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理想园地

共产党(意大利):向着最终目标前进的革命党

2019-02-21 11:36:45  来源:国际红色通讯2nd  作者:I R N
点击:   评论: (查看)

 

  《国际共产新闻》[土耳其],2017年11月9日

  对共产党(意大利)[Communist Party, Italy]总书记马可·里佐(Marco Rizzo)的专访。

  (译者注)意大利各左翼政党的历史:

  

 

  老意共:1921年1月,意大利共产党[Communist Party of Italy,Partito Comunista d'Italia,缩写PCdI]成立,主要领导人为安东尼奥·葛兰西[Antonio Gramsci]。1943年5月更名为意大利共产党[Italian Communist Party,Partito Comunista Italiano,缩写PCI],主要领导人先后为陶里亚蒂[Palmiro Togliatti,倡导“走向社会主义的意大利道路”]和贝林格[Enrico Berlinguer,倡导欧洲共产主义]。

  左翼民主党:1991年2月,意大利共产党放弃共产主义,更名为左翼民主党[Democratic Party of the Left,Partito Democratico della Sinistra]。最终在2007年10月与其他党派合并为民主党[Democratic Party,Partito Democratico]。

  重建共产党:1991年12月,不愿放弃共产主义的原意共党员成立了意大利重建共产党[Communist Refoundation Party,Partito della Rifondazione Comunista,简称PRC]。该党至今仍然存在。重建共是欧洲左翼党的发起者和成员之一。

  共产党人党、新意共:1998年10月,意大利重建共产党发生分裂,当时支持中左翼政府的党员成立了意大利共产党人党[Party of Italian Communists,Partito dei Comunisti Italiani,简称PdCI]。意大利共产党人党2014年更名为意大利共产党[Communist Party of Italy,Partito Comunista d'Italia,即1921年至1943年意共的名称],2016年又与其他小组织合并为意大利共产党[Italian Communist Party,Partito Comunista Italiano,即1943年至1991年意共的名称]。该党一般被称为新意共。

  共产党(意大利):2009年7月,坚持马列主义的党员从意大利共产党人党分裂出来,成立了共产主义人民左翼[Popular Leftist Communist]。2013年加入“欧洲共产党倡议”。2014年1月正式采用共产党(意大利)[Communist Party (Italy)]的名称。本文是土耳其共产党主办的《国际共产新闻》对该党领导人的采访。

  当前,意大利的共产主义政党主要包括三个:意大利重建共产党、意大利共产党[即新意共]、共产党(意大利)。在2018年3月的大选中,重建共、新意共和其他一些左翼党派组成“权力归人民”[Power to the People]选举联盟,获37万票(新意共、重建共分别于2018年7月和10月退出了这一联盟)。共产党(意大利)独立参选,获10万票。

  问:意大利共产主义运动中的争论,最终导致了你们党——共产党(意大利)的成立。在开始之前,你能为我们介绍一下相关情况吗?

  答:我们党的思想和政治渊源,可以追溯到意大利共产党(Italian Communist Party)在(反法西斯)抵抗运动时期的传奇组织者彼特洛·塞奇亚(Pietro Secchia)的政治派别。塞奇亚是陶里亚蒂(Togliatti)的反对者,而陶里亚蒂主张温和主义的“走向社会主义的意大利道路(Italian Way to Socialism)”。80年代,这一派别通过《Interstampa》杂志和马克思主义文化中心(Marxist Cultural Centers)得以延续。事实上,这一派别是意大利共产党和后来的意大利重建共产党(Rifondazione Comunista)内部的亲苏反对派(译者注:亲苏派在党内为反对派)的支柱。

  在意大利重建共产党的最初时期,这一派别始终为在意大利公开共产主义问题而斗争。然而不幸的是,意大利重建共产党发生了贝尔蒂诺蒂(Bertinotti)为代表的政治背离,他完全抛弃了共产主义的历史和传统。1998年,在科苏塔(Cossutta)和贝尔蒂诺蒂(Bertinotti)最终决裂之后,这一派别为建立意大利共产党人党(Party of the Italian Communists)发挥了重要作用。

  (译者注:1998年的分裂之后,科苏塔、贝尔蒂诺蒂分别为意大利共产党人党、意大利重建共产党的领导人。)

