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武汉开庭滞留记:犹如一场噩梦

2022-09-24 14:01:2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萧虎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题记】这次武汉开庭在高铁站滞留的经历,犹如噩梦一般,其实我不太想再提及。但前面既有“详情另文详述”之说,又多次有读者催问,不得不硬着头皮回想记述下来。于是便有了此文。

  一、缘起

  “武汉是一座英雄的城市”,曾经这句话响遍神州。

  武汉,其实更是一座革命的城市,是中国近代史的重要历史记忆。从辛亥革命、北伐战争,到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直至新中国建设时期,武汉都是一座重要的城市,在党史国史上都有重要的一笔。开国领袖毛主席对武汉情有独钟,早在青年时期,先后8次到过武汉,新中国成立后除北京之外,毛主席居住时间最长的地方之一也是武汉。武汉,至今还保留着大量的红色革命遗址。

武汉农讲所旧址(资料图)

  可是,没想到,红歌会网与党的地方机构,湖北省第一党媒——湖北日报集团就要在武汉进行第一次正面交锋。湖报集团以转载他们的新闻报道为由起诉我们,索赔20万,9月14日正式开庭。

  不知是仗着自己是“大而不倒”的省级党媒,还是脸皮太厚,友好沟通不理睬,激起民愤亦无所谓。除了提出毫无诚意的高额和解,就是贼喊捉贼的威胁式律师函,硬是不撤诉。于是乎,只好对簿公堂,法律来判。

  出人意料的是,就在临行前一两天,我们发了公告,在不到24小时就有超一百位爱国正义读者、老师站出来,为我们写证词,证明我们是公益性网站。到第二天晚上八点截止之时,已经有170多位写证词了。原本以为有五六十位能给我们写证词就差不多了,大大低估了读者们、同志们对我们的支持,令人感动。

  12日晚上忙到11点多,终于将相关材料、证据证词准备好。第二天早上,踏上了北上武汉的征途。


 

  二、到站

  深圳的疫情虽然可控,但当时还有一些中高风险区,我们街道的个别小区的几栋楼被列入中风险区。来之前,询问了几个宾馆,都是对照他们最新的管控政策来确定能否入住,除了接待政府单位人员的,其他的小宾馆没问题。也查了到武汉的防疫政策,高风险区过去的要集中隔离,中风险区的要居家隔离,中高风险区所在区县过去的三天两检。跟深圳的政策类似。

根据武汉对外公开政策,我属于第三种情况

  今年以来我们小区一直没有病例,我们社区也一直是低风险区,那么根据武汉公开的政策,过去只要做两次核酸检测就好了。而武汉,近几天基本上都是零新增,应该可以正常出行。

  没想到,一到武汉,局面跟预想的完全不一样,到武汉高铁站的时候,竟然出不去了……

  出站时,虽然我有48小时内两次核酸阴性的报告,但一问我所在的街道,不让我出站,叫我去了另一个检查口。有两个年轻人也在,一个来自上海的,另一个也是从深圳的。

  过了几分钟,一个男性防疫人员带我们去另一个地方。以为只是去登记一下,后来发现想得太简单了。

  越是走近,越是嘈杂。进去以后发现,竟然如此大的阵势——左右两边是好多个蓝色大棚,好几道关卡,都有专人把守,里面人来人往,非常忙碌。

  当我进入第一道关卡的时候,正好有个女孩子出来,情绪激动,扭过头去,似乎非常愤怒得说:“我要去投诉你们!我要去投诉你们!”我心想,这是咋回事儿?有什么不能好好说的么,这么激动……

  第一道正式接待处,其实相当于前台,我们被带过来的,要登记基本信息,准备要去的地方。然后由接待的工作人员又分区带往各区的接待处。我到了洪*区接待大棚。接着让我填表,登记备案。

风险区旅客接待现场

  当工作人员看了宾馆地址后,又把我带到洪*区下面的东*区。

  这时候,工作人员跟我说,你所在的区是属于中风险区,住宾馆是要集中隔离的,如果是有常住地或住亲戚朋友的家,就可以不用隔离。

  我顿时感觉不妙。一是他们把我们整个街道“一刀切”都看作是中风险区了,二是我是来参加明天的庭审的,如果集中隔离7天再出来,那还有什么意义?

  所以,根据接待人员的意思,沟通之后,就说填一个亲戚朋友的地址就可以。就换成了江*区的朋友家里的地址。

  这个时候,噩梦开始了……

  三、噩梦

  拿了单子,到江*区报到,排队等候。

  等到我的时候,看了我的单子,接待人员立马脸色变得难看,说“谁接待你的?谁让你过来的?谁让你一个人跑过来的?!”态度非常恶劣。

  然后我叫东*区的接待人员过去,以为交接一下,他们就好好接待了。没想到他们嗓门更大了。

  ——“你为什么改地址?他们不接待,凭什么让我们接待?”

