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遭遇战VS整体战,主攻联想,策略上是否有误?!

2022-01-12 10:36:1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司马战柳八,俩月难说胜负,柳八爷死不吭声,护柳者横炮竖打。这不符合司马南性格,要有胜负,需要有个裁决者,非“官方”莫属。昨天我写了篇司马兄太执拗于“官方”、“权威”了!——兼谈房地产崩盘导致地方政府崩盘,这件事情上“官媒”、“官方”都是靠不住的——事实上前社会主义阵营的“官媒”都在右倾,甚至比传统上资本主义的媒体还要右倾,这已是个普遍规律,你想依靠他为普通阶层发声,无异于与虎谋皮;不客气的说,这件事上你在利用别人?还是别人利用你?立场应该鲜明,不能稀里糊涂,否则将自己的基本盘搞丟了。

  这是策略上的一种思考,倚靠“官媒”定调,还不如自己把战鼓擂得更响。另外还有一个策略考虑,主攻方向上的安排。我左、中、右媒体都看了看,各论坛都逛了逛,大家都不约而同似的隐去了一个重要内容(或者叫“事实”,或者叫“历史”),被隐去的内容对于今天评价联想造成了两极化。

  柳传志及联想发迹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穿越到当时大家是否还有印象,当时社会政治和意识形态剧烈动荡,经济领域“官倒”严重——“官倒”应该就是国有资产流失的前身和预演。什么东西都可以“倒”,需要官方审批的东西就可以“倒”,甚至连外汇额度——有人就是凭这个取得第一桶金。今天许多人已不知道“外汇额度”这个东西了,那时出口企业必须将收取的外汇卖给国家,进口企业需要向国家申请外汇,“外汇额度”就这么来了。

  你可以想像当时什么东西都可以“倒”,唯一条件就是要有“权力”——所以说是“官倒”;当时什么东西都可以“官倒”,可以想像国有资产流失到底多严重——国家平价之间10元钱的东西,你一“倒”就是100元、1000元。今天许多大富翁他们的财富哪儿来的?当然有增值部分,可第一桶金哪儿来的?不是国有资产流失又是哪儿来的?

  今天当然已无法统计,可这是个事实,是历史,已渐行渐远,但大部分人还在,你不能隐去,他可是国有资产流失的前身和源头。今天激辩联想是否“国有资产流失”时,左中右们不约而同隐去了这段历史;不仅隐去了这段历史,并且还假装“讲法律”,讲“法律诞生之前和诞生之后”,故意复杂化。可是人们记忆犹新,包括我这不老的老头子,于是乎必然造成评价极化。

  就经济意义,这种形式上的流失与后来几波相比也许不怎么巨大,可是政治恶劣,他对以后造成了恶劣示范,可以打着“改革开放”的名义权力不受约束;我们今天谈“国有资产流失”,不仅无法统计量化,甚至谈论都困难(就象这几天正在激辩的),他都与当时权力不受约束,“先斩后奏”造成历史的既定事实有关,他知道后人们不得不“不要纠缠历史”、“向前看”。既然谈论历史,并且这么大的事实,就以历史的整体谈,怎么可以隐去这段历史!

  “司柳之争”起于遭遇战,起因于联想上市遭拒,张捷加入后变成整体战,范围已不限于联想和柳八爷,而是“国有资产流失”本身,你怎能隐去这段历史?司马南拼命将事态限于联想,可社会思潮自然而然的滑向“国有资产流失”本身。

  因此这其中也有个策略选择问题:遭遇战时主攻可以是柳八爷联想,整体战时情况变得复杂,需要话语转换,这不仅是个策略,还是一项政治谋略——从司马南到张捷,这个话语转换一直未有完成。

  司马兄意欲“官媒”给“司柳之争”下个断语,定个性,“官媒”们敢吗?他敢不敢?说句大实话,不是敢不敢的问题,而是时间到没到的问题。所以我昨天写《司马兄太执拗于“官方”、“权威”了!——兼谈房地产崩盘导致地方政府崩盘》也隐藏了这个意思,没有揭开来,今天揭开来。

  我当然支持司马兄,“国有资产流失”哪个不恨,可是历史不能隐去。

  【文/道一人,红歌会网专栏作者】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