  科索沃战争(我们曾孜孜不倦地反对,但是没有结果。之后我们进行了严厉的自我批评),是我们和那些政治领导人(译者注:指意大利共产党人党的领导人)关系破裂的开始。

  (译者注:科索沃战争时间为1999年3月至6月,意大利也参与了这一战争。当时意大利的执政党是左翼民主党,意大利共产党人党的领导人迪利贝托担任该政府的司法部部长。)

  我们的派别——意大利共产党人党内部唯一的批评者——宣布需要重新审视同中左翼政府(意大利共产党人党参与其中)的关系,并为共产主义和反资本主义力量的团结而努力,为第二共和国的两极逻辑提供替代视角。实际上,我们建立的这个派别,集合了对中左翼政府和所谓左翼统一进程不满的共产主义者。

  2009年7月3日,我们宣布成立共产主义人民左翼(Popular Leftist Communist),目的是在实际社会斗争的基础上,把参与其中的共产主义者集合起来。

  当时,欧洲爆发了经济危机。2010年5月,共产主义人民左翼响应了希腊共产党的号召。从那时起,共产主义人民左翼和希腊共产党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密。2012年1月21日,共产主义人民左翼决定在镰刀和锤子下面加上 “共产党”(Partito Comunista)的字样,作为自己的标志。2013年4月6日,欧洲各国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共产党在罗马聚会,包括希腊共产党、西班牙人民共产党、俄罗斯共产主义工人党、土耳其共产党。意大利共产主义青年阵线(Communist Youth Front)也参加了聚会。

  2013年10月1日,共产主义人民左翼参加了希腊共产党在布鲁塞尔主办的欧洲共产党会议。会议上诞生了欧洲共产党和工人党倡议(Initiative of Communist and Workers' Parties),29个党签署了“倡议”的成立文件。

  2014年1月17日至19日,我们以共产党(意大利)的名称,召开了第一次代表大会。2017年1月21日至22日,共产党(意大利)在罗马召开了第二次代表大会,选举了党的领导人。

  

 

  共产党(意大利)的标志

  问:意大利共产主义运动有着悠久而光荣的历史。在充满斗争的几十年里,它既经历了辉煌的胜利,也经历了毁灭性的失败。共产党人和进步工人,是否检查并理解了运动中导致失败的那些弱点?历史对今天的主要教训是什么?你能举例告诉我们吗?

  答:(反法西斯)抵抗运动之后,陶里亚蒂领导意大利共产党时的客观形势,毫无疑问地对在意大利“开始革命”产生了不利影响。1944年,意大利北部由纳粹德国及其法西斯走狗占领,南部由英国和美国“解放”。在这种情况下,意大利共产党努力想把那些想指望盟军解放意大利的人边缘化,努力让人民群众参与反法西斯斗争,甚至是军事斗争。然而,“暂时的妥协”失去了它的暂时性,最终模糊了与国家和夺取政权的问题有关的革命目标——这对共产党人来说是中心问题。我们认为,革命道路的偏差,是因为陶里亚蒂和意大利共产党的部分领导人片面地估计了形势。

  在法西斯国家被推翻后,它就会被一种新的国家形式所取代,而不会简单地重现老式自由主义国家。所有从战争和抵抗运动中走出来的国家都没有明确的样子,国家权力还没有被两个阶级中的任何一个牢牢掌握。在意大利,关于制度安排的斗争仍在继续。在抵抗运动时期,意大利共产党发展壮大,成为最受欢迎的政党,拥有250万党员。作为广泛的群众阵线,党领导的意大利民族解放委员会(National Liberation Committee)可以成为新国家取代旧国家的基础。但在1947年5月,左翼政党却被排挤出联合政府。认识到缺乏无产阶级革命的条件,当时负责组织意大利共产党的彼特洛·塞奇亚明智地指出(这在当时是像是一个严肃批评的声明):“在起义和什么都不干之间,存在着巨大的空间……” 很明显,这一声明是在针对陶里亚蒂的政策——1944年以来,他就选择把体制内道路作为战略路线。而民族解放委员会的人民政府的经验,则可以提供其他视角。意大利共产党第六次代表大会(1948年1月)通过了新政策(译者注:此次大会上提出了“走向社会主义的意大利道路”),遭到了共产党和工人党情报局(Cominform)的批评。政治关系是强烈自我批评的,“它遇到了来自外部的批评”。在意共被逐出政府(1947年5月)后,在陶里亚蒂遭遇危及生命的袭击(1948年7月)后,意大利共产党仍然没有正视形势。当年陶里亚蒂和大多数意共领导人在策略和估计上的错误,只有依照这种分析才能理解,而不应仅仅被视为背叛。其中,第一个错误是先验地接受了资产阶级民主的形式。

