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理想园地

陶冶:悼念革命前辈韩西雅老

2018-01-28 10:46:1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陶冶
点击:   评论: (查看)

  今天(2018-01-18)下午点开红歌会网,发现了【讣告】革命前辈韩西雅同志逝世

  革命前辈韩西雅同志因病于2018年1月18日不幸逝世,享年94岁。

  韩西雅同志是浙江嘉兴人,1924年1月出生,是抗日时期参加革命的老战士。他解放前长期从事工人运动,解放后先后担任中国店员工会上海市委员会副主席、全国总工会书记处候补书记等职务。

  韩西雅同志离休后,一直关心中国工人阶级的前途命运,关心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他是毛泽东旗帜网、《旗帜文萃》、《红色年华》等红色阵地的鼎力支持者。

  我这才相信韩老走了!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认识韩老是15年前在毛泽东旗帜网参加活动时,因为有李成瑞老、秦仲达老、林伯野老等,对他们都是敬畏的,很少交谈。后来因为我给马宾老整理汇编《学习毛泽东思想的模范》时,发现一篇文章是韩西雅和马宾合写的。能跟马老合写文章,我只见这一篇。马老的真知灼见和敢于批判的勇气是无人可比的,但是他能跟韩西雅合作,足以表明韩老的水平和政治态度了。从此我对韩老就有了近密的意思。在毛派网站举行活动时,尽管他的南方口音我听不清楚,也要认真聆听,对他发表的文章是必读的。另外因为他是全总的老领导,我又是基层工会干部,他比我父亲才小两岁,对这位老前辈总想登门拜访,谈谈现在的工会还能做啥?但是一直未找到机会,只知道他家住在真武庙那儿。

  2017年10月29号下午,我耗费了1个半小时,总算弄清楚了,他搬到总工会后边的新楼里。我到他家一看,就是有电梯的方便,总面积也就50平吧。一个厨房、一个卫生间,一个卧室。门口有个客厅,实际是保姆的卧室。他的卧室也就能放一张床。保姆把他从床上叫起来,他看我来了很高兴。他去卫生间方便时,保姆说自己都起不来了。我觉得他身体也不行了。这种情况还能让他干啥?也就问候问候跟他合个影,心想留个纪念吧!

  其实我去见他是因为我以重走集体化道路的河北邯郸第一村白沙村为素材写的电视剧本写完了,想送给他一套试印本看看。在他之前,我已经送给我们解放区文学研究会李会长和中组部老部长了。送给秦部长和林教授的,都觉得太大了,没时间和精力看我就带回来了。而送给韩老的根本都没掏出来,他的状况远不如秦老和林老呢。我虽然失望了,但也觉得来见他恐怕是最后一次了,很值得!就从我俩合影的表情看,怎么也没想到他能走这么快啊!

  韩老,你比马老小10岁啊!倘若能活到马老的年龄,咱们是不还能在一起参加活动,还能听见您的发言,还能阅读您的新作?可是,现在说这个没意义了。只能祝愿您在天有灵去见毛主席时,无愧地说:“毛主席呀,我读您的书、听您的话、照您指示做了。看我够不够您的好学生?” 毛主席会说:“不用你自己说了,你的作为我已经知道了,马宾都跟我说了,你跟马宾一样都是继续革命的好战士!”

  韩西雅老永垂不朽!

  2018年1月20日22;40时,于邯郸市白沙村

  

  这是我耗费4年零3个月写成的60集电视剧本,156万字,上下两册。

  16开本1寸厚,实在没法看。只好做成光盘,期待正式出版,以告慰马老、韩老,还有李成瑞老。

  附文:

为中美高层战略对话致胡锦涛总书记的建议信

  胡锦涛总书记:

  中美高层对话,已经进行二轮,今年上半年要进行第三轮。在中美高层对话期间,你于去年9月和11月两次同美国总统布什会谈,今年4月将正式访美。两国高层领导人直接对话,无疑是中美对话最重要的活动。

  现在进行中美高层战略对话,要达到什么目的?应当站在什么立场上?遵循什么原则方针?如何认清美方意图?如何正确对待?

  美国官方对华对话的意图很明确,那就是那位罗伯特.佐里克副国务卿那篇《从会员到责任,中国往何处去?》的演讲中所出的那个“明确的……提纲挈领的有分量的表达。”

  佐里克讲到:“近30年来,我们的政策是促使中华人民共和国走出来。”“我们的政策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巨龙出水,融入世界。”“今晚,我提出美国应采取对应策略,调整我们30年促进融合的政策,以支持采取建设性的行动;我们现在必须鼓励中国成为国际体系中一名负责的、利益相关的参与者。作为一名负责的、利益相关的参与者,中国不仅仅是一名成员,而且应该与我们共同努力维护这个使之获得成功的国际体系。”

  佐里克还讲到:“美国、日本、和中国需要在地区和全球问题上进行有效的合作。”

