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清哲木:俄乌战争,把数字信息安全体现得淋漓尽致

2022-05-16 15:15:0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清哲木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国家安全并不遥远,与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身处于信息技术飞速发展的今天,网络承载了越来越多的有价值的信息,其影响小到日常生活,大到国家安全。目前网络战已经发展成与海、陆、空、天等领域具有相同的领域地位,也被列为“第五战场”。

  从俄乌战争我们就可以窥见一二,2022年2月2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宣布在乌克兰东部的顿巴斯地区进行特别军事行动。除了现实热战争以外,俄罗斯-乌克兰之间的“网络战”其实早已拉开序幕,其参与人数、攻击规模、影响后果不亚于实体战场。

  当2月24日炮声响起,俄军从4个战役方向乌克兰发动全面攻击,推进速度缓慢,攻城掠地层层受阻,仿佛回到二战的打法。这原本被预期是一场升级版的信息化战争,俄军却打成机械化战争,难怪打到今天还深陷其内。

  俄罗斯之所以打成今天这种局面,是有自身失误原因,俄军在大举入侵乌克兰的先期战役中,并未切断乌克兰互联网、电网和广播电视网,除国民卫队总部初期被摧毁外,乌军统帅部和各作战区指挥中心均未遭到有效打击,指挥网和通信网正常运转,乌军上下还可以用手机沟通联络,进行有组织的抗击。一线战情能上传乌军指挥中心,及时发布新闻,稳定军心民心。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每天对外发声,甚至对美国国会发表视频演讲,对争取外援和鼓舞士气起到巨大作用。

  从后续的战争态势中我们可以看出;俄军的空天侦察和技术侦察力量对战场态势的监测不足,无人机对地面侦察和打击也不活跃。在信息攻防中不仅进攻不力,信息防御更是不堪,俄军大小部队的具体位置和动向被乌军侦知而无所遁形,高级军官被接连击毙,军队频遭伏击。毫无疑问,俄军在信息战领域打了败仗,信息流(战场各种情资)未能有效引导物质流(兵力与火力),是俄军推进受阻,伤亡惨重的主要原因。反观乌军在美国与北约的支持下,从指挥控制、情报侦察、兵力调动、目标定位到火力引导,针对性与时效性都很强,使俄军行动近乎透明。若乌军的火力够强,俄军的伤亡会更大。

  到目前为止俄乌战争已经打了80余天,就当前战场态势来看,俄乌双方正处于胶着状态,互有伤亡,但俄罗斯死亡更加惨重。按双方实力来比俄罗斯作为世界大国,军事大国,能源大国,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与弱小的乌克兰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可说是天壤之别,战争打到这个水平,俄罗斯世界军事强国的地位几乎垮塌,只能靠核武器虚张声势搞搞“核恐吓”,来真,俄罗斯也没有这个胆量。

  俄罗斯军队总数102万,而乌克兰陆海空军总数为29万左右,也相差3倍多。再从武器装备的数量规模,威力性能,先进程度上看,也相差甚远。其他方面也同样无法相比。俄乌战争是典型的强弱之战,大小之争。

  俄乌战争爆发之初,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闪电战,俄罗斯会速战速决,一举攻下基辅,拿下乌克兰。据说当时美国都已经做好了安排泽连斯基替身,让泽连斯基前往美国,并遥控指挥的计划。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战场形势的变化,恰恰是这两个差距巨大,实力悬殊的国家,现在在战场上“平分秋色、不相上下”,让人大跌眼镜,出乎世人的预料之外。也让拥有强大战力的俄军“颜面扫地”。

  从双方损失情况看

  俄罗斯黑海舰队旗舰“莫斯科”号巡洋舰沉没,俄军牺牲了至少9名将军。损失坦克、装甲车辆、补给卡车以及支援战术车辆等,总数已达3374辆之多,其中损失各型坦克600余辆,包括有至少19辆俄罗斯最新型坦克T90A。损失飞机100余架,伤亡2.3万余名士兵等。

