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理想园地

小约翰·沃马克:俄国十月革命遗产与当今共产党人的历史责任

2019-10-19 23:30:02  来源: 世界社会主义研究  作者:小约翰·沃马克
点击:    评论: (查看)


李淑清 卞怡力译

  [摘要]俄国十月革命赋予当今共产党人的历史责任,就是推翻资本主义,建立社会主义,向着共产主义努力奋斗。共产党人要以布尔什维克为榜样,把共产党建设好,并在时机成熟时依靠工人阶级从资产阶级统治者手中夺取政权。布尔什维克党人完成了这项伟大的任务。中国共产党人也完成了这项伟大的任务,并承担起了这份艰巨的历史责任。共产党人不要生搬硬套地走先辈们的老路,在不同国家、不同时期,革命面临的形势是不同的,要从实际出发,选择符合本国国情的革命道路。当前,革命的时机已经来临,资本主义已经充分暴露其致命缺陷,正在无法自控地、不断地走向灭亡。帝国主义已经为自己掘好了坟墓,共产党人的历史使命就是做好战斗准备,摧毁资本主义制度。

  [关键词]俄国十月革命 共产党人 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首先,我想提醒大家注意“遗产”这个词,请大家回顾一下这个词的原意。由于很少使用,这个词的原意已经逐渐被人们遗忘了。“遗产”这个词来源于拉丁语legare,原意是“代表”的意思,即:委托某些人,赋予他们某种责任,给予他们某种权力,委派他们使用这种权力来完成某种特殊的任务。

  一、俄国十月革命赋予当今共产党人推翻资本主义的历史责任

  1917年的布尔什维克革命对共产党人提出了什么样的要求?现在,它又赋予我们共产党人什么样的责任呢?

  1917年布尔什维克革命赋予了共产党人这样的责任:共产党人要以布尔什维克为榜样,把共产党建设好,做好掌握政权的准备;当时机成熟时,在工人阶级的支持下,从资产阶级统治者手中夺取政权;明确地、主动地、有目的地在本国夺取资本,建设社会主义;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继续进行阶级斗争;消灭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尽快结束商品化生产,只为满足人人平等的集体和个人的需要而进行生产;实现社会公平、人人平等、共同分享;热忱支持其他国家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开展世界性的社会主义运动,为最终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总之,为了在全世界实现共产主义,共产党人要在更多的资本主义国家建立社会主义。

  这无疑是一项伟大的任务,也是一份艰巨的历史责任。这就是1917年布尔什维克革命的意义。过去,布尔什维克党人完成了这项伟大的任务,承担起了这份艰巨的历史责任,而且坚持了几十年。现在,中国共产党人也完成了这项伟大的任务,承担起了这份艰巨的历史责任。还有一些国家的共产党人也接受了这项任务,正在努力履行这份艰巨的历史责任。

  但是,尤其是现在,很多人都说这份责任太重了。那么请问,除此之外,我们还有其他选择吗?那样的话,无非就是听任资产阶级不断毁灭,听任资本家日益堕落、扭曲、冷漠、绝望、剥削他人。我想起了弗洛伦斯·里斯(Florence Reece)为哈兰县矿工联合会煤矿工人罢工所写的那首歌曲:《你站在哪一边?》[1]。

  二、从实际出发,选择符合本国国情的革命道路

  鉴于这项任务如此重大,这就向共产党人提出了一个重大问题:共产党人应该如何履行这一职责?现在该怎样行动呢?

  列宁说,“向布尔什维克学习”。[2]实际上,这并不是要我们完全照搬布尔什维克当时的做法,而是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做自己能做的事情。有鉴于此,我认为,尽管我们设立了一些纪念日,如巴黎公社起义、俄国十月革命、共产国际建立、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等,以此来纪念和歌颂那些在伟大的社会主义运动中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表达我们的敬仰之心,但是,这并不代表共产党人要生搬硬套地照着先辈们的老路走下去。新的历史时期已经到来,一味地走老路犹如旱地游泳、真空行走。1917年的布尔什维克革命不可能在今天得到复制,社会主义革命将会以一种新的、不同的方式发生。