  还据报道,去年12月第二轮对话,“在华盛顿会晤结束后,佐里克还将邀请戴秉国副部长前往纽约州参观海德公园。……美国国务院特别指出,美方的这一安排是为了‘突出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美国与盟国领导人在建立全球政治、经济和安全体系中所起的重要作用’。佐里克这一借古喻今之举颇耐人寻味。”

  看来美国官方真是“高抬”中国了,真要吸收中国当它的同盟了;要让中国同它一起“建立全球政治、经济和安全体系”了。

  当然,美国统治阶级的要价也是很高的,中国真要成为“负责的、利益相关的参与者”,仅仅佐里克的演讲就向中国提出了一系列的批评、指责和要求。佐里克的结束语是:“我们与中国有着许多共同利益。但是,仅靠利益巧合建立的关系根基不深。建立在共同利益和共同价值观上的关系才能根深叶茂,常青不衰。”所以,美国还要“为建立明日的民主中国而努力。”

  我们不知道中央对美国官方对中美高层战略对话的这套目的和要求是什么态度?我们所看到的是郑必坚的《中国共产党在21 世纪的走向》中的言论和由佐里克转述的郑和“中国人”的种种言论。这些被郑必坚称为中方对美方的“诚意和善意”的言论,实在荒谬。所以,我们已把我们的意见写成文章,今天附上,供你参考。

  去年12月中美第二次战略对话结束以后,《人民日报》12月10日有一简要报导,说:

  “双方从战略角度,就国际形势、中美关系和其他双方关心的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进行了坦诚、深入和建设性的讨论,进一步增进了相互了解,扩大了共识。

  “中方进一步阐述了和平发展战略,表明中国的发展不仅是对中国人民负责,也是对世界负责,既造福于中国人民,也惠及世界。美方对此表示赞同。

  “双方一致认为,在新的国际形势下,中美两国以建设性态度看待和认识对方十分重要,中美之间的共同利益和合作领域不断增加,两国关系已远远超出双边范畴。双方应坚持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审视和处理中美关系,……全面推进21世纪中美建设性合作关系。

  “双方一致认为,中美战略对话是有益的,有助于增进互信,应继续进行下去。……”

  《人民日报》的报导虽然简约,却具有对这次对话的结论性质,大概不仅是报社的看法。读了它,更使我们不安。特别是那“两国关系已远远超出双边范畴”,难道我们果真在同美国官方一起筹划“建立全球政治、经济和安全体系”?

  毫无疑问,今天我们党和国家的对外工作中,正确处理中美关系,当然处于头等重要的地位。我们究竟应该怎样看待现在这个美国?

  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基本原理来观察现在这个美国,应当肯定,它是人类社会剩下的最后一个还能发挥一点作用的帝国主义国家。尽管它现在还具有不可轻视的科学文化、经济和军事装备的力量和优势;但从根本上、总体上来看,它那资本主义固有的,又富于美国特色的内在矛盾,已使它无可挽回地走上了日益没落的下坡路。

  但是,美国统治阶级是不甘心没落的,他们还要称霸全世界,侵略、掠夺全世界来维持它的生存。他们同全世界一切坚持民族独立、国家主权完整的国家为敌。对于坚持马列主义的中国共产党和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更不能容忍。他们非要把中国演变成它的附庸不可。美国的这种帝国主义行径引起了全中国人民和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和人民的反对,使它更加日益孤立。

  现在,美国官方一方面向中国四面包围,步步进逼,强令我们向它屈服;另一方面却通过中美高层战略对话,向中国招手,说什么要鼓励中国成为他们那个国际体系中一名负责的、利益相关的参与者,去同他们共同努力维护这个国际体系,在同他们合作建立全球政治、经济和安全体系中起重要作用。

  美国统治阶级所要维护、建立的国际体系,就是美国称霸、主宰世界的帝国主义体系,是遭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和人民反对的侵略体系;是连它的同盟国们也同床异梦,很不稳固的反动没落体系。

  情况既然如此,中国在这场中美高层战略对话中对美国的这套要求究竟应当怎样对待?

  如果我们惧怕美帝国主义那副外强中干的纸老虎气势,在它的种种压力面前,遵守那个所谓的“韬光养晦”方针,软弱退让,委曲求全,去满足它的无理要求;或者像郑必坚之流那样,对美心存幻想,真以为美国人看得起中国了,中国也已是什么“大国”了,只要傍上美国这个“大款”,中国也可以参与主宰世界了。从而通过对话,竟然投身到那个国际体系中去,去当美国的同盟。其结果,中国共产党的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行动指南的、无产阶级先锋队的革命政党的性质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主义性质也丢了;中国人民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理想也丢了。不仅如此,中国的民族独立、国家主权也都丢了,中国就成了美帝国主义可以任意奴役蹂躏的附庸了。

