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理想园地

钱昌明:无产阶级革命精神永放光芒! ——纪念巴黎公社革命150周年

2021-03-18 10:34:5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钱昌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钱昌明:无产阶级革命精神永放光芒!

  ——纪念巴黎公社革命150周年

  今年3月18日,是巴黎公社革命150周年纪念日!

  巴黎公社革命,是人类历史上一次划时代的伟大革命。它是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统治,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一次伟大尝试。诚如马克思所称颂的:“英勇的三月十八日运动是把人类从阶级社会中永远解放出来的伟大的社会革命的曙光。”(马克思:《巴黎公社一周年纪念大会决议》,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8卷)

  这场革命,最后虽然被资产阶级豢养的恶狗梯也尔——马克思贬称其为“侏儒怪物”、一个阴险的两面派,奸诈的阴谋家,无耻的卖国贼,最为凶残的刽子手所镇压!但巴黎公社所开创的无产阶级革命精神——大无畏的斗争精神,史无前例的首创精神和视死如归的牺牲精神,将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永放光芒,并引导人类走向彻底解放。

  大无畏的斗争精神

  19世纪中期的法兰西,处在路易·波拿巴的第二帝国(1852——1870)统治之下。期间,法国完成了工业革命,资本主义迅速发展,法国工人阶级队伍日益壮大。巴黎180多万市民中,有一半以上均为工人和工人家属。工人的劳动时间一般是12到13小时,煤矿工人长达15到16小时,女工、童工境遇更惨。阶级矛盾日趋激化,法国工人阶级的斗争不断加强。为争取8小时工作制,要求提高工资待遇和改善劳动条件的罢工斗争,持续高涨。

  路易·波拿巴是拿破仑的侄儿,又称拿破仑三世,靠着伯父、老拿破仑的余荫(得到法国农民的拥护)和保皇派的支持上台,并于1852年发动政变称帝,建立起法国历史上一个腐败不堪的王朝。

  拿破仑三世生性平庸,但野心极大。他大权独揽,实行军事独裁统治,一味强化国家机器,豢养了50万军队和50万官吏。对内,横征暴敛,高压维稳,不断激化阶级矛盾(1870年1月巴黎曾爆发有20万工人、市民参加的反政府示威游行)。对外,不时对亚非拉殖民地发动侵略战争(如1856年对华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等)。为称霸欧洲,遏制他国发展,还指望通过对普鲁士(统一德国的主体邦)的战争,来阻止邻国徳意志的统一。普鲁士的“铁血宰相”俾斯麦,深知徳意志的统一,必有与法国一战,因而厉兵秣马,早有准备。

  为转移国内不断激化的阶级矛盾,巩固统治;阻止徳国的统一,1870年7月19日,虚骄、自负的路易·波拿巴,终于挑起了普法战争,并率兵亲自出征。

  战争开始,法军首先越境向普军发动进攻,但腐败的法军连吃败仗,不断败退。8月初,普军攻入法国境内,法军主力被截为两半,分别退守色当和麦茨两个要塞。9月1日色当战役开始,法军惨败。9月2日,路易·波拿巴举白旗投降,连同将帅官兵10万人全当了俘虏。消息传到国内,法国人民怒火中烧。9月4日,巴黎爆发革命,广大工人、士兵走上街头,包围王宫,冲入议会大厅,宣布废除帝制,成立共和国。拿破仑第二帝国像纸房子一样垮塌了。资产阶级共和派乘机窃取了革命成果,宣布成立法兰西第三共和国,组成“国防政府”,后又产生了以梯也尔为首的资产阶级“临时政府”。

  20万普军长驱直入,巴黎被围。“国防政府”国而不防,签订了巴黎投降和前线停战协定。巴黎工人自发组织起国民自卫军保卫祖国,形成一支有30万人参加强有力的武装力量,坚守着巴黎,迫使普军不敢占领。

  法国资产阶级面临着双重矛盾——民族矛盾与阶级矛盾。临时政府从成立那天起,“在民族义务和阶级利益二者发生矛盾的时候,没有片刻的犹豫便把自己变成了卖国政府”[1]。1871年2月26日,梯也尔政府与普鲁士签订了和约。法国向普鲁士赔款50亿法郎,割让阿尔萨斯、洛林。在赔款付清以前,普鲁士军队继续占领法国。

