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私有化和市场化引发社会结构变迁及社会管理对策

2012-06-19 20:26:26  来源: 作者博客  作者:李传斌
点击:    评论: (查看)
李传斌 :私有化和市场化引发社会结构变迁及社会管理对策
2012-06-19

  市场化使我国社会形态发生重大变迁,引发一系列新的社会矛盾。但我们仍然对社会管理没有一个清醒的认识,而愿意把社会管理等同于国家管理。这直接导致了政府工作效率低下和许多法 律如同一纸空文等严重后果。现在的政府几乎退化为消防队,四处救火,却无效果,如贪腐问题和食品问题等等。本文重点讨论三个现象及对策,以说明社会管理方式转变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一是私企不断壮大及私企职工收入问题;二是农村官办学校及留守儿童上学问题;三是果蔬种植及农民权益保护问题。因为私企职工和农民占了我国人口的大多数,所以解决私企职工和农 民问题,应当成为我们关注的重点。

  现代社会管理的核心,是要让各种协会发挥应有的作用,而协会在社会管理活动中发生作用的前提是使协会拥有“立法参与权”和“代表协会成员或共公利益起诉权”等。有些领域,如毗连 物业使用及管理规则、动物饲养、中介机构运行及管理、协会主席提名及竞选规则等,甚至可以允许城市或地方在国家法律的框架内自行制定公约等自治规章,这其实也是为政府分忧的举措 。有人说这是分了政府的权,这看法其实错了。因为政府有更多更重要的事要做,比如军事,外交,吏治,科技、教育、经济与国防战略等等。把一些社会事务及其管理从现在的国家管理体 制中间剥离出来,并让社会对政权行使必要的监督,实际上是理顺关系的一种有益尝试。

  共和国建立初期,有一批从英美留学回国的学者被要求放弃自己的专业,而去从事民族研究或总务工作。这些学者学的专业是社会学。当时给他们所学习的专业定性为具有资产阶级性质的人 文社会学,是散布改良,缓和阶级矛盾和为帝国主义培养走狗的学说,是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代言人,是帝国主义的第五纵队。所以,那时中国的各大学相继取消了社会学专业,而在中国这一 块辽阔的大地上,党的一元化领导制度建立起来了,国家政权的触角伸向了社会的每一个角落。

  也就是说,本来有些完全应该也可以由社会来调节和管理的社会事务,也由政府统一管理起来了。

  实际上,我们应该正视社会自身的调控与修复能力,让社会形成一种自己管理自己和监督国家政权的机制。这无关乎社会制度的姓社与姓资,无论是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都需要把对部分 社会事务的管理权下放,从而形成健康高效的社会发展机制,并和国家政权构成一种相生相克的监督与制约关系。从历史来看,在国家政权和地方之间应该还有一个中间阶层,我国古代的社 会结构中,这个中间阶层主要是指地方精英或士绅。一方面,这个阶层可以作为国家政权的延伸,帮助国家征收税赋,维持治安,另一方面,这个阶层又与地方百姓存在着良好的社会关系, 有着天然的血缘或姻缘纽带,当国家政策危害地方利益时,他们又可以成为国家政权的反对者。

  所以历史上我国最低一级政权为县。只有县令才是国家政权的代表者,而其他的乡村管理机构或商会组织均由民间精英人物构成。一个太守、县令要管理人口几万甚至几十万的州县,几乎是 不可能做到的。但古代人利用他们的聪明才智做到了。当然,古代农业社会的社会形态相对单一,所以管理起来容易得多。而现在,我们已经进入工业社会,高度细化的社会分工决定了社会 形态的极端复杂性,也决定了社会管理的紧迫性和必要性。

  古时利用社会结构建立起来的社会管理机制和我们现在的国家体制大相径庭。在毛泽东时期,我们甚至把乡村也编为准军事组织,即编为公社、生产小队和生产大队等,统一出工和收工,统 购统销,从粮食分配,到家长里短都由党来管理和调解。我们为所有的公民安排工作,把民间医馆和药铺集中起来,编为乡镇卫生院;把理发的个体经营户集中起来,编为小集体性质的理发 店,国家也通过向人民筹资的方式建立国有性质的理发点;把游走于城乡之间的送货郎或车马运输经营者集中起来,成立供销合作社;把私塾先生集中起来,成立公办学校。一些生活在城市 的平民因为无法安排工作,便由政府统一下放到乡下的生产小队变为农民。这样城市平民的生计问题就全部改由政府解决了,杜绝了一切因为个体经营而出现的资本主义经济的可能,自然也 就消灭了贫富差距,至少在经济上也同时消灭了阶级。

  邓小平时期确立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以后,农村集体土地承包经营,城市允许个体经营,对中小国企或集体企业实行“抓大放小”改革等,使得社会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百姓拥有更大 的自由空间,国家对于百姓的管理也变得没有那么直接了,而是通过法制化、征税、扶贫、公共服务等间接的方式和百姓发生关系。

