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理想园地

2000年邓力群讲:腐败分子各级都有,因为有了一个新的资产阶级

2018-04-10 11:12:51  来源:微信“邓力群往事”  作者:郭务强
点击:   评论: (查看)

  邓力群是湖南桂东县人,曾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在2000年11月举行的“全国教育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暨千年校长论坛”开幕式上,我见到了邓力群。

  邓老是上世纪30年代在北京大学读书参加“一二九”学生运动后走上革命道路的,以后在延安、东北、新疆工作,为新疆和平解放做出了重要贡献。1952年后调中央工作,他支持真理标准讨论,帮助邓小平复出工作。他才华横溢,长期从事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听说他将出席会议并讲话,我和来自江西瑞金第一中学的谢睦辉校长早早就来到了会议地点钓鱼台国宾馆6号楼四季厅。

  大会开始,一位穿灰色衣服的老人出现在主席台上,谢校长指着这位带新疆维吾尔族小花帽的长者告诉我那就是邓力群并告诉我邓老对革命老区特有感情。他端坐在台上,看上去面相威严,不苟言笑,好像永远在沉思的样子。谢校长说,1986年7月6日,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的邓力群同志曾到他们学校视察,对办好革命老区学校寄予厚望,回京后,将视察情况很快报告了小平同志。同年9月9日,在小平同志指示下,国家拨款200万元,用于校园改建。同年11月26日,小平同志为学校题写了“瑞金第一中学”的校牌。

  开幕式上,邓力群和全国政协副主席王文元、马文瑞等领导同志先后讲话。邓力群说,本来不准备讲话,因为今天看到老朋友,也看到很多新朋友,证明我们教育艺术研究后继有人,前途光明,很高兴,借这个机会讲几句话,希望大家能够想一想……

  这位超然不群,一贯坚持自己的看法的老人到底要我们想什么呢?

  我一边凝神静听,一边认真笔记:“第一句话:美国垄断资产阶级要把中国变成第二个俄国。不管是民主党、共和党、鹰派、鸽派,在朝在野;不管是什么花样,软的、硬的,接触、遏制,冷战、热战,等等吧,归根到底都是千方百计要一心一意地把中国变成第二个俄国。在座的同志以及将来要接上你们班的同志,一定要记住这一点。

  第二句话:公有制,包括国有经济、集体经济,包括城镇的、农村的,应该承认主体地位还存在;但是,有丧失的危险。私营企业在急剧地发展,国内有的人在积极推行私有化,国外的资产阶级对改变中国更是卖劲。入世以后,面临一个发达国家、国际垄断资本使我们受他们牵制的情况。如果搞不好,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将有可能丧失,那我们的国家将要变性质了。

  第三句话:腐败分子各级都有,原因很简单,在工人阶级的旁边,已经产生了一个比“三化”前大十倍的新的资产阶级。新的资产阶级有它的两重性,有对国计民生有利的方面,但是也有它有害的方面,比如偷税漏税、走私贩私、行贿受贿、买官卖官、假冒伪劣、蒙坑拐骗、嫖赌黑毒。旧社会的坏事,不法分子都干;旧社会没有的坏事,他们也都在干。他们用各种办法来对付我们的党员干部、对付我们的政府、对付我们的党组织。中央下了很大的决心,处理了不少腐败分子、贪污分子。最高的就是成克杰,还有个陈希同,这是中央一级。省一级就更多了,胡长青是典型之一。腐败到处蔓延,必须提高警惕,动员全国的人民,向腐败分子进行坚决的斗争。

  最后一句话:西方不亮,还是东方亮。我们要有高度的信心。我们党里头出现了大小的腐败分子、贪污分子,但是大多数党员、大多数干部还是好的。他们相信共产主义,是为社会主义而斗争的。虽然遇到了很多的困难,但是他们百折不挠。有好的团体——像我们教育艺术研究会,就是好的团体之一,有好的单位,有好的企业,有好的乡村。可以作为一个代表的,是南街。南街,是中国农村的希望。这样一些进步力量,是中国能够坚持而且发展社会主义事业的基础。可是不要忽视,也有反对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人,还有不好的单位和地区,这里的斗争是不可避免的。”

  邓老声音不大,语调平和,说话时脸上不带表情,口气却习惯性的带着权威。邓老最后说,以上四句话提供给教育艺术研究会的同志们,希望你们在今后的活动中,能够结合你们的实际进行宣传,进行研究。

  邓老的讲话获得了经久不息的掌声。

  领导讲话后是会议中场休息以及领导同志与会议代表合影的时间。邓老是我和谢校长敬佩的老人,我们利用这难得的自由走动机会来到了邓老跟前。我们先作自我介绍,邓老听说我是湖南老乡是毛主席家乡来的,非常高兴;得知谢睦辉校长来自“红都名校”瑞金市第一中学,更是点头致意,满面春风,嘱咐我们一定要继承发扬老区光荣的革命传统。谢校长提出要与邓老合影留念,邓老欣然应允,几乎没有什么考虑就让服务人员扶他摆好姿势,我连忙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像机,为他们留下了一张珍贵的合影。

  在近距离看望邓老时,我本以为面对这样的一个大理论家,大学问家会很拘谨,没有想到邓老见到老区来的校长会一改严肃的面孔,表露出与人亲近和内心柔软的一面。可惜因为时间关系我们不能有太多的交流。

  从北京回湘后,我第一件事就是整理邓老在大会上的讲话并将冲洗好的照片寄给谢睦辉校长。在整理讲话时,我在想,邓老的话不一定全部正确,但他的坚持和独立难能可贵,不管他的观点是什么,他的所思所想,都是为了中国的前途命运,都是为了我们的党,为了我们的国家。

  2000年11月22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