  普法战争爆发后,马克思为第一国际写过两篇关于普法战争的宣言。揭露这场战争的性质,指出在普鲁士方面,这次战争虽是防御性的战争,但俾斯麦有可能把它变成一场侵略战争。号召两国人民都反对这场战争。在第二篇宣言中指出:在色当投降和“9.4”革命后,普军长驱直入法境,已使得普方“战争失去了纯粹防御的性质而变为反对法国人民的战争”,而法国人民的英勇抵抗则成为反侵略的正义战争。宣言号召徳国工人抵制俾斯麦煽动的继续进行侵略战争的沙文主义,反对呑并法国的阿尔萨斯、洛林。提醒法国工人要认清临时政府的反动本质,指出它“不只从帝国那里承袭了一大堆残砖断瓦,而且还承袭了它对工人阶级的恐惧”。鉴于当时的形势,宣言忠告:

  “法国工人阶级正处于极困难的境地。在目前危机中,当敌人几乎已经在敲巴黎城门的时候,一切推翻新政府的企图都将是绝望的蠢举”[2]。

  然而,反动派总是首先把刺刀提上议事日程。法国资产阶级害怕工人武装甚于普鲁士占领军,3月18日凌晨,梯也尔命令政府军偷袭国民自卫军驻守的重要阵地——蒙马特尔高地和梭蒙高地的大炮阵地,妄图解除工人武装。

  面对外敌和卖国政府倒行逆施的反动行径,巴黎工人不畏强暴,充分发挥了无产阶级革命的大无畏的斗争精神,毅然发动武装起义,夺取政权。工人武装——巴黎国民自卫军当天就占领了巴黎市政厅,武装控制了所有政府机关,反动军队溃不成军,梯也尔抱头鼠窜,带领残部仓皇出逃凡尔赛,起义取得了完全的胜利。

  史无前例的首创精神

  巴黎公社革命,从“3.18”武装起义,到3月28日成立巴黎公社政权,直至5月28日淹没在梯也政府的血泊之中,前后虽只72天,却创造了不可磨灭的光辉业绩。这些业绩,处处闪烁着无产阶级革命史无前例的首创精神。这集中表现在:

  一,打碎旧的国家机器,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民政权。

  历史上的国家政权,历来是少数剥削阶级对广大劳动人民进行专政的工具,因而不管怎样改朝换代,都会维护、强化军队、警察、法庭和监狱等国家机器。唯有巴黎公社,“它实质上是工人阶级的政府”[3],因而,就不需要这些旧的国家机器。公社的第一道法令,就是废除旧军队而代之以人民的武装——国民自卫军。规定国民自卫军由一切能服兵役的公民组成,实质上废除了常备军。取消了旧警察,封闭了旧法庭,代之以新的民事法庭。公社摧毁了奴役人民的官僚机构,建立了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民政权。公社废除资产阶级的议会制,摒弃了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的虚伪形式。公社委员会制订的法律、政策,由下设相当政府各部的10个委员会分头执行、落实。

  二、把国家公职人员变成人民勤务员。

  历史上的国家公职人员,历来是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官老爷。巴黎公社的公务员则与以往不同,它破天荒地首创把“官老爷”变成了人民的勤务员。所以如此,因为公社采取了具有深远历史意义的两条措施:

  一条是废除历史上长期推行的官员委任制,对各级公务员实行民主普选。公社规定,公社的主要工作人员都由选举产生,他们都要对选民负责,要在群众中公布自己的工作成绩和缺点,接受监督。凡不称职的,选民有权罢免和撤换。

  一条是废除官员的高薪和特权。公社法令规定:公社职员的工资即年薪最高不得超过6000法郎,即相当于一个熟练工人的工资;不得享有任何特权;兼职不得兼薪。

  恩格斯高度评价这两项革命措施,认为这是“防止国家和国家机关由社会公仆变为社会主人”的“两个正确办法”[4]。列宁认为,这是“从资本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的桥梁”[5]。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业已证明,由巴黎公社首创的这两项革命性措施,早已超越了其原有的意义;它实质上成为已建立了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革命,能否最后胜利通往彼岸的保证。

  千里长堤决于蝼蚁之穴。联系苏东共产主义事业所以失败,当今共产主义事业所以堕入底谷,寻根溯源,就是因为未能继承、实施巴黎公社开创的这两条重要措施,以致最终未能改变“防止国家和国家机关由社会公仆变为社会主人”的悲剧!