  与第一个错误相对应,第二个错误是扩大了妥协的范围。这种妥协本应是暂时的,只局限于战争时期。而现实中,这种妥协发展到了这样的程度——最终接受了资产阶级的民主和制度,并把它视作斗争的唯一基础。我们相信,导致这两种偏差的原因主要是:高估了党在资产阶级议会民主的不稳定基础上,通过议会斗争使无产阶级取胜的能力;同时,低估了党在群众斗争的基础上,抵制和阻止反革命行动的能力。党在群众斗争中的力量本应是最显著的,即便在秘密斗争和武装斗争中,这种力量也没有被削弱。

  接下来的事情表明,1947年牢牢掌握国家政权的意大利资产阶级,利用国家政权实现它的公开目的——让工人阶级屈服、使共产党边缘化。在这种政治形势下,意大利共产党的工作仅限于捍卫自身存在的权利以及“民主”合法性,无法进行深刻的反击。多年来,对“团结”的迷信,总是破坏关于路线和纲领的辩论,使得分歧只能以无声的、隐蔽的、模糊的形式出现,这些分歧从来没有被看作是原则上的对立。错误地实行民主集中制,只会让领导集团更加巩固。成千上万献身于事业的斗争者,在认识和行动方面遇到了越来越严重的困难。另一方面,不可否认的是,在二战后争取工人权利的过程中,意大利共产党发挥了决定性作用。党改善了工人的生活和工作条件,在社会和经济生活中获得了重要的权利。战后,由于社会主义国家和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力量平衡,改良主义政治有了相当大的经济和政治空间。意大利共产党能够成功地利用它们来为工人阶级和劳动者谋取利益,但却不能把这些成就同夺取政权的政治目标联系起来。它表现得像一个优秀的社会民主党,而不是一个革命党。革命党应当有所不同: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应当将现有的力量对比牢记于心,并向着不动摇的最终目标前进。当然,长期以来,意大利共产党积累了巨大而合格的遗产,这些遗产由战斗性、热情和诚实的关系组成。不幸的是,这些都被背叛了,后来就消失了。

  问:意大利共产党曾是欧洲最大的共产党。意大利共产党瓦解后,如今意大利共产主义运动的最新情况如何?欧洲共产主义和机会主义的潮流仍然是重要的存在吗?

  答:在意大利共产党瓦解后,意大利重建共产党又分裂了不止一次。1998年,意大利共产党人党意大利重建共产党中分裂了出来(我们当时也在意大利共产党人党内)。除此之外,还有一次右派的分裂——产生了“左翼、生态和自由” (Left, Ecology and Freedom),它现在成了民主党(Democratic Party)的一部分。鉴于这一流派与马克思主义的巨大差距,它甚至不能被称为“机会主义”或“修正主义”。在民主党的允许下,这一流派参与了中央和地方的政权分配。

  在左翼内部,出现了一个恢复了“意大利共产党”历史名称的组织(译者注:即由意大利共产党人党发展而来的新意共)。在我们看来,它继承了选举主义的特征,这是由它企图“统一左翼”(没有进一步说明)的愿望所推动的。它夸大了贝林格(Enrico Berlingue)的特点,更多地强调了他政治经历中不那么妥协的时刻。它仔细地,甚至带着赞赏地看待中国和金砖五国的经验,并将其视为“国家间阶级斗争”的例子。我们认为,这是对列宁主义的曲解。

  译者注:

