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二十五年伞一半

2022-09-23 16:06:21  来源: 纸上建筑公众号   作者:纸上建筑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唐山打人案宣判,刑期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料——根据廊坊市广阳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陈继志犯寻衅滋事罪、抢劫罪、聚众斗殴罪、开设赌场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二万元。

  虽然主犯陈继志叫人恨得压根痒痒,但就造成他人轻伤二级的后果来说,通常也就判个一两年。本案可谓一根稻草牵出一条大鱼,没想到这货罪行累累,给自己造下了半辈子的铁链。

  二十四年,这个我们很少见到的超长刑期,属于有期徒刑的顶格配置。它意味着什么?根据刑法,数罪并罚应该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的区间中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总和刑期不满三十五年的,执行刑期最高不能超过二十年;总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执行刑期最高不能超过二十五年。

  也就是说,罪行累累的陈继志总和刑期至少在三十五年以上,并且其中很多案件的恶劣程度都比这次烧烤店打人严重得多。

  根据通报,2012年以来,被告人陈继志等人长期纠集在一起,在唐山市等地以暴力、威胁等手段,从事上述各项违法犯罪活动,形成了以陈继志为纠集者,王晓磊等7名被告为成员的恶势力组织。该恶势力组织为非作恶,欺压百姓,破坏当地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

  算一算,恶势力组织已经猖獗10年。猖獗一年两年,是恶势力的锅,连续猖獗10年,背后的保护伞至少应该承担一半。

  实际上陈继志2015年,也就是该团伙纠集起来大约两三年之后,就陷入了一桩刑事案件当中。根据相关记录,陈继志及其同伙涉嫌暴力伤人、非法拘禁,甚至还要挖坑活埋受害人,事后被标注为“刑拘在逃”人员,以至于网友怀疑,在2022年唐山打人后落网时,其是否仍为“刑拘在逃”状态?

  2012年的犯罪都被扒出来了,2015年的案子也应该倒查一下,毕竟那个时候他就应该进局子了,如果他当时被依法判刑,或许就不会有后面七年的猖獗。但现实是事后七年,他不仅逍遥法外,而且继续为害一方,坏事干的越来越大、越来越多。一个有犯罪前科的刑拘在逃人员,不仅无需隐姓埋名,还能横行乡间,令人匪夷所思。

  当然,如果当地警方能及时督查纠错,除恶打伞,七年间还是有很多次机会将恶势力团伙绳之以法,毕竟这一桩桩都算是不小的刑事案件,总刑期超过三十五年啊,肯定有不少受害人报案。

  当然,保护伞的责任可能需要另案处理,但本案中也应适当点明,譬如其2015年案件下文如何,2017/2018年等多次犯案,有没有处理过?总之,他犯下了几桩罪,保护伞就关联到几桩罪,希望最后审判保护伞时,这些数据能对得上。

  黑恶分子令百姓恐惧,但在法律的铁拳面前,他们其实不堪一击。荷枪实弹还收拾不了拿片刀的,关键在于有没有出击。可以说,黑恶分子随机产生,但法治的铁拳决定它们能否续存,露头就打,他们活不过一两年,放水养鱼,他们才能罪恶滔天。我们只看到了满池子的鳄鱼天天咬人,殊不知背后有人养鱼为患,并从中渔利。

  鳄鱼天性凶恶、不知好歹,恰如黑恶分子,但在拥有先进武器的人类面前,并没有什么逞凶的空间。鳄鱼之害的罪魁祸首不是鳄鱼,而是养鱼人。鳄鱼只为口腹之欲,养鱼人才是一鱼多吃,最终受益。民怨沸腾,你把满池子的鳄鱼都猎杀了,养鱼人蒙混过关,不排除再过几年,池塘里又长出什么凶鱼恶兽。

  除恶打伞,除恶是一半,打伞才是永绝后患。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