  跟他们好好解释,改地址的原因,话还没说完,就被骂回来了“你原来写的哪里就去哪里!我们不接待!”

  再回原来的接待区,又说“你地址已经改了,你找对面的接待你”……

  这下把我搞懵了。站在中间,不知所措。

  下午两点到的,扯皮到3点还没解决。我只好又回到最初接待的洪*区。

  接待人员说,你要么去隔离,要么返程回去。没有别的选择。

  跟他理论防疫政策,他说我们只听防疫部门的指令,这是上面给我们的范围,你们街道就是中风险区。

  我致电深圳的街道办,对方听了也觉得不太理解,她查了一下说我们社区一直属于低风险,街道其他的社区唯一的中风险区也在今天中午降低为低风险了,全街道都没有中风险了。按理说不应该不让出站啊……

  可是接待人员说,不管你们那边怎么样,我们只按防疫部门最新的指令来,没有商量的余地。

  打电话给武汉疾控中心和武汉卫健委,一直打不通或没人接。打12345倒是很顺利,反映问题后,过了几分钟,高铁站的管理处来电话解释了,说他们也是按照上面划定的范围和政策执行,没有办法。如有意见可以跟疾控中心、卫健委联系。可问题是,打了五六次电话,他们一直联系不上。

  我这时明白了,出庭恐怕是不可能了,需要临时改变计划。于是联系马律师,沟通了情况,希望他来高铁站一趟,在东出站口把出庭材料和文件交接一下。但这必须要有接待人员陪同,否则没法出去。

  可不凑巧的是,等马律师到东出站口了,洪*区这边的涉风险区新旅客又多起来,一直以没空为由不带我出去。一而再再而三,求爹爹告奶奶般请求他们带我去一趟,磨了半个小时左右,终于有个人愿意带我走一趟了。

  交接完回来已快5点。这时我已经饿得有点头晕了。

  早上喝了点粥就出发了,中午高铁上15元的快餐早已卖完,38以上的套餐又觉得太贵舍不得吃。心想反正2点就到了,到武汉再吃也不迟。没想到一折腾就到这个时候,一天没吃肚子饿得咕咕叫。关键还这么气人不是。

  又去问了别的区接待人员,才知道,他们现在执行的,还是前一天晚上的全国中高风险区范围数据,一般是每天八点左右更新。

  如果我能等到八点,他们更新了数据,是不是就可以出站了呢?也许是。但如果没有更新呢?我在这呆一晚倒也无大碍,问题是肚子能同意吗?能扛得住么?(第二天发现这个担心是对的)

  不行,还是得争取一下。

  去江*区,已经换了一拨人,一开始态度还挺好,问了一些基本情况,当看了单子,马上态度变天:“你这地址为什么要改?不行,我们不接待,最开始写的什么地址就去哪里!后改的不算!”

  再去洪*区,也换了人,态度也是不好,一看单子,说:“你单子明明写的是江*区啊,你过去找他们去!”

  一而再再而三,如此反复多次,他们一直踢皮球。去其他区,一概不管,问他们领导是谁,能不能协调一下,说不知道,没有领导——

  武汉某些官员的官僚主义,2020年武汉抗疫的时候就多有曝光,只是没有“亲见”。这回算是亲身体验了。

  身困马乏,心力交瘁,肚子也不断抗议,饿得更加头晕,没劲了,颇有种绝望之感。心想,明天还没开庭,难道今天我就饿死在这高铁站了?那可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各个区互相扯皮、踢皮球,不管我,也没人管得了他们吗?那好吧,只能寻求警察同志的帮助了。

  看到“无人值班区”公示了电话,是派出所的,说明了情况,几分钟后民警到了。

  警察同志一来,洪*山区的接待人员马上态度转变,自我辩解一番,然后说马上带我去办返程手续。其实也就是走一二十米,右拐就到中转接待处了。

  可是这个时候已近6点,已经错过最后一班高铁了。考虑到还需要跟马律师进一步沟通开庭之事,最后决定在高铁站中转隔离酒店住一晚再返程。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中转的接待者扣留了我们的身份证,又回到了这个洪*区接待处,需要等候。真是冤家路窄。

  四、失望

  同样被滞留的,返程也回不去的,我们这一批大概有十来个。

滞留的旅客都在等待

  我是两次退票,有个胖黑的大哥更惨,被折腾退了四五次票。他说:“太失望太气人了,以后再也不来武汉了!”

