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蔡金安:“延迟退休”应该休矣!

2012-06-18 19:25:20  来源: 中华网论坛  作者:蔡金安
点击:    评论: (查看)

   前几年刚冒头就被民众铺天盖地的拍砖打下去的“延迟退休”的提议,最近又被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下称“人保部”)高调热炒,并大有志在必得的架势。尽管有超过70%的网友反对退休金领取年龄延迟,但是这并不影响人保部开展“延迟退休年龄”有关政策的研究。6月5日,人保部在一项公开回应中称其为“必然趋势”,将“适时提出弹性延迟领取基本养老金年龄”等。目前,人保部已经厘定在2012年下半年启动有关退休年龄延迟相关系列政策的研究工作。

  看来,人保部对“延迟退休”问题已紧锣密鼓地运作起来。我们惊叹人保部不畏民意逆民意而上的不凡“勇气”,可我们有理由质问:违逆民意损害大多数人利益的“勇气”值得推崇吗?在事关数亿人利益的退休金领取年龄问题上逆民意而上,这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勇气”,而是一种典型的“霸气”!

  是的,人保部会说它有苦衷:我国的养老金支付存在压力。

  支持延迟申领养老金的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说,“延迟退休年龄势在必行”,其必然之处在于我国的养老金支付压力。在我国开始建立城镇职工养老制度之前就缺乏基金积累,现收上来的钱长期垫付此前的欠账,造成养老金空账。他预计这个数字达1.9万亿。目前我国养老金投资运营机制尚未确立,大量结存又面临贬值风险。在老龄化加剧形势下,养老金支出压力越来越大。

  人社部统计年报显示,这几年,每年养老金的账面收入仅比支出多出千亿元的水平。本身账户存在的空账,仅靠这么多收支差无法平衡,财务风险越来越大。由此,财政需不断对养老金进行补贴,保持平衡。如今,国家每年补贴的数字已经从最初的几百亿,增加到今年的2000多亿。

  按郑秉文的说法,我国的养老金支付存在压力,就应该把这个压力转嫁到亿万面临退休的民众身上吗?用损害民众的切身利益来转嫁压力,这种做法无疑是对民众的经济剥夺和心理损伤。

  多少底层民众,在遭遇了国营、集体企业股份改制后,成为滚滚失业、下岗大军中一名无业者,不得不为全家老小生存而劳碌奔波,吃尽各种苦头。与此同时,他们为了将来有个“养老保障”,以便等熬到60岁时能领到属于自己的“退休养老金”,每年不得不从牙缝里挤出数千元钱交“社保费”。他们多年在如此窘迫的经济状况下咬牙交社保费,能不能坚持交到60岁“退休”都说不准,如果再出台个“退休延迟”推迟5年的政策规定,这对他们造成的经济压力、社会压力和心理压力该是多么巨大?由此引发社会矛盾加剧和群体事件增多的几率自然会大幅增高。

  看看底层众多民众的真实窘迫状况,高高在上的官老爷们,你们难道就没有一丝恻隐之心吗?

  对“我国的养老金支付存在压力”的问题,应该怎么解决?笔者倒是觉得,通过大幅减少政府部门预算开支和“三公”消费,用节省下来的大量资金对“养老金”进行补贴,不失为一个有效途径。

  多年来,每到年底,全国各大媒体都会曝出各地政府部门因财政预算资金用不完,而不得不“突击花钱”的怪事。到年底,这些部门买东西时,同样质量的东西偏要选定价高的买,原因就是:每年政府部门的预算标准定得居高不下,虽然平时大手大脚花钱也没法用完,到年底时还会有大量结余,而下一年的预算标准是依照上一年的资金使用情况来定的,为了不影响下一年降低预算标准的情况发生,很多部门到年底时便“突击花钱”,设法把多余的钱用完。各部门“突击花钱”的样式也是五花八门,如给办公部门“高价购物”、给工作人员私发实物和“购物券”、组织旅游观光等等,在造成国家资金巨大浪费的同时还衍生出大量腐败现象。

  试问:每年国家巨额资金就这么毫无价值地“蒸发”掉了,人保部就没有半点心痛吗?这被蒸发掉的大量国家资金,就不能设法补贴到养老金中去吗?人保部就不能在这方面想想办法吗?

  再看高得吓人的“三公”消费。

  先看多年前的两则报道。

  2007年3月18日《法制日报》报道:我国公款吃喝数1992年超过800亿元,1994年突破1000亿元,2002年为2000亿元,2004年为3700亿元,2005年为6000亿元。

  又据2008年11月26日《参考消息》报道:中国2008年公款吃喝、公款出国旅游、公车消费用了纳税人9156亿元人民币(不包括公职人员的福利津贴、奖金等),比原预算288亿元多花了8868亿元。

  再看看2010年部分中央部门三公经费的数据。

  据2011年7月14日“网易财经”《中央部门三公经费大盘点》一文披露,许多部门2010年的“三公”经费都超亿元,其中,国税总局超21亿,海关系统超5亿,质检总局超4亿,中科院和银监会都超2.8亿,农业部超2亿等等。另外,大多部门2010年的“三公”经费都超出了往年,如海关总署开支增加917.33万元,增1.82%;国家体育总局增加1475.8万元,增8.8%;工业和信息化部增加842.43万元,增12.8%;卫生部增加370.41万元,增8.62%;财政部增加580.53万元,增13.9%;保监会增加894.6万元,增24.4%等等。一家家像变着法似地增加“三公经费”,财政资金这块唐僧肉就这样容易到口?

  这些还是公开披露的,比实际上的数据还不知打了多少折扣。中央部门的“三公”经费尚且如此“臃肿”,地方部门“三公”经费的数据肯定更为庞大。

  可以预见:近年来花在“三公经费”上的财政资金动辄上万亿计,这其中被随意浪费掉的和被贪腐侵占的,绝对是个大大的数目。人保部为什么不协调有关部门在这“三公经费”上做缩减文章,将“三公经费”大幅节省下来的钱用来补贴养老金呢?

  如果人保部“延迟退休”的提议得以执行,那么能减缓多少养老金的缺口呢?

  据郑秉文测算,我国退休年龄每延迟一年,养老统筹基金可增长40亿元,减支160亿元,减缓基金缺口200亿元。也就是说,如果执行65岁退休的标准,也才减缓1000亿元的缺口,这一方案对减缓养老金巨大缺口的压力,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对亿万面临退休的民众造成的负面影响却是巨大的。因此,这一主意完全是弊大于利的馊主意。

  从以上政府部门年底突击花钱和三公经费造成的巨大浪费和腐败问题上,如果有关部门能真抓实干地下功夫破一破,相信节省下来的钱用来弥补养老金的不足绰绰有余。

  其实,能省钱的地方还多的是,如全国多地政府部门建的如白宫似的豪华办公楼,多余牛毛的面子工程、政绩工程,损公肥私的官员别墅等等,哪一样不是大数目?

  “延迟退休”的方案,符合在位的官员的利益,他们晚退休一天,就多可做一天官,多享受一天高待遇,但该方案与广大民众的利益是背道而驰的,会给社会带来诸多负面影响。

  人民政府,本来就应该是为人民服务的,遇事首先应该为人民着想,使人民能得到最大的实惠,怎么能反其道而行之呢?在涉及亿万民众切身利益的“延迟退休”问题上,人保部如果不为民着想,不尊重民意,而硬要霸王强上弓,势必会给社会带来无法收拾的恶果。

  “延迟退休”应该休矣!

  2012年6月10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