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张庭宾:国际金融市场动荡度可能超过2008年

2012-06-26 09:41:25  来源: 作者博客  作者:张庭宾
点击:    评论: (查看)
 
  人类文明进入最高风险三年期

  “旧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模式已经破产,‘里约+20’会议是一个独一无二、而且也许是最后的机会来纠正错误”。

  可悲的是,恰恰在这个最重要的方向上,中美两国几乎没有任何改进,中国仍然继续高消耗高增长发展方式,官僚体系惯性扩张更加昂贵;而美国则继续放任高消耗的生活方式,并放任 金融体系更加贪婪。面对国内共同的日益严重的贫富分化和社会矛盾,向外转嫁危机就会成为最容易的选择。

  故此,北京糟糕的天气(源于汽车和高能耗重工业污染)和美国的占领华尔街(华尔街高昂工资)才是真正的症结所在,但这两个国家都在回避,其结果是终有一天难免最残酷地面对。

  6月18日,中国刚刚在G20峰会上宣布向IMF增资430亿美元,中国周边政治环境立刻变脸。

  由于欧美国家主权债务危机越演越烈,需要中国帮助它们。这次中国慷慨解囊的430亿美元,比巴西、俄罗斯、印度和墨西哥四家总和还多。虽说中国投票权由3.65%升至6.07%,占比升至 第三位,好像颇有面子了,但实际上在美国拥有一票否决权的IMF,没多少实际意义。

  令人难堪的是,这边中国刚刚掏完钱,那边中国周边政治立刻风云突变:20日,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威胁船只重返黄岩岛;21日,越南国会通过《越南海洋法》,将中国的西沙群岛和 南沙群岛包含在所谓越南“管辖”范围内。与此同时,美日韩开始在朝鲜半岛南部黄海海域举行首次联合军演;22日,韩美军队朝鲜半岛军事分界线附近举行“史上最大规模的联合火力演习 ”……

  或许在天真者眼中,这纯属巧合,甚至依然烂漫——美日韩军演纯粹为了震慑朝鲜,只可惜,随着美国总统奥巴马1月5日发布美军新军事战略——主要对手是中国和伊朗,宣布将战略中 心转移到亚太,部署60%的海军力量,包括美国总共11艘航空母舰中的6艘。

  此次美日韩黄海军演,美国航空母舰将参与。与2010年7月那次纯属试探中国底线不同的是,这次军演是美军在西太平洋新军事部署已基本到位,已做好与中国军队冲突的准备。

  或许美国已经放弃了最初的理想状况——化中国崛起能量为已用,最终将中国锁定为生产中低端商品的附庸国。为实现这个目标,美国就须实现对中国控制的三闭环:1,将中国制造纳入 美国控制的全球产业链;2,将中国金融系统纳入美国控制的全球金融系统中;3,将中国的政治秩序纳入美国控制的全球政治体系中。当此三目标实现后,有计划消减中国人口和消耗,以保 证在美国和西方人维持现今生活方式下,地球资源仍能平衡。

  第一步较为顺利,至2005年,跨国公司已经基本控制了中国产业链;2005年7月后人民币不断加速升值,至2007年底,已经制造了巨大的股市和楼市泡沫,如果热钱在2008年汹涌外流,则 中国金融系统很可能崩溃,被国际金融寡头收购当在情理之中。然而,小布什政府2008年非要打伊朗,导致国际石油价格暴涨,美元利率急剧升高,刺破了次贷及其衍生品泡沫,引发金融危 机。中国在金融崩溃前的最后一刻幸运地躲过一劫。令美元势力控制中国金融系统的布局和努力功亏一篑。

  此后,美国逐渐远离了原先设定的对华战略目标,虽曾以“中美国”为牌,但控制中国金融、政治系统屡屡碰壁;随着中国国企战略推进,以及取消跨国公司超国民待遇,跨国公司在中 国的产业链链主的优势也在逐渐削弱。