  很明显,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时期,革命所面临的形势是不同的。如,1871年巴黎公社的革命形势与俄国十月革命的形势就大不相同,因为1871年的巴黎与1917年的圣彼得堡和莫斯科的社会条件是大相径庭的。1871年时,巴黎城里大多是手工业者、商店和小制造厂,而1917年的圣彼得堡和莫斯科则是重工业较为发达,有着大型工厂和纵横交错的交通网。又比如,1926年的广州和1927年的上海,与巴黎、圣彼得堡和莫斯科的情况又大不相同。当时共产国际建议中国效仿巴黎公社进行革命,结果,原本力量强大的中国共产党人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中遭到大屠杀。再比如,发生在1918~1922年的俄国国内战争与中国国内战争的情况也有很大的不同,中国的国内战争于1930年首先在一个内陆省份爆发[3],持续了19年,期间还有14年的抗日战争,直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三、革命的时机已经来临,我们要准备战斗

  我们要摒弃模仿。如果我们研究一下以上大革命发生的条件,就会发现其深层的相似之处,就会听到更深层次的共鸣,就会被一次次的革命震撼。

  今天,资本主义已经充分暴露出其致命缺陷,革命行动的时机已经来临。资产阶级不断遭受失败、并进一步丧失其统治能力,资本主义正在走向灭亡。列宁在1912年指出:“是否会有一场革命并不仅仅取决于我们自己,但我们要做该做的工作,我们的工作不会白做。”[4]这一论述表明,因为资本主义在无法自控地、不断地走向灭亡,这就给共产党人提供了革命的机会,如果我们共产党人提前做好准备,就能实现革命。

  考察以下三次重大历史性转折,我们就会发现,一定的社会历史背景是发生历史性转折的客观条件。

  第一,1870~1871年的普法战争,为巴黎公社革命创造了条件。

  普法战争是一场真正的资本主义性质的战争,是一场两个欧洲资本主义大国之间的角逐。在普鲁士军队打败法国军队以后,法国资产阶级政府垮台,资本主义统治力量薄弱,所以这时巴黎爆发了工人阶级的反抗运动。但遗憾的是,由于缺乏共产党的领导,其结果正如马克思和恩格斯所悲叹的那样,“巴黎工人阶级的反抗运动在大屠杀中被镇压了”。[5]

  第二,1914~1918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为俄国十月革命创造了条件。

  第一次世界大战(其停战100周年纪念刚刚过去)是一次典型的、彻底的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大规模战争。这场战争历时四年之久,所有新兴帝国主义大国都卷入了这场战争,对欧洲四大帝国主义列强(英、法、德、俄)都造成了毁灭性打击。1917年春天,俄国沙皇下台。同年秋天,俄国资产阶级议会制共和国垮台,布尔什维克趁机夺取了政权。

  第三,1939~1953年的帝国主义反共战争,为中国革命的胜利创造了条件。

  1939~1953年的战争(这里主要指第二次世界大战),既是帝国主义战争又是反共战争。一方面,美、英、法帝国主义列强同德国、奥地利、意大利和日本帝国主义列强交战;另一方面,从1939年到1949年苏联爆炸了他们的第一颗原子弹,这些帝国主义国家都在某种程度上、以某种方式、直接或间接地、或多或少地在同苏联作战。直到1953年朝鲜战争停战,东亚地区的武装冲突才结束,但是,东亚地区并没有完全和平,只是进入了停战状态(现在仍然是)。正是这场巨大的战争,最早可追溯到1931年日本入侵中国大陆,一直持续到1949年,为中国共产党把游击队建设成人民解放军、打败日本侵略者、打败美国支持的国民党、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创造了条件。

  所以,这就又回到列宁说的那句话:我们要做该做的工作。[6]

  我们现在该做的工作是什么呢?

  直截了当地说,我们该做的就是“当家做主”!具体说来,我们应该努力做好发挥领导作用的准备,向人民宣告我们已经为应对人类即将来临的灾难做好了准备,做好了为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的准备。当工人阶级为了人类的生存需要夺取政权时,以及为了掌握政权需要共产党的领导时,即将灭亡的帝国主义为世界工人阶级夺取政权提供了非常好的时机。

  四、帝国主义已经为自己掘好了坟墓

  帝国主义国家将不可避免地一次次陷入经济危机,而经济危机又导致美元和以美元为计量货币的所有资本的瓦解。

  帝国主义还会引发一场又一场的战争,引发像阿富汗战争那样的导致人民流离失所、衣衫褴褛的无休止的战争,或者像也门那样的间接的“无规则”的战争,或者在美国、俄罗斯、中国之间引发相互攻击,或者威胁其他核大国、使核攻击的可能性增加到令人恐惧的程度,甚至还有更坏的情况发生。核战争威胁的时间之长将是难以预料的,它将会终结全球大部分文明,任何资本主义都无法幸免,只有共产党能够挽救这一切。

