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赋红码事件的祸根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埋下了

2022-06-25 09:51:1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望长城内外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6月22日 ,郑州市纪委监委官方平台微信公众号“清风郑州”发布《关于部分村镇银行储户被赋红码问题调查问责情况的通报》(下称“通报”)。通报显示,郑州市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社会管控指导部部长冯献彬,团市委书记、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社会管控指导部副部长张琳琳,擅自决定对部分村镇银行储户来郑赋红码,安排市委政法委维稳指导处处长赵勇,市大数据局科员、市疫情防控指挥部社会管控指导部健康码管理组组长陈冲,郑州大数据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耀环,对储户在郑扫码人员赋红码。据统计,共有1317名村镇银行储户被赋红码,其中446人系入郑扫场所码被赋红码,871人系未在郑但通过扫他人发送的郑州场所码被赋红码。

  通报指出,冯献彬等同志法治意识、规矩意识淡薄,违反《河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健康码管理办法》及健康码赋码转码规则,擅自对不符合赋码条件的人员赋红码,严重损害健康码管理使用规定的严肃性,造成严重不良社会影响,是典型的乱作为。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法》,经研究决定,对冯献彬等同志分别给予党纪政纪处分。

  看了这个通报,我觉得很奇怪:这起违法违纪事件的主要决策者和执行者都是郑州市委政法委的领导和工作人员,可是银行又不归政法委管,他们为什么要给来郑州的部分村镇银行储户赋红码呢?

  后来,看了有关报道,我才明白:原来是一些村镇银行没有钱向储户兑现,储户向有关部门请愿,郑州市委政法委为了维护社会稳定才这样干的。

  那么,为什么郑州的一些村镇银行会出现资金困难而无法向储户兑现的情况呢?据媒体报道,这与近期发现的新财富集团涉嫌金融诈骗案件密切相关。

  6月18日,许昌市公安局通过官方微信公众号“平安许昌”发布警情通报称:

  2022年4月19日,许昌市公安机关依法对河南新财富集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涉嫌重大犯罪立案侦查。现初步查明,2011年以来,以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吕某为首的犯罪团伙涉嫌利用村镇银行实施系列严重犯罪。目前,案件侦办取得积极进展,公安机关已抓获一批犯罪嫌疑人,依法查封、扣押、冻结一批涉案资金、资产。该案涉嫌犯罪行为持续时间长、参与人员多、案情十分复杂。公安机关将进一步加大案件侦办力度,不让犯罪分子逍遥法外、逃避惩罚,进一步加大追赃挽损力度,维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并适时发布案件侦办阶段性进展情况。

  当天,针对该事件,河南银保监局、河南省地方金融监管局有关负责人也表示,各级金融管理部门密切配合公安机关开展调查,禹州新民生等村镇银行线上交易系统被河南新财富集团操控和利用的犯罪事实已初步查明,相关资金情况正在排查。

  据媒体报道,河南新财富集团实际控制人吕某,真名叫吕奕,老家在河南南阳。吕奕的第一桶金,来自高速公路。2003年吕奕承包了河南兰考到沈丘兰尉高速的建设,这条61公里的高速公路,总投资24亿元,吕奕也获得了公路30年的收费权。为了融资,吕奕把高速公路收费权抵押给银行,借到了修路的资金,之后,又把其中部分资金用于参股金融机构,然后再把金融机构的股权抵押融资。就这样,吕奕通过旗下遍布全国的上百家公司,先后参股、控股国内多家城商行、农商行及村镇银行。尽管关于吕奕的公开信息很少,但通过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一些案件细节,仍然可以发现,吕奕发家背后离不开多家银行行长的照拂。

  例如,2017年8月,吕奕的兰尉高速公司与恒丰银行签订了一份35亿元的《借款合同》。合同约定,兰尉高速公司因股权并购项目向恒丰银行借款35亿元,并购项目标的为石家庄乐城创意国际贸易城开发有限公司。3个月后,2017年11月,恒丰银行董事长蔡国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2020年11月,山东省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贪污、挪用公款、受贿、违法发放贷款罪,一审判处蔡国华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对他的判决中提到,2017年,蔡国华在明知申请贷款项目不符合发放贷款条件的情况下,授意银行工作人员违规发放贷款35亿元,给恒丰银行造成特别重大损失。

  2019年8月合同到期时,兰尉高速公司尚欠恒丰银行贷款本金32亿元以及期间利息1亿余元。

  除了欠恒丰银行的33亿元,吕奕的公司欠工商银行剩余贷款的本金7.4亿元,欠建行的3.09亿元,欠国开行的1.24亿元,也都没了下文。

  据媒体报道,到目前为止,河南新财富集团控制的多家城商行、农商行及村镇银行,涉及40万储户的将近400亿元都凭空消失了。而新财富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吕奕已经逃到国外去了。

  从以上情况可以看出,吕奕早在2003年就开始了他的诈骗计划。他通过承包高速公路,获得公路30年的收费权;尔后通过行贿,以30年的收费权做抵押,获得银行的大笔贷款;这些贷款除了用于修路的部分外,又用来注册上百家公司和参股、控股国内多家城商行、农商行及村镇银行;然后再以股权抵押等形式进一步获得更多的贷款。也就是说,吕奕通过空手套白狼和以少量资本控制大笔资产的把戏,使他的财富从无到有,并在十几年间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之后,他不断地把诈骗来的巨额财产悄悄转移到国外,当有关部门发现他的问题时,他已经加入外国籍,在国外过着奢侈的生活了。

  由此可见,赋红码事件的祸根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埋下了。郑州市有关干部擅自对不符合赋码条件的人员赋红码,只不过是吕奕及新财富集团金融诈骗案件这棵毒苗长大后结的一个果子。这些干部违法违纪乱作为当然不对,必须严肃处理。但是,我们更应该认真思考:为什么吕奕及新财富集团实施金融诈骗长达十几年时间却没有被有关监管部门发现,而是直到吕奕将诈骗所获得的巨款转移到国外,连他本人也潜逃国外之后,事情才暴雷?

  其实,这些年来类似河南新财富集团这样的金融诈骗案件,一直在不断出现,尽管有关部门也加强了监管,但这样的事却屡禁不止。联想到这些年出现的“资本体现了社会主义生产关系”“我们完全可以驾驭资本”“对民营企业家的违法行为能不起诉就不起诉,能不批捕就不批捕”等一些说法,有关部门难道不应该认真反思吗?

  我认为,追求利润的最大化是私有资本的天性,资本的这一天性既可以推动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也会犯下许多社会罪恶,大量的事实说明:资本在作恶时具有极大的创造性,法律和监管永远也跟不上资本作恶牟利 “创新”的脚步。难道私有资本真的能够被我们驾驭吗?
  
    【文/望长城内外,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为作者投稿红歌会网的原创稿件,授权公众号“润东工作室”首发】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