  意大利共产党(即新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弗朗切斯科·马林焦2018年1月接受《参考消息》记者专访时表示:中国共产党发展壮大的历史和中国在中共领导下所走的发展道路证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取得了成功,是当代社会主义发展模式。中国、越南和古巴等国的社会主义模式各具特色。中国成功地运用了市场经济方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符合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在实践中进一步发展了马克思主义。中国所捍卫的全球化与美国领导的全球化不是一回事,中国倡导的全球化则是追求和平、稳定和发展的全球化,中国是和平的捍卫者。

  http://ihl.cankaoxiaoxi.com/2018/0112/2251636.shtml

  此外,新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马林焦在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做报告时说,本文中的受访者共产党(意大利)“反对一切,反对所有人”,无法合作。

  http://myy.cass.cn/gjwczyyd/201701/t20170103_3368149.shtml

  和许多国家一样,在意大利也有一些边缘的流派,例如毛主义和托洛茨基主义的组织。然而,所有这些组织都没有真正扎根于工人阶级,它们的批判局限于狭小的圈子。

  问:你们是否计划有一天恢复意大利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名称?或者我们应该问,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实现这一目标?

  答:出于政治原因,我们将保留现在的名字——共产党(意大利)。我们想成为对陶里亚蒂和贝林格的政治的真正突破。因此,我们想把我们党和1943年之后的意大利共产党(Italian Communist Party)的历史名称区别开,它是(1943年)从葛兰西的意大利共产党(Communist Party of Italy)改名而来的。我们也可以恢复意大利共产党(Communist Party of Italy,译者注:1921年至1943年意共的名称)的光荣称号,但是我们认为,现在采用的名字能够最好地代表我们自己(尽管它有时会带来一些辨识问题)。终有一天,我们会给党的名字加上几个字——“共产国际意大利支部”(Italian Section of the Communist International)。

  问:到目前为止,你如何评价你们的政治影响力和组织情况?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共产党(意大利)领导的斗争吗?

  答:在我国,必须从底下,从工作场所,重新建立共产主义者的影响。这是一个艰难的目标,不仅是因为意大利共产党的瓦解(译者注:1991年2月,意大利共产党放弃共产主义,更名为左翼民主党),而且是因为工会运动的堕落。历史悠久的意大利劳工总联盟(CGIL)曾是意大利共产党领导的富有战斗性的工会,但它现在已经完全坐下来同资产阶级势力媾和、分赃。意大利有几个工会,但是它们中间很少有(或多或少的)阶级意识。它们被分裂成各个政治流派:阶级运动遭遇了重大的倒退。我们党一直在推动建立“工人联合阵线”(United Front of Workers),来团结工人斗争,尤其是那些以政治上的进攻为基础、不仅仅是防御性质的斗争。我们在工会中工作,以形成最团结的力量。我们在工作场所斗争,在那里建立党组织。我们和青年人合作,依靠共产主义青年阵线(Communist Youth Front),它和我们有着共同的意识形态和政治基础。我们在一些大众社区工作,以重新获得左派失去的政治空间,并反对猖獗的种族主义右翼流派。

  问:我们都知道你们的年轻战士建立起来的、非常积极的、具有战斗性的青年组织——共产主义青年阵线(Communist Youth Front)。意大利的年轻人怎么看待共产主义?年轻人对政治有没有兴趣呢?

  答:和我们党相比,共产主义青年阵线是一个独特的组织。但我们认为它是和我们一致的马克思列宁主义青年组织,它也承认我们的组织正在重建属于意大利工人阶级的政党。我们之间有坚实的组织公约,在我们各自的章程和共同的意识形态愿景中都有体现。

  为了扭转使意大利青年、工人和大众阶层的学生淹没在思想迷失困境中的巨浪,共产主义青年阵线做了多年的艰苦工作,并且卓有成效。他们在思想政治教育领域的工作非常可贵,让我们看到了未来的希望。今天,资产阶级在思想阵地上的胜利,甚至企图把共产主义的话题排除在辩论之外,企图永远埋葬这一段记忆,许多青年人甚至从未听说过共产主义。青年人对政治的兴趣现在成了稀罕物,因为他们厌恶那些猖獗的政客,同时还有很多青年人被一些虚假的警报吸引,例如“五星运动”(Five Star Movement)之流。共青阵线在学校(特别是技术学校)和青年工人中的工作,对扭转这一趋势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例如,在米兰,共青阵线连续两年赢得了高中(15至19岁)的学生选举,共青阵线的一名代表被选为学生“议会”(theStudent “Consulta”)的主席。类似的胜利也出现在意大利的其他地区,共青阵线在这些地方获得了越来越高的声誉,吸引了越来越多的青年,因此在选举上取得了胜利。

  

 

  共产主义青年阵线夏令营,2017年8月

  问:这些日子里,你们主要关注哪些斗争呢?