  还有一个同样来自深圳的高大青年,听起来比我还“冤”:他们所在小区也是没有中高风险区了,不知道为何也还是在中风险区名单里,问题在于,他来之前跟武汉当地的街道办已经做好沟通、报备了,街道办说到武汉直接去就行,去不了可以去接他。结果到了高铁站就说属于集中隔离人群,也走不了。无比郁闷,几次抗议也毫无效果。

  有个来自贵阳的,说他们那小区或街道也没有疫情没有阳性,结果到武汉,说是把整个贵阳都列为中高风险区,来的人需要隔离。非常无奈。

  另有一个,是来自吉安市的,说是他们市只有一个中风险区,结果全市被列为重点风险区了,他也走不了。

  国家卫健委前段时间批评很多省市过度防疫,难道这武汉的做法不算么?

  也许有人说,因为2020年武汉那次搞得太厉害了,武汉严格一些应当的,过度防疫也是“可以理解”。

  但某些防疫接待人员对待旅客的恶劣态度,搞官僚主义、互相踢皮球,谁也不想担责任,实在令人不好接受。

  去年去武汉的时候,也有防疫,但比较顺利,出行算是自由。这次真的令人失望。而失望的人甚至气愤的人,可绝对不止我一个。

  等到七八点的时候,终于有人带我们出去买点吃的,上个洗手间。再过了一会儿,才带我们去中转隔离酒店入住。

  五、希望

  到了第二天,终于可以离开酒店去吃早饭了。但问了高铁站管理处,他们的数据是昨天下午5点的,仍然把我们街道列为中风险区,还不不能进市区。彻底不抱希望了。

  无独有偶,虽然下午开庭,但正好上午湖北日报集团小贷公司爆雷事件的受害者们要去集团门口抗议维权。本想派两个代表与我见面的,但没能见上。所以他们临时叫了一个在附近办事的受害者与我见了一面。

  初次见面,直奔主题。她讲述了事件的基本情况,经过,但基本上我也了解过了,前面发表的举报信里大体上都讲了。她不是湖报集团职工,只是普通的老百姓。

  当初就是看到湖报集团发的广告,购买了他们的金融产品,出借了几十万给集团所办的小贷公司,没想到被坑了。

  她虽然带着口罩,但从眼神看得出来,她很困惑、很不解,她饱含深情地说:“我爷爷是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老革命,我从小受的教育也是红色教育,对共产党对毛主席对社会主义都是很有感情的,爱党爱国的信念是很强的。可是我实在想不通,湖北日报集团这样的省级党媒党报怎么会骗我们呢?而且一而再地言而无信,不履行自己的承诺,不给我们兑付,多次维权也不理。这是为什么?武汉市甚至湖北省委等所有能反映问题的政府部门,我们几乎都去了,北京的国家信访局我们也去反映了,都没有任何回音。我现在真的不知道,国家真的没有人管湖报集团了吗?国家真的不管我们的事儿了吗?我真不知道爱党爱国是不是还对不对……”

  犹如灵魂之问,一时间,听完后五味杂陈。昨天刚刚体验了一场“绝望”,我知道她现在需要什么。

  我劝导她:“您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也不必因为这个改变您的信念。湖报集团的某些领导人利用了党和党媒的信誉,干了违法乱纪的事情,坑害了老百姓,他们终将会受到应有的惩罚的。希望你们坚持斗争,合理合法维权,我们也会继续支持你们!”

  给了她们一些具体的建议,鼓励他们不要灰心丧气、不要气馁,要对国家和前途抱有希望,与违法违纪的腐败分子坚持斗争下去。她对红歌会网及其网友们给予的关注和支持表示了感谢。

  午饭也来不及吃,聊完赶紧收拾东西,坐上了回深的高铁。路上,接到马律师电话,告知我庭审情况,说基本顺利,相关证据及网友的证词都交给法官了,就看法官怎么判了。叫我放心回去就是了。终于有个令人欣慰的消息了,虽然还不能过早高兴。

  【后记】本文提到的相关问题,对事不对人,不要对号入座。但除了官僚主义、过度防疫的疑问,整个防疫接待队伍的业务素质、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尚需大大提高。想到一句话:“非必要不出市”,也奉劝大家最近非必要不去武汉,尤其是你们区县、市有疫情的话。不要轻易相信他们对外公布的政策,一定要问清楚高铁站或机场或市防疫部门实际执行的政策。希望大家不要经历我和诸多类似旅客的经历,国庆节愉快!

  【文/红歌会网总编 萧虎,完稿于923日凌晨。首发红歌会网】
 

   相关链接:

      湖北日报集团起诉红歌会网一案正式开庭,详情通报
      网评:若不刹住湖报这股歪风,后果不堪设想
      重磅披露!湖报集团滥用版权“恶意索赔”,吃相难看显堕落
      红歌会网重大调整通告
      网评:湖北日报这次起诉,犯了四个严重错误  

     更多精彩请看专题>>>【湖北日报起诉风波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