  改革以前,我们强调国家政权对于社会的绝对控制。在建国初期,为了调动一切社会积极因素以构建社会主义政治及经济体系,我们采用了这样的方法,仅用十几年就造出了核武、导弹、飞 机、汽车等武器和工业品,成为世界三大军事强国,所以这样做尽管有争议但其实效果相当好。然而三十年过去后,我们发现这样的管理模式越来越暴露出它的先天不足了。

  科技粉碎了我们的梦想,使得我们对一切自然界的、历史的和人文的神秘感消失了。它在使我们的物质极大丰富的同时,也使我们知道月宫其实不存在,嫦娥也没了,吴刚和他的桂花酒也没 了,有的只是一片坑坑洼洼的月球表面。科技也打乱了社会原有的秩序,使我们继续套用原有体制来服务这个社会已无可能。不过,我们仍然认为,前人的某些经验是值得借鉴的。

  从性质上看,我国古代地方精英对于社会事务的管理分为三种情形,保护型,盈利型和公益型。基本上形成国家——社会精英——底层社会这样一个三角架构。这种架构现在也基本适用,但 又必须有所改进。因为现代社会分工更细,各种关系更复杂,所以古人那种以“乡里”或“保甲”作为中间缓冲层的社会管理模式已不能适应现代社会。基本上今天的村委会或居委会就是这 样的组织,但治安和税收功能退化了,总体上看更像是基层人民政府,承担着本应由乡镇一级政府去完成的许多事务。它的工作人员都有报酬,需要向社区商户收取治安费等以维持生存,所 以似乎也算是有盈利,保护谈不上,不过公益性有一点。

  有些社会事务通过市场化就能很好处理,有些无论政府还是社会管理都难收奇效,而有些则需要中间组织,甚至司法威慑而非行政的方式来处理。下面要谈到的三个例子,分别说明村、社会 成员和协会三种情况在社会管理活动中的作用。协会的作用目前对社会化管理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其性质主要表现为公益性,根据协会特点不同,有的可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适当盈利,但 更多的协会盈利只能是间接性盈利,重在名誉收获。当然,社会成员个人直接参与社会管理的权利也不容忽视。当社会成员利益受到侵害时,既可以由个人向法院起诉,也可通过协会协助起 诉;对有些公共服务也可以直接行使监督权,如对教师或学校的监督等。

  自1978年实行经济体制改革以来,我们的社会形态发生了许多变化,相应的也出现了一些不同以往的社会问题。我们拣其中三个问题重点讨论。

  一、私企及私企职工收入问题。

  三十年来,大批私有制企业随着私有化改革应运而生,其生产总量在国内生产总值中占到70%,容纳总就业人口的80%,出口额占总出口额的68%以上。所以,私营企业职工几乎形成一个独立的 社会阶级。他们和国企职工存在非常大的差别,和机关事业单位职工更加没法比。比如国企职工在企业不景气的情况下,大量富余人员可以由企业出钱养着,称为内退。这种情况在欧债危机 的今天,也就是2011年前后仍然大量存在。而私企是要叫你走人的!以前,工人的工资由国家统一标准,统一编制,而私有化以后,工人的工资完全由市场和私营企业主决定,这是导致我国 工人极度贫困的一个重要原因。

  也就是说,私企和私企职工之间的矛盾目前已经成为国内的主要矛盾之一。而要解决这一矛盾,只有社会化管理和社会化监督一路可走。因为国家一再强调宏观调控,而不参与私企内部的微 观管理,所以我们目前对这一领域的调控实际上是一个空白。然而实际上,只有解决了这个问题,共产党执政的基础才能更加牢固,因为私企职工人数总量占全国总就业人数的比重实在太大 了。

  以前我们尝试过独立董事,企业内工会和职工代表大会,财政供养专职工会主席等等,事实上都已不同程度的宣告失败。个中原因不用多说,财政供养工会主席也好,私企内部工会主席也罢 ,都没有拿你工人的薪水,他哪有跟你工人做事的极积性?董事和职代会成员也不必说,那都是企业主指定的放在那里的摆设。所以有人说,在私有制条件下,民主只能带来法律上和程序上 的平等和正义,而无法带来经济上的平等。而没有经济的平等,政治上的所谓平等也就并不真实。

  工人和管理人员的薪水差距,管理人员之间的薪水差距,管理人员和企业主之间的薪水差距多少为合理,工人总薪水和企业利润之间的比例多少为合理。这都需要通过立法给予确定,然后通 过一定程序来保证这些实体权利的实现。

  一个设想是,成立真正的属于工人自己的工会组织。这也是老生常谈。怎么成立和怎么运作是一个国际性难题。我们可否考虑在每个县中现有的律师事务所里选定一个改造而成一个工人自己 的工会组织?其经费由违规企业败诉以后给付的“代理费”中产生(这里的代理费不是由工人委托律师而给付,而是败诉企业给付),也可接受工人个人捐赠,但不许接受企业或企业主捐赠 。工会主席可在那些社会威望值较高的工人或自由职业者中间产生。律师被认为是最佳人选,因为他们是自由职业者,收入来源是靠做顾问和代理而获取的报酬,具有参与社会事务的极积性 和可能性。

