就接过了寻找先辈红色足迹的工作。彩色画册《毛泽民》、长篇传记文学《寻踪毛泽民》和文献纪录片《毛泽民》就是他们艰苦工作的重要成果。曹耘山认为,外公毛泽民一生有三点精神特别值得敬佩:一是为国家独立、为人民解放、为理想实现而孜孜追求的奋斗精神;二是对革命工作埋头苦干、兢兢业业的开拓与创新精神;三是不计较名利地位、不利用职权谋取私利的忘我无私精神。

  曹耘山还告诉记者,他是毛家第三代唯一参加过作战的人。在那次作战中,他带着一个步兵营在枪林弹雨中冲锋陷阵。“牺牲了33个战士和一个连长,圆满完成了作战任务,荣记集体一等功。”曹耘山说,“上了战场就没有准备活着回来,在国家需要的时候就要毫不犹豫地冲上去,我决不会给毛主席和外公毛泽民丢脸抹黑。”

  从部队转业以后,曹耘山先后在机关和国企干过,退休后就专职做起了毛泽民的相关研究工作。他告诉记者,他们四兄妹都做着平凡的工作,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大哥曹志卫退休前是人民邮电报社的普通干部,二哥曹宏退休前是国防大学图书馆的副研究员,小妹曹立亚是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干部,再过两年也要退休了。”

  曹耘山说:“母亲一生严于律己,生活朴素,在大院里很少有人知道她是毛主席的亲人,我也是初中毕业报考飞行员填政审表时才知道自己的外公是毛泽民。”曹耘山说:“我母亲一直跟我们讲毛主席对她的教导,靠组织,靠人民,靠自己,不要靠父母。我们也是按照主席和母亲的话来教育我们的孩子,让他们好好学习,多长技能,好好工作,老老实实靠自己。”

 

  传奇老人:毛泽民遗孀朱旦华"遗嘱"解密(图)

  

ad26b889855d07c22501fa971dd7b36b.jpg

  毛泽民一家(左为朱旦华、小孩为毛远新)

  

7c7c2ea23ba73bef6edcb15b4a1d3ede.jpg

  方志敏的弟弟方志纯

 

  给党的信(节录)

  我一九三七年只身从上海去延安参加革命,在将近七十年的革命生涯中,经历了各种风风雨雨,坐过敌人的监牢,也被下放劳改过。但我从不后悔,只觉得自己为党和人民所作的贡献太少。毛泽民烈士为革命事业英勇牺牲,方志纯同志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他们永远是我也是我的子女们学习的榜样。我已九十多岁了,我想在现在住的房子继续住下去,我死后,房子交公。我还有一点存钱,交给我的大儿子,全部用于我的后事开销,尽量不要再给组织增加负担,我认为,毛泽民烈士和方志纯同志的革命精神和优良品格,是留给子女们最宝贵的遗产。  ……

  最近得知,省委要以低廉的价格为一些老同志,包括我,提供新房子,我理解并感谢省委对我们这些老同志的关心和照顾。趁我现在头脑还清楚,正式向领导表明:我不要买新房子,请组织上把这个指标留给那些比我更需要的老同志吧。同时,也请领导监督,不许任何亲属打我的旗号,利用这个指标。

  这是我认真思考后做的决定。也是我一个老共产党员的遗嘱吧。

  朱旦华

  2005年10月15日

 

  朱旦华:一位老共产党员的“遗嘱”

  陈干群 刘勉钰

  这是朱旦华同志给江西省政协党组的亲笔信,对江西省委照顾解决老同志住新房表示衷心感谢,并请求组织上把自己的住房指标留给更需要的老同志。信的落款时间为2005年10月15日。那时,她健康状况良好。头一天,江西省委、省政府为纪念方志纯同志诞生100周年,举行了座谈会,这不能不引起老人感慨万端。她想到自己年事已高,有些事情必须早作交代,并向组织上表明态度。

  朱旦华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第四、五、六届全国政协委员,江西省第五届政协副主席。她于1937年从上海奔赴延安参加革命,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被派往新疆工作。新疆的统治者盛世才叛变后,她被捕入狱。经过党中央的营救,她于1946年回到延安,分配在中央妇委工作。1949年7月南下江西,历任江西省妇联宣传部长、秘书长、副主任、党组副书记。1954年任江西省妇联主任、党组书记。1983年任江西省政协副主席。

 

  朱旦华同志革命阅历非常丰富,一生充满传奇色彩。1940年在新疆与中共中央派驻新疆做统战工作的毛泽民结婚。毛泽民是毛泽东胞弟,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行长、闽赣省革命委员会财政部部长、新疆省财政厅厅长、民政厅厅长等职。1942年新疆地方军阀盛世才由联苏联共转向投蒋反共,将毛泽民和陈潭秋、林基路秘密逮捕,后又加以惨杀。朱旦华和被派赴新疆工作的共产党员也全部被捕。朱旦华在狱中团结难友,坚持斗争,“百子一条心,争取集体无罪释放回延安”,终于取得胜利。1949年南下前夕,与新疆监狱难友、刚任命为江西省人民政府副主席的方志纯结为伴侣。方志纯是方志敏烈士堂弟。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与创建赣东北革命根据地和闽赣革命根据地。1941年由苏联学习回国,滞留新疆。1943年被捕入狱,直至1946年经党中央营救获释。建国后,曾任江西省副省长、江西省委书记处书记、江西省省长、省军区第一政委、省政协主席等职,1993年去世。

  方志纯、朱旦华以方志敏为榜样,廉洁奉公,生活简单朴素。他们的接待室和卧室连在一起。客厅不到10平方米,里面都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东西:紧靠北面墙摆着一张四方饭桌,两张长方形木板凳,一张长条沙发,一张木茶几,还有一张老人自用的藤椅。饭桌上端的北面墙上,张贴着一幅毛泽东主席的标准像;客厅西面墙上,挂着方志敏烈士的《清贫》。朱旦华在江西省妇联工作,经常深入群众,和妇女姐妹心连心。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她还经常下乡调查研究,和妇女们同吃、同住、同劳动。“妇女半边天”的口号,就是她最早在江西修水县和妇女们一起劳动时总结出来的。汇报上去后,首先得到时任团中央第一书记的胡耀邦的称赞,后又得到毛泽东主席的肯定。她德高望重,许多老同志都尊称她为“朱大姐”。

  2010年5月29日,朱旦华同志因病医治无效在南昌逝世,走完了她100年的人生历程。朱大姐去世后的第二天,江西省政协主席傅克诚叫人从办公厅的档案柜里面,找出了五年前朱大姐写给省政协并转省委的亲笔信,并复印了给其家属子女。

  据说,省里是按正省级(因方志纯曾任江西省省长)分配给朱旦华的住房,是一套两层小楼。但朱大姐没有要,也不让她的子女亲属要。现在她原住的房子也交公了。她遗嘱中所列的这些,全部做到了,就如同战争年代牺牲的英烈们一样,为革命献出了自己的一切。

  此事传开以后,在社会上引起很大反响,人民群众对朱旦华更加敬佩。有的说:“朱大姐是真正的共产党员!”有的说:“朱大姐了不起!”

  朱旦华大姐的一生充满传奇色彩,她给后人留下了极其宝贵的精神财富。她的“遗嘱”更证明了她是一位真正的共产党员。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