  答:我们致力于参加一些重要的阶级冲突,例如ILVA工厂(欧洲发达的钢铁工厂之一,从热那亚[Genova]到塔兰托[Taranto]都有它的业务)的斗争。它将要解雇4000多名工人。

  另一个非常重要的斗争是运输业的大罢工。上个月(译者注:2017年10月)的这场罢工瘫痪了整个意大利,我们的战士也在其中花费了许多的精力。在物流业、医疗业以及其它制造业公司的斗争中,都能看到最优秀的共产主义者。在过去几个星期里,为了孤立排外法西斯分子对外国人和难民的敌视,党的一个外围组织在罗马组织了一场大众参与的运动。事实证明,已经有许多公民同我们的战士们站在一起。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党始终努力使人们回忆起法西斯主义的本质,把反法西斯斗争同反资本主义斗争联系起来。

  我们党开展的另一项行动,是保卫共产主义的历史遗产和反击反共意识形态(它在意大利盛行)。

  为了提高我们党的知名度,每年夏天,我们都招待许多“共产党”;今年,纪念十月革命100周年是讨论的起点,这一起点把我们党和新闻联系起来。

  今年,我们党还在罗马组织了大规模的国际主义示威;第一次是在3月25日,也就是《罗马条约》的周年纪念日。我们还组织了一次国际主义活动(希腊共产党、西班牙人民共产党等欧洲国家的共产党参加)。5月,我们在西西里岛举行了集会,反对在陶尔米纳(Taormina,意大利西西里岛的一个小镇)举行的八国集团峰会。最后但同样重要的是,11月11日在罗马,我们党和共产主义青年阵线举行了非常重要的、超过5000人参加的纪念十月革命的群众集会。在“这是你的革命”的口号下,我们把简单的纪念活动转变成战斗的行动,把过去的记忆和今天的任务联系了起来。

  

 

  共产党(意大利)纪念十月革命集会,2017年11月

  问:在难民问题中,意大利处于中心位置。每年都有数十万难民到达意大利,而关于意大利和邻国之间的边界问题也存在一些讨论。能阐述一下你们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吗?为加强与难民的团结,你们采取了哪些措施?

  答:我们党的行动,首先是要谴责“穷人之间的战争”,或者说所谓的“拆东墙补西墙”,这是由不断涌入意大利的难民以及由此引发的排外浪潮导致的。我们可以看出,只有停止对第三和第四世界国家的帝国主义战争和剥削战争(这些战争导致大量没有权利的工人沦为“劳动力后备军”),才能解决这一问题。我们支持“同工同酬”的口号,以此团结一切工人、反对一切分裂——不同种族、不同文化、不同性别等等之间的分裂。

  

 

  非洲农业工人在意大利示威,2018年8月。图中出现了共产党(意大利)和意大利共产主义青年阵线的旗帜。

  其次,正如我们已经提到的,比如在罗马,我们采取大规模的行动来支持难民和意大利公民所要求的居住和工作的权利。但我们也清楚,这在社会主义社会是有可能的,而在资本主义社会却不可能。

  我们反对资产阶级左派只关注所谓的“个人权利”。要记住——没有社会权利支撑,个人权利是没有价值和不管用的。

  我们也和外国工人群体保持密切联系,并支持他们在意大利的艰苦斗争。

  我们也想在人道主义方面有更进一步的行动,但是我们党的经济和人力资源状况使得我们只能更多地专注于政治和思想领域,而不是安排更多的人道主义行动——尽管我们认识到这确实是一个重要的、有必要介入的领域。

  来源:《国际共产新闻》[土耳其]

  译者:草原

  转载请附带二维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