  视死如归的牺牲精神

  巴黎公社的无产阶级革命精神的又一个表现,那就是公社社员们最终显示出来的视死如归的牺牲精神。

  历史上,剥削阶级对被压迫阶级的阶级斗争,一天也没有停止过。资产阶级同奴隶主阶级、封建主阶级一样,认为只有它们有权使用暴力,“自己有权使用各种武器对付平民,而平民手中有任何武器就是犯罪”[6]。

  巴黎公社的红旗在市政厅上空高高飘扬,震撼了整个旧世界。梯也尔匪帮逃到凡尔赛后,立即得到整个旧世界——特别是得到刚统一的徳意志帝国首相俾斯麦的支持[7]。这样,法、徳两国的反动势力又迅速联成一体。5月10日,徳、法签订秘密协议,俾斯麦同意凡尔赛扩军,答应释放10万俘虏兵充实其反革命力量;还允许凡尔赛军队穿越徳军阵地进攻巴黎市区。在进行一系列阴谋策划以后,梯巴尔政府对巴黎公社举起了大屠杀的屠刀!

  “战胜的军队和战败的军队联合起来共同残酷杀害无产阶级”[8]。这就形成了历史上著名的镇压巴黎公社革命的“五月流血周”。

  5月21日是星期日,巴黎城内正在举办盛大的游艺会,很多公社战士放松警惕离开了防地。一名奸细从西南部的圣克鲁门引导凡尔赛匪军窜入巴黎城,开始了一场不论男女老少、见人就杀的大屠杀。面对残暴的匪徒,公社儿女们为捍卫自己的信仰,发扬了奋不顾身、视死如归的牺牲精神。

  塞纳河上“长剑号”炮艇被敌人击毁了。全体战士拒不投降,高呼着“公社万岁”口号,与炮艇一起沉没。

  波兰国际主义战士、公社重要将领达布罗夫斯基,在巷战开始的第一天就负伤,仍坚持带伤指挥战斗,直至最后牺牲。公社军事领导人徳勒克吕兹也在战斗中献出了生命。

  5月27日,200多名公社战士退守拉雪兹公墓。在5000多敌人猛力进攻下,他们打出了最后一颗子弹,又端起刺刀与敌人进行肉搏。最后在公墓的一堵墙下,高呼“公社万岁!”,全部壮烈牺牲。这堵弹痕累累的墙就此被称为“公社社员墙”。

  5月28日,公社重要领导人瓦尔兰壮烈牺牲。整个巴黎被淹没在血泊之中。梯也尔的凡尔赛匪徒整整屠杀了3万多人,约5万人被逮捕后遭流放或监禁。

  要问:巴黎公社的英雄们,为什么会有如此视死如归的牺牲精神? 信仰!这就是信仰的力量。听听公社战士们的回答吧!

  公社检察长里果被捕后,在押往法庭的路上,押解他的匪徒逼迫他呼喊“打倒公社”。他却高呼“公社万岁!打倒杀人犯!”被打裂了头颅牺牲。

  公社副检察长费雷在敌人法庭上,义正辞严地揭露敌人的滔天罪行,豪迈地说:“你们要我的头,尽可拿去!”“我曾自由地生活,我也懂得应该怎样死!”临刑前他还鼓励战友:“咱们都应该相信,社会主义事业从来没有像今天那样令人感到必要!”

  公社女英雄路易斯·米歇尔在法庭上自豪地宣布:“我的身心都属于社会革命!”“我们所有这些1871年的人们善于迎接死亡,视死如归!”“你要是让我活着,那我决不停止呼吁报仇!”反动派最终把她长期流放到太平洋中的一个荒岛上。

  牺牲是巨大的。然而,诚如毛主席所讲:“要奋斗,就会有牺牲”。这就叫革命。

  一个半世纪以前发生的巴黎公社革命,是马克思主义问世以后的第一次伟大斗争。这是一场翻天覆地的斗争,它虽然失败了,但它所创造的无产阶级革命精神将永放光芒。

  注释:

  [1]、[2]、[3]、[6]、[8]马克思:《法兰西内战》。

  [7]1871年1月,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即徳意志帝国皇位,德国宣告统一。

  [4]恩格斯:《〈法兰西内战〉1891年单行本导言》,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

  [5]列宁:《国家与革命》。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