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镰刀斧头旗仍在俄罗斯各地飘扬,不必过于苛刻普京——兼评湾区发言

2022-09-23 15:08:3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评“凤凰湾区财经论坛2022”废话连篇

  我们人一形成自主意识(大概1岁左右?),到垂垂老矣丧失生活自理能力,直至丧失全部的自主意识和自我意识到最后死亡,他一辈子生活在选择中,不停的进行选择。小到学生上学去,走后山小路还是村前大道,大到去美留学还是去欧经商,人的一生就是选择的一生,永不停息;甚至没人能逃脱的谈婚论嫁、就业工作,都避免不了选择。

  对人而言这是如此的平凡,以至没人提起的话,谁会意识到人这一辈子从眼睛睁开到闭上,都做着同一个动作,或者说他们的本质是相同或相通的。某种意义上赌博也是选择——当然有两种:一种是游戏为目的,这与1岁幼童在一大堆玩具中一会儿拿这个一会儿拿那个,进行不停的选择一样,是在游戏;而另一种赌博是冲利益而去,就动机上,与人一生进行的其他选择别无二致,本质是相同的。

  那么人们为什么会特意创造出“赌博”这个词语,以示与“选择”的区别,并且古今中外大都情况下都对赌博予以禁止或抑制?

  我想这么简单的问题,根本不用回答,今天也不是来谈哲学的,因为一件事:“凤凰湾区财经论坛2022”在香港、内地同步举行,许多学界学者和业界精英参加,但我仍没听到我想听到的:比如“赌博与选择的分界在哪儿?”我等了几十年最想听到的,而这次论坛上几十小时的发言中,我仍未听到。

  一如既往,论坛上频出“资本”、“金融”、“驱动”、“引领”这类词汇,但始终没能听到“赌博与选择的分界在哪儿?”这些终极问答。这些学界和业界代表可是我们民族最最精华精英,他们不来回答,那到哪儿去寻找?

  这看似有点哲学,然而这是避免不了的,特别对我们这个举国体制的国度——在我们国家,金融风险的最后和最大承担者,必定是国家。“赌博与选择的分界”源头确实应该在哲学,但在当下中国,处处映射到现实的真实生活中——比如房地产业,他在当下中国事实上就是名副其实的“金融活动”,对个人而言,买家电或购置房产是他的一项“选择”,而三十多年事实证明一件事,整个社会就是围绕“房地产”的一项“赌博”,而这项赌博风险的最后承担者确实就是这个国家(也因为此,一些反动国家比如美国,把中国的国家崩溃就押在房地产的崩溃上)。

  你论坛不谈这类终极性的东西,叽叽喳喳发出响声,又有多大意义呢?当然 “赌博与选择的分界”类似问题还有很多,但终极性的东西不会很多,以我看:除了上述“分界”必须明确,不仅法律意义上,更应该民族心灵上;此外,无论“赌博”还是“选择”,他的承载主体更应该明确,不仅法律意义上,而且要民族心灵上——正如上学去走后山小路还是村前大道,都得这个小学生自己负责,谈婚论嫁或就业工作也只能由个人负责。我们国家一个巨大问题:金融活动就形式看是个人行为(公司行为),最后利益归诸于个人(公司行为),而最大和最后的风险却归诸于国家——比如刚才所谈的“房地产业”(也因为此,一些反动国家比如美国,把中国的国家崩溃就押在房地产的崩溃上)。

  ×××××××××××××××××××××××××××××××××××××××

  中国传统文化缺乏终极思考的习惯——我们年轻时老是嘲笑欧美人,怎么老是问“人为什么用右手吃饭而不是左手”这么无聊的问题,现在略微改变了对他们的看法,我们中国人也许正是缺乏这种探求探奇精神。

  一面看着“凤凰湾区财经论坛2022”发言,脑子里净想着这些,或然背后看见俄罗斯消息,俄罗斯普京在做全国动员,传来俄罗斯各地情况,或然看见一面面镰刀斧头旗,红底黄字,我认不得他们的字,啥意思不知道,但我知道镰刀斧头的意思。每一个地方几乎都有看见,好像前苏联还在似的;我认不他们的字,是否“继承彼得大帝遗志”类似训言?不会吧?这种搭配也太小瞧了普京先生智慧了吧?不会吧?

  最近论坛读到几篇,有稍许埋怨的口吻,特别是普京否定列宁的那些。

  我以为埋怨应该,批判也可以,但是历史有他的复杂性,如果不将这种复杂性讲深讲透,这些埋怨和批判的价值就没法体现;我不知道二十多年后仍然飘扬在俄罗斯各地的镰刀斧头旗,究竟啥意思,甚至暗自揣度“继承彼得大帝遗志”之类,但有一点我是不怀疑的,俄罗斯人善于终极思考的禀性在此或有体现。虽然工人阶级劳动者的代言人,马克思本人也未曾对“劳动”有过一个形式定义,但没法阻挡俄罗斯人对劳动神圣观念的深入人心,到处飘扬的镰刀斧头旗或许就是个证明。

  ×××××××××××××××××××××××××××××××××××××××

  两件不搭界的事怎么联系在一起了?

  照惯常看法,俄罗斯已完全放弃了社会主义信仰,走上了完完全全的资本主义道路,但我以为俄罗斯人民并未放弃对正义的追求和探索,这我们没法就一事一物去探究,而应该终极思考方面做评判。

  中国就形式上是社会主义体制,但在相当大的社会层面进行着赌博——房地产只是其中一个镜像而已,且是很小一个镜像,因为这是人们很容易观察到的一个镜像;并且这种赌博是多么的不公平:他的最后利益归诸于个人(公司),而最大和最后的风险却归诸于国家和全体人民。

  作为一项精英活动,“凤凰湾区财经论坛2022”就象以往历届那样“王顾左右而言他”,而我以为这是最不应该的,应该上升到“赌博与选择的分界”、“赌博与选择的行为主体、法律主体、道德主体”等诸如终极思考上,并且深入到民族心灵层面。

  中国政府最近几年压了压,据说“金融风险”压低了不少。我不这么认为,金融是高度技术化专业化的,我们普通人不了解,看不见而已;就我们普通人看得见的“房地产”为例:中国政府的“压”效不会超过一年半,也即任何严厉措施的效力有效期最多一年半,并且一年半后的反弹将此前所有“压”效全部化为乌有,这是三十多年的观察经验。我可以斩钉截铁,这类“一年半”现象同样会在其他金融方面体现,你门外人不知道而已——轮到你知道全都晚了,买一张机票都来不及了。

  因此我们华人应该向俄罗斯人学习,进行终极思考是多么重要;象俄罗斯人那样思考,不被“凤凰湾区财经论坛2022”专业术语愚弄是多么的重要,不被一事一物的琐碎所愚弄是多么的重要。

  【文/道一人,红歌会网专栏作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