  环境危机已经不可避免地到来。这不是上帝造成的,也不是大自然造成的,而是资本主义造成的。资本主义在过去200年的经济发展中,在工业、农业、肉类生产,以及砍伐森林、捕鱼等方面对生态和社会造成的破坏,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已经充分显现出来了,在最近的几十年来更是愈演愈烈。看一下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于2018年10月发布的特别报告《IPCC 全球升温1.5℃特别报告》,再看一下美国政府于2018年11月发布的《第四次气候变化国家评估报告》,你可能早就知道报告的结论了:地球气温已经比工业化前的平均温度高出1℃(1.8℉)了。如果再上升0.5℃(0.9℉)的话,就比工业化之前的平均气温高2.7℉了。这样的话,将会在全世界范围内造成无法控制的、严重的生态和经济后果,“极端事件”会更多更广泛地发生,海洋会变暖,新型的更恶劣的风暴、火灾、洪水、荒漠化会发生,对传统食物链和公共卫生至关重要的物种会灭绝,发生争夺耕地和水的战争,以及产生数以亿计的移民和难民……

  为了避免这些灾难发生,有些科学家要求,务必在2035年之前,最迟在未来30年内,即在2050年之前,在全世界范围内迅速进行彻底的“减灾”。这些科学家还制定了“减灾”计划,例如,到2035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一半,能源生产、商品生产和运输业彻底脱碳,城乡人口彻底搬迁,公路彻底改造,城市彻底重组,更加彻底地合理使用耕地和淡水等。根据“减灾”计划,到2050年,需要停止使用现在世界上最普遍使用的内燃机,即汽车。

  很明显,没有人敢保证,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列强为了“减灾”,能够“在30年内取消汽车的使用”,更遑论放弃石油、煤炭、牛肉、发电厂、喷气式飞机和集装箱运输。

  当(不是如果)“全球变暖”的“破坏性影响”超出帝国主义的应对能力时,人类唯一可靠的、能生存下来的,是那些在共产党执政下进行了必要的改革、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可以想象,当这些“破坏性影响”发生时,非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将会向共产党发出呼救,请求共产党这样的政党组织为人类创造一个可行的、公平的、共同的未来,而资本主义则无法做到这一切。

  帝国主义已经为自己掘好了坟墓,帝国主义无法阻止它自己制造的灾难,这些灾难已经降临,不久将摧毁资本主义制度。共产党人现在的使命就是:做好准备,应对灾难,战胜灾难,建立社会主义。

  作者:小约翰·沃马克(John Womack,Jr.)美国哈佛大学历史学荣誉教授,《萨帕塔与墨西哥革命》一书的作者,本文是小约翰·沃马克于2018年11月10日在美国马萨诸塞州剑桥市马克思主义教育中心举办的“俄国革命胜利101周年庆祝会”上的演讲。本文经作者授权发表。

  译者:李淑清,中国农业大学烟台研究院副教授;卞怡力,上海理工大学外语学院学生

  文章来源:原文载于《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19年第9期

  注释:

  [1]1931年,美国肯塔基州东南部哈兰县的煤矿工人在工会的领导下罢工,矿主雇佣枪手恐吓工人,殴打、监禁、杀害工会领导人,矿工们英勇反击,双方爆发了枪战。山姆·里斯是当时组织工人罢工的工会领导人之一,遭到矿主及其走狗的追杀。在这个紧张的时期,山姆的太太弗洛伦斯·里斯撕下墙上的一张日历,写了《你站在哪一边?》这首歌曲,以表达对矿工罢工的支持。

  [2]Lenin,V. Letter to American Workers[August 20,1918]. Lenin Collected Works 28. Moscow:Progress Publishers,1965:pp.71-75.

  [3]1930年12月,蒋介石调集10万兵力,对中央革命根据地进行围攻,即第一次“围剿”。红军在毛泽东、朱德的指挥下诱敌深入,5天内连打两个胜仗,歼敌一个半师,取得了第一次反“围剿”的胜利。作者认为这是中国国内战争的开始。

  [4]Lenin,V.The Platform of the Reformists and the Platform of the Revolutionary Social.Democrats [November 5,1912]. Lenin Collected Works 18.Moscow:Progress Publishers,1975:pp.378-386.

  [5]Marx,K.,Engels,F.Paris Workers’ Revolution & Thiers’ Reactionary Massacres. Marx/Engels Internet Archive.http://marxists.anu.edu.au/archive/marx/works/1871/civil-war-france/ch04.htm.

  [6]Lenin,V.The Platform of the Reformists and the Platform of the Revolutionary Social.Democrats [November 5,1912]. Lenin Collected Works 18.Moscow:Progress Publishers Moscow,1975:pp.378-386.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