  美国在日益孤立的情况下,急于需要同盟。美英是老盟友了,他们有血缘关系,尽管英国自身日子也不好过,却不失为美国最老牌的盟邦。现在美日也组成了军事同盟,尽管他们之间也矛盾重重,但日本统治阶级为了复活军国主义,现在甘心当美国的马前卒。最近美、英、日、澳在美国的策动下,一面组织同盟,另一面却各自离心离德。出现这种状况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各自顾虑如何对待中国对自己最为有利。所以,没有中国参加,美国要组成一个可靠的同盟体系,并不容易。

  一旦中国参加美国这个同盟中去了,这就水到渠成,由美国操纵的,其他若干国家参与的帝国主义联盟体系就真可成功了。在这个由美国为头,有英、日、澳、中支持的联盟体系面前,世界上其他许多对美国有幻想的,害怕的,确实弱小无力的国家,在美国的压力下,尽管不愿意,也只好委屈就范了。一个由美帝国主义主宰的世界就会出现了。虽然即使如此,也不可能消灭掉世界人民的抗美斗争,即使如此,这个帝国主义同盟也不会铁板一块;但既然一时成立了,不仅中国的历史大倒退了,人类的历史也大倒退了。

  以上说明,这个帝国主义国际体系,这个同盟,成与不成,中国具有十分重要的关键作用。

  现在世界的实际形势是:美国穷途末路,在挣扎中越愈来愈反动。它也不得不调整策略,玩弄两手。在事实的教育面前,世界无产阶级,世界被压迫民族和人民,绝大多数新兴民族独立国家,复辟了资本主义的原来社会主义国家各国的人民,包括同美国不时相矛盾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都要求和平发展,都反对美国的帝国主义行为。这正是组织全世界反美统一战线的有利时机。如果我们也像毛泽东同志教育我们的那样,向全中国人民、全世界人民鲜明地揭露美帝国主义的反动本性和外强中干的纸老虎本质,去争取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民和国家,一个世界范围内广泛的反美统一战线就可组织起来,就可同美帝国主义进行有力的、胜利的斗争。如果能这样,中国历史,人类历史就将出现一个崭新的、大好的局面。

  在组织统一战线,同主要敌人进行斗争的时候,只有自觉的、先进的力量敢于旗帜鲜明、立场坚定、义正词严地带头斗争,才能把那些弱小的、害怕的、动摇的、犹豫的、幻想的力量争取过来,使他们勇敢坚定起来。在此种情况下,那些投机投靠敌人的力量,也会从敌人的营垒中游离出来。对今天这个美帝国主义,如果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也不敢挺起脊梁同它斗争,还能指望哪些政党和国家出来积极斗争呢?决心起而斗争的国家和人民是有的,难道我们能站在一边,眼看比我们力量更小的人们站在一起去孤军奋斗?这不应该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应有的态度吧?这样做对中国也决不有利。

  中国共产党历来坚持在世界上决不当头。那是指中国决不当那种自封领袖,拿着指挥棒去指挥别人的头。但决不应该让中国变得在应当站出来斗争的时候缩头。

  我们说旗帜鲜明起而同美帝国主义斗争,并不是主张无端地去向美帝国主义挑衅;而是主张原则问题上决不含糊,决不无原则退让,做好同它进行一切最艰险斗争的准备。在国际问题上,决不不分是非,不主持正义,当旁观者,搞调和。坐到谈判桌上对话也是斗争。在同美帝国主义的外交斗争中,以高屋建瓴、势如破竹的气魄,遵循原则的决定性和策略的灵活性。毛泽东、周恩来等老一代领导人早已给我们树立了光辉的典范,我们应当继承他们的遗志,同样做得很好。

  两条路线:

  一条是:害怕美帝,寄予幻想,放弃原则,妥协退让,去参加它的那个国际体系,成为它的同盟者;毁掉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毁掉社会主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毁掉中国的民族独立、国家主权,成为美帝国主义的附庸。

  一条是:毫不含糊地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行动指南,坚持中国共产党的无产阶级先锋队性质,坚持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主义性质和共产主义理想;高举反对美帝国主义的伟大旗帜,团结世界上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努力组织广泛的反美统一战线,同美帝国主义进行斗争,以全世界人民的力量来扼制美帝国主义的行径,保卫世界和平,推进人类进步。解决了美国这个仅剩的帝国主义,人类最终解决了帝国主义问题,人类才真正可以和平发展和向着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前进。

  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处在中国命运、人类命运的节骨眼上、关键点、十字路口,何去何从,千秋功罪,决在一着。高瞻远瞩,做出雄才大略的正确决策,就为中国历史、人类历史开辟光明前景做出堪以名垂千古的光辉贡献。一着不慎,做了相反的决定,使中国遭殃,人类受害,就将获罪后世。

  在你正准备赴美正式访问和安排中美高层第三次战略对话前夕,我们向你坦陈这些意见,纯属出于共产党员的党性和良心。供你参考。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多难兴邦,是普世的真理。

  明断一出,中国人心、世界人心,必将大振。我们由衷期待。

  致

  敬礼!

  韩西雅   马 宾

  2006年3月25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