  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军事实力的快速崛起,更令美国不安。美国会担心终有一天,中国军事实力会赶上美国,则美国将失去控制中国崛起的最后手段。中国60年大庆阅兵、航母计划、神 舟飞船、第四代战机J20等都在不断刺激美国,这个时点很可能在未来5年中出现。

  美国之所以迟迟没有军事直接干预中国崛起,有诸多纠结。一则中美经济关系高度依赖,特别是中国购买了大量美国国债,如果中国抛出,美债市场肯定崩溃;二则中国这些年不断向美 国让渡利益,是一头很不错的奶牛,然现在已没有更多的奶可挤了。此外,还因美国在小布什时代在中东反恐中陷的太深,一时腾不出手来遏制中国。

  随着奥巴马政府上台,美国重树主要战略目标,一是中国;二是欧元。经过三年多的反击,如今美元已经将欧元打得岌岌可危;而对中国的战略包围也已基本完成。然而何时发动对中国 的全面总攻,奥巴马政府也曾犹豫。

  在2012年11月美国总统大选揭晓前,奥巴马希望美联储推QE3,继续促复苏,降低失业率,要知道在美国极少有失业率超过7%情况下总统竞选连任的。而最新5月份美国失业率是8.2%,自 10.1%的低谷回升至8.1%后再次下滑;但是美联储却千方百计避免推出QE3,试图给欧元决定胜负的一击。

  如果美国经济持续复苏,失业率持续下降,在11月之前,奥巴马会在外交上采取稳健策略,就像今年前几个月表现的那样;然而情况正相反,面对共和党老牌政治家金里奇,奥巴马的连 任前景并不妙,这可能会促使他孤注一掷,在中国周边发难,以图乱中取胜。

  人们往往拒绝面对中美之间可能爆发战争的可能性,但它实际在逼近我们。其主要原因不再是意识形态,而是资源能源和生存空间的竞争。对此,2010年5月,奥巴马曾直言不讳:如果10 多亿中国人口也过上与美国和澳大利亚同样的生活,那将是人类的悲剧和灾难,地球根本承受不了,全世界将陷入非常悲惨的境地。中国人要富裕起来可以,但中国领导人应该想出一个新模 式,不要让地球无法承担。

  6月20日,类似的声音再次响起——“旧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模式已经破产,‘里约+20’会议是一个独一无二、而且也许是最后的机会来纠正错误,创造一个新的模式,从而使社会和 环境层面上可持续繁荣以及人类福祉之间,真正实现平衡。”发言者是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这固然是对全世界的警告,更是对中国的警告。

  可悲的是,恰恰在这个最重要的方向上,中美两国几乎没有任何改进,中国仍然继续高消耗高增长发展方式,官僚体系惯性扩张更加昂贵;而美国则继续放任高消耗的生活方式,并放任 金融体系更加贪婪。面对国内共同的日益严重的贫富分化和社会矛盾,向外转嫁危机就会成为最容易的选择。

  故此,北京糟糕的天气(源于汽车和高能耗重工业污染)和美国的占领华尔街(华尔街高昂工资)才是真正的症结所在,但这两个国家都在回避,其结果是终有一天必然残酷地面对。

  世人,尤其是中国人,大多拒绝思考中美战争的可能性——这恰恰是最不祥的征兆。历史上越惨烈的战争都有共性,即逃避国内外真正的矛盾,直到以最可怕的方式被迫面对。如果这一 次仍然这样,这很可能将是人类的最后一次。

  几乎唯一的出路是主动置之死地而后生,即世界核大国,尤其是中美之间互相毫不掩饰地对等核威慑,倒逼着对方坐下来真正谈判,解决问题并升级文明。但这需要政治家们极大的勇气 和诚意。

  历史的逻辑推演到今天,已经注定了2012-2014将是人类文明最凶险的3年,也将是国际金融市场最为动荡的3年。

  真诚地祝愿——人类能避免灭顶之灾而涉险过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