  俄乌冲突的信息战再次提醒我们,战争绝不仅仅是军队的事情,也不是靠单纯的勇气。信息几乎主导了战争的直接胜负,这里有前车之鉴。

  海湾战争信息战的实战演练

  1991年爆发了第一次海湾战争,被称为人类第一场信息化战争。信息化是数字化的第一阶段,或者说前奏。

  在第一次海湾战争中,美军通过信息化大大减少了指挥系统的层级,使得后端的指挥人员能够更直接、更快地指挥前端的作战人员。也就是说,最大限度地压缩命令传递的中间环节,“去中间化”。好比优化了神经系统,使得大脑的指令可以更快地传达到手脚。

  这场信息化战争的结果令世界震惊。短短38天空中打击,100小时地面进攻,联军彻底打垮了拥有4200辆坦克、2800辆装甲车、3000门苏式火炮等装备的50多万伊军。

  伊军2.5万人阵亡,7.5万人负伤,8.6万人被俘。而联军阵亡仅340人,受伤776人。双方战损比为330:1。一边倒的胜利甚至超过了美国自己的军事评论家最乐观的判断。

  号称“世界第四军事强国”的伊拉克全程无还手之力,指挥官被斩首,通讯中断,雷达失灵。那些真金白银堆砌起来的装甲部队、防空火力网、新式战斗机,在美军最新的隐形战机、电磁干扰、GPS定位打击之下灰飞烟灭。

  2003年第二次海湾战争,美军从信息化升级为数字化。在第一次海湾战争中,美军从发现目标到摧毁目标需要72个小时,因此只能对雷达站、固定工事、指挥部等固定目标实施精准打击。而到了第二次海湾战争,美军已经初步具备“发现即摧毁”的能力,包括对非固定目标。

  假设一线作战人员发现了目标,而他们没有决策权,要层层上报,信息到达决策者,决策者再决策,再传达到一线作战人员,作战人员再去摧毁,尽管信息化后层级精减,但这个过程还是需要一定时间,存在滞后。滞后期间会发生什么,很难预料、控制。

  咱们在回过头来看看俄乌战争,那简直是现代网络信息战的实战靶场。3月12日,有人在基辅附近拍摄到了一家被破坏的俄罗斯制造的KUB-BLA无人机。这种新型无人机可以通过人工智能“实时识别和分类检测到的物体”,通过输入的坐标或自主选择并打击目标。

  必须强调一下:仅靠一张残骸照片,不能推论出该无人机一定是在这场战争中使用的,并且不一定开启了自主功能。只能证明,AI武器确实存在。

  KUB-BLB也不是第一个在战斗中使用的基于AI的自主武器,2017年,俄罗斯的枪支制造商卡拉什尼科夫(Kalashnikov)宣布,已经开发了一种基于神经网络技术的全自动作战模块,使其能够识别目标并自动做出决策。2020年,在利比亚冲突期间,土耳其就使用了Kargu-2“追捕并远程接触”后勤车队和撤退部队。

  而1990年代以来,美国军方就一直在使用可在地面控制的无人机,在2020亮相的美国B21轰炸机,不仅可以使用人工智能自主飞行,挑选目标并攻击,甚至还能够发射核武器并躲避敌人的导弹。

  或许,距离真正拍到AI自主武器执行任务的那一天已经不远了。

  虚拟攻击变现

  相信从各种“花式制裁”中,大家已经发现现代战争,也是信息战和舆论战。而想要在数字世界中占据优势,运用AI发起隐形攻击同样有效。

  比如,战争中造成的人员伤亡一直是舆论谴责的焦点。而前不久,乌克兰国防部就开始使用Clearview AI的面部识别技术,通过人工智能来识别死者。

  笔者查询了一下;Clearview AI是一家有争议的AI公司,拥有一个包含来自网络的100亿张面孔的数据库,其中,仅来自俄罗斯社交媒体VKontakte的图像就高达20亿张。通过战场上传来的俄罗斯士兵的面部照片,支持对死者的身份匹配。