  政府要为他们的参选提供条件,让他们多在地方电视台露面,宣传自己的主张和做有关如何开展工作的报告或设想。

  具体操作程序,可由立法机构研究。

  倘若这一设想能够付诸实施,则工会主席几乎要和县长或市长平起平坐。而职工收入问题走上管理、监督社会化和法制化轨道之后,政府肩上的担子自然轻多了,可以腾出更多的时间去处理 更具挑战性和战略性的事务。所以工会主席的产生非常重要,选举办法需要好好推敲。但有一点可以明确,就是绝不能让企业或政府推荐和给付工资。

  推行这一制度的前提是《工资条例》颁布并实施,不然工人总工资额度应占企业毛利润中的多大比例,岗位工资差别合理值为多少等没有标准,协会或工会为职工维权就无法可依。

  这是一个典型的需要通过协会来参与社会管理的例子。因为工人和企业之间是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让工人自己起诉企业主在中国很难行得通。

  二、农村官办学校及留守儿童上学问题。

  随着独生子女政策效果显现,学生数量猛然减少,农村出现学校合并风潮,大批乡村学校被取消,孩子们上学不得不坐车或让成人骑摩托车护送到镇上,甚至要到其他乡镇去上学。这是政府 在公共服务资源配置方面对乡村文化、民俗和乡村社会结构构成破作用的明显例证。由于农村的年轻人和中年人多已外出务工,所以留守儿童这种每天接送给留守老人造成了负担。毛时代有 “社来社去”赤脚医生和教师,而我们现在的教师都由政府统一考核,统一使用,学校和农村脱节,农村人当上教师也脱离农村,因而培养的学生也不接地气,成了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准城 市人。将来这些娃娃长大了,还能爱农村吗?我们不反对农村人向城市发展,但教育的方向是什么?是只读那些不切实际的书,还是为了培养全面发展的人?

  乡村义务教育的路怎么走?特别是幼儿教育和小学阶段的路怎么走?能不能把乡村办学的自主权下放到乡村,由村和家长自己选聘老师,举办那种小型书屋式学堂,搞复合授课制,政府只负 责考核、巡视和督导,一切条件具备以后,再通过一定程序将义务教育经费拔到村或学适儿童家长手中,或经村、家长认可后政府再将教师的工资发下去?

  有人或许会说这是给教师人为地设置了一个障碍。但听过来人说,以前私塾因为接受家长监督,先生的工作做得反而更好。能在这种条件下留在农村做先生的人,才是真正热教育的人,他们 会因此更加珍惜这份工作。这是社会成员监督社会事务的例证,但并不是说家长和教师之间关系是对立的,而是一种和谐融洽的关系。

  三、果蔬种植及农民权益保护问题。

  有些领域私有化改革好,而有些领域却并不见得。比如农贸市场私有化就不好,但很多地方就是私有化了。即便要私有化,所有权也应该归农民或农民组织,而不是那些从事农业活动以外的 商人或组织。不过农村土地使用权资本化比较难,主要难在农民无法参与到股份制企业的核算中去。这需要进一步探讨。

  以前,城镇没有统一市场,农民随意在街边出售自己种植的水果或蔬菜,各种收费也不高,市民可以享受价格低廉的蔬果。而现在农贸市场私有化了,超市不但私有化,而且还引进外资(其 实超市没有技术含量,引进外资没有必要),摊位也被果蔬商贩占领了,所以农民入市不但变得艰难,而且被要求交的各种费用也高起来。这些费用名义上是入场费、物管费、水电费、清洁 费等,其实是让农民把修建市场所需费用也一并承担了。

  这实际上是“地方实力派”在利用农民的种植谋取自己的利益。

  而农民如果把菜挑到小区内或街上交易,又会遭到城管的驱赶。

  蔬菜、水果等食品供应严格说也是一种公共服务产品,但我们现在把集贸市场私有化。近年虽然我们有了粮食直补,但在其他方面农民的负担却并未减轻,农业投入严重不足。

  所以,我们迫切需要成立真正能代表农民和替农民说话的农民协会或蔬果种植协会,以便和政府、消费者形成良好互动,解决农民收入偏低的问题。

  协会要尽量代表农户与消费者签订合同,向订单农业方向发展。政府的农业补贴应当补上农产品在销售环节的基础设施建设这一课,如将已经私有化的集贸市场收归国有,或让农村种养协会 在集贸市场免费使用办公室。这样做,减少了中间环节,减少了各种收费,把“为农民减负增收”的口号变成实实在在的行动。

  总之,社会是一个复杂的集合体,需要我们不断适应和调整。只要与时俱进,以人民幸福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我们的工作就会得到人民的认可。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