  因为在战场上,指纹等生物特征很可能因爆炸、受伤而失灵,但面部信息较为显著,且受伤后也能正常工作,保证一定的识别率。

  目前,乌克兰已经开始使用这项技术一段时间了。除了识别死者之外,这项技术还可以用来帮助与家人分离的难民团聚,识别俄罗斯的特工。

  AI不仅能够让信息清晰起来,同样擅长于“搅混水”。

  交战双方在战争中传播虚假信息并不新鲜,但使用AI训练的Deepfake内容却是俄乌战场上的一种新事物。前不久就流传着一个Deepfake视频,内容是乌总统宣布投降,这显然与战事实况不符。而在战争早期,也有很多短视频将战争场面与旧音频混剪在一起,发布虚假错误信息,比如蛇岛上的13名乌克兰士兵投降,在一些视频中就成了“被杀”。

  与此同时,视频平台的推荐算法又凭借热度权重等参数,扩大了错误信息的传播面,加剧了谣言的影响。为此,俄已经禁止了许多社交媒体平台。常常网络冲浪的人一定感受过“水军”的威力,当有一天,AI驱动的“机器人水军”进入战场,我们才发现言语真的可以作为武器,成为信息战的关键部分。

  后勤:天空之眼成为现实

  一般来说,一支强大的军队离不开对人员和军事作战的支援,包括队伍的运动和物资的补给。和平时期,依靠发达的现代供应链通道,及时供应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困难。然而在战争时期,对“制空权”“制信息权”的首要争夺,正是为了切断敌方的后勤能力,失去维持战斗的信息、财力、物资……

  断水断电断网都是战争中的常规操作,在俄乌战争中,会发现在AI+空间技术上处于弱势的一方,几乎是在战场“裸奔”,更别提可持续的有力后勤了。

  首先,精准切断财力。此次针对俄的经济制裁中,令不少人感到震撼的是极其精准地制裁到了个人和具体企业,其中就少不了AI的出力。在AI的参与之下,监管和封锁敌方资金补给,变得更加快速、轻松。

  其次,停止AI基础服务。运行AI应用需要算力,算力需要基础设施,如果数据中心、云服务都被终止,那无人机、自动驾驶坦克、各种大脑也就失去了最重要的“能源”。人工智能基础设施服务商在俄乌战争期间的反应,将让俄的AI算力、产品及服务等被掣肘。

  接下来,开启天空之眼。围绕卫星展开的通信战,在俄乌战争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乌一方,支持者谷歌在2月27日关闭了对俄罗斯的实时地图导引系统,使得俄罗斯机械化步兵与坦克在迷路时失去了准确的导航信息。苹果公司也禁用了乌克兰的交通和实时事件功能,保护在乌居民。

  加拿大卫星公司MDA利用遥感技术实时跟踪俄罗斯地面武装部队在乌克兰的行动画面,包括坦克、装甲车、大炮和补给,并与乌方面共享这些数据。除了追踪部队动向,MDA的技术还可以在任何天气条件下识别车辆、基础设施和船只。

  俄一方,则在2月24日战争开始的那一天就切断了Viasat卫星的信号,让使用该企业宽带服务的客户网络中断,一名乌克兰网络安全官员透露,这对乌造成了“通信的巨大损失”。

  近日,英国军队情报显示,俄罗斯失去了在乌克兰开展行动时大约三分之一的战斗力;俄乌战争的全面升级,既体现在有形的实体战场,更全面体现在无形的数字战场。在数字时代,战争的性质、形式和内容因数字技术手段的广泛应用而发生重大变化。如果不加强全球数字安全治理,未来战争对人类的影响将更加难以估计。从俄乌战争带来的启示来看,未来战争从某种程度上说是一场信息的博弈战,,数字技术带来的安全威胁也彰显了当今时代数字安全治理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文/清哲木,